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怎六年级下册英语语法归纳么给0扩张:扩张文

淼淼的白烟自熏炉里缓缓升起,满室是欢好的气味,挥挥洒洒恍如催情的迷香。

城主夫人玉体横陈,刚生过两个孩子的细腰依旧没有一丝赘肉,此刻正轻轻款摆着,黑粗肉棒不停的在她的嫩里抽送着。

城主夫人闺名月芙,今年其实才刚过二十三岁,身材正是全天下男人都最喜好的纤腰丰乳,此时正两手被吊在床顶垂下的两条绳下,分开着未着存缕的雪白双腿,半跪在男人的身前,由得男人扶着她纤细的腰肢,正从其娇美的花瓣入内。

“云哥,你慢些……”云芙娇声呻吟道,雪白的小臀却耸动着,一面向后摇着。

被称作云哥的正是天墉城城主秦云,两人夫妻八年载,确实恩爱非常,除了那个月芙妊娠时讨来泄欲,平日根本不正眼看的妾侍,再无她人碍眼。

秦云双手从月芙的两侧胯骨绕过去,一只手抓捏着云芙饱满的酥胸,轻笑道:“怕是我肯,你这个小淫妇都不肯呢!”话音落,他抽送的速度真的缓了下来,内里的空虚让月芙不甘的回首怨瞪了其一眼。雪白的臀瓣果然不停的往后耸动,想要自己加快速度。

秦云哈哈大笑,却不再戏弄自己的爱妻,扶着那对雪臀却是狠狠发力,撞的月芙几乎瘫软,但那被吊的双手依旧牢牢的被挂在原地,由不得她动弹。

“还要不要慢点了?”秦云偎依在月芙的耳边,轻声调笑道。

月芙却仰着头,闭着美眸,嘴里不停呻吟道:“不要……不要……”

秦云一面在爱妻的花瓣里抽送,一面端视着她面上的红潮,身下的肉棒却没有停下来,撞的月芙东倒西歪:“真的不要吗?”

月芙不依的摇头道:“那是云哥的肉棒太厉害了,方才真的有点受不了……啊……哦……”

1怎么给0扩张:扩张文

哪个男人能看得自己爱妻在床上那副骚浪的样子呢?况且这个女人还不停的夸自己功夫厉害。

秦云果然情欲高涨,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噗哧噗哧’的肉击声不绝于耳,小小的闺房情欲满室。

一炷香的功夫过去,两人都气喘吁吁,秦云此时疯狂的抽送着:“芙儿,为夫的要射出来了。”

月芙也瘫软地呻吟着:“……嗯……嗯……好棒……”

只见两人的私处交密的更加贴近,发出‘咕啾咕啾’的声响越来越惊心,只见秦云又狠狠撞击了几下,猛地打了个冷战,涌出了股股白浆,月芙此时终于跪立不住,倒在了夫君的怀里。

那雪白的双臂依旧被吊在空中,娇躯轻颤着,也不知道是不是秦云的肉棒过于粗大,虽然已经退了出去,那花穴依旧合不拢,正由内而外的溢着白色的浓浆,顺着雪白的大腿向下流去,身下的红色床单也被映湿了一大片。

秦云把手伸过去,轻轻解下爱妻两臂的吊环。让其能靠在自己宽广的胸膛里歇息。

“……”月芙望着窗外的明月,轻轻叹了口气。

“怎地,今日很不如意么?”秦云微微蹙眉,一个翻身将爱妻又压在身下。

“讨厌!哪里又不如意了!”月芙不依的扭了扭娇躯,轻轻将螓首停在夫君的怀里。“我是想到了那个汐儿了。”

“嗯?”秦云不由多看了眼自己的爱妻。

1怎么给0扩张:扩张文

“汐儿妹妹身子那么虚弱,随时要香消玉殒的样子呢!咱们再照顾,也不如找个夫君来照顾她周到吧!”

“嗯,她面色过于怯弱,确实不像是长命之人。”想起来那张绝美的面容,秦云不由有些神往,但身下的娇妻轻轻动着,唉,怎么能想别的女人呢?秦云有些罪恶感。

“这……今日我瞧见她吐血了呢,孩子才一个多月,也不知道她那么单薄的身子能不能熬下去。”

“为母则强,她对医嘱很是听从,看来也是很想好起来的样子。”

“月芙很想帮她,夫君!”

“我知道。”

“我是在想,那汐儿妹妹不肯再嫁,那个慕容君几次来求,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绝,那慕容君实在是诚意很足呢!”

“哦?怎么个足法?”秦云的声音淡淡,听不出情绪。

“怎地,你吃醋了?”月芙不解的仰起脸来,果然自己夫君的脸上有着一丝不奈。

“你不觉得,在自己夫君的怀里,提别的男人有诚意,是种挑衅吗?”秦云挑高眉。

“夫君可不像那么小气的人呢!”

