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大坑后续70集真·抹布手册:抹布受

夜已经深了,马车也停在了小小的客栈前。

众人在客栈里熟睡着,清凉的风徐徐拂面,带来甜甜的花香气息。但这对于可怜的汐儿而言,夜才刚刚开始。

紫檀的木门被人用极巧妙的手法从外部打开,在踏入门内之时老穆就看见了那个天仙,那是个白天里被人换了白纱短衣的绝色女子,此刻正双眼微闭,小脸上还带有不安与泪痕,像是哭累了刚刚睡着。

此时那双白皙圆润的玉臂和白皙、修长的大腿,在薄薄的白纱下隐约可见,再加上夜里微风拂人,不断将那天仙身上带着的甜美馨香吹来,玉团般的美乳绰约玲珑,这种近乎裸露的性感穿着,在这个怀有邪念男人的屋子里来说,无疑是火上浇油,淫欲喷涨……

“汐儿姑娘?”来人手中持着一条长长的腾鞭,与他高壮的身形不同的是,他轻声细语的叫着床上睡着的女孩名字。

汐儿熟睡着,没有任何回音。

老穆已轻轻向她走去时,迅速地一手摸上她的胸部,另一手则往下摸她的玉腿,双唇顶礼膜拜般的吻上了她的纤腰,又吻向柔嫩光滑的另一只玉腿。在绝色女子的身体上摸揉,冷不防地搂住汐儿并抚摸着她的秀发,强行吻住她的小嘴,并从低开的领子伸入,抓握住高耸的胸部及乳头搓揉起来……

汐儿的小嘴被牢牢封住,泪痕挂在绝美的眼角。她浅浅的呼吸着,刺激的老穆吻的更深,

竟是甩开手里的鞭子,把持住汐儿纤细的腰部,将她的亵裤扯到了大腿根下后,竟然掏出自己粗硬的家伙抵在汐儿的臀部,险些顶入的同时,那双还挂着泪珠的美眼轻轻睁开。

“你是谁……要干什么……啊……”

老穆停止了插入的动作,却是一把将汐儿的纤腰搂住,将那双弹跳的小玉兔贴近自己的胸膛感受她的柔软,然后狠狠含住了汐儿的粉嫩小嘴,含糊不清的说道:“……干什么……自然是干你……”

真·抹布手册:抹布受

“不要……放开汐儿……”

“你想要全客栈的人都醒了来参观我干你,可以叫的更大声些啊……”

汐儿啜泣着,香唇轻启,不敢再乱动,却让老穆乘机强吻她鲜嫩的樱唇,那恶心的舌头放进她嘴里吸吮她柔软的香舌,还不停搅动她的舌尖。

汐儿想不到自己又要再次陷入凄苦的命运,本能地抗拒推挤老穆恶心的舌头,但舌尖的推挤交缠反而让老穆更兴奋,他强烈感到汐儿的绝望,这让他更兴奋地用舌头与她的舌尖搅动交缠,他的手扯开汐儿的白沙,握住汐儿雪白幼嫩的乳房尽情搓揉,揉弄着她鲜嫩可口,因感觉恶心而颤抖的粉红乳头。

玩弄够了便伸进汐儿半褪的白裤里激烈搓弄那鲜嫩的花蕊,弄得她花蕊湿淋淋,不停媚声呻吟。“不要……求你……放过汐儿……”

“你知道我为了干你,这一路伺候了那老女人多少次吗!今晚……我一定要操的你半死不活才行……”

汐儿因为绝望害怕而全身颤抖,她的可怜哀叫十分柔媚凄楚,令人销魂。

“你都被卖进咱们妓院了,还装个什么清纯?我听老鸨子说你已经不是雏了,想不到你才十四五岁就和人干过了,这么骚还装纯呢!”老穆一面强迫汐儿和自己接吻,一面淫笑着,也不管可怜的汐儿因为被吻的太过激烈,嘴角已经红肿,那透明的口液也挂在唇角开始滴落。

