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把腰抬起来一点_抬高生孩子别人给钱怎么说客气话点

「请问是要入城吗?」转身过去,是城门口的守卫,「因为是第一次看到您,能让我检查一下行李吗?……抱歉!照平常来说是不用检查的,不过最近城外发生了一点骚乱,我们做守卫的可得多注意一点才行。」

我点点头,把公会的证件拿出来给他,就算叶芽城有光明神殿坐镇,可是不可能什麽事情都靠他们解决,再加上我刚刚是直接用传送阵出现这里,难免会让人起疑。

「原来您是公会的人………失礼了!您可以过去了。」将证件递还,守卫让开路给我。

「谢谢。」把证件放好後,我也迈开步伐走进去。

「要去公会的话,走到广场你就可以在不远处看到了。」跟路人问了一下路,大概知道分部在哪里了,不过,自从走进城里後,一种很怀念的感觉一直徘徊在心里………这也代表这里以前有我生活过的足迹吧!

头………有点痛………

你把腰抬起来一点_抬高点

照着刚才的路人的指示,我走到了广场上,广场中间有一个很大的喷水池,不远处的确能看到公会分部,而且在这里也能看到光明神殿,我还是先去公会找乔书亚好了。

「嘻嘻,哥哥你快来啊!」

「等我啦!」

脚边跑过一对正在玩闹追逐的小兄妹,两个人看起来感情很好呢!

『小雨!』

谁?『小雨!』是谁?…………往喷水池的方向看过去,依稀能看到一个大约十几岁的小男孩跟一个五岁大的小女孩在讲话,而那个小女孩是我!

你把腰抬起来一点_抬高点

『小雨,回去以後我再拿面包给你吃!』

『真的吗?,那我要吃很多很多!』

为什麽!唯独小男孩的名字没有从小时候的自己说出来!………对啊!我全部都忘记了!不管是以前的自己还是家人全都忘记了,就算我现在还记得谢特老师的事情,可能明天还是後天就又会被诅咒侵蚀掉了吧!

就算好不容易想起来了,却又会遗忘………那我!

「雨翔小姐!」身後传来的声音吸引了我的注意………对了!我刚刚在想什麽事啊………?

转过身,是乔书亚,「乔书亚,好久不见!」

你把腰抬起来一点_抬高点

乔书亚脸上的神情并不是开心的神情而是错愕的………「雨翔小姐,您又想起什麽了吗?才让您的眼泪流了下来。」

眼泪?我往脸上一摸,真的有摸到水,我刚刚……想不起来,好像是有关一个小男孩的事情……果然想不起来了,我赶紧把脸上的泪水全部擦乾,在这麽多人的地方流泪不管是谁都会感到难为情的。

「对了!乔书亚,你怎麽会在这里出现?」我可不记得有放亚的使役去通知他的。

乔书亚脸上这时才露出微笑来,「其实是顾问已经有先通知我了,因为她怕您可能路上发现某些事情而耽搁到,所以事先有请使役来通知我了。」

什麽嘛!那还叫我去通知乔书亚!不过的确半路上发生事情就是了。

你把腰抬起来一点_抬高点

「我想您可能会为此感到不悦,但是顾问是真的很担心您才会出此下策。」乔书亚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关於战神殿的事情,请您这段时间先放到一边,专心在解除诅咒………雨翔小姐,不单只有顾问,我们其他人也希望您能够早日脱离诅咒。」乔书亚露出了跟亚一样担忧的神情,「不管是过去、现在、未来,不管付出了多少情感,都却让您在一夕之间遗忘掉他们,那样实在是太残酷了。」

「乔书亚………」为什麽我又让人露出这种表情来?如果、如果我能再坚强一点的话!

「所以我老师才会拜托我吗?」突然一道声音插了进来,我顺着乔书亚的视线看过去,是一个穿着斗篷的人,身高比我还要在高上不少,那个人往自己身後不远的巷子比过去,「去那边说话吧!还有我不是什麽可疑的人。」

可是听说越是这样讲的人越可疑吧………乔书亚朝我投来担忧的视线,我则是以点头回应。

「呼!你就是雨翔吧!」那个人走到巷子里,一手拉开斗篷的帽子,露出一头极为灿烂的金色长发跟有如天空一般的蓝色眼睛,「你好,我是尼奥老师的学生,格里西亚˙太阳。」

「你真漂亮!」我笑着对他说道,因为他真的很漂亮,而且皮肤也很好,如果他是一个女生的话,一定有很多人追他吧!

你把腰抬起来一点_抬高点

「咳!谢谢称赞。」奇怪,他的脸好像有点红红的耶!

