腰上的动作准备好了吗百度云链接越来越快_抬高点

这几日东宫的风向又变了,太子殿下前几日雷霆震怒,将系出宰相家的尊贵婕妤,毫不留情的关了禁闭。

原因竟然是那个被贬到尘埃里的宫婢沈汐儿?这正是风头轮流转啊!

虽然那沈汐儿还是没被扶回太子妃位,但殿下有了这样的举动,就一定是还对她旧情不忘!平时见高踩低的宫女太监们,此时眼睛都放得很亮!

“看孤王给你带什么来了。”苏子墨迈进寝殿说道。

汐儿一个人正在落地花窗前发呆,这几日她的身形突然有些抽高,着了身淡紫色抹胸宫装更显身姿曼妙,勾魂夺魄。她受宠若惊的转身轻启檀口:“子墨哥哥?”

“这是东池进贡而来的魅海黑珍珠簪,孤一看到就知道很适合汐儿你,来戴戴看。”苏子墨脚步悠闲的走了过来,将那支坠满了大大小小黑色珍珠的精致银簪,斜插在她的乌云长发边。

自打那天在暗卫的口中知道,所谓的花园通奸都是子虚乌有,事实是她不仅被婕妤教训,更被一人处罚在花园里劳作,苏子墨的心就有点不舒服。虽然不洁是事实,但想到这次,自己竟然冤枉了这个小女人,那颗始终对她摇摆不定地心也开始不忍和疑惑。

“好……好看吗?”她嗫嚅着,脆弱的少女心房被这猝不及防的温柔之举一击而中。

苏子墨在她的额前,落下一个缠意绵绵的吻:“汐儿当然很美。”

汐儿发出了小猫一样的细碎娇呼:“子墨哥哥……”这几日不知道怎么了,夫君忽然变得好温柔好温柔,汐儿受宠若惊到无以复加。就像是突然接受了不洁的自己一样,汐儿真的既觉得开心又不安,那柔情万千的少女之心被苏子墨的一举一动深深撩拨着!

既然这次她是清白的,那么自己是不是应该持着这种态度,继续相信她呢?

腰上的动作越来越快_抬高点

他的汐儿洞房之时分明那般生涩!医书记载,有些女子的确是初夜不落红的,难道他的汐儿也是如此?

他环抱住她那不赢一握的纤腰,俯下头去亲吻汐儿的小嘴,满意地看着那雪白的肌肤因为他的接近而变成了粉红色。“孤的汐儿。”玫瑰花一般的红唇因为他的吮吻而轻轻启开小缝,他长驱直入她的甜蜜小嘴,勾引着她无处可躲的丁香小舌和自己嬉戏玩乐。

不管如何,他已经传令下去让暗卫着手去查。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得到她入宫前的全部资料。

“唔……”汐儿的小手被他牵引着,在他的胯下抚摸着。

苏子墨品尝着汐儿嫣红小嘴里的蜜津,因为自己这难得的好心情,难免动作温柔了起来。

因为他的舔吻,那仿佛带着清甜气息的小舌与他嬉戏着,点点蜜津自她的嘴角不自主的溢出,显得绝美而又淫秽不堪。

他‘啧啧’的深吻着怀里的汐儿,大掌缓缓下滑,渐抚在她那挺翘的诱人香臀之上。能感觉的到她变得紧绷和战栗。

她被夫君爱抚舔吻的已经快没有站住的力气,只能发出无助的娇啼:“……唔……子墨哥哥……”

他动情的看着怀抱中娇媚无比的沈汐儿,强烈的欲望让他想狠狠推倒她。然而他确实也是这么做了。

他将汐儿两条大腿分开,盘在自己的腰上。抱着她抵在花窗上,让花窗和他的身体互相作用,将她紧紧压在中间。

汐儿浑身无力的任由他将自己抱到墙边。小嘴不由自主发出那柔弱、楚楚可怜的呻吟:“……子墨……哥哥……”

腰上的动作越来越快_抬高点

苏子墨将她的宫裙掀到了腰际,露出了那双仅仅着了半透明寝裤的美腿。若隐若现之间更加惹的人邪火喷发!大手一挥正准备将那碍事的寝裤撕烂,却听得寝殿外侧,宫人的轻声敲门。

欲望被喊停的苏子墨恼怒万分,只得停下动作问道:“到底何事?!”

