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穿胸罩被同桌导尿女尿道口位置解剖图揉了一节课 捏乳头

因为带着小卢卡,所以KK的比赛成茵并没有去观看,而是带着卢卡在家里看直播,并告诉他哪个是爸爸,让他看看自己爸爸的英姿。

成茵生日的时候,KK想为她庆祝生日,因为,成茵生日的前后,刚好并没有比赛,KK利用休息时间,又请了两天假,把卢卡托付给来看CL的多洛丝,带着成茵前往夏威夷度假。

这一次,两人终于被拍了,而拍到他们的记者是原本在夏威夷跟踪一个搞外遇的中国艺人的,阴差阳错,被他拍到了个国际新闻。

#KK的新女友曝光,是真爱还是愧疚?#

光这一标题便引起了无数网友围观,好奇

KK的恋情是不是有什么爱恨情仇。当网友们看到那偷拍到的照片时,只有一个反应:卧槽。这两人竟然能走到一起?这当中肯定有什么故事。

而这时,有个自称在华尔街交易所工作的人写出了一个故事,一个励志的故事,而故事的主角便是成茵。从她饱受他人诋毁退圈后,一个人跑到华尔街,怎么怎么样努力,吃了多少的苦,受了多少的白眼,到最后如果成为华尔街小有名气的投资理财师。而中间又是如何与KK相遇,最终走到了一起,故事写得很好,很感人,成茵表示有很多细节她竟然都不知道。其中还有人发了些照片,那些照片绝对是成茵的黑历史,其中就有成茵和KK初次相遇的照片。

故事是门德斯根据KK的描述叫人写的,但照片却是网友发的。

忘记穿胸罩被同桌揉了一节课 捏乳头

随后KK也发了照片证实两人在一起的事,也证实那个故事是真的。

中国的网友,特别是成茵以前的歌迷,能够再次见到女神,都很高兴,特别是,女神还这么励志。而外国朋友的重点在于KK对于成茵是不是愧疚?有人甚至做了一大项分析,得出结论便是KK同情愧疚,受威胁才与成茵一起。还言明成茵心机,从最初的博上位到失败后自导自演出一出古情戏让KK同情她,勾引KK。

对此,成茵没有理会,任由他们编,反正她不看娱乐新闻,也不混娱乐圈,不在乎别人的看法。但是,KK却不能接受,他让公关部的人给那家报社发了律师函,起诉他们诽谤污蔑成茵的罪名。杀鸡敬猴后,也没有媒体敢胡编乱造了。

成家人对于女儿跟KK在一起有意见,但成茵表示,KK竟然是害她被黑的祸首,那当然不能原谅,最好的惩罚办法就是当他女朋友奴役他,花光他的钱,让他一无所有。成家父母默,这理由你也想得出,谁会信?但是女儿坚持,他们也不在反对,只是让她找个机会带人回来。

KK完全没想到,他的未来岳父岳母竟然这么好说话,反到是他的父亲,知道成茵是他女朋友后三番四次地打电话来要求他们分手,说成茵接近他是不怀好意,特别是他父亲在知道他的财务由成茵在打理时,更是破口大骂,和KK大吵了一架。

成茵知道KK为难,也没有表现出任何不满,还像以往一样带着卢卡玩,打理好家里的一切事务,至于KK的家人,她相信KK会处理好的。对于KK对成茵的诋毁,KK很是愧疚,因为他让她一再地受人诟病,因此,KK在之后对成茵是加倍的好,几乎是有求必应。

自从成茵帮忙带卢卡后,卢卡便一直留在KK身边。因为卢卡年纪小,对于他妈妈没什么印象,所以在一次看动画片,知道小朋友都有爸爸和妈妈后,便一直叫成茵作妈妈,成茵因此纠正了他许多次,但卢卡还是不改口,KK也表示这样叫很好,像一家人一样。

本来日子过得温馨平静,但是,在KK生日前昔,KK家人的到来打破了这一切。

忘记穿胸罩被同桌揉了一节课 捏乳头

原本KK的生日并不想大搞,只想跟着成茵和卢卡三个人一起过,所以那天一大早成茵便带着卢卡和保姆一起出门采购。买齐所有材料准备给KK准备生日的大餐的成茵没想到一进家门便看到KK的父母和前妻正坐在客厅。

KK的父亲一见成茵便没有好脸色,他的母亲则保持沉默,卡洛琳则在见到卢卡那一刻便把卢卡抱了回去,不理会卢卡的反抗,一脸防备地看着成茵。

成茵让保姆把东西拿到厨房,自己则招呼起KK的家人。 KK的父亲莱特讽刺她,“以为做了KK的女朋友便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了?”

成茵皱眉,便不再理汇他们,说自己去给KK准生日蛋糕便进了厨房。

“夫人你没事吧?”保姆一脸担忧地看成茵。

成茵摇头,“没事,还有,别叫我夫人了,知道吗?”不然被外面几个人知道,又免不了冷嘲热讽一番了。

“要不要打电话让先生回来?”

“不用了,他大后天有比赛,世界杯也快开始了,他现在要加紧训练。”成茵以为,这样的事没必要去烦着KK,最多,她躲着他们便是。

忘记穿胸罩被同桌揉了一节课 捏乳头

只是,事实并不像她想的那么简单,一直在外面陪着卢卡的卡洛琳突然冲了进来,在系统还没来得急提醒时,一巴掌甩到成茵的脸上。

“你不要脸的女人,勾引我丈夫不说,还让我儿子不认我这个妈妈,你个毒妇。”骂完还抓着成茵的头发猛扯,痛得成茵直叫。原来,在外跟卡洛琳玩耍的卢卡因为不小心跌倒,哭着妈妈,卡洛琳要去抱他时,被他推开,说她不是妈妈,于是卡洛琳才知卢卡的妈妈是指成茵,所以更发疯似的跑过来找她算账。

保姆见了马上去拉开卡洛琳,而听到声音赶来的莱特夫人则告诉卡洛琳,卢卡哭了,让她去看看。

成茵狼狈地跌坐在地上,表面看似平静。保姆在人走后马上过来扶起她,“您怎么样?”

成茵扯了下出血的嘴角,平静地说到,“没事,我先回房,这里交给你。”

怎么会没事?脸都肿成那样了,还有这被扯得一地的头发,还带着血丝。保姆想了想,还是给KK打了电话,可惜手机放更衣室的KK并没接到。

成茵看着镜子里自己那狼狈的样子,除了在最初那个“成茵”的记忆中,成茵本人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委屈,狼狈的样子让成茵痛恨自己为何没学过防身术。如果她学了,那刚才她就能把卡洛琳胖揍一顿。

【宿主,对不起,都怪我没有及早提醒你。】

忘记穿胸罩被同桌揉了一节课 捏乳头

【不关你的事,即便你提醒了,我也躲不过。】

【宿主宿主,咱们走吧,别在这受这样的气。】

【走了,那任务怎么办?】

【呃……不做的话,积分都没有了,宿主还要多付6000积分。】

【……那你还让我不做?那我的罪不是白受了?还得再做3个世界的白工。】

【可是,这样你很憋屈。】

【是啊,我何时过得这么憋屈过?】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