「雨翔……那我先回公会去了!我还有其他事要做。」乔书亚见到他露出真面目後,似乎很放心,就先行告辞回去分部了。

***

「你……真的什麽都不记得了吗?」离开巷子後,他又把帽子遮上,我有问过为什麽一定要戴上帽子,不过他却露出奇怪的表情来,「你都听完我的全名了,难道你真的不知道我是谁吗?」

虽然姓氏用太阳的确怪怪的,但是也没什麽吧!

你把腰抬起来一点_抬高点

「不知道。」他又露出奇怪的表情来了。

「那这段时间你叫我格里西亚吧!」

「好………那你也直接叫我名字吧!」看了他半晌,我决定提醒他一件事,「我可能很快就会忘记你的名字了。」

「我知道。」格里西亚看了我一眼才继续说,「我的老师寄过来的信上面有写到关於你诅咒的事情,而且刚好到教皇那边看到安林斯的信,大致上了解是怎麽回事。」

欸?到教皇那边看了亚的信………?

「你是光明神殿的祭司吗?」也只有光明神殿的人才有办法见到教皇吧!不过才刚问完,格里西亚差点没注意到前方去撞到人。

你把腰抬起来一点_抬高点

「我哪里看起来像祭司?」虽然格里西亚没露出刚才的奇怪表情来,但是话里的语气有点冷。

「那你到底是?」格里西亚又露出奇怪的表情了。

「………总之快走吧!」叹了一口气,格里西亚收回表情,应该是决定要无视我的这番奇怪言论。

「这次的礼物是他吗?」格里西亚带我来到的地方算是很偏僻,没什麽人会来的地方的某栋小屋里,才刚打开门,就有一个………粉红色皮肤的小女孩跳上来双手围住我脖子掉在我身上,小女孩似乎在一瞬间眼睛有睁大,但太快了,让我有种看到幻觉的感觉,「真是可爱的小朋友呢!要让我用他来召唤啊?太阳。」

「并没有!」格里西亚直接把小女孩拉开,「还有,我只是来问你事情。」

你把腰抬起来一点_抬高点

「我不是说要我帮忙的话要带礼物来吗?」小女孩跺了跺脚,嘟起嘴巴,非常生气的质问格里西亚………话说回来粉红色的皮肤看太久,让人觉得有点恶心。

「我记得寒冰说他正在研发新的草莓点心………。」格里西亚话刚说完,小女孩的脸上取而代之的是闪亮亮的大眼睛跟嘴角的口水………。

「咳!既然如此要我帮忙也不是不可以。」小女孩坐到粉红色的草莓椅子上………这个屋子的摆设还真是梦幻啊!

小女孩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棒棒糖吃了起来,「是有关他身上的诅咒吧!刚才抱住他的时候就感觉到有一股很强力的诅咒在他身上。」

「你有办法吗?」

「没有!」格里西亚的额头好像有青筋在跳………「不过我有办法可以延缓诅咒的侵蚀。」

你把腰抬起来一点_抬高点

「什麽方法?」

「就是圣光啊!」小女孩的语气就像是在谈论今天天气怎麽样的平常不过,「他身上的诅咒非常强大,估计已经存活很久了吧!不过越是古老的诅咒就越怕光,虽然圣光在他身上只能用来延缓,但是要是让诅咒本体被强力圣光直接照射的话………大概就会灰飞烟灭吧!」

可是刚才不是讲没有办法吗?

格里西亚低着头思考了一下,「粉红,你指的是虽然无法歼灭诅咒本体,但是可以把他身上的诅咒驱离对吧!」

原来如此!

你把腰抬起来一点_抬高点

「嘻嘻!真不愧是太阳,没错!因为在他身上的诅咒是由诅咒本体身上分离出来的诅咒,力量根本没有本尊强,简单来说就是分身。」

「那为什麽……亚没办法驱离诅咒?」格里西亚跟小女孩马上转过头来,「亚也是很强的啊!为什麽她就没办法?」

「因为安林斯她并没有学完全部的神术。」格里西亚拍了拍我的头,「安林斯本来应该是会当上教皇的,可是在五年前她放弃了那个位置离开了神殿,所以她才没办法帮你,不是因为她太弱,相反的,她很强,只是缺少技术。」

「呦!没想到太阳居然会安慰一个男生,该不会你决定踏入新世界了吧!」无视格里西亚丢过去的白眼,小女孩又拿出一支棒棒糖继续吃,「对了!我的名字是粉红,是神殿的特约死灵法师。」

意识到她在自我介绍,我也报出名字,「我是雨翔˙由,目前是亚˙安林斯的搭档,职业是赏金猎人。」

「呵呵!听到我跟神殿有关系,你居然不惊讶,还真有趣。」

你把腰抬起来一点_抬高点

「因为亚有交代不管遇到什麽事都不用太惊讶。」

「原来如此,如果以後有需要帮忙的可以过来找我,当然,记得要带礼物过来喔!」

「好。」

「粉红我还想问你一件事,诅咒既然会让雨翔失去记忆,那是不是也会连带影响到其他人?」

「会喔!」粉红露出「危」笑来,「不过影响的是有血缘关系的人,诅咒会循着被附身的人的记忆去找出跟那个人最亲近带有血缘的家人,并把家人的记忆也都抹灭掉。」

你把腰抬起来一点_抬高点

会影响家人………!

