耳朵不小心捅了流儿子和孙子哪个重要水了:捅流水

巴蒂每天都会跑到咖啡店,可惜每次都是失望而归,巴蒂有些慌,猜到着成茵为何没来?是不是出事?还是病了?就在巴蒂忐忑不安时,店员丽莎收到了来自中国的快递。

“丽莎,你有朋友在中国?竟然有来自中国的快递?”

“是Alicia,她回中国了,给我们带了礼物,你也有。”

Alicia,那个女孩的名字,她回中国了?!难道,就真的……错过了?

巴蒂被召回了球队,新的教练提前上任了。巴蒂心想,新教练又如何,他还是个多余的存在。此刻的巴蒂并不知道,新教练范加尔的到来,正是他职业生涯起步的关键。

虽然知道那个女孩已经回国了但是,巴蒂一到休息时间就会去那里看看,他想,或许不久那个女孩就会回来了。她看着很年轻,而且一直在看医学方面的书,或许是个学生来的。只是有事回了家,一定还会回来的。他一直这样告诉自己,一得空,他就去老位置坐着等她,希望有一天能再次见到她。

而成茵,在家里玩得正兴奋着呢,没有系统催任务的她天天在家里当懒虫,最后还迷上网游了。

“天啊,这人是猪吗?就站着加个血都不会啊,这是遇上坑货了。”看着屏幕上倒下的尸体,成茵郁闷地拍了下桌子,然后果断地把那名奶妈拉黑,这样的坑货的,不能再组第二次。重新再叫了一个奶妈,成茵继续带队下副本,就在BOSS剩最后一丝血时,系统突然出现了。

【没想到我不在的这段时间,宿主你堕落了。】

成茵被系统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手一抖,放错技能了,还好,BOSS还是死了。

【我说系统,你突然说离开就离开,什么都没留下,我又不知道任务对象和目标是什么?我就只能当给自己放假喽?】

耳朵不小心捅了流水了:捅流水

【你是活太久了,所以越活越傻了吗?】

【喂,怎么说话的?】

【难道不是,你忘了你身上有个特殊的技能在吗?一见钟情,即便你什么都不做,只要任务目标见到你,肯定会喜欢上你的,接近你的。你不好好呆在德国等任务对象,跑回国干嘛?】

【我这不是忘了嘛?】被系统这么一说,她才记起似乎真有这么一回事。

【而且,我说你堕落,是指你的体重,你还不知道吧?你的体重重了两斤。】

【卧槽,不是吧?我胖了?】成茵冲到镜子前,摸了摸自己的脸,再看了看自己的身材,没看出来啊?

【我是智能系统,你觉得我会看错吗?】

【天啊……不行,我要减肥。】

看着成茵坐在桌子疯狂地制订减肥计划,系统竟然人性化地叹了下气。

【你这样,竟然能完成第一个目标,真神奇!】

【什么?我完成什么了?】

耳朵不小心捅了流水了:捅流水

【这次任务的对象是巴蒂施泰格,第一个目标是,让他在你和他女朋友之间选择你,你已经完成了。】

【什么?你是说,我抢了人家男朋友?】

【也不算,在任务对象和他女朋友闹分手后他遇到了你,后来他女朋友要求复合他不同意,所以,这个目标,只要你现在马上回德国,便能完成了。因此,我才说你完成了第一个目标。】

【啊……也就是说,当时小猪跟他女朋友是分手状态喽?那就与我无关了,还好。】

【若不是你,估计两人已经复合了。】

【那不重要,重要的是,当时他们还没复合。】

【随你怎么想,第二个目标,陪伴在目标对象身边,直到他终老。】

【……也就是说,我又要在这里呆上一辈子,而且还得比他晚死才行?】

【是的,所以,请宿舍别再堕落了,你这样,很难完成任务。】

【你是说我会比他早死喽?】

【有可能。】

耳朵不小心捅了流水了:捅流水

【切……小猪啊,我上回见过他一次,他现在是拜仁的正式成员吧,见他可不容易。】

【不是,他的情况并不好。】

【啊?怎么会?】她记得小猪在德国混得挺好啊,那家伙虽然长得并不帅气,但是,也是个型男,在德国很受欢迎。上个世界,小猪的前女友和后来的老婆她都见过,这家伙也算个不错的家伙,不会乱搞。

【他现在是拜仁的边锋,可是,他并不适合那个位置,在这个位置上踢球,他的表现不尽人意,所以,上场的机会很少,大多是以替补的位置出场,因此也没什么会记得他。】

【我记得,他是个后腰来着。对了,你说,他会不会去那家咖啡店?我是在那见过他的,就一次。】

【快去德国吧,拖了那么久,如果一直没有进一步的发展,技能的效果也是会消失的。】

【什么?还会这样,你不早,我马上订票回去。】

“茵茵,怎么又去德国啊?你不是都隐退了吗?总不会是工作问题吧?你上次也去德国旅游了啊?不会是,你在那交了男朋友吧?”成母看着正在收拾行李的成茵,在一旁念叨着,“妈不反对你交男朋友,只是,女孩子家的,有时候不要太过主动,知道吗?还有,对方是干什么的?多大了?家里有哪些人?”

“妈,”成茵无奈地看了下她,“八字还没一撇呢,等我追到手再说。”

“啊?是你暗恋人家?那赶紧去追,但是,记得,女孩子要……”

“要矜持,不要太过主动,我知道的,妈,别担心我。”

耳朵不小心捅了流水了:捅流水

“嗯,对你,妈还是放心的,你不像你哥,总是气我。”一说起成彬,成母就来气。

成茵无奈地笑,又是这个问题,“妈,哥现在只想创业,成家的事,他不急,你急什么啊?现在的人都喜欢晚婚嘛?而且,你看我哥,条件多好,你还怕找不到老婆?”

“我这不是想抱孙子嘛!”

成茵搂着成母的肩安慰到,“我说您啊,您现在还得上班呢,到时我哥真结婚生子了,谁照顾小孩子啊?总不能叫我未来嫂子辞职专职看孩子吧?还是你辞职带孩子?你还有几年就退休了,你就等个几年,又关什么事?”

成母想到现在的年轻人,大多也是都以事业为重,所以也点了点头。再等两年吧,等那小子事业上轨后,就给他找个女朋友先谈着。

“行了,妈知道了,你东西收拾好没,要妈帮忙不?”

“都好了,没多少东西的,缺的我到那再买。”

“那好,到那,记得打个电话报平安,每个星期都要打电话回来,知道吗?”

“知道了,对了,妈,我去德国的事,你别跟爸说,就说我去那找商机了。”成茵调皮地皱着鼻子,拜托成母为她保密。

“得了,我知道该怎么说的。”

“嘿嘿,谢谢妈,那我先走了。”说着,成茵拉了行李便离开了。

耳朵不小心捅了流水了:捅流水

“要不要叫你哥送你?”成母看着女儿正在等电梯,突然想到儿子似乎一会要回来拿东西。

“不用了,我打的。”成茵挥了挥手,“妈,进去吧,我走了。”

“路上小心点。”

“知道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