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着下面小嘴吃黄瓜腰往下沉 抬高点

“这个就是殿下亲口求娶指婚的太子‘废’妃沈汐儿么?果然有几分姿色啊!”太子婕妤在长廊上散步,却撞见被指派到东宫庭院清理的沈汐儿。

这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皇帝原定的自己为太子妃,谁知道却半路杀出个沈汐儿,现在这个小贱人又得倒这个悲惨下场真是让她高兴啊!

汐儿一身翠色长衫,一对璎珞宫花垂在鬓角点缀,更显得她的美丽眸子流光转动。这再寻常不过的宫人衣衫和花饰,在她穿戴打扮来竟那样的艳光四射,绝美异常。

婕妤不无妒忌的冷冷瞧着她扫地浇花,那贱人一举手一投足,竟像是在花间曼舞。

“喂!沈汐儿!娘娘问你话,你怎么不回答呢?”婕妤侍婢走上前去叉着腰,横眉冷竖着。

“啊?参见娘娘。”汐儿一脸醒悟的看向婕妤,连忙半垂着星眸行了礼。

得到了婕妤的默许,侍婢壮着胆子就挑错:“好大胆的丫头,娘娘凤驾当前竟不自称奴婢?”清脆的一声巴掌就这样呼上了她那绝丽的容颜。

汐儿怯弱而柔媚的往后倒退几步,只能跌倒在地。她微蹙着颦眉颤抖说道:“奴婢知错了,请娘娘责罚。”

“呸!那般柔弱给谁看呢?”侍婢恨恨的叉着腰。却没想起沈汐儿乃是千金小姐,本来身体就很娇贵。自己又是个从小劳作的宫女,力气本来就比寻常女人是要大的,没打得汐儿当场昏死过去就已经不错了。

“好啦!她不懂规矩就教嘛,不然人家还说本宫眼里容不得沙子。”婕妤轻摇着纨扇说道。她装作思索了一番后,继续慢慢说道:“哦,做为责罚,那本宫让你在我们东宫御花园浇完所有的花,这样的惩罚你可心服口服?”

“还不谢娘娘轻饶?”侍婢狠狠问道。

扣着腰往下沉  抬高点

“谢娘娘轻饶。”汐儿精致的娇美小脸上是让人触目皆惊的巴掌印,那对璎珞宫花也被打散在地面,粉色的琉璃花瓣碎了一地。

“临去之前记得找块纱布把自己的脸遮一下,难看死了!”转身之前,婕妤突然冷冷的说道。

太子的东宫御花园占地整整百亩,刨除其中挖出的太液池,亭台楼阁。七七八八需要浇花的花木竟还有半数那么多。

沈汐儿吃力的抓着一桶水,一瓢一瓢的将水浇在花根土壤之上。她轻声的说道:“快喝水快长大,这样就能经得住风雨了。”

婕妤喝退了所有本该浇花的司木匠,她整整干了一天,却也只勉强浇了几亩。她擦了把香汗,却也不偷懒,继续舀出水来浇花。

好奇的男人声在花丛后忽然响起:“你是谁啊?怎么在这里浇花?”他刚从沉香宫巡视到东宫御花园,却意外的看见个蒙着面纱的小仙女在花间悠闲曼妙的浇花。

“啊?”汐儿被突然跑到面前的年轻侍卫吓了一跳。

会说话的?那么说不是仙女咯!

“你别怕,我是巡视两宫的带刀侍卫,无意从此处路过看你一直一人浇花。怎么,需要帮忙吗?”年轻侍卫好心的问道。

“不要不要,别耽误你做正事的。”汐儿连忙摆了摆小手,那双原本纤细雪白的小手因为做了整日的粗活而变的红肿不堪。

侍卫皱眉看着那双小手,也不顾汐儿的拒绝,就抓起两只水桶到井边取水备用:“我还是帮你一把吧。”

扣着腰往下沉  抬高点

“那就多谢你了,好心的侍卫哥哥。”汐儿局促的站在原地,漾出个温柔而美丽的笑容。

望着那双露在面纱外微笑的大眼睛,侍卫不由自主看呆了。

多了侍卫的帮忙,浇花的速度果真快了许多。

汐儿开心的望着帮忙的侍卫:“帮了我好大的忙啊!这次真要谢谢你,好心的侍卫哥哥。”