“别动!等你以后做了鸡,就知道要怎么讨好男人了,现在……是我调教你的第一课……口交……”强吻完他立刻淫笑着露出自己那恐怖的巨根,长粗足有一岁大孩童的臂膀以上,巨根上布满树根般凸起可怕青筋,还有一个特别硕大狰狞的伞状龟头。第一次看见如此粗大阳具的汐儿,恐惧地看着眼前这难以想象的狰狞尺寸,全身不停发抖,那是任何经验丰富的女人也会害怕的凶器。

老穆强迫柔弱的汐儿在他身前坐下,按着她的头:“吞进去……等下可是要干到你死为止哦。”

“不要……”汐儿柔媚的摇着头,却根本动弹不得,只得任由那粗长的巨根强行插入自己樱红的小嘴中,那彪悍的尺寸撑得汐儿小嘴根本无法合上,迅猛抽插的速度叫汐儿根本无法呼吸,虚弱的汐儿几次都翻白眼被插晕了过去,却又被老穆狠狠的捏住乳尖苏醒过来,真是可怜无比。

真·抹布手册:抹布受

“……啊……嘶……是舔……别用你……的牙齿碰到老子……小仙女……给老子好好的舔!这样就晕过去以后怎么每天接客……呼……想不到你这个美若天仙的……伺候男人这么差劲……”老穆狠狠拽住汐儿披散的长发,逼迫她的面孔紧紧贴在自己的巨根上不能动弹。

“……不要……”汐儿虚弱不已的双手握着小粉拳企图推挤,却压得老穆心中邪火更盛。

“真是美的要人老命!”老穆一把将汐儿身上仅存的白沙撕开,只剩下具雪白的娇躯在微微颤抖着。“……不要……呜呜……”

老穆一把捏住汐儿小巧可爱的下巴,将那张绝美的脸上抬,却看见那张怯怯的面容上满是泪珠,真是叫人可怜不已。

“把屁股翘起来!”老穆拾起鞭子,性欲勃发的狠狠拽着汐儿不松手。

“……不……放了汐儿……”汐儿被压倒在地,樱红的唇边是被插出的白浆,还没来及擦去便往后挪动着翘臀试图逃走,可怜这些日子一直被喂迷药,根本没有什么力气,往后挪了几步便歪倒在地上动弹不得。

“本来想对你温柔的,结果你这么敬酒不吃……只好这样了!”老穆从荷包里取出一枚长长假巨根,但那巨根可怕的是上面还有一枚枚依次排列大小的珠子。

汐儿怕的浑身发抖,却连咬舌自尽的力气都没有,轻而易举便被老穆一个横抱起放在了木桌上。“这个高度刚刚好!嘿嘿!”他淫笑了一下,将那假巨根塞入自己口中润滑了一番又取了出来,那一枚枚的珠子更显得油光水滑,恐怖异常。

“……不……”汐儿没有了气力,鲜嫩的樱唇浅张着,仿佛索吻一般娇媚。

“这也是你自找的!我的小仙女……”老穆淫笑着,将汐儿白嫩可口的香臀打开,露出了那叫人疯狂的菊穴。

“……不可以……”汐儿凄凉的哭泣着,有种而叫人疯狂的想要蹂躏的美感。

真·抹布手册:抹布受

老穆确实那么做了,他伸出中指狠狠插入那未经顺滑的菊穴,可怜的汐儿打着冷战颤抖着,开始翻白眼。

老穆没有怜香惜玉,抽出中指后强吻着汐儿沾着白浆的鲜嫩樱唇,恣意舔弄含吮她柔软的香舌,然后紧抓着那柔软纤细的腰肢,超大伞状龟头的假巨根抵着那干涩出血的幼嫩菊穴开始用力,准备插入。

