泬多少人大学不是处漻_扒开泬

默奇连忙站起身,走向紫嫣。

「我怎麽睡着了?我要回家去了。」紫嫣慌忙无措的喃喃低语。「我的手背包呢?」

「紫嫣。」默奇握住她的手。「等一下!」

「默奇、我得回去睡美容觉了。」蜜雪儿若无其事的说。「你不妨也考虑一下我所说的条件。」

蜜雪儿满心得意的离去了。

「我要回家。」紫嫣低着头,执意的说。

「紫嫣你误会了,是蜜雪儿突然吻了过来,我根本来不及反应或闪开。」默奇着急的解释。

「我不知道…我要回家。」紫嫣颠颠倒倒的撞上默奇。

「你安眠药的药力还没退。」默奇拥住紫嫣。「你到底吞了多少颗?」

「五、六颗吧?我不知道…你让我回家去。」紫嫣的脑海都是默奇与蜜雪儿亲吻的那一幕。

「你为什麽要吞了那麽多颗安眠药?」默奇的双手紧抱不放。「你是从什麽时候开始吃安眠药的?」

泬漻_扒开泬

「总是恶梦连连…。」紫嫣茫然的说。「没药不敢睡。」

那麽就是说…被绑架之後的一年多来,紫嫣一直依靠着安眠药,才能安然入睡。默奇心疼又怜惜的想着。

「你平时都吃几颗?」

「三颗。我要回家,你为什麽一直问个不停?」紫嫣感到昏昏欲睡。

「那你今天为什麽要吃这麽多颗?」默奇追究着。

「好多好烦的事,我想睡…久…一点…。」紫嫣睡倒在默奇怀里。

默奇把再度入睡的紫嫣,抱回卧室的床上躺着。双亲过世後,默奇有好一阵子也是靠安眠药才能入睡,後来因公司与学业都得兼顾,而最主要原因是寄情於紫嫣而开始了绘画与设计,所以才不用再依靠安眠药。

「我最心爱的紫嫣呵!」默奇百般轻柔的吻了她一下。「我怎麽就忽略了你心底的恐惧呢?」

一夜过去了,紫嫣慢慢地苏醒过来,这不是我的房间,这是那里?身上穿的是外出服有点凌乱,但是头发却是梳得很柔顺。

紫嫣下了床,走出卧室进了客厅,愣愣地看着墙上挂着的偌大婚纱照,这是她第一次看到这张照片。

「紫嫣小姐、你醒了啊?」福妈含笑的站在她的身边。

泬漻_扒开泬

「您是?」

「大家都叫我福妈。」她手中端了杯牛奶。「少爷吩咐,你一醒就要喝杯牛奶。」

紫嫣愣愣的接过那杯牛奶,这是默奇哥的住处,她边喝牛奶边回想,昨晚原本要出去吃宵夜,结果我睡着了吗?对了…默奇哥和蜜雪儿在接吻,是幻觉吗?

「这个客厅真大,却布置得大方不俗。」紫嫣喃喃自语。「这幅婚纱照未免大得离谱,默奇哥在想什麽啊?」

「祖屋还有很多紫嫣小姐的照片呢。」福妈笑着说。

「默奇哥呢?」

「他一早有个重要会议,所以才把我由祖屋载过来照顾你。」福妈解释着。「我是祖屋贺家三代的管家。」

「喔。福妈,我想梳洗一下。」

「少爷房里就有盥洗室。」

紫嫣放下喝完的牛奶杯子,又走回卧室。

里面已摆了新的盥洗用具,以及一套新的套装,紫嫣暗自微笑心想,默奇哥真是体贴入微。

泬漻_扒开泬

外面传来文卓的声音。片刻後…紫嫣已经冲过澡洗完头盥洗完,换了乾静的新套装,神清气爽的走进客厅。

「孟小姐早。」

「你怎麽总是孟小姐长孟小姐短的?」紫嫣感到好笑的问。「你年纪比我大,可以直接叫我紫嫣啊。」

「学长要我接你进公司。」文卓客气的说。

「你先叫我名字,我才要走。」紫嫣顽皮一笑。

文卓尴尬的看着一脸顽皮笑意的紫嫣。

「紫嫣…小姐。」他生硬的叫。

「记得下次少掉小姐这两个字。」她灿烂的笑了。

文卓看着紫嫣灿烂的笑容,心中暗想着,多麽颠倒众生的一个笑容,难怪学长会如此爱恋。

子翔站在紫嫣的办公室里,随意的翻着桌上的文件。

「你在我办公室干嘛?」紫嫣走进办公室。

泬漻_扒开泬

「我还没执问你,昨晚整个晚上到那里瞎混了,一夜都没有回家。」子翔瞪着她。「真是越来越过份了。」

「我和默奇哥在一起,有意见吗?」紫嫣坐了下来。

「喔?和默奇在一起一整夜?」子翔扬眉的问。

「有意见吗?」紫嫣彬彬有礼的说。

「当然没有。」子翔揶揄的笑着。「因为默奇不会和你搞一夜情。」

「神经!什麽一夜情。」她瞪着子翔,没好气的说。「你乾脆问我,你要当舅舅了没?」

「请问我要当舅舅了吗?」子翔大笑。

「你找死吗?」紫嫣甜甜的问。

「对了,这两天怎麽没看见筱岚?」

「她请了一星期的假。」紫嫣低头假装忙碌。

「最近公司正忙着,你怎麽准了她一星期的假?」

泬漻_扒开泬

「她三婶子宫颈癌末期。」紫嫣的笑容顿时消失了。

「她三婶…不就是…。」子翔也顿住了。

紫嫣若有似无的点点头。

「你想去看她?」子翔毕竟是紫嫣的哥哥,比较了解她,也比较了解她的心有多脆弱。

「我不知道。」紫嫣摇摇头。

「默奇知道这件事吗?」

「知道。」

子翔沉默的看看紫嫣,然後走出了办公室。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