门外的太监轻声轻气、小心的采取着措辞:“殿下,方才金公公传陛下的口谕,说是御书房有请。”

“唔!知道了。”

他转过身来放下怀中的汐儿,让她坐在绣榻上休息:“孤有点事,稍后再来。”

汐儿乖巧无比的点了点螓首,魅海珠钗也随着动作发间流转光芒。

他整整衣冠,捏了捏汐儿的小粉脸后离开了。

太子并没有去去就来,而是整整半个月都没有再来过。

听宫人说,好像是因为前朝发生了很了不得的事情。前朝之事她并不懂,但汐儿却在心中暗暗决定,一定要让为了国事烦恼不已的太子夫君,在自己这里得到最温柔的安慰!

“汐儿姑娘,这碗殿下送来的银耳羹您快点用吧?凉了就不好喝了呢!”旁边新来的宫女芙蓉小声提醒道。

汐儿不疑有它,开心的接过来慢慢服食。

腰上的动作越来越快_抬高点

门外有人轻轻的敲了敲门,低声说道:“汐儿姑娘您用完羹汤了吗,殿下催我来问声。他在太极大殿等的有些着急呢。”

汐儿将白色的披风胡乱系在自己美丽的小脖子上:“就来。”想到方才太子夫君派人来传话,说是有话和自己说,她就有点着急了。

可怜的汐儿没看见在自己转身的一霎那,新来的宫女芙蓉眼中竟然闪烁着诡异的光芒。

太极大殿位与皇宫的最北端,汐儿越行走越觉得人烟荒芜。她不由有些害怕的揪紧了白色的披风,可是想到愁眉深锁的夫君在等自己,那颗柔弱的少女心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

汐儿推开太极大殿的殿门,袅袅的青烟在殿中盘旋。

她张望着,美丽的小脸上有着些许的狐疑。“子墨哥哥?你在吗?”她轻轻的走了进去。

于此同时,大殿的门从内侧猛地合上。

她像是只受惊的小兔子,连忙转身去看。这一看不得了,她抽了口气往后踉跄了几步。这是两个赤着上身,精壮到不可思议的高大男子,其中一个脸上更是有着一道狭长而可怕的刀疤。

“你们,你们是谁?子墨哥哥呢……”汐儿紧紧攥住了自己的白色披风,美丽的小鹿眼睛四下害怕的探视着。

脸上有着刀疤的男人邪邪的笑了:“子墨哥哥?真是个蠢女人!到现在还没发现不对劲吗?”

另外个满脸络腮胡的男人接话茬道:“兄弟和这个小美人还解释啥?直接实话告诉你吧,小美人!有人花钱请我们二人来此插你的小嫩穴呦!哈哈哈,虽然早就听说皇宫多美人,想不到竟是你这样的绝代佳人,别说花钱请了,就是让我们倒贴一千两银子也是值得的哦,小美人!我们的大吊可是苦侯多时了呢,你现在可要好好的用淫穴服侍我们哟!”

腰上的动作越来越快_抬高点

话音未落,脸上是络腮胡的男人已经扑了过去。

听见男人嘴巴里淫秽不堪的污言,像是一道闪电从她的脑海中闪过,汐儿转身就往大殿门跑去:“救命!”

络腮胡男人长腿一迈,就轻轻松松的抵在了殿门前正好掩住了那门闩:“你再跑啊?哥哥我就爱你这种调调!”

可怜的汐儿只好向后倒退着,却突然一个踉跄。她尖叫了一声,原来方才刀疤脸趁她不注意悄悄走到她背后,此刻正突然从身后环抱住了她的纤腰,大手更不管不顾的在她胸前揉搓起来。

可怜的汐儿枉然的挣扎着,精致的小脸上满是屈辱,她挥舞着小粉拳在刀疤脸的胳膊上。不让他继续揉搓着她纯洁雪白的乳房,却不知道自己这般挣扎,反而让他心中邪火更盛。

刀疤脸轻轻松松的将她的小脸捏住转了过来,啧啧称奇:“绝代美人就是绝代美人,光是你含辱带怯时的摸样就已这般勾魂摄魄,还不知道等下操起穴来会是哪种神仙滋味?”他俯下脸去含住了汐儿的嫣红小嘴,啧啧舔吻着。“张开嘴啊,小宝贝儿!”

