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长了肚子一鼓一鼓的-重力转向滑板车的利弊抬高点

汐儿连忙睁开眼,惊喜的看着突然到来的太子夫君。她嗔怪的看了眼躲在一边偷笑的宫女,厥着嫣红小嘴:“芙蓉真坏,为什么看见子墨哥哥进来也不提醒下。”

宫女连忙朝她行了个赔礼的万福,就非常识趣的自己退了下去。还体贴的关上了门,让汐儿和太子能够独处。

他淡淡的看着汐儿撒娇的小儿女模样,自己忍了许久没有踏足这个地方,到底还是禁不住来了。

她像是只想要费力讨好主人的小狗,大眼睛扑闪扑闪着:“子墨哥哥……你渴吗?”汐儿莲步轻移着想要给她的夫君端茶倒水。

苏子墨眼尖的看见那一抹掉在地上的可疑衣物;“这是什么?”他的修长手指将那件看起来像是几块碎布料拼凑的长裙拎了起来。

汐儿轻呼了声:“啊……”脸上闪现出可疑的红晕。

那件长裙被汐儿从苏子墨的手指上赶忙的夺了过去,塞在了绣榻的美人靠下。“只是件……只是件做着玩的女红!”

苏子墨的凤眸渐渐眯了起来,拍了拍自己的结实大腿:“过来这里。”

汐儿却也半含着娇羞半是讨好的轻喊着:“子墨哥哥。”

将这几日变得有些瘦弱的她,不费吹灰之力安坐在大腿上。苏子墨不温不热的开口说道:“这些日子孤冷落你了。说来听听,汐儿这些日子都做些什么呢?”

“就发呆、和芙蓉她们看书、做女红啊。还有几天前……”努力回忆太极大殿,脑海中却像被是什么穿空而过、汐儿停住了说话声,茫然的想了一会儿,确定还是依旧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汐儿露出个怯怯的笑意:“就没有了。”

太长了肚子一鼓一鼓的-抬高点

“几天前是么?”苏子墨的眸子逐渐加深,像是什么东西翻倒了。

汐儿朝着他甜甜的笑了下:“那子墨哥哥呢!”

“汐儿不是知道么,孤忙于国事啊。”苏子墨的大手慢慢抚摸着她的披肩长发,手指在那一根根黄金流苏间穿梭。

他的目色越渐阴沉,但说话的口吻却温柔到了极点:“汐儿不喜欢孤王送的珍珠簪么?为何不见戴着?”

她的神情露出一丝慌乱,珍珠发簪不知道为什么在几日前就不翼而飞!

那是太子夫君亲手送给自己的礼物,汐儿不可以也不能告诉他,她粗心大意,遗落了珍珠簪,这样太子夫君一定会生气的!

想到这里,她赶忙露出个讨好的笑容:“不是的,汐儿很喜欢很喜欢!但是……今天汐儿这身裙子不适合用那……珍珠簪。”单纯的汐儿自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却不知道这结结巴巴的谎言和异常的表情早就全部落入了太子的眼中。

苏子墨轻扯嘴角,露出个浅笑:“是吗?那就好。”

苏子墨在她的翘臀上轻拍了拍:“闲聊到现在,孤也该回去处理事情了。这些事情,近期就会有个结果的,汐儿!”

最后那句意味深长的话,可惜单纯的汐儿根本没往别的地方想,巴掌大的精致小脸上不禁表露出了失望:“这么快?子墨哥哥这就要走了吗?”她甚至还没来及服侍太子夫君用口茶呀。

“怎么?是汐儿你舍不得孤王走?”他一手邪肆的捏起汐儿精巧的下巴,极精准的捕捉到了汐儿的嫣红小嘴。

太长了肚子一鼓一鼓的-抬高点

他强行闯入她甜蜜小嘴,肆意吮吸着她的美好。

汐儿半闭着杏眼。“……唔……”娇柔无力的任由着他采摘甜美,点点蜜津在他的舔吻之中,缓慢流下嘴角,淫靡中带着另类的蹂躏之美。

此时苏子墨另一只手肆无忌惮的撩起她的长裙,竟然搁着那层轻薄的寝裤布料就揉搓着她的甜美花穴。

那精美的小脸变成了动情的淡粉色。“……唔……子墨哥哥……”

苏子墨松开她媚叫的小嘴儿,啧啧舔吻着她的娇小耳垂,轻声说道:“还是……汐儿的浪穴,舍不得孤王走呢?”

