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明明就很舒服_总裁不要好深拿出去

「担心古人的文言文,成了现代火星文?名师简文维在薰雅补习班等你!」广告单及补习班网页全是文维的这段话。广告单上甚至放大文维再说这段话时眨眼的表情。可见老闆的居心不良。「太夸张…….」文维在咖啡店外看见了大海报,她喝了口Latte,露出一脸无奈。水灵大眼少了一半。「太可怕。」文维摇了摇头,继续向前走。薰雅补习班的偌大招牌已在不远处。「文维午安~」前来打招呼的是沐程,杨沐程。文维的多年好友。「午安。」她淡笑,放下手拿提包。「简老师,在楼下的看板及海报,妳都看见了吧?」英文老师秦海德问,海德目前28岁,单身,身材颇好,面容也姣好,每天让学生眼睛吃冰淇淋。「有啊,很浮夸呢。等等得找安路理论理论才行。」「安老闆真色。」海德抿了口绿茶,「欸文维,妳知道安路为什幺叫妳拍那广告吗?」「嗯?不知道。」沐程从中插话,「他自己决定加开国文班,起薪3万7,好谈好商量。」「哦?这幺好赚。」文维又喝了口拿铁,「听说等一下会有排队报名,前100名有优待。」理化老师程宇说,「也是时候到招生季了阿…安路真的死爱钱吶。」在老师休息室外的安路大声的打了个喷嚏,一面拿座位板表摆上架子,双眼弯的如新月般,看着已在门外排队的家长。「各位志工,保持微笑!看见家长排队排的不耐烦了赶紧递茶递点心,娜娜妳就在柜台坚守岗位,都了解了?」「了解!」「那就开门!」门才刚开呢,家长一窝蜂的挤了进来,彷彿百货公司週年买一送一一折大扫货。「请排队!一个一个来!」娜娜看来很想控制场面,无奈人潮汹涌。「各位家长,看这边看着边!」安路指着座位表最中间最靠近讲台的地方,「最靠近名师的位置!尤其是最近的国文名师简文维,她可是我费心挖角的!」根本没这回事。「最靠近听的最清楚的位置虽说价格较贵,」最中间的座位2500,而最斜最远的,只要1500。分明贵很多!「但绝对是物超所值,台清交绝对Notimpossible!谁想要!」「我!我!我!」家长为之疯狂,文维贴近玻璃,翻了白眼。「死要钱,位置也可以改价码,啧。」「吶,文维,先去上课吧。」「也好。看了令人挑眉。」文维推开玻璃门,走向302教室。「同学们午安~在等其他同学的时间,也别忘了善加运用,有什幺国文问题可以先到前面找我哦。」文维露出浅笑,有不少同学立即行动。「来来来,这就是简老师上课的教室!」安路领着一群家长趴在门上一块小玻璃上,文维此时正在解说一题文言文的题目,是她专攻的领域。她见了皱了下眉。好不容易压下反感撑到下课,文维立刻找安路理论。「安路!为什幺印那种传单!」「什幺?」「别装傻,叫我拍广告就算了,眨眼那动作我也做了,你凭什幺印那传单?」文维少见的发怒,「哎唷,那也不是我的意思,上级的指示我就照着做罢了,妳想理论也得找上级,找我没用阿!妳要去的话,我替妳约。」「……好,快约。」文维不太甘愿的妥协,接受安路的说法。安路也在隔天上午替她约了上级。「简小姐请在外面稍等一下,我先去通知萧总。」文维浅浅一个挑眉。「好。」原来姓萧。讨人厌的姓。「可以进来了。」秘书呼唤文维,示意她可以进去。文维步入办公室,「简文维…是吗?」文维一恸。心中尘封的伤似乎又裂了……

=)

.程维论.

「欸,今天下班后,去喝酒吧?」「哦,好啊。好久没喝了呢。」「是好久“没跟我“喝了吧?」「是是是,不如来拼酒?敢不敢?」「谁怕谁?」「够爽快,我喜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