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上的动啊好长好硬水好多小说作越来越快:抬高点

她第一次遇到雨翔的时候,谢特˙迈尔森已经被诅咒缠身了。

『谢特老师!!!』她还记得,那是雨翔第一次在自己面前大哭,『帮我………!拜托你!』

她知道雨翔的自尊心跟自己一样都非常高,可是雨翔却对自己说出帮她的字眼来,然後,她竭尽所能的使用从教皇那边学来的封印术、净化术………几乎能试的都试过了,最後,谢特˙迈尔森还是死了。

当下,她才知道那个诅咒其实是活的,因为在谢特˙迈尔森死亡的那一刻,诅咒就从他身上离开,但是却又附身到毫无防备的雨翔身上,之後………

「安林斯!你有在听我说话吗!」撇了一眼眼前在对自己大吼的战神之子─麦凯,亚只是慢条斯理地整理有点过长的浏海,「要不是雨翔不在的话,我才不想找你呢!」

「如果你真的找我搭档转达事情的话,我会认为你已经脑袋不中用,或是你根本没脑袋。」吐出毫不留情的恶毒言语,亚轻声笑了起来,「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搭档的事情,还想叫她转达事情。」

腰上的动作越来越快:抬高点

本来还想反驳的麦凯,一下子就被亚堵得说不出话来,「不过光明神殿真的有办法帮雨翔吗?连你都没办法了不是吗?」

「教皇陛下教导我的是教皇所具备的基本技能,可是其他更高深的法术我还没学到就离开了,我相信教皇陛下一定有办法的。」

「这麽听起来,你还是属於光明神殿那边的人吧!」

「严格来说,我从没说过我是站在哪一边的,只是敢与我的老师─教皇陛下为敌的人我都会把他铲除罢了!」

这根本就是站在光明神殿那边了吧!………麦凯在内心怒吼着。

腰上的动作越来越快:抬高点

「话说回来,战神殿真的打算在忘响国那边建立分部?」

「那当然!不过要建立分部,还得找个时机才行,不过现任的国王实在是………」麦凯的脸露出很微妙的表情,想到小时候在街上看到的肥猪国王,亚对麦凯的话深感认同。

「你想建立分部还是建立其他东西我都无所谓,我相信你是有脑子的,不会想要现在就执行这项计画的,尤其是现在的国王还是那只猪。」亚不笑了,「所以,就算你要执行计画,至少也等到雨翔传回来消息再说。」

想到雨翔现在的情况,麦凯也同意亚的话,「不过,先说好,我这样做只是为了不失去一个好对手。」

「我知道。」亚在心中向光明神祈祷着,一切都会没事的。

***

腰上的动作越来越快:抬高点

「你是指死神吗?」

「嗯。」

在艾崔斯特建立传送阵,尼奥先生也去附近狩猎的时候,本来在默默发呆的风沚突然来找我谈话,我才知道,她信仰的是死神─戴斯。

「不过他已经消失了,我也不想去信其他神。」

根据风沚的说法,戴斯就是二十年前的叶芽城发生火灾的凶手,听说那场火灾夺走了许多人的性命,风沚的父母也丧生在那里,在大火完全被熄灭後,光明神殿的其中一个十二圣骑士却在许多屍体中找到了一个脸上沾满脏污的婴儿,婴儿是那场火灾的唯一的幸存者…………听到风沚讲到这里的时候,不知道为什麽我的心脏跳得特别快,或许也跟我失去的记忆有关。

腰上的动作越来越快:抬高点

在火灾那一天,风沚说她跑到现场时遇到了戴斯,戴斯不知道为什麽也看到了她,接着,戴斯改变了风沚的右眼,而且还给了她两把匕首,叫风沚杀了自己,小时候的风沚连菜刀都没拿过,所以当下根本不可能杀了戴斯。

长大的风沚满脑子只想着要为父母报仇,她成为了冒险者,到处打探戴斯的消息,终於有一天,她知道戴斯的所在地了,便拿起匕首往戴斯在的地方去,当风沚找到戴斯的时候,她二话不说就拿出匕首往戴斯的方向冲过去杀祂,结果却是根本伤不到戴斯的任何地方,全数的攻击都被挡下。

