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手反我的美女总裁老婆1644章吊_折腿绑

纪梓旻率先恢复情绪,拿起筷子和味噌汤,对言衡说:「快吃吧,等一下还要看电影。」

「……梓旻,我想你误会了。」

第一次听见言衡叫自己的名字,纪梓旻耳朵有点发热。他用筷子搅拌热汤,喝汤的同时等着对方的下文。

言衡掀开汤盖,拿的是汤匙。「学妹和爱丽丝会提分手,是因为我根本没认真和他们交往。只有学姐,我很重视她,但也只撑到三年。」

言下之意,言衡从头到尾只爱过一个女人,就是当年的美女学姐,另外两位其实根本不是女主角,就跟纪梓旻一样,都是跑龙套的。

「那我呢?既然无心寻找下一春,又何必要考虑我的话?」纪梓旻夹了炸虾去浸泡酱汁,咬了一口,面衣的声音很清脆。

「因为你很有趣。」

果真是不喜欢讲废话的性格,直白的令人无言以对。

后手反吊_折腿绑

纪梓旻毫不掩饰赏给言衡一记大大的白眼,忿忿的把炸虾当某人咬。有趣是怎样,想把他当猴子养着耍?

「确实,你有些行为是随便了点,但本性不差……你是个温柔的人。」言衡喝了半碗汤後,还不动主食,先吃一旁的茶碗蒸。「还有,你长得很好看。」

纪梓旻低头扒饭,主食盘里的地瓜和茄子瞬间被解决,彷佛饿死鬼投胎。唯有他才知道自己的心脏跳得有多快、脸有多麽烫……纪梓旻在心底拼命咒骂对面正在高雅进食的男人:这个假面瘫真闷骚伪绅士真小人的可恶家伙,从律师嘴里说出的话都不能信!

◇◆

一点半电影开演,昨天两人讨论要看哪部电影时,他们刚好对同一部新片有兴趣,是一部悬疑剧情片。

言衡排队领电影票,纪梓旻问他要不要买爆米花或饮料,虽然两人刚吃饱,但看电影是能无意识进食的。

「不了,我不爱甜食。」言衡拒绝。

不爱甜食?那在咖啡店点焦糖玛奇朵喝是怎麽回事?

后手反吊_折腿绑

纪梓旻最後什麽也没买,他们双手空空进入影厅。

因为票订得晚,假日人又多,他们的座位是旁边的三人座,倒数第二排加靠走道,好处是出入方便,也不会被人挡到。

电影片长两小时,开头就在营造神秘惊悚的氛围,故事主角是个女老师,要前往一所偏僻的学校任职。剧情开始铺陈,节奏有点缓慢,因为不管什麽样的片子都喜欢穿插爱情元素,紧张还要配甜蜜。

诡异的事情不断在女老师周遭发生,甚至开始威胁她的性命,在人生地不熟的地区,她唯一能求救的人是同校的男老师,也是她的暧昧对象。明明深处危险之中,但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很容易天雷勾动地火,一发後还忘记收拾。

影厅缭绕着电影里的呻吟和喘息,女主角大玩骑乘式,完全看不出是个老师,甚至露点演出,片子路线似乎走歪了。

纪梓旻觉得电影有些无趣,就偏头偷看身边的言衡,对方倒是看得很认真。不晓得冰山看A片时是不是也这麽冷静,竟然专注的彷佛在进行「西方性行为体位之研究」,纪梓旻在心里吐槽。

藉着影片的光线,纪梓旻开始打量起言衡。浓眉大眼、鼻梁挺直、唇不厚但形状完美,这个人连侧面都比别人好看,看来家族基因优良到不行。

言衡今天穿了白T恤加皮外套,大概是体温高天生怕热,外套早就脱掉放在腿上,搁在手把上的手臂露出结实的肌肉,导致纪梓旻热爱美丽事物的艺术因子蠢蠢欲动。

后手反吊_折腿绑

他纯粹是出於无聊,绝不是心痒难耐。纪梓旻的手悄悄抚上言衡的身体,但才一碰触,他的手掌就被握住了。

言衡侧过头,低声问:「怎麽了?」

纪梓旻见机不可失,脸立刻凑了上去,含住言衡的唇,轻轻吸吮着。言衡浑身僵住,没有退开,但也没迎合,任由纪梓旻「糟蹋」自己。

既然没反抗,纪梓旻就更大胆,伸出舌头暧昧的在那双紧闭的唇瓣上描绘,试图找个洞钻进去,和他来个法式热吻。言衡死守牙关,几秒过後,他温柔的将伏在自己身上的纪梓旻推开,眼神深沈。

「有感觉吗?」纪梓旻坏笑。

言衡没有回答,转过头,注意力重新回到电影上,无视一旁的纪梓旻。

垮下脸,纪梓旻拿出手机再次开启LINE的页面,送了一张馒头人火冒三丈的贴图给乔海晴。

【看来不好吃,莫非是冰山太硬?】

后手反吊_折腿绑

【没见过这麽硬这麽持久的,撞得我浑身都散了】

【贴图(詹姆士喷鼻血)】

【高富帅还功夫好,你真是狗屎运,希望PP安好】

【就是TMD安好才不爽!这家伙不是男人!】

【贴图(馒头人大吃一惊)】

【我明白了,你想被操但他不肯上,你是真的撞冰山】

被乔海晴说中现况的纪梓旻狠狠剜了言衡一眼,继续回覆。

【中毒状态,HP不断失血】

后手反吊_折腿绑

【拍拍,帮你煮四物】

【靠】

回完一个字,纪梓旻暂时关上手机,决定把剩下半小时的电影看完。他的手搁在包包上,左手握着手机,右手空着,忽然一只大手探了过来,扣上纪梓旻的右手,还是十指紧握。

纪梓旻原本想挣脱好表示不满,但想了想这个举动对言衡来说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就让他握着。殊不知某人只是看不惯纪梓旻连看电影时都要用手机和「好朋友」聊天,乾脆把手握住不让他继续使用手机。

根本不知道电影情节发展到哪,纪梓旻满脑子都在想如何让言衡把持不住,注意力能集中在自己身上。

他右手扯动相连的那只手,再次凑上去,唇贴着言衡的耳朵,说:「怎麽办……」

气若幽兰,言衡皱眉,老样子问一句:「你怎麽了?」

纪梓旻扭了扭身体,以只有言衡听得见的音量说:「我、硬、了。」

后手反吊_折腿绑

这下子言衡真的坐不住了,大力拉起纪梓旻,牵着人沿着走道往电影院的厕所直冲。因为电影还没结束,厕所安安静静一个人都没有,言衡推开最後一间的门,把纪梓旻推进去,自己也跟着挤进窄小的空间,并将门反锁。

马桶盖是盖上的,两个大男人处在一个小空间里相当拥挤,纪梓旻一时没站稳,跌坐在马桶盖上,两腿大开。

言衡一脸挫败的看着他,道:「说真的,你到底想怎样?」

纪梓旻两手向後撑住,肩膀耸起,一脸无辜。「只是觉得应该要把浪费的两个星期补回来。」

言衡靠在门板上,叹气问:「两个星期,你和别人交往时,进度都这麽赶?」

「视对象而定罗。」纪梓旻收敛起原先玩闹的心态,平静地回答。「你的话,我担心若不做些什麽,从开始交往到分手应该会毫无进展吧。」

言衡语塞,赫然发觉他们之间的行动力、价值观和各方面都有很大的落差。

后手反吊_折腿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