腿麻:扒开青年狂欢是什么意思腿

此刻的默奇急得像热锅里的蚂蚁,一来紫嫣还下落不明,二来就算找到了紫嫣,只怕也是百口莫辩,三来紫嫣竟已冲动的答应与方维结婚。

「学长。」文卓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

「怎麽样?」默奇紧张的问。

「我去过欧探员所说的『晶馔』大饭店,但柜台说孟小姐在十分钟前就Checkout了」

「那紫嫣会去那里?」

「我有再和欧探员连系,请他继续追踪。」

「你说…我这次是不是死定了?」默奇喃喃地说。

「你这次是死定了。」文卓点点头。「是你要我说的喔。」

腿麻:扒开腿

「我怎麽知道蜜雪儿会来玩阴的。」

「我爸曾经说过,女人恨起来比厉鬼缠身还可怕。」

「笑不出来。」默奇忧郁的愁容满面。「厉鬼缠身也好,河东狮吼也罢,都抵不过紫嫣伤心的泪水。」

「你多少也喝杯牛奶,这样才会有精力应付接下来的事。」文卓也为默奇目前的处境深感叹息。「孟小姐的确受到很大的伤害,昨晚我们都在场,她是伤心欲绝的冲进大雨中的。」

默奇听得心中更痛了,如果易地而处,是自己亲眼目睹那种不堪,恐怕也难以接受。

「怎麽办呢?好不容易紫嫣才开始对我有所信任,现在又全毁於一旦。」默奇长叹了一口气。「而且她还决定与方维结婚。」

「学长,你从来没有如此消极过,当然除了孟小姐与方维订婚的那个时期之外。」文卓凝视着默奇。「但我觉得你不能再像两年前一样,默不作声的一走了之。」

「就算想一走了之也没有勇气。」默奇郁闷的说。「我并不如外表一样的洒脱。」

腿麻:扒开腿

「这个我知道,你在巴黎的时根本就是活死人一个,几乎忙碌工作後,夜夜又借酒狂欢作乐。」文卓明了的说。「我是你贴身的特助,还会看不出来吗?」

「现在我只知道没有了紫嫣,我会生不如死。」

「也许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你又何必要提早下定论呢?何况孟小姐也许只是呕气而已,等我们大家帮你把真相说清楚,她就会怒气全消也说不定。」

「你不了解紫嫣。」默奇苦笑。「想要说服她收回已决定的事,简直比登天还难。」

「我倒觉得不妨一试,总比你生不如死一辈子还来得好。」文卓鼓励的说。

「我已经完全没有主意。」默奇燃起一根菸。

「当务之急是要先找到孟小姐。」

「欧探员还没有打电话来吗?」默奇多此一问。

腿麻:扒开腿

「喔、打来了。」文卓接起电话。「有消息了吗?…嗯…好、我知道了,谢谢你。」

「找到紫嫣了吗?」

「的确是找到她的去向了。」文卓的眼神怪异。「她包车往你山上的别墅去了。」

「山上的别墅?」默奇想不出个所以然。「紫嫣怎麽会想到那里去呢?」

「我怎麽知道,总之孟小姐是平安无恙的。」

「该去找她吗?」默奇没了主意。「还是让她静一静?」

「让她静一静吧。」文卓建议的说。「那里有『尘埃』对她所有无尽的爱,或许可以让她改变决定。」

「连络子翔,告知他紫嫣的去向,但叫他别去打扰紫嫣。」默奇沉吟着。「说是我的意思。」

腿麻:扒开腿

置身於满屋画像之中的紫嫣,心中百感交集,画笔明明挥洒着满腔的热情与无尽的爱,为什麽默奇哥还会与别的女人恩爱温存呢?我误会默奇哥了吗?

不!我明明亲眼看到蜜雪儿穿着默奇哥的白榇衫,而且衣衫不整,默奇哥也赤裸裸的躺在床上,不会有假。

「我何必自欺欺人呢?」紫嫣对着自己的画像喃喃自语。「我已经不是盲目爱情的年纪了,怎麽还会如此的心痛?是因为我一直都爱着…默奇哥吗?」

紫嫣盯着那幅穿婚纱的画像,回想着那天在『星缘婚纱礼服公司』的浪漫甜蜜,顿时千头万绪。

「答应与方维结婚究竟是对还是错?」紫嫣依然独自喃喃自语。「会不会是我太过於冲动?我该不该再考虑?我该不该听听默奇哥的解释?我的脑海一片混乱,而且还昏沉沉的,应该是着凉了,上回默奇哥的退烧药好像没带走…吃个药休息一下好了。」

紫嫣吃了药便在默奇的主卧室睡着了。

夜深人静时,默奇还是忍不住地来了。

望着蹙眉而睡的紫嫣,心中万分怜惜的轻抚她的脸。

腿麻:扒开腿

「好烫!紫嫣发烧了。」默奇低语。「怎麽不好好爱惜自己的身子呢?叫我如何放得下你?」

默奇把她抱进车上,连夜赶回北部的医院,并且把子翔叫到医院。

一个晚上,紫嫣一直烧烧退退的,直到早上六点多才真正退烧,体温稳定了下来,默奇这才放心的离开。

「哥?我怎麽会在医院?」

「我带你来的。」子翔与默奇商量好,由子翔出面。「小傻瓜,烧成这样还四处乱跑。」

「你怎麽会知道我在默奇哥山上的别墅?」

「默奇有雇用管理员,是他发现别墅有不速之客,所以打电话给了默奇。」这话也不假,默奇的确有雇用管理员,而管理员也确实打过电话告知默奇。

默奇哥怎麽不在?他真的不再关心我了吗?紫嫣心中暗自想着。

腿麻:扒开腿

子翔看到紫嫣四处张望。

「找默奇吗?」子翔叹了一口气。

「算了,我也不想居功,是默奇连夜把你送来医院的,不是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