「呐!雨翔,你的诅咒已经扩展到什麽程度了?」我把右手的手套拿掉,能够看到我的手背上有着黑色的古老图案,「没想到已经这麽严重啦!这次回来你应该有抱着会死的觉悟了吧!」

格里西亚的眼睛睁大着,「粉红,你说什麽?」

我把手套戴回去,「格里西亚,粉红说的没错,我这次回来不是活就是死。」

「那被影响的家人也会死吗?」

「嗯,有可能,不过机率很低。」也就是说还是有可能会连累到其他人的啊………该怎麽做才好?

你把腰抬起来一点_抬高点

格里西亚突然站了起来,「雨翔,走吧!跟我去神殿一趟。」

「好!」

「要回去啦!太阳,下次一定要记得带礼物啊!」

「知道啦!」

***

你把腰抬起来一点_抬高点

「格里西亚,发生什麽事了?」离开粉红的屋子後,格里西亚的态度显得有点着急。

「雨翔,虽然你一点都不记得自己家人的事,但是有个人他跟你长得有点像,而且最近也有点出现诅咒带来的影响了。」

「你是说他可能是我的家人?」

「我没办法确定是不是,粉红也说了吧!如果诅咒要抹灭你家人的记忆,第一个一定会抹灭掉和你有关的。」所以就算真的是自己的家人,失去和我有关的记忆也只会把我当作陌生人而已,「我想让你见他,如果你不想见他的话,我不会勉强你的。」

我摇头,如果他真的和我有关的话,我更应该去见他,即使只会带来悲伤,「我要见他。」

「加油啊!」格里西亚又拍了拍我的头,我似乎被他当成弟弟看待了,虽然我年纪的确比他小啦!

你把腰抬起来一点_抬高点

走到神殿门口时,格里西亚早就没有穿着斗篷了,我也才看到他身上的衣服,让我深深地为说他是祭司的自己感到丢脸,因为格里西亚身上的是骑士服,而他又是光明神殿的人,他的职业是圣骑士。

「太阳骑士长好!」路上遇到的圣骑士们都这样尊称格里西亚………不过太阳骑士好像在那里听过。

跟着格里西亚走,很快的路上从遇到圣骑士变成遇到祭司,「不好意思,祭司姊妹,太阳方才在外头得知了光明神的旨意,太阳知道後,想寻找教皇陛下藉以传递,请问教皇陛下现在在何处沐浴光明呢?」

别说被格里西亚问的女祭司听得一楞一楞的,我也听得愣住,他刚刚在外明明就跟一般人讲话一样,怎麽回来神殿讲话就变得这麽文诌诌的,难不成是当圣骑士的必要条件?

「………您是指教皇陛下吗?教皇陛下目前正待在书房处理事情。」

你把腰抬起来一点_抬高点

「感谢祭司姊妹的告知,愿光明神保佑你。」这次格里西亚讲得很简短,是因为我拉了拉他的衣服。

等到女祭司走後,我才开口,「格里西亚,你讲话真饶舌。」

「那是因为第一代太阳骑士就是这样讲话的啊!还有在神殿里,你私下再叫我名字,其他时候要叫我太阳骑士。」第一代?太阳骑士?………好像还要再加个全大陆都知道………好像想起什麽来了。

「格里西亚,你是十二圣骑士,而且还是神殿之首的太阳骑士?」闻言,格里西亚的眼神露出「你终於知道」的意味来。

啊啊,其实在离开之前,亚才跟我说了十二圣骑士的事情而已,可是我又忘记了………我停下脚步看着格里西亚,「果然很奇怪吧!我连这种事情都能忘记。」

格里西亚也停了下来并转过身直视着我,「那不是你的错,有错的是那个诅咒,等我跟教皇帮你驱离後,你就不会再发生这种事了。」

你把腰抬起来一点_抬高点

「可是也有可能失败对吧!」格里西亚愣住,「我会跟你去见那个可能是我家人的人,是因为我想跟他说对不起,还有再见,粉红说过,机率很低,所以我愿意相信他是在那机率高的之中。」

「雨翔,你别这样,事情还没那麽糟糕。」

「格里西亚,你知道当手背上也出现图案是代表什麽意思吗?」格里西亚没有回答,他大概也知道是怎麽样的情况,「我全身上下除了心脏的部位外,都已经被诅咒占领了………不是生就是死。」

讲完,我低下头紧咬着下唇,不再看格里西亚,虽然只有认识一下子,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他是好人,可是我现在却对他说了这些话………我到底在做什麽啊?