1怎么给0扩张:扩张文

“是不是,你一试便知。”秦云大掌握住了月芙的酥胸,调笑着。

月芙媚眼如丝。

一时间,屋里又再度响起‘噗哧噗哧’的水声,正是一室旖旎。

————————

年关将至,瑞雪频降。

今日是年二十九,城主夫人也早送来了这些时间的吃食衣物,说是明日要接去本家中过年,汐儿数次拒绝无果,怕是明日不能上香,今日她挣扎着起身,只身一人要前往寺庙。

过了今年,汐儿将年满十六,也会学习着做一个母亲。往年她都是求家人健康,今年却是多个人要求了。她低下蛾首看自己尚未鼓起的腰肢,柔美的面容上带起一抹叫男人销魂的绝美笑意。

出了街,却又洋洋洒洒落起雪来,汐儿素手持柄油纸伞,手里的提篮是几支清香和她亲手做的供食。着了棉绣靴的小脚行走在雪地里确实有些吃力,咕噜噜的单人马车自身边行过,汐儿连忙抬手去挡,粉衫却还是被溅到了一身雪泥。

汐儿心里告了声罪,这幅模样被佛祖看了会不会不喜?但佛祖怜她有孕在身,就饶恕她这一回吧!

她的脚步本来极慢,却在看见了不远处张着赤红色的长榜后突然踉跄着跑了几步。

这是……皇榜……想不到天墉城这样山高水远的边陲小城也有。

1怎么给0扩张:扩张文

她吃力行到面前,微微仰起螓首看着上面的红底黑色,虽然知道这张榜只是宫人拓写下来,又分发各处再行拓写的,但却的的确确是子墨哥哥的皇帝召曰。

上面所写的不过是些新年贺词,税收减免的官文条例而已,却让她想起那些他在灯下写的奏折,其中,是不是有一道手谕就是发至于此呢!

想到这里,她伸着白玉般的小手轻轻在榜文上缓缓抚摸而过,但除了一片寒风中的冰冷,再无他物!

一声叹息!汐儿收回了怯弱的小手,转而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

可怜汐儿此时还不知道,自己一出门就已经被人盯上。

她不知道自己进了天墉城一个月,像是一罐没有主人的上好蜜糖,引得周围一群采花男子你争我夺,就等着她独自一人出门。

天庸城依山而建,也因千年古庙天庸寺而得名,天庸寺坐落山麓之中,两峰挟持,林木端秀。因连落了两场雪,建于山麓中的寺庙之路难行起来。

汐儿收起油纸伞,戴上了披风上的兜帽,小心的不让别人瞧见自己的容貌,粉白的玉手冻得通红也顾不上。

待到汐儿娇喘吁吁的走到天庸寺,只见千山鸟飞绝,只闻暮鼓声。

熙攘的人市仿佛已经离开很久,只见百人高的菩萨披上雪装,正矗立在寺庙大殿最前。常年不枯竭的放生池,地下泉水正喷薄而出,溅起的水珠晶莹如玉,再散落隐没在清澈明净的池水里。

汐儿放下提篮和油纸伞,双手合十,双眸轻闭跪在了雪地上,卷翘的长睫在粉面上打下了层小扇子般的阴影。

1怎么给0扩张:扩张文

“信女汐儿,一愿父母长康泰,二愿产下孩子看他平安喜乐长大,三愿……三愿哥哥转世托生个好人家。”想起已经故去的沈临风汐儿悲从中来,晶莹的泪珠颗颗滑落,打湿美睫,不但无损她的绝美,反而更让人想要拥入怀中好好疼惜。

汐儿挣扎着想要起身,却因为过于悲痛,牵引起肺里的污浊,无声的呛咳了起来。

‘啪嗒’。

一滴红色的液体滴落在莹白的雪地上,是那样的醒目,汐儿捂住嫣粉的唇瓣,却牵引的更多红色液体从她的手缝中落下。

一滴,两滴,那小片白雪逐渐映成一小片红色的雪。

是她太贪心吗?看着自己的孩子长大的心愿不可以吗?汐儿捂着胸,忍着痛楚,勉强从袖中掏出药丸喂了下去。

这是太医那日给她配的丸药,什么都没带走的她却鬼使神差的带走了这个紫檀小匣,平日里她就小心收藏,不到紧要关头一般不去吃的,毕竟吃一颗就少一颗了,且她还有那么长的孕期要熬下去。

汐儿不敢再呆在外面,收拾了下自己,从天庸寺侧门踏入偏殿。

因着明日是年三十,寺庙里果真没有什么香客,待到上香结束,知客僧怜汐儿身体过于孱弱,引着她来到偏僻的女客厢房休息。

一切又归于平静,汐儿坐在厢房的软塌上,轻闭双眸休息,想着待会身体平复后便下山回去,明日城主夫人要打发人来接她,如果回去太晚就不好了。

‘扑簌’。

1怎么给0扩张:扩张文

汐儿听见窗外柏松上雪落的声音,怕是雪团太大,松针支撑不住了吧。

‘吱……’