“会死的……汐儿会被干死的……不要啊……放过汐儿……”汐儿柔媚的哀叫着,雪白的娇躯弓起试图挣扎却根本没有任何力气,像是只待宰的可怜小羔羊。汐儿不知道自己的哀叫楚楚可怜,声音柔媚不已,是个男人听见这种声音都只会更想干她。

假龟头在汐儿染血的菊穴上激烈地磨擦着,看着那幼嫩雪白又圆又翘的美臀因害怕挣扎而摇着,真是赏心悦目淫秽至极。

“我开始咯?小仙女!”老穆在汐儿的粉嫩的香颊上留下个满是口水的吻后。

便开始着力将那假龟头往菊穴内插去,……只听见一声‘噗哧’轻声,那巨根的第一枚珠子已经插了进去,黝黑的珠子在粉嫩的菊穴内插着一动不动,景象格外美不胜收。

柔软而鲜嫩的菊穴肉紧紧夹着第一枚珠子,汐儿杏目圆睁着,连声惨叫都无法发出,纤细的雪背像触电般弓起,干涩被撕裂的疼痛伴随着鲜血滴落。

“想不到你的菊穴紧成这样,都舔过那颗最小的珠子你都不行……果然是欠调教呢!”老穆揽过汐儿的纤腰,狠狠抓住那对摇晃不已的雪白小兔。

汐儿幼嫩雪白圆翘的香臀被假巨根牢牢霸住菊穴,艳红的鲜血从颤动的雪白大腿根滴落。老穆被眼前的景象刺激的不行,巨大的男根充血,下体紧贴汐儿的花穴间磨蹭,狰狞恐怖的超大伞状龟头激烈磨擦她颤抖的嫩唇,弄得她娇躯打颤。

手上一使力,下体一沉,却是伞状的巨根已经硬生生挤入花穴内,而菊穴后的那根假男跟也进入了第二颗珠子。这番突如其来的性爱让汐儿双眼翻白,直接倒在了老穆的怀中,任其为所欲为了。

可怜的汐儿被巨根插入菊穴调教不说,现在又被插入花穴蹂躏,虽说早已经开苞,也被多人轮奸过,但这样前后夹击的玩弄对她来说却还是第一次,还是在体质虚弱,小产不曾好好调理,又服用大量迷药的情况下。

真·抹布手册:抹布受

可怜的汐儿生不如死,雪白的翘臀颤抖扭动着,老穆抓着汐儿的纤腰噗哧猛插,那儿臂般的巨根一下一下狠狠抽插,每次插入都将粉红嫩唇挤入花道,拔出时再将嫩唇发出,而菊穴处早已经被鲜血和滋润过的口液差的白稠成浆。

汐儿被强行提起的白嫩臀部被撞的啪啪作响,老穆按着汐儿的长发,看着那假巨根在鲜血和粘液间进进出出的菊穴,兴奋到不行。那老穆被刺激的加快鸡巴抽插的速度不说,又使力塞入第三颗珠子,干得汐儿几乎死在那张木桌上。

她被刺激醒了过来试图挣扎哀叫,却半丝力气也使不上,直觉自己可能寿元将至,死在这破烂客栈吧。

“她娘的贱货……嘴里一直在喊不要,却吸得老子这么紧……你倒是叫床啊……腰真会摇……用力点……喔……哦……太爽了……干死你这个贱货……难怪要被卖到妓院……长这么美又这么会摇……你说你不当鸡还能当什么……干死你……把你干死在床上算了……”老穆猛干狠干,只见汐儿那粉嫩的花穴已经被自己操到红肿不堪,白浆也被菊穴流下的鲜血染红,更是叫人看红眼想要狠狠操弄。