“打几桶水而已,能算啥!咦?你头发上沾着的是什么?”侍卫突然开口问道。

“啊?”她当然看不见自己的头发顶上,于是疑惑的张开小嘴儿问道。

“你别动哦!”侍卫笑了笑,朝她走近了几步,两人站在一起,替她捻开云髻上的一片粉色落英。

“你们在做什么!”年轻男人醋意勃发的询问声却在两人身后爆炸开来。

“子墨?”汐儿抬头,却看见太子苏子墨正大步走了过来,一把攥住她通红纤细的手腕就往身边扯。

“参见太子殿下!”侍卫慌忙低头行礼。

“没想到你这么能耐,才来到孤身边几天啊?就找到了新的通奸对象了?恩?”太子口出恶言,一边紧紧攥住她,一边阴冷的看着跪在面前一言不发的侍卫。“你就这么浪吗?一时半会儿都离不开男人的疼爱?”

扣着腰往下沉  抬高点

汐儿震惊到无法说出话,却只能强忍着屈辱的泪水不流出来。

“脸上这个面纱是怎么回事?我让你呆在寝殿附近,你为何缘故要跑到这里!胆敢在我的花园偷情,就别藏藏躲躲。”苏子墨嫉妒的几乎发狂,说话口不择言。

“太子殿下!”侍卫也哑口无言的望着他,根本没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汐儿那双琉璃般透明的眸子渐渐合上,任由着泪珠一颗接一颗的滑下。夫君怎么可以这样狠狠的伤害自己!被人轮奸根本非她所愿,可是她依旧百口莫辩。

“来人!将这个奸夫给我拖出去!”

“他是我的朋友!你不能这样!”汐儿慌张的看着太子,却不知道一直默不作声的自己突然开口替他求情,反而更糟。

“他是你的朋友?恩?你和他已经睡过了?这般替他着想?”

汐儿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打颤起来,却只是啜泣,无法说出整的句子。他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对待自己入宫以来交的第一个朋友。

“殿下!”汐儿哭的梨花带雨,叫人心中实在疼痛难忍:“他真的只是我的朋友而已。”

可是想到了她是为了别的男人而哭,苏子墨的表情更加阴郁:“你,怎么证明?”

“……汐儿不知道……呜呜……”

扣着腰往下沉  抬高点

“你别忘了!孤才是你的男人!”他紧紧的捏住了她的下巴,望着那双泪意朦胧的眸子。他的心真的又痛又怒!真是受够了!

苏子墨依旧望着那双满是泪意的双眸,却突然朗声对侍卫说道:“滚!给孤滚出御花园!立刻!”

“是!”年轻的侍卫心焦的看了眼被太子紧紧箍在怀中的美丽少女,却也只得领命离开。

“交代你的话,看来你全都忘了。”太子将紧紧箍在怀中的汐儿压倒在树丛之下,冷冷的说道:“记得早说过你是孤夜夜都要临幸的泄欲奴吧,为什么明知道孤要下朝了,还跑到这里和新情人幽会?你连装都不会装一下的吗?”

“……汐儿……没有……”她颤抖着看着压迫在自己身上的他,现在的他真的好可怕。

“你是要挑战孤的威严么?恩?”他的话冰冷无比,手指却极温柔的在她额前爱抚着,这样的反差让汐儿已经惊吓到了极点。

“脱衣服!”

“在、在这里吗?”她真的好害怕,惊恐和羞涩双重打击着她柔弱的心脏。

“怎么、早被男人操烂的你,也害怕这种场合么?”细长的凤眼无声的眯了起来。“自己动手!”

汐儿畏畏缩缩,畏畏缩缩的开始解自己的翠色宫衫衣带。却不由悲从中来,这个男人就是自己的夫君吗?自己这一辈子就要这样了吗?