这次,却是听见木窗被微微支开一条缝的声音。

汐儿缓缓睁开美眸,那一转身回眸的风情,让窗边的两位黑衣大汉惊艳当场。汐儿见来人是两位身强体壮,蒙面的黑衣大汉,心中犹如小兔乱跳,连忙戴好兜帽,起身往外跑去。

却被其中一个黑衣大汉挡在了门扉前。

“汐儿姑娘想要去哪里?我们哥两个可是等你多时了呢!”为了获得采这朵娇花的资格,他们哥两个可是已经杀了不少小花贼,就剩下自己和他不相上下,这才不得以约好一起来个三人行。

“你……你们无礼……佛门清静之地……”汐儿词不达意,倒退着往后走去,却意外撞进了其中一个黑衣人的怀抱。

“小美人,想不到你这么心急!”另一位黑衣大汉笑着紧拥住了她的柔软腰肢,上下其手起来。“不要……”汐儿泫然欲泣的挣扎着,却勾的几位大汉心中邪火顿起。

“……放开我……”

“喊啊……汐儿再喊我就和兄弟带你去大殿,让漫天神佛看着汐儿被我们插穴……嗯……这滋味……想想就带劲……”只听‘嗤’一声响,可怜的汐儿,衣襟由外到内都被大汉扯开来,露出她的香肩,只见汐儿的肌肤洁白细腻,在雪光的照耀下如同上等美玉,衣襟也因拉扯而微微敞开,现出原本包裹严实的半抹香肩和纯洁酥胸,随着她惊惧的呼吸起伏,那雪白犹如小兔的酥胸像是要破衣而出,格外诱人。

其中一名的黑衣大汉一把扯开汐儿的衣襟,拉掉肚兜,顿时那顿犹如纯洁小兔的雪白酥胸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大汉一双手包裹住汐儿的美乳,放浪的揉捏着。紧接着,更是双唇凑近,吮住汐儿的乳尖,在口中用舌尖旋转搓捏……

1怎么给0扩张:扩张文

“啊……不要……唔……不要这样……不要伤到我的孩子……”汐儿的泪珠颗颗滑落,显得那么楚楚动人和无助,半推的罗衫让她不安的扭动着,却让后面拥住他的大汉更加邪火四溢。

“原来是个孕妇!那就不用怕干到你怀孕咯!”大汉放肆的用手指探入汐儿下体,中指往亵裤里的细缝探入。

“……唔……嗯……不要……不要这样对汐儿……哦……”轻刮着汐儿粉色的小豆,让汐儿整个人颤抖的没有力气,但她却依然在无望的推搡着对方:“……不要伤到我的孩子……”

“不要伤到你的孩子啊?好啦好啦!”大汉邪笑着抽出了手指,一边轻佻的舔着手指:“这就是小宝贝儿你花穴的气味哦,唔,太甜了,要不要一起吃?”说完濡湿火热的唇就覆了上来,辗转吸吮,牙齿轻轻啃咬香软的唇瓣,灵活的舌头撬开汐儿紧闭的贝齿,长驱植入,尽情在里面和汐儿的嫩舌纠缠,肆意搅拌,吸吮着汐儿口中的蜜汁,更有点点银丝在汐儿口边滴落,显得那么淫靡和可怜。

只听‘啧啧’有声,口舌相交的淫乱声音叫两位大汉燥热不已,却听那二人呼吸越来越重,越来越急促,环住汐儿的双手也渐渐手劲,勒的汐儿生疼,但她的扭动挣扎只是徒然,因为隔着那层亵裤布料,那两根前后抵在她双腿间的滚烫硬物是那么明显,其中一根还向上翘起正顶住她的花穴中央,只消拉开亵裤便能一插到底。

汐儿惊怕不已,试图摆脱他们的纠缠,却根本没有任何办法,直到快不能呼吸,他才好心的松开汐儿的小嘴。

“……放开……汐儿……哦……啊……”她被狠狠吻住了嘴,大汉有力的大手轻轻撕扯几下,就把汐儿扒个罗衫半褪,未待汐儿有所反映,两个大汉同时将自己下裤除去,又将汐儿横抱起放在厢房的床榻上,为了防止汐儿咬到舌头和尖叫,还拿出条布带将汐儿的嘴唇一条绑了起来,可怜的汐儿口不能言,身体又孱弱,根本就是砧板上的肉啊!