汐儿羞怯的快要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子墨……哥哥……你……噢……欺负汐儿……恩……你坏……哦……”

“是么?”他邪肆的笑,突然狠揪了把那已经有了湿意的花瓣。

汐儿坐在大腿上瑟瑟发抖着,嫣红小嘴此时正紧紧咬住自己的另只小手,却因为苏子墨的突然使坏。“……啊……痛……”汐儿发出了声淫荡的娇柔尖叫。

“好了,这次先不闹了。”看着汐儿动情的绝美容颜,他停下了手,让汐儿半趴在他的肩上喘气。

他将还在瑟瑟抽搐着的汐儿打横抱起,放在了绣榻上。看了眼她,然后整整了衣冠。恢复了那一贯的淡淡口吻:“下次吧。”

——————————————

太长了肚子一鼓一鼓的-抬高点

太子夫君真的很忙,自从上次那短暂的会面后,又是好几天不曾见面。

今晚是为了贺寿而举办的御宴大典了,想到等下就能看到心爱的太子夫君,汐儿不由喜上眉梢。

“女儿!”

汐儿在举行宴会的宣政大殿门口惊喜的看见了自家父亲。“爹爹!”

“女儿,多日不见你清减了许多啊!”风驰大将军沈震不由伤心的摸了摸汐儿那因为清减,而变得更加艳丽的绝美容颜。

“哎!你娘听到了你被太子贬为宫奴的消息后,当场就厥了过去。为父虽然有将军官位在身,却常年在边关驻扎,京中人脉始终没有文官牵连之广,也无法帮你一把,实在是心痛啊!”自古文官压制武官,何况他还是个备受帝王猜疑的守关之将。即使品级再高也没有用,除了每年回京述职的这段时间,他甚至都不能御前行走。

“娘亲她!”汐儿担心的要命。

“你放心,已经请大夫瞧过了,你娘亲她只是悲伤过度,并没有怎么样!”沈震摆摆手。

“爹爹,其实并不像传闻中那样,子墨……不是,太子夫君他虽将汐儿贬身为奴,却对女儿极好,女儿一丁点都没有被欺负过。”孝顺的汐儿,贴心的报喜不报忧。只说自己如今这段时间如何得宠,对于刚入宫时受的那些屈辱,则绝口不提。

沈震原本还以为是乖女为了让自己宽心才说出这番话来,却在看见女儿的小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才真的放下心来:“是吗?对你极好就好。”

“爹爹,你也是来参加贺寿大典的吗?”汐儿娇憨的挽着沈震的手臂,撒娇道。

太长了肚子一鼓一鼓的-抬高点

“是啊!原本家里发生了那么大的事,你哥,不是!是为父着实放心不下你,想进宫来看看,正好借这个机会就来了。”

“哦!”单纯的汐儿没听出父亲的语气突然变得有些苍白。

此刻沈震才注意到了汐儿竟然披了件白色绸缎披风笑盈盈的站在自己旁边。“女儿啊!你这是什么打扮?难道不知道贺寿是不能穿白色的吗?真是不懂事!赶快回去换掉!”沈震有点生气。

“不是啦!”汐儿小女儿状的扭了扭纤腰,她害羞的压低音量:“是汐儿里面的衣服实在是布料太少了,如果……如果不穿件披风就不行的……”

“你这孩子,进宫好的没学会,竟然学会了这些妃嫔之间耍的小花样!真不知道怎么说你才好!”沈震没好气的摇头。

两父女说说笑笑,时间过得飞快。

这时,听到里面的内侍尖细的嗓音说话声,好像是在催促着什么!

“女儿,爹要先进去了!金公公好像是在和别人说陛下要来了,你也快点去你那边吧!”

皇宫的御宴向来都是男女分开宴请,外臣一殿赐坐,而宫廷内的女眷又另是一小殿赐坐。

外臣那一殿,除非是献艺的女子!向来是不允许女眷出现的,故此沈震才有此一说。

汐儿依依不舍的和父亲分开后,心里暗自难过,这一别又不知道要隔上多久才能和爹娘见面了,真可谓是一入宫门深似海,从此亲眷是陌路。

太长了肚子一鼓一鼓的-抬高点

“姑娘!姑娘!”芙蓉气喘嘘嘘的跑了过来,找到还在门口发呆的汐儿。“您在这里呢!叫奴婢好找!御宴马上就要开始了,奴婢听保管节目单的小李子讲,您是第七个出场。姑娘该去准备准备了!”