“替孤也脱掉。”他冷冷的命令着。

扣着腰往下沉  抬高点

汐儿颤抖着,颤抖着,却怎样也无法顺利的将衣带解开。

“啧!光是这几天就不知道和孤做过多少次了,为什么你每次都能装的像个处女呢?”苏子墨不耐烦地冷笑了一声,大手一挥将汐儿三下五除二剥个精光,也顺便扯下了自己的黑龙袍。

“握住它。”苏子墨抓着她的小手往自己的胯下送去。

“啊。”她小小的惊呼了声,他抓到了她手肿的位置,可是苏子墨却浑然没有发觉她的表情变化。

“居然和他偷情偷到了这里,也算别有情趣啊。”他醋意深重的抓着她的小手,在自己早已经变得巨大的黝黑男根上来回爱抚。“不和孤在这里来上一场,还真辜负了你这个小贱人呢。”

“……汐儿没有……啊……”她轻声呼痛,却不敢喊出来。

“要不是夜夜和你笙歌,瞧这反应还真以为汐儿是第一次呢!”他放开了她的小手,转而俯身吻住了她的胸前。

像是一道电流蹿过脑海,汐儿忍不住弓起身子来啜泣着。“……不要……”他的大手转而捻住了她的花瓣,轻刺轻捏。雪白双腿微微颤抖着,绝美的花心流出湿润蜜津。

“啧啧,口是心非的贱人,明明都已经流了这么多淫液了呢。”他邪魅的伸出那两根早已被蜜液濡湿的指头,在口中轻尝着。

他压在她柔弱无骨的身子上,玩弄着那对玉兔,舌尖轻挑着她的粉色乳尖。

“……真的不要……子墨……”为什么夫君要在这里,这几夜的屈辱还不够吗?为什么要在这随时可能有人的地方野合?她当真就这般污秽而不值得人怜惜吗?

扣着腰往下沉  抬高点

他将自己身下的汐儿翻了个身,让那颤抖的雪白小翘臀正对着自己,就像是只小母狗般。

汐儿浑身打着颤栗,绝美的花穴却因为他的手指而流出蜜津,早就被他打散的长发披散在一侧,整个画面淫靡污秽而又绝美无比。

他牢牢扶住了她的腰际,借着那润滑的淫汁,缓缓地开始插入。

“……唔……”他的进入让她花心紧缩,她身体一软,无法维持翘着小臀的姿势。

“……趴好…唔…我的小母狗……哦……好紧……放松你……你要咬断孤的大吊了……”他紧紧扶着她的腰,不让她倒下去。

等到彻底进入后,他一边猛插猛抽猛操,一边口中动情的喊道:“……哦……真是美穴……操死你……操死你……你是孤的……哦……汐儿宝贝……唔……干死你……戳烂你的贱穴……喔……”

肉体的撞击声和噗嗤噗嗤的淫靡交合声,在这黄昏的东宫御花园之中响起。

汐儿被太子插的很想媚叫,却因为做了一天的劳作,此刻又被强迫的玩弄着,她只能半天才发出声比婴儿还细小的柔媚呻吟:“……恩……唔……子墨……子墨哥哥……谁来……救救我……”

“……哦……宝贝儿……操得你……叫哥哥了吗……唔……好美的小穴……孤要被你吸出来了……再……叫次……宝贝儿……”他猛插猛抽猛干,直操的汐儿哀叫连连,连求饶都是那样淫荡靡靡的绝美摸样。

“……唔……子墨……哥哥……哦……”太子忽然加快的速度让汐儿的纤细身躯在风中犹如一片单薄的叶子,摇摇晃晃,胸前那对白兔也因为律动而上下弹跳着。

“……哦……汐儿……”太子环抱住了她的纤腰,在她的身上胡乱啧啧舔吻。“……汐儿……”太子狠狠的撞击着,透明地淫液顺着小穴和黑根交合的位置,缓缓流下。还没来得及滴落,就又被太子狠狠地撞了回去,变成了乳色的白浆。

扣着腰往下沉  抬高点

汐儿无力抗拒的啜泣娇啼着,是那样的可怜又无助。

他抱紧那胯下没有半点力气的少女纤腰:“……叫……你又勾引男人……嘶……真是贱……”他抱紧汐儿纤腰,双眸中的醋意风暴更焊的吓人。

汐儿百口莫辩,只能一边啜泣着一边无力的摇头呻吟道。“……唔……恩……汐儿……汐儿没有……”