汐儿无力的想要推挤着突然压到了自己身上的男人,却根本是徒然。浑身无力娇媚的瘫软在他的怀里,另位大汉低头汗珠汐儿娇嫩的乳尖,用力的吸吮舔弄着。

而另外一根烙铁般滚烫的肉棒则不停顶弄摩擦着她下体粉色的绝美花穴处。

“……求求你们……不要伤害……到我的孩子……”汐儿无声的哭泣着,泪珠滑落在粉白的面颊上。可是她嘴里含着布料,说出的话却是模模糊糊,是那样的绝美而可怜,相互磨合处的铁棒让她越来越害怕,更可怕的是肉棒马眼处开始滴落透明的液体。

另外大汉撩起汐儿的发丝,‘啧啧’舔吻起汐儿的泪珠来。

1怎么给0扩张:扩张文

“兄弟,我受不了了,让我先插吧。”那位骑在汐儿身上的大汉不等同伴回音,便双手提起汐儿软弱无力的雪白长腿,抗在自己的肩上,滴着透明液体的大蘑菇头,抵在可怜的汐儿花穴上,准备狠狠一插到底。

“……放开我……我的孩子……”也不知道柔弱的汐儿哪来的勇气,只见她的白皙小手胡乱的在半空中抓着,突然抓到了一条其中大汉即使赤身裸体也不曾离体的兵器——寒铁鞭!

她胡乱的拍打着,那条寒铁鞭居然被她抓举在了手中,这条鞭子长约五六尺,虽然隶属轻兵器只有区区十几斤,但对孱弱不堪的汐儿而言却是那样的重,她的双手紧紧将寒铁鞭柄握到了手中。

那大汉腰间一空的感觉突然袭来,他大手一挥没想到却没有想象中的从汐儿手中抢回兵器。

“哎呀呀!她还会兵器呢!”另一位大汉嘲笑着,突然哈哈哈大笑起来。

“……走开……不要伤我的孩子……”汐儿却一把扯下嘴里的布条,跪坐在那里,像是魔怔了一般只会说这句话,她为母则强,罗衫半褪着,长长的乌发飘摇,双手却齐用劲,吃力无比的举着那看似轻巧的寒铁鞭颤栗。

“……就喜欢你这调调的!”两人相视着笑了一下,竟是不顾汐儿的警告走了过去。“来吧!小美人!”他们一人揽她的纤细小腰一人揽住她的美腿,竟是将汐儿又横空抱了起来。

可怜的汐儿无望的挣扎着,嘴里还在不停的哀求:“……不要……不要……”挣扎中那条寒铁鞭瞬间砸落在床上,发出‘泠泠’的铁器响声。

就在汐儿已经越来越无望的同时,说时迟那时块,只见原本被锁住的大门被狠狠的推开,灌入一室凉风。

“放开她!”

可怜的汐儿被这番变故惊得浑身发抖,娇体再也支撑不住,美眸一闭竟然昏死过去。

1怎么给0扩张:扩张文

那两名大汉见煮熟的鸭子要飞,好不容易要玩到的绝世美人竟然被惊扰,心中不由大怒,两人也不着衣服,纷纷拿起自己的武器,一人持刀一人持寒铁鞭,朝门外的那人挥去。

只见门口那男人一身白衣,气质温文尔雅,手中持着一把透明若冰的长剑,正眼也不眨的朝两人刺来。见这人也是个狠角色,几下大环刀和寒铁鞭没有中,两兄弟互相交换了个眼色,准备认真起来。却被那白衣男人一个飞身抵挡住,三人交战起来,竟然打了个平手。

“不杀了你们这种人渣,我还有何面目在这城中行走!”那白衣男人狠叫一声,手下的长剑却是舞的密不透风,竟然拼得被刺中手臂,也要狠狠斜刺了出去,已不可思议的角度,刺入两人肺叶。

两名赤身裸体的大汉,不敢置信的相继倒下。“你……到底是谁!”

“你们不配知道!”白衣男人头也不回,看着床上衣不附体的汐儿,心疼无比,连忙脱下身上的白狐大氅将汐儿裹起再横抱了起来。

“死了……也不要把这个美人便宜你……”见着同伴死去,还剩一口气的男人提起大环刀,拼命朝昏迷的汐儿背后砍去。

白衣男人抱着汐儿,避无可避,只好硬生转身,用自己刚才受伤过的手臂那处再次受了这一刀,又聚气成剑,狠狠刺死了那大汉。

此时的汐儿正悠悠转醒,见此变故,尖叫道:“快躲开!”却亲眼见到那大刀挥下,这个男人用自己的手臂替自己受过。

鲜红的血液喷洒在汐儿的粉白脸颊,这番变故引得汐儿呼吸不稳起来,噎在口腔中的呼吸豁然断去,整个人没有知觉的再度晕死过去。

“汐儿姑娘!汐儿姑娘!”

她不知道抱着自己的男人到底有多心急,却认出了那张脸。她认得他,慕容君!

1怎么给0扩张:扩张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