后宫佳丽为了争夺宠爱,向来都是想尽一切办法搏出位,不管是卖弄才华,还是玩弄技艺,样样都要敢来!

但她们都有一个特点,就是,都是皇帝陛下的妃嫔。是以东宫名义献艺的女子,这次仅有太子婕妤和沈汐儿二人。

这里是位于宣政殿旁边相连的一座精致小阁,专为献艺女子准备。

“这不是汐儿姑娘么!”婕妤娘娘端坐在花藤绣凳上,对境贴花黄。“听人说,汐儿姑娘要在大殿上献舞啊?这么曼妙的身材,就连本宫都很期待了。”

她说的话每一句都很客气,但是雕花镜子中的脸上,却露出了赤裸裸的凶悍眼神。

正在尴尬中,有其他准备献艺的皇帝嫔妃走进来解了围。“早就听人说过,东宫的婕妤娘娘才艺双绝,不知道这次准备的是什么呢?”

婕妤转过脸来,冷冷的笑了:“怎么办呢?臣妾也是准备献舞呢。”

宫中女人的争斗,永远都是冷刀子,杀人不见血。

这时,小李子在外面小声的催促道:“太子婕妤娘娘,下一个该要轮到您上场了。”

“本宫知道了!哼!”

太长了肚子一鼓一鼓的-抬高点

在送走了婕妤后,其他的帝王妃嫔都围了过来,半是嫉妒半是提醒的和汐儿说:“你还不知道吧?她打小师从我国第一舞娘,每年的献艺三甲内必有她名字。”

“你得了吧!不就是师从吗?又不是第一舞娘本人!”有人嫉妒的冷笑:“她比的过她师傅吗?”

“呵!你这是存心找茬吧!”

这个时候,宣政大殿响起了丝竹。听了一小会发现曲子是平乐调,这是节奏非常欢快的祝寿曲,换句话说,如果对曲调拿捏不好,根本不可能挑战。

婕妤的身躯随着音乐伸展,举手投足全是媚态,忽而急旋,忽而静止。

坐在太子身边的几位大臣笑眯眯的说:“太子殿下能有这样舞艺出众的妃子,令人羡慕!真是好福气!好福气!”

苏子墨笑了笑:“谬赞了。”

正在说话间,舞蹈不知不觉已经接近了尾声。

在激昂的音乐高潮中,婕妤竟然从大殿的这头旋转着,笔直旋转到最尽头——那是太子殿下的座位面前。

婕妤她依旧保持着最后个动作,跪在地上下腰,直直将面孔对着太子媚笑着。

“赏。”坐在最高位置的皇帝说道。

太长了肚子一鼓一鼓的-抬高点

婕妤连忙谢恩。

千娇百媚的走在连接大殿和精致小阁的专用通道上,婕妤看了眼明显有些看呆自己表演的汐儿,骄傲的说:“下一个是汐儿姑娘吧?本宫拭目以待哦!”

汐儿慢慢的走进了大殿内,她第一眼就看见了这些日子很想念的太子夫君,开心的不得了。

苏子墨正端坐在大殿右首席,旁边依次排位是皇子、王爷等列位皇族。左边的排位则是文臣、武将云云。但是汐儿的眼中没有别人,只有着自己的太子夫君。所以她并没有看见自己进入大殿时,那群男人们眼中对自己不约而同露出的惊艳表情。

她轻解着白色披风的系带,披风落地。露出了那身浅蓝色的,可以说是让所有男人喷鼻血的、广袖流仙裙。她慢慢的,摆出了个飞天的启舞式。这个时候,宣政殿里一片寂静、静得就如同没有一个人在一般。