“……到……现在还在……狡辩……学不乖……”真是天生的淫荡胚子,他狠狠地抓揉着那对不停随着他的节奏摇晃的洁白小兔。继而将她覆盖着面纱的小脸转过来,一边忘情的舔吻着她那半闭的美眸,企图将那点点泪痕吮去,一边噗嗤噗嗤猛干着胯下娇柔无比的小女人。

“真是碍事!”他恼怒的一把揭开那面纱,露出了那张精致夺目的小脸,真是堪比一件上天的杰作。

苏子墨忽然皱眉,那道该死的五指印是怎么回事?

他没有丝毫迟疑的就开始摇晃着怀中哭到要断气的沈汐儿。“这怎么回事!你的脸怎么会有巴掌印?”

汐儿娇喘连连,只是不停的哀求告饶。“……不要了……好难受……呜呜……啊……啊……恩……”

“喂?!”他皱着眉,不死心的再度摇晃着,却不察碰到了那整整打了一天水的小手。

“……好痛……”她颤抖着弓起了纤腰,花穴也因为这番触碰而彻底的收缩了起来,那粉嫩的肉壁收紧痉挛地更加彻底。

“……嘶……你咬的太紧了……啊……舒服死了……嘶……”苏子墨彻底捏紧她的小手,更加卖力的抽送。

扣着腰往下沉  抬高点

“……啊!”汐儿惨叫了一声,娇躯浑身打颤忽然脱离了他,笔直地摔倒在柔软草地上。

“叫什么叫?咦?你的手又是怎么回事?”苏子墨吃惊无比的看着那对过于红肿的小手。疑惑更加深了,然而可怜的汐儿却因为欢爱和白日的劳累、半趴在草地上娇喘连连,根本无法回答他。

他的目光渐渐邪肆起来。“该死的!这到底怎么回事?除了孤又是谁在欺负你!”

——————————

着了一身鹤纹长衣的高大中年男子轻轻抚触在檀木茶几上,声音阴冷:“你说那个太子竟是为了个女人将你关了禁闭……那人是谁……嗯?”茶几上的瓷杯此时不知为何,竟自动裂开了两半来。

前些日子还光鲜亮丽的贵为太子婕妤,没想到只是对那个小贱人稍加惩罚,太子竟然如此无情,连半点辩解机会都没有给她,就直接在自己的寝宫被关了禁闭!想到沈汐儿入宫以来独霸了太子的所有夜晚,婕妤娘娘伤心的哭了:“爹!是风驰将军家的沈汐儿!你要给女儿做主想办法啊!”

沈震的女儿?有意思!这下太有意思了!

“哭什么?没用的东西!”婕妤的父亲大手一挥,冷淡的说道:“原来是她!蠢物!明知道太子是以太子正妃的位份接那人入宫,就该知道在她失宠前绝不能动她!这些年我苦心栽培你的后宫权衡之术还少吗?这点迷障你都无法参破?”

“可是她明明被太子……”

“还在犯蠢?恩?”婕妤父亲整了整自己的衣冠,也罢!“时间不早了,身为外臣爹也不能在后宫多呆,你先自己多思量吧!”再不成器也是自己的女儿。

听见父亲的口音有了松动,不再震怒雷霆,婕妤立刻央求道:“爹!女儿知道你一定有办法!你告诉女儿啊!”

扣着腰往下沉  抬高点

罢了,既然如此,也只好再帮一次了!

“太子直接把她打成下等宫婢,早已贬无再贬,也只能从其他方面入手了。”

“爹快说!”婕妤已经迫不及待了。

“一个男人最难容忍自己女人的是什么?”

婕妤不假思索的开口说道:“女人的不贞!”她忽然了悟到了什么,连忙看着自己的爹。

“不,这不是最难容忍的。”婕妤父亲却忽然诡异的笑了,嘴角不自然的抽动着:“是一而再,再而三的不贞啊!女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