“……救我……子墨哥哥救汐儿……”她的双眼迷离,小鹿般的美眸闪烁着悲伤的泪光,老穆的数次放肆都让她差点死去,她松开双唇轻声呼救,无力的哀求着。

老穆立刻捧着几乎失去意识的汐儿俏脸强吻她,强硬的挤进樱唇里吸吮她柔软的小舌,身下也不停噗哧噗哧猛干着。“反正老鸨子过几天也会用秘药让你恢复‘处子身’,这会儿就算玩坏了她也能治好……小贱货……假清纯……老子在马车里第一眼看见你……就想了一定要上你……怎么样啊……被我上到了吧……早就想把我的子孙液喷到你的小骚穴里了……摇啊……给老子摇屁股啊……”老穆一边猛干着失神的汐儿,一边大声的说着浪话。

“不要……救救汐儿……放了我……子墨……哥哥……”除却噗哧噗哧的交媾声外,汐儿半会儿才发出小猫般的虚弱呻吟。

老穆半弯下身子来,兴奋的狠狠捏住汐儿的雪乳,大力的抽送着:“……啊……爽死了……好紧好粉的小穴……都干的你叫我哥哥了啊……小贱货……哈哈……”他突然兴奋狂吼:“好吧……那就不射在你这天仙一样的脸上了,就操进里面……怀上老子的孩子吧……老子要插死你……”大肉棒操到了最深处,汹涌浓浊的精液狂泻如出,冲击着汐儿饱受蹂躏的花穴。

汐儿却只能微弱的悲鸣着,娇媚喘息,全身发软无力地倒在床上抽搐,老穆刚刚灌溉的白浊精液还在从她的湿粘花穴里不停滴落,而菊穴内的第三颗珠子却紧紧的咬在那里,依旧在滴落着鲜血和白浊。

老穆歇了歇,又一把抓住卷曲在木桌上失神发抖的汐儿,一手搓揉着她雪白幼嫩的翘臀,一边握着她的小手探入了自己虚软下去的肉棒前后撸着,烦恼道:“怎么办呢……插你好像会上瘾啊……等带你回了妓院……怕是没那么容易上手了……你这样的天仙我又是绝对没法把你赎回去自己享用的呢……”老穆一边食髓知味的抚摸着身下已经半昏迷的汐儿,一边低声盘算道。

此时再次掰开她的柔嫩臀沟,老穆中食二指激烈的搓弄着她被干成湿答答一片的嫩穴,灌满了白浊精液的花道还有混着交合淫汁及嫣红的血丝不停流出。

真·抹布手册:抹布受

“……啊……不要……放过汐儿……不要干了……求您了……不要……”汐儿楚楚可怜的双目紧闭,已经失神的她发出无意识的求饶声。

“不行啊……像你美成这样……我说过的啊……今晚一定要干到你半死不活才可以哦……”老穆将汐儿拉起,从背后激烈地搓揉她的幼嫩乳房,先抱在怀里激烈地舌吻好一会,她只能不时发出如猫叫般的柔媚呼救:“……啊……不要……别再插汐儿了……会死的……”

他淫笑着抬高那幼嫩的雪白屁股,粗大鸡巴从背后再次狠狠插入她饱受蹂躏的鲜嫩美穴,粗大肉棒在汐儿幼嫩的花道里被紧紧夹着,猛烈抽插之下,发出被花道内浓稠精液混合淫汁的噗滋淫声,而精液混合淫水正不停从被激烈抽插的结合部位流下。

“都被操成这样了还拒绝……真是天生做鸡的……欠干的狠……”老穆怒从心生,惩罚性的一口气将第四颗第五颗第六颗,整整三颗更大更粗的珠子戳入了汐儿的菊穴内,撕裂的血液流的两人满大腿都是,老穆看着身下的小美人雪白美腿上全是因为他的暴行而喷涌血液,他却变态的大笑了几声,更加残忍卖力地开始玩弄起身下的小美人来。

可怜的汐儿双手胡乱的挣扎了番以后,终于无力的垂落了下来,任由老穆在其身上再如何玩弄驰骋,都无法反抗,最终深深的昏死过去。

而这场名为调教,实为泄欲的残酷性爱,直到天亮为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