他将终于退无可退的柔弱汐儿一把压倒在胯下的地板上,牢牢跨坐在她身上,无视她的挣扎,在那饱满的小玉兔上狠狠的揉搓,捻弄。

“……不要……唔……求你……放了汐儿……唔……”她柔媚的开启小嘴儿求饶,却让刀疤脸终于逮到了机会,长舌肆无忌惮直直探入她的甜蜜小嘴中,逼迫着她的丁香与自己嬉戏。那晶莹的蜜汁顺着他的舔吻,慢慢流下、银丝一般挂在了她的嫣红唇角。“……唔……恩……哦……不要……恩……恩……恩……”

“刚才我就想告诉你了!你叫也没用哦,美人儿!这里地处偏僻,根本没有人会无缘无故来到这里,你啊……死心吧。”随着络腮胡话的结尾,粉色衣裙被撕裂的声音在殿内响起。

她的双手被络腮胡倒剪到了身后:“……不要……求求你们……唔……恩……不要……汐儿……”

“唔……”刀疤脸动情的激吻着这个柔媚而楚楚动人的美少女,大手将那双雪白的美腿分开,竟然一路钻到了她的花蕊前。

腰上的动作越来越快_抬高点

“……不要……呜呜……不要这样……呜呜……恩……哦……不要……哦……”汐儿柔媚的啜泣着、呻吟着,然而下体的那只大手却像是长在了那里一般,不停在她的花心捏揉刺探。

汐儿泪眼朦胧,感觉到自己的小穴似乎已经在刀疤脸手指的玩弄下,泊泊流出了淫汁。“……不要……哦……好痛……汐儿……不行……不要……这样……唔……恩……”

“这么快小骚货就来感觉了呢!药效果然灵验!”刀疤脸冲着络腮胡一笑,将沾满着淫汁的手指在汐儿面上晃了晃:“看看这是什么?小骚货。”

“……唔……呜呜……汐儿……哦……不是小……呜呜……啊……小骚货……恩……恩……噢……”汐儿娇媚的摇着头,美丽绝伦的小脸上满是屈辱的泪痕。

此时他却借着汐儿张口的时机,将那湿漉漉的、沾满了甜美淫汁的手指,插进了汐儿的嫣红小嘴中:“这可是你的淫液哦,哈哈哈哈。”他的手指在汐儿小嘴里肆意玩弄,一抹银丝顺着他的玩弄,自嫣红的小嘴边流下。

汐儿柔弱而妩媚的轻声啜泣着:“……不要……不要……这样……不要……汐儿……呜呜呜呜……哦……恩……恩……”蝶翅一般的羽睫上缀满着细碎的小泪珠,整个人犹如瓷娃娃般,那楚楚可怜的摸样让人见了就更想狠狠的蹂躏她,欺负她!

“哈哈,这美人儿的药效来得好快啊,被随便拨弄几下就哈成这样!看这欠操的小摸样啊!那大人做事果然靠谱,知道提前在她的羹汤里下了媚药,兄弟你玩到现在也差不多了,就让我先干一干她吧!”

说着,络腮胡脱掉了自己的长裤,将那黝黑的粗吊在汐儿的美眸前样了样:“小美人啊小美人,现在你是千不要万不要,等下操起穴来可是要美得叫哥哥呦!”

此时刀疤脸也快速的脱掉了长裤,儿臂般的男根静静散发着肃杀之气。而她的雪白小兔,那一对丰满洁白的奶子在他的大手中被搓成各种形状,他邪笑着说道:“就依你了!那我就用这对奶子先泄泄火吧?”

他的巨屌在被揉搓玩弄的雪白乳沟前来回摩挲着,然后将那对奶子挤成高耸入云,只剩一条细窄的缝隙的摸样,看着男人的粗根在那美丽的雪白乳沟中来回搓着,就像是细腻的亮片奶油蛋糕中夹着根黑色的香肠,虽然怪异但也淫荡的不得了!

络腮胡单手紧紧掐住了汐儿纤细的小腰,不让她扭臀动弹。另只手将自己的粗吊抵在了那早已湿的一塌糊涂的美穴花心上,摩挲寻找那个淫荡的穴口。

腰上的动作越来越快_抬高点

汐儿无助而柔弱的摇着螓首,连那根固定发丝,心爱的魅海珍珠簪因此坠落了都不知道,长到腰际的梨云乌发彻底的披散了开来。

刀疤脸淫笑着抚过汐儿的乌发,在她的雪白乳房上狠捏了一把:“……这样子更撩人呢……美人儿!”

