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本1994少女重生香江神作: 推土文

四月,我和南的关系并没有因为上个月底的交谈的恶化,这一点我感到很不可思议。

那天过後,她仍旧带着笑容走进我的病房,和我谈论着生活一些琐碎的小事,彷佛完全不在意那天的争执。

对此,我在讶异的同时也感到悲伤。

原来,南并不是真正的快乐,她只是穿戴着名为微笑的保护色,她将自己忧郁的心事放在心底,别人不问她不说、问了也不见得会有答案。

她的世界和我一样,只有自己。

我领悟了宣那句「因为你根本什麽都做不到。」中所包含的意义,她的世界,我根本走不进去,甚至靠近边缘都会被驱离。

我们只是一对挂着情侣名号的陌生人,各自的世界都没有对方的存在,我们用尽一切的努力去保护自己、给对方隐私,一开始我以为那是我们给予对方的尊重,然而到现在我才明白,我们的举动只是在加深彼此之间的隔阂,加深各自心房的锁。

我曾以为我给了南我内心的钥匙,而她也将她的给了我,可是事实并不是这样的,我们彼此的心都有成千上万的锁,每一道锁都有不同的解开方式,那不单单是名为爱情的情感就能解开的。

十本重生香江神作: 推土文

鱼并不会因为与海洋生活在一起就了解海,牠熟悉的只有自己畅游的那一块领域,其他海域有着它无法看见的光景,例如,没有阳光。

愚人节那天,南带了一包夹心饼乾给我,我吃了一口後才发现她口中的香草夹心其实是牙膏口味。

「你很浪费食物欸!」我说,语气里带着宠溺的抱怨。

「其实我里面只放了一个牙膏口味的,谁知道你一拿就拿到了。」她捧着肚子大笑着。

听她这麽说我又拿起了另一块夹心饼乾,结果还是牙膏口味的,我用无奈的眼神看着她但她却笑的更开心了。最後我把整包的夹心饼都咬了一口,而里面只有一块货真价实的香草夹心。

「好吃吗?那是我自己做的喔!」在看到我吃下那一块『奖励』时,她雀跃的问着我,而我也回应她的期待说了好吃。

其实我根本不知道那饼乾的滋味到底如何,因为我整个口腔都是薄荷的味道。

但我相信那一定是美味的,因为她在做饼乾时一定注入了她的全心全意不是吗?

十本重生香江神作: 推土文

多年前的我一定无法想像现在会有这样的一个女孩,肯为我付出她的全心全意,只为了得到一句正面回应。

这就是幸福了吧!我想。

南,那你幸福吗?

四月同时也是南出生的月份,我和医生请了艰难的外出许可,用父母每个月固定寄来的零用钱到宠物店买了一只中型柴犬,然後偷偷的请宣帮我送到南的家里,因为据我所知她们目前同居,为的是不让南再做出傻事。

让我下定决心把存了两个月的零用钱拿去买狗的原因不只是因为南的生日,同时也为了庆祝我终於把魔术方块红色的那面完整的拼出来了,这就代表『养一只柴犬』这个愿望必须实现了。

这样实现其他愿望的可能性才会变高,不是吗?

我在买下那只狗时一直这麽告诉自己,说服自己这两个月的省吃俭用是值得的。

隔天,南一到病房就开心的抱着我说着谢谢,在她的紧抱之下我感觉到肩膀一阵湿热,她感动的哭了,我开心的笑了。

十本重生香江神作: 推土文

果然很值得。

她问了我要帮那只柴犬取什麽名字,在深思熟虑时我想起了最近护士们常谈论的日剧,於是问了宣春天的日文怎麽念。

「Haru,不过问这个要……」她还没说完话我就迅速的走回病房,告知南牠的名字。

「为什麽是Haru?」她不解的看着我。

「因为四月是春天。」因为春天代表百花盛开、因为春天代表四季之始,其实我还有好多回答可以告诉你,只是看到你的笑容我发现了理由并不重要。

那天阿辉带了一个好大的巧克力蛋糕到我的病房,和修宁还有宣一起庆祝了南的生日,勉强把蛋糕吃完後我们一起到了空中花园看海景,南拿着她的单眼相机拍下了我们五个人在夕阳下的影子,我很喜欢那张照片,因为那证明着我曾经存在过。

然而那张照片所诉说的情感,却是我一辈子也描绘不出来的。

里头所拥有的感情,是希望未来都能顺遂、美好,这样的愿望,我不敢拥有。

十本重生香江神作: 推土文

【毕竟,我是个没有未来的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