鸭以追梦新时代为主题的演讲稿脚木:打脚枪

秦宛没想好要不要给何律打电话,但是下午的时候,她先去找了一下辅导员,没想到——

辅导员:“秦宛你还好吗?你哥哥中午打电话来都跟我说了,你生病了去看医生是正常,身体最重要。”末了又说,“医院的病假单他说晚点会送过来,让你别担心。”在她看来,秦宛是那么乖巧的一个孩子,任何事情都肯定是有理由的。

秦宛一脸懵逼地“嗯嗯嗯嗯”了半天,直到走出辅导员的办公室还有些晕晕的,好在她还是明白了事情的结果,何律居然想得如此周全。

掏出手机,秦宛给何律发了一条短信,【病假单的事,谢谢你。】

那边没过一会儿就回了过来,【应该的,别担心,注意休息。】

秦宛回了一个【微笑】。

那边没有再回复,秦宛猜何律在忙。

何律内心os:【微笑】应该回什么?

#

两天后,何律来给秦宛送病假单,他来也没通知秦宛,所以秦宛跟着辅导员进门的时候看到他很是愣了一愣。

倒是辅导员挺热情地招呼了何律,又看了看手表,“午饭时间了,何先生要不要一起去饭堂吃个饭。”

鸭脚木:打脚枪

何律声线清冷地回绝了,“谢谢,但很抱歉,下午还有事。”

辅导员颇有些可惜,秦宛则是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孙老师,我想起有些事情要和我……哥哥说一下。”

于是,辅导员办公室,秦宛和何律站在一起。面对着面,秦宛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啊……何医生谢谢你。”

“你之前谢过了。”

“啊?啊!当面谢……不一样!”

“一起去吃个午饭吗?”

“不是说……”聪慧的秦宛立刻明白到,何律是不想和辅导员一起吃饭,也是,看他的样子,也是不喜生人的。“那我带你去吃学校外面的饭馆吧!有几家很不错的,我和室友常去吃!”

“好。”何律牵起嘴角。

#

秦宛带何律去了学校外外面的一家家常菜的饭馆,主要是考虑到何律是医生,饮食应该偏清淡。

鸭脚木:打脚枪

饭间何律问起秦宛这两天的身体情况,秦宛没想到他会在大庭广众之下问这么“私密”的话题,正吃着花菜的嘴一抖,花菜掉在了桌上。

怕何律误会,秦宛连忙解释,“没什么事!特别好!感觉比之前还要好!”说完感觉自己特别像睁眼说瞎话,又弱弱地补充了一句,“真的。”

何律有点想笑,又颇为隐忍,说了一句,“没事就好。”

除了这个小插曲,整顿饭吃得很平淡,饭后秦宛要送何律,后者却说,“车子停得很近,你去忙就好。”

秦宛点点头,在原地目送何律走远。她和何律的关系,确实没到要送他送到西的地步。

#

之后的近一个月的时间,秦宛再没有和何律联系,她每天忙着上课、写作业、泡图书馆、分析节目案例、帮辅导员做一些琐事……等等等等。

她的身体也很配合,没有流水,也没有奇怪的感觉。而且精神头特别好,有时候明明很晚才睡下,很早就起床,却还是精神抖擞、元气充沛的样子。

惹得同寝室其他三位纷纷有了“怨言”:

同样早起晚睡的艾薛:秦小碗你说你是不是成神啦!你都吃什么长大的!!!

这货对她的神技能简直是要跪下膜拜了!

鸭脚木:打脚枪

早睡晚起的罗嘉嘉则表示:不对不对!秦小碗你一定不是人!

又小声碎碎念道:怎么感觉像是那种吸食了精气的女妖怪!

黎安安犯了个白眼:罗嘉嘉拜托你少看点志怪小说吧!你都快变鬼了!

不过,她看向秦宛,“秦小碗你也适量点啊,别到时候又病倒了。”

秦宛笑着点点头,对还在床上的三位室友挥挥手,“那我先去图书馆占位,你们待会儿来啊!”

时值期中考试,不论是学霸还是学渣,都开始齐聚图书馆,开启了复习迎考之路。

#

图书馆里,精神奕奕的秦宛放下自己的书包,用书包里的书占下三个位置之后,打开自己的笔记本准备开始复习。

小腹深处,热热的感觉若隐若现,秦宛初时还不以为意,只觉得“今天的尿意怎会如此澎湃”,想着要等其他三只来了再走开,秦宛强忍着吸着小腹。

但她终究被自己打败,那股灼热感化为一股热流突然而下的时候,秦宛整个人僵住了。

是——

鸭脚木:打脚枪

这种感觉太熟悉,熟悉到她要哭。

身体有些发软,秦宛想要站起身去厕所,又怕站起身“热流”会下得更快,关键是她也没拿姨妈巾。太惨!QAQ

拿出手机,秦宛给寝室三只打电话,可是都没有人接。 (╯‵□′)╯︵┻━┻摔!这群小懒货都在干嘛!!!!

无可奈何地,秦宛点开了何律的联系方式。

告诫过自己不要有事没事找何律,但现在真的是大事,她、病、发、了!

手机上显示七点十五,她六点三刻从寝室出来,七点零五分吃完早饭,在七点开门的图书馆算是来得很早了!

这个时间,何律会不会还在睡?

小腹深处蠢蠢欲动的热流更加猛烈,秦宛一咬牙,不管了,电话拨出去,五秒都不到就被接通,电话那头是微微带着喘息的声音,“小……秦碗……哈。”

秦宛停顿一下,“何……医生你……在忙吗?”变得有点不受控的身体,让秦宛说话都变得吃力。

何律:“没有,刚刚在跑步。”这句话的时候,何律的声音已经恢复了自然。

秦宛不疑有他,连忙把自己的情况说给何律听,末了,问,“何医生我该怎么办?”

鸭脚木:打脚枪

电话那头,没有回话,却传来突兀的关门声,秦宛正奇怪,何律低沉的声音透过听筒传到秦宛的耳朵里,“我现在过来接你,你等着我。”

不知道为什么,秦宛从这一句里听出了点“隐忍的性感”,耳朵红彤彤的,有怀孕的即视感。

讷讷地,她应下一句:“哦。”

#

何律到得比寝室三只懒货都要快,秦宛给三只发了短信,收拾了书包匆匆上了何律的车。

像是忽然安心了,秦宛一时疏忽放松了肌肉的控制,小腹深处被吸住的热流此刻全然冲刷而下……

裤子湿了!QAQ

秦宛当时只有一个念头,完了!在何医生车子尿裤子了。

却不知道,这对于何律而言,是致命的春药。

———————————–

下章开吃~

鸭脚木:打脚枪

何律(不满):我真的饿了好久!没看我还那啥啥啥了嘛!

木木(认真脸):对不起我只是女主亲妈~!(*^__^*) 嘻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