她以为戴斯会反过来杀她的,可是没有,因为………「祂的身体已经有一半消失不见了。」

「可是风沚你不是信仰祂的吗?怎麽会?」我听亚说过,当一个神消失的时候,也就代表信仰祂的人全都不在了。

风沚看了我一眼,「嗯,我信仰祂也恨祂,後来,忘流女神出现了。」

忘流女神─亚凡蕾˙祈女神,是鲜少人才知道的掌管时间的神,大多数的人都知道有这麽一位掌管时间的神在,却不知道祂到底是谁,其实亚凡蕾˙祈女神本是精灵族所供俸的神。

腰上的动作越来越快:抬高点

女神的出现让风沚很惊讶,因为亚凡蕾˙祈女神通常只会出现在精灵族面前,女神告诉了风沚真相,戴斯原本有一个爱人,戴斯的爱人是负责守护旅人的神,但是戴斯的爱人在经过几次大陆上的战争後就消失了,战争的开始就代表着旅人的减少,大家的信仰都纷纷变成战神或是光明神,没有信徒的神就只有消失一途。

戴斯因而想报仇,但是碍於诸神条约,祂一直忍着不对人类动手,可是过於压抑的仇恨在经过时间的酝酿下,就变成了二十年前的那场大火,由於戴斯违反了诸神条约,其他神决定驱离祂,遭到驱离後,再加上只剩下风沚信仰的情况下,戴斯的神力逐渐减弱,就造成了戴斯的消失。

「很讽刺的是,当祂消失後,祂身上的力量却转移到我身上。」风沚站起来拿出匕首,只见风沚低语着,随後风沚褐色的头发却变成了银色的长发,手上的两把匕首变成了银色的长枪,银色的长枪上有着红色的古老文字与图腾,一眼就让人明白绝对不是普通的武器。

「那是神器吗?」

「嗯,你不也有?时界弓………」

腰上的动作越来越快:抬高点

轻声念出咒语,一把上面刻着精灵文字的弓出现在我的右手上,这把弓听亚说,失去记忆前的我跟她说过,这个是谢特老师传给我的,但同时也代表着我似乎是亚凡蕾˙祈女神的守护者。

「我曾经答应女神要替祂找到时界弓的拥有者。」

「要找我回去当守护者?」这样的话,亚会杀到精灵族去把我带回来吧!

「不是,祂说『时界弓已经在大陆上旅行许久,我决定不再插手管时界弓的事,只求时界弓能够为大陆上的人造福,而且我也已经跟这一任也是最後一任的代言者切断联系了,我跟其他神不同,即使没有信徒也不会消失,所以毋需担心。』这是祂要我传达的话。」

「谢谢你,时界弓的继任者已经收到了。」原来女神是想要解除继任者的职务啊!

不过,「为什麽风沚你会跟我讲这麽多事情?」照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态度来看,也不像是我以前就跟风沚认识。

腰上的动作越来越快:抬高点

「你找回记忆的时候就知道了。」风沚给了我这个回答後,转了转手,银色长枪又变回了两把匕首,她的头发也恢复成原样了。

找回记忆吗?希望在找回来之前不要再发生任何事了。

「雨翔,传送阵我已经准备好了。」艾崔斯特接着小声的靠在我耳边说话,「风沚人还不错吧!」

难怪我还在想艾崔斯特建立传送阵也建太久了,原来是躲在旁边等我跟风沚说完话…………不过,也因此知道了很多事,「艾崔斯特,传送阵设好了没?」这时尼奥先生从一旁的树丛中走出来,走路的步伐也会让人联想到贵族。

「早就好啦!你也太慢了吧!」

腰上的动作越来越快:抬高点

「没办法,谁叫这附近的路这麽难找。」

「是是,好了!雨翔,跟我来。」

艾崔斯特带着我往传送阵走去,尼奥先生跟风沚也跟在後面,绕过几棵树後,可以在地上看到一个中型的传送阵。

「因为我没注意到,所以传送阵不小心画太大了。」艾崔斯特无奈的笑道,「不过保证一定会平安传送到目的地的。」

拿好袋子,我照着艾崔斯特的指示站到传送阵上面去,接着,传送阵开始发光,四周的风景跟艾崔斯特他们也渐渐模糊起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