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到厨房撕开丝袜做宝贝下面水都那么多

这天卢畊弘去医院做检查,来到科室了还有点害羞,主要是因为他看的是男科。

  谁知见到医生后他更害羞了,因为那医生居然就是他哥们徐岱川的老婆伍苇静。他光顾着害羞,都没注意到挂号单上医生的名字。

  伍苇静见到他也愣了,问他说:“你来这里干嘛?”

  在不合适的地方重遇想见的人,卢畊弘尴尬得直想找个地缝钻,结结巴巴的说:“看……看病。”

  说完想到他这些天梦见伍苇静的事,再一看伍苇静丰腴的身段跟白大褂下露出的丝袜美足,仿佛秘密被发现一样,他都没好意思看伍苇静。

  伍苇静好像也有点不好意思,大概是因为她职业的特殊性让熟人发现了。

  略一犹豫她跟卢畊弘说:“我给你找个别的医生吧。”

  卢畊弘知道她是为了避嫌,因为她亲自给卢畊弘看的话太尴尬了。

  谁知没多一会儿她回来不好意思的跟卢畊弘说:“别的医生都没空。要不,还是我帮你看吧?”

  卢畊弘内心是拒绝的,不想让她见到自己不好的一面。

  但想到他来这科室也算是暴露了,大家都是成年人,既然伍苇静那么大方,他作为男人,自然不好太过扭捏,于是点头说:“好。”老脸却不由自主的热了起来。

  伍苇静喝水润了下嗓子才问他说:“你哪里不舒服?”

  她长的真不赖,一米六八的个儿,长腿细腰,体型略显丰腴,那一对柔软显得又沉又挺,白大褂都藏不住它们……主要还是因为办公室里太过闷热,办公室里没开空调,白大褂的领口本身开得就大,她里面穿的里衬又只是件低领的T恤,那两片柔软的东西跑了一半出来。

  她长着一张典型东方美女的脸型,水眸蕴含春意,樱唇红艳鲜嫩,让人忍不住想尝它的滋味。

  卢畊弘看着她失了会儿神,被发现才干咳一声说:“我……我……”

  “不要觉得不好意思,我是医生。”伍苇静注意到卢畊弘看她哪里了,她早习惯了被男人这样看,倒没觉得什么,还温柔的给他鼓劲,连领口都懒得拉。

  卢畊弘知道必须要说了,就鼓起勇气说:“我跟女人那个的时候,关键时刻总是起不来,你知道这是什么原因吗?”

  “不好说,我得看过才知道。”伍苇静有些惋惜的看卢畊弘,然后起身把门关了,回来坐回座位跟卢畊弘说:“你过来这边,把裤子脱了让我看看。”

  卢畊弘听了呼吸一滞,心跳得飞快。

  到她面前站住,手有点抖的放在皮带上,卢畊弘犹豫了。

  伍苇静是他哥们的老婆,今天这事要传出去,那兄弟可能都没好意思做了,卢畊弘怕以后再也见不着伍苇静。当然,他是愿意让伍苇静看的,因为这很刺激,他血压都开始飙升了。

  伍苇静还以为他是害羞呢,边戴手套边起身到他面前弯腰等着看,跟他说:“别有什么心理负担,我是医生,你是病人,我一天都不知道看过多少病人,你只是其中很普通的一个。”

  既然她都这么说了,卢畊弘不想让她觉得自己胆小,见她的俏脸就凑在自己的面前,小嘴儿微微张着,领口里那对就像是要掉出来一样,卢畊弘就硬起头皮把裤子脱了。

  “里面的也要脱。”伍苇静见他底裤隆起的弧度,不由得有些咋舌,又有些诧异,他不是说不行么?

  正想着,卢畊弘听从她的嘱咐把底裤拉下来了。137

  伍苇静还没来得及反应,只看到一条黑影猛的甩了过来,呼的一下抽她脸上,她吓得坐倒在地,捂着脸颊看着眼前的东西都愣住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