现在这里的每个男人都像是狼看见块上等的肥肉一样,露出蓝莹莹的光。

乐声起,这是典型的异域飞仙调。宫中常有舞女跳,大家都不陌生。但偏偏汐儿做来,就是那么引人注目。

随着音乐起,汐儿也翩然而起。那宽广的流苏衣袖飞舞着,竟然露出了一大截嫩藕样的皓腕。

借着扭纤腰的动作,那丰盈的雪乳在半露的低领中、随着她的一跃步一抖肩,而摇晃弹跳的厉害,让在场的男人都不由自主咽了下口水。

音乐的旋律突然变了,从那舒缓的伸展,一下子变得极快。

汐儿的脸上此刻露出了抹娇怯的表情。

太长了肚子一鼓一鼓的-抬高点

随着音乐的旋律,她不得不抬螓首,纤腰紧扭,然后做出一踢长腿的动作来。

了不得!原来这条裙子内有乾坤!那裙子竟然是有一道直开到大腿的暗叉缝。随着她的舞蹈动作,竟然露出了那修长的雪白美腿。

男人们贪婪地看着场上这个动人无比的女子舞着,幻想着如果可以让这个绝美的少女在自己身下承欢,会是多么勾魂的事!

有些定力不好的男人已经开始呼吸急促!

太子圆瞪着双眼,不敢置信这个小女人竟然敢在大殿上跳这样的舞!他的大手渐收紧,捏碎了手中的水晶杯都不自知。

恨不能杀光这些对汐儿露出淫欲表情的男人!

可是这个蠢女人!竟然还在舞着!

随着丝竹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汐儿的娇躯像风摆柔柳一样款摆舞动。

沈震也正在酝酿着怒气!这还是自己清纯的女儿吗!怎么可以跳这种靡靡之音!太子这个家伙为什么还不把汐儿带走!他狠狠的瞪着对面的太子,心里暗自吼道。

没有人看见,宰相大人在看见汐儿的容颜后,那原本严厉的瞳孔却静静收缩了起来。

老实说,汐儿的舞姿确实不怎么样,任何受过丁点训练的舞妓都能比她好,而且这个舞蹈其他舞妓跳来也绝对不会这么的撩人。

太长了肚子一鼓一鼓的-抬高点

但奇就奇在这里!

这么普通的舞蹈,怎么可以跳的这么肉欲!那饱满的胸脯,欲滴的粉唇。还有那挺翘的臀和勾人的美腿。这分明就是在堂而皇之的勾引男人啊!

但是这么淫荡的曼妙身材,又怎么拥有着这样一张清纯绝美的面孔!好个绝代的倾城佳人!这真是上天的杰作!叫人不敢相信!

“这个献舞的是谁?”有官员小声的问道。是宫女的话,就一定要带回去在床上狠狠地疼爱,让她三天三夜都下不了床!

“是孤的宠姬!司马大人,你有问题吗?”太子阴沉的望着身边那个淫欲勃发的男人,冷声说道。

啊!原来这就是太子亲口求赐婚、又在第二天被贬为宫婢的沈汐儿!众男恍然大悟。

‘撕拉’这是裂锦的声音!

太子突然发现她的裙子,腰间出了个小缝。此刻正在随着她的动作而缓慢裂开,如果放任,结局将是下半身的裙子全部掉落,整个露出她仅着了小裤的裸露双腿!

“给孤王停下!”那满室的丝竹之声猛然停了,别的人都惊讶的看着突然发飙的太子和明显楞下来的汐儿。

汐儿看见了大踏步来到自己面前的苏子墨,她怯怯地,只偷瞄着他,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却等到了太子将那件白色的披风捡起,径直扔到她的小脸上:“如此伤风败俗!还不给孤滚回去!”说完撩起衣摆半跪下来:“皇父,这孩子不知道死活,这么差劲的舞艺也敢来侮辱皇父和列位大人的眼睛。”

太长了肚子一鼓一鼓的-抬高点

汐儿连辩解都不能,她呆呆的,美丽的大眼无意识地聚集着眼泪,抱着她的白披风,却发现苏子墨正冷冷的瞪着自己,这个眼神非常的可怕,可怕的让她想起成婚那天夜里的粗暴!

“也罢!今天开心,任由你们胡闹次了,也赏!”皇帝缓缓开口。

汐儿只得胡乱行了礼谢恩,伤心地朝连接大殿的小阁哭着跑回去。可怜单纯的汐儿,并没有看见上位之人的笑容里,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光芒。

她一路小跑着,不敢回忆太子夫君的那个可怕眼神。

她听见刚才路过的婕妤冷冷嘲笑声:“这就是你狐媚的下场。”还有那些还没上场的妃嫔无声的指指点点。

呜呜呜呜,汐儿到底做错了什么!可怜的汐儿不知道为什么好端端地被骂,只能蹲在地上紧抱着那件披风伤心的哭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