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到爽 扦粉嫩的小奶头h到爽

默奇的眼神很冷的望着窗外。何聪!该死的浑蛋。紫嫣究竟在那一星期里,承受了多少不堪的侮辱?

「默奇、紫嫣怎麽样?刚接到你的电话,真的吓了一跳。」子翔匆促的走进病房。「她还好吗?」

「打了镇定剂,还安然的睡着。」默奇没有回头。

「你怎麽了?」子翔还没听过默奇的声音如此冰冷。

「我被紫嫣吓住了。」默奇依然是冷冷的声音。「我从没有见过紫嫣如此惊恐崩溃过,就算是那个傅以恒也没有把她吓成这样。」

「情况真的这麽糟吗?」子翔关切地问。

默奇把紫嫣的情形说了一遍,只略掉亲吻一事。

「狗娘养的何聪。」子翔气急败坏的骂。「他是不是人啊?紫嫣可是他的亲妹妹哪。」

弄到爽 扦到爽

「我想…紫嫣应该无法面对法庭的询问。」默奇回过头来,眼神冰冷如刃。「这件事想问你的意见。」

「我对法律懂得又不多。」子翔思量着。「你认为该怎麽做?」

「我想出动我的律师团来打这场官司。」默奇看了一下紫嫣,见她依然沉睡,眼神柔和了。「但是需要你们孟家的同意书。」

「同意书?当然没问题。」

「还有一件事,就是王翠花。」默奇沉思了一下。「她的存在会是紫嫣一辈子抹不去的阴影,我应该在五年前就解决这件事的。」

「难道你早就知道紫嫣的身世?」子翔讶异的问。

「没错!」默奇又看了紫嫣一眼。「不瞒你说,『华兹』国际侦探社是我早就雇用来跟纵紫嫣所有的一举一动的,所以有关她的大小事情,我全部都知道得一清二楚,我在意她的程度,你是最清楚的。」

「我只能用『走火入魔』来形容你。」子翔满脸不可思议的说。

弄到爽 扦到爽

「言归正传。」默奇对子翔的评论微微一笑。「王翠花不能再待在紫嫣身边打转。」

「你想怎麽做?」

「给她一笔钱,并且要她立下字据,永远不得再出现在紫嫣面前。」默奇有些没有把握。「但我不知道王翠花是否会遵守承诺,毕竟她是紫嫣的生母,而且她若没有违背当年对你父母的约定,今天就不会发生绑架事件,而紫嫣也不会受到那麽大的伤害。」

「说的也是。」子翔也觉得棘手。

「我考虑过麻烦素晴出面。」默奇犹豫不决的说。「一来她们都是女人,二来素晴是个老师,比较有说服力。」

「素晴倒真的是适合的人选,她比我们有耐心,又擅长心理学。」子翔也想着可能性。

「这件事就由你去找素晴谈谈看。」默奇决定的说。「至於同意书,我会交待文卓去找你。」

「好!就这麽办。」子翔点点头。「那我先回去休息了,你也找时间睡一下,我知道打从紫嫣出事到现在,已经一个月了,你不分日夜的守着她,还要处理公司的事,简直是蜡烛两头烧。」

弄到爽 扦到爽

「我自有分寸。」默奇点头。「开车小心。」

「我知道,晚安!」

默奇坐了下来,静静地深深地凝望着紫嫣。我的爱、我该如何保护你,才能让你不再受伤害?又该如何让你快乐幸福自在?

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喂?我是贺默奇。」

「你怎麽没回我电话?」蜜雪儿埋怨道。「你换了个女秘书是不是?易文卓呢?」

「我没换秘书,还是文卓。」默奇笑了笑。「怎麽有空打电话给我?」

「想你罗!什麽时候才回来巴黎?」

弄到爽 扦到爽

「我没打算过去了。」默奇拂开紫嫣脸上的发丝。

「为什麽?」蜜雪儿有点惊讶。

「没为什麽,这里才是总公司啊。」

「刚刚接电话的女孩是谁?」蜜雪儿的心思很快。

「我学弟的妹妹。」默奇简单的说,他知道蜜雪儿喜欢他,过去的一年,他们也的确形影不离,但是默奇只把她当作工作的伙伴,因为她是国际名模,是中法混血儿,更是个绝色美女。但是仍然无法像紫嫣一样令默奇心动。

「你不来,就由我过去找你罗!」

「这阵子忙得不可开交,我可拨不出时间来招待你这样的大贵客。」默奇看紫嫣动了一下,连忙压低声音。

「我也没说现在。」她笑了起来。「你现在不方便说话是不是?」

弄到爽 扦到爽

「对!」默奇心不在焉的回答,紫嫣似乎要醒了。

「我明天再打电话给你,Bye。」

「Bye!」默奇挂了电话,把手机扔在桌子上。

紫嫣昏昏沉沉的张开了眼睛。

「我怎麽睡着了?什麽时候了?」

显然紫嫣不记得刚才的事,默奇想着。

「才凌晨四点,你要不要再睡一下?」默奇倒了杯温开水给她。

紫嫣喝了一口,突然忆起默奇吻她的事…红了脸。

弄到爽 扦到爽

「怎麽了?」默奇看她红了脸,赶忙摸着她的额头,没有发烧啊。「你那里不舒服?」

紫嫣犹豫不决的看着默奇。

「你…吻了我,是不是?」紫嫣讷讷的问。

「是的。」默奇轻柔的回答。

「为什麽?」她小声的问。

「因为我爱你!」默奇握住她的手,温柔款款的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