汐儿啜泣着,无力的挣扎。现在的她只能绝望的闭上了美丽双眸,静静的等待着这即将到来的奸淫。

说时迟,那时快。

被漆成了金色的大殿长门被人从外猛地‘咣当’踢开,光线洒满在了这俨然已经叠成了个人肉三明治的现场,正将汐儿牢牢压在身体最中间,待一起奸淫的兄弟二人吃了一惊。

这一看更是吃惊!门外竟是个身着金衣的大内年轻侍卫!

侍卫抽剑的速度很快,瞬间发出了龙吟的声音:“大胆淫贼!住手!”

高度警觉的两人立刻交换了个眼神。“事情不对!”谈价钱之时分明说好只是轮奸个女人,事情安排的绝对稳妥,他们才会欣然同意溜进这里,现在半路怎么会杀出个锦衣侍卫?

到手的好肉都不能吃进嘴!真是晦气!兄弟二人立刻抓起衣服:“走!”突然飞快的分开各自朝着一边早就开着小缝的透气暗窗逃窜而去。

侍卫追赶着从暗窗跃了出去,但只是一瞬两个采花盗就一起不见了。皇宫的建筑如此隐秘和诡异,如果没有地图根本不可能不惊动任何人的进来又离去,这分明就是场有预谋的行动!

侍卫判断着、不敢惊动他人。

腰上的动作越来越快_抬高点

他慢慢从暗窗跳了回来,原本还在理着这一堆乱麻的思绪,却在看见犹如破布娃娃般玉体横陈在一堆破烂衣物上的汐儿之后、彻底被夺走了全部思维。

他气息不稳的开始解金丝绣‘卫’字的披风。

其实自从在御花园中第一次看见她,自己就已经深深陷落了。后来知道了她是殿下的宠姬,只能勉强自己压抑住爱恋之心。

方才瞧见她一人独自离宫,自己忍不住跟随在她的身后,想保护着她去到殿下的身边。但谁知道汐儿越走越偏僻,一不留神就消失了。他恍然若失的准备离开,却在太极殿方向听见了奇怪的动静。那个地方,怎么会在这个时间有动静呢?

做为警醒的侍卫,他立刻悄悄走了过去。却在微透着小缝的殿门内,看到了那惊心夺目的画面!

他按捺住内心的口干舌燥,将殿门一脚踢开!

“汐儿姑娘,让属下送您回去。”侍卫闭着眼睛,将披风盖在半失神状态的汐儿身上,着手将她横抱起来。

她的美眸此刻是那样的迷离懵懂、像极了迷路的小兔。

汐儿的小脸露出欣喜并痛苦的神色,她不安的扭动着不着寸屡的雪白香躯。那头散乱的青丝也随着她的动作轻飘着:“唔……子墨哥哥……你来救汐儿了吗……唔……汐儿好难受……唔……哦……”媚药的作用让她浑身无力,却万分敏感。她已经半恍惚了,根本看不出眼前的男人并不是她心爱的太子夫君。

他闭着眼集中意志力,逼迫自己不去感受她在自己耳边的吐气幽兰。他心里清楚这是汐儿中了媚药后才会有的失神恍惚,此刻的她根本都不知道自己和谁在一起,又在做什么。

汐儿不由自主的发出妩媚无比的细碎叫声,那是一半啜泣一半柔媚的呻吟:“……子墨哥哥……唔……汐儿难受……好奇怪……恩……”纤细小手无力的耷拉在他肩上,任着他将自己横抱起来。

腰上的动作越来越快_抬高点

她失神恍然着,那有意无意的撩拨,雪白的挺翘小香臀随着他的每走一步路,就淫秽的摇动一下。那对丰满洁白的乳房也在他的胸前若有若无的磨蹭:“……唔……小妖精……别再摇了……”侍卫咬紧牙关,天人交战的他此刻心中有两个自己,一个自己是不能乘人之危、毁掉纯洁的她,另一个自己却在说,这么好的机会,错过就绝对不可能再有了!

然而汐儿并不知道自己无意识的摇动,会给男人带来多大的定力考验。

“……唔……子墨哥哥……啊……”汐儿摇动着那绝美而淫秽的雪白香臀,在不经意间,她身上的披风掉下了一半、半露出了那对雪白淫荡的丰满玉兔。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