「即使如此………你也想活下去吧!」格里西亚直接握住我的左手继续往前走,「所以,相信自己会活下去吧!」

你把腰抬起来一点_抬高点

这瞬间,我发自内心的笑了。

「到了!」在格里西亚拉着我走,不知不觉已经到达书房门口了。

「教皇陛下,太阳前来传达光明神的旨意。」大概是顾虑到我现在的情况,格里西亚也没有像刚刚问路一样讲的很冗长。

「进来吧!」怎麽教皇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十几岁的小男孩的声音?

打开门,走进去一看,坐在位置上的真的是个十五岁的少年,「您是教皇陛下?」

少年微笑着向我打招呼,「你好啊!你放心,小亚有先通知我了,所以我知道你的情况。」

你把腰抬起来一点_抬高点

「太阳骑士长,原来你在这里啊!」转过身,同样也是穿着骑士服,但却有着一头蓝发的圣骑士正站在门口………他是………!

格里西亚对我小声地介绍了眼前的人,「他是暴风骑士,也是跟安林斯关系最深的人。」

跟亚关系最深的人啊!

「暴风兄弟有何要事呢?太阳现在必须先跟教皇陛下传达光明神的旨意才行。」

暴风骑士露出慵懒的姿态笑着,「亚的事情为什麽只有教皇陛下跟你知道呢?」

你把腰抬起来一点_抬高点

「喔!是什麽事啊?」暴风骑士直视着我,「原来是有客人啊!不好意思,不过只要借用太阳的一下子时间就行了。」虽然暴风骑士笑得很灿烂,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要是格里西亚出去的话绝对会遇到可怕的事情。

「暴风兄弟,太阳不是知情不报,只是!」

我拉了拉他的衣服,「格里西亚,你不是说要让我见那个人吗?」听到我喊格里西亚的名字,暴风骑士的视线马上移往我这边。

「暴风兄弟,请问你知道寒冰兄弟在何处吗?」

「………寒冰他应该在房间吧!」

「感谢告知,那麽,教皇陛下,太阳就先行告辞了。」说完,格里西亚拉着我走出去,只是这次後面还跟着暴风骑士。

你把腰抬起来一点_抬高点

「啊!太阳你回来啦!亚戴尔他在找你喔!」又走了一段路,这次出现的是绿叶骑士(据格里西亚所说),「欸?太阳,是客人吗?」

「嗯,寒冰兄弟在房间吧?」

「我不太清楚,等等啦!太阳,你要带他去见寒冰,可以让他在大厅等啊!」

「他是安林斯的搭档,而且我老师还写信回来要我负责照顾他。」

「欸!他是小亚的搭档!」绿叶骑士瞪大着眼睛看着我,接着跟暴风骑士一样跟在我们後面。

你把腰抬起来一点_抬高点

「暴风,你也知道?」

「刚才才知道,因为某两人隐瞒事情。」暴风骑士说完的同时还散发出杀气来。

「寒冰,你在里面吗?」大概是到了寒冰……骑士的房间,格里西亚敲了敲他的门,不过好像没人在。

「太阳骑士长。」这次又是谁?

「审判骑士长。」原来他就是审判骑士!

「他是?」

你把腰抬起来一点_抬高点

「安林斯的搭档。」说完,审判骑士也往我这边看过来,「而且跟寒冰有关。」

我看着审判骑士,「我跟寒冰骑士像吗?」

「很像,虽然不是完全,但是看到你很像是看到寒冰。」意外的,审判骑士回答了我。

「审判长?」审判骑士走到旁边,那个人是!

「寒冰,你对他有印象吗?」

你把腰抬起来一点_抬高点

在看到我後,他本来脸上冷冰冰的表情被错愕取代,「为什麽会在这里?………对不起,我对你的记忆只剩下一些印象了!」

「不要、不要跟我道歉!应该是我要跟你道歉的!!!」我看着他,「是我害了你的!如果、如果不是我,你根本不会忘记那些记忆,而我甚至连自己是谁都忘记了!!!」

「对不起………!『伊希岚』。」伊希岚………原来那才是他的名字吗?

伊希岚…………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