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大世界上现存最大的鸡腿压在树:掰开干

几分钟过後,那个瘦弱的身躯停止了颤抖,但我想她不是不难过了,而是抓回自制力了。

对这个女孩而言,要在一个陌生人面前掏心掏肺了吼出所有情绪一定很困难。

她挣脱了我的怀抱,脸上的表情不再那麽苦涩,她看着前方的喷水池塘依旧不说话,这让我怀疑她是否具有语言能力。

「我、我是许廷凯。」该死,竟然结巴了,本来想来个帅气的自我介绍的说。

十秒过去了,我还是听不到她的声音,该不会真的是哑巴吧?

「你……会说话吗?」这是我想到最委婉的问法了。

又一个十秒过去了,正当我在回想上个月学的手语怎麽比时,她开口说了一句我听不懂的话。

「Dankon.」就算她的声音很小,我也听的出来这一定是我没听过的语言。

扒开大腿压在树:掰开干

『该死!林佳宣没事干麻介绍一个外国人给我!』

她看见了我纠结的表情,脸上抹出了一道极浅极浅的微笑,「听不懂吗?」

她的天籁搭上她那浅到要拿显微镜才能看到的微笑,我想天使如果是人的话大概就像这样吧!

我恍忽的点头,因为此刻的我沉醉在有关她的全部里。

「我说的是世界语。」她在我的掌心上写了几个英文字母,「D、a、n、k、o、n,Dankon,意思是谢谢。」

世界语是什麽?我怎麽听都没听过?先不管世界语了,先知道她是谁比较重要。

「你的名字是?」

「徐薇涵,我的家人都叫我小薇。」

扒开大腿压在树:掰开干

正当我要在一次的自我介绍时,她又哭了,只是这次她挂的不是愁云惨澹的表情,她笑着哭了。

「帮我取个别名好吗?」她用着笑而悲痛的表情看着我,「因为只要听到这个名字,我就会想到外婆。」

看到她的表情,再加上她特指了外婆这件事,今天过世的人应该就是她的外婆吧!

可是我现在的脑子一片空白,完全没有想法。

「我现在还想不到,不过我一定会努力想的!明天……」我搔了搔头情急之下指了我住的大楼,「我住在九楼的927号房,明天我在告诉你!」

等等,我刚刚是约她明天见吗?她该不会把我当成变态吧!

正当我的头脑混乱时,她举起右手比了『六』,「我一放学就过来,反悔的是小狗。」

现在的我内心大概尖叫了好几次吧!在彼此的大拇指体温重叠时我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扒开大腿压在树:掰开干

在她放手的那一刻,她微笑着对我说:「Pardonon.」

还来不及问她是什麽意思,她就转身离开了,我想应该是明天见的意思吧!

但是隔天,她没有来。

後天也是、大後天也是、一个礼拜过後还是杳无音信。

时间带走了她在我脑海里的画面,现在的我只记得她叫徐薇涵,而且喜欢说别人听不懂的世界语。

那天她留下的单字,肯定不是明天见。

徐薇涵,你是小狗。

电视的广告播放着垦丁的画面,那一片蔚蓝的海与闪耀的光让我深深着迷,『国境之南』这四个纯白色的字打在只有几朵白云点缀的蓝空上,真的好美。

扒开大腿压在树:掰开干

如果人必须选择一个喜爱的地方作为天堂,那麽我想非它莫属。

这片南方的海,是我的唯一天堂。

「薇涵自杀了。」林佳宣再替我换点滴液的时候说了这句话,我很震惊。

那瞬间时间好像停摆一般,我呼吸着,却像与世界隔绝,在她消失的这几天里发生了什麽事?我不自觉地问着自己,却赫然发现这些问题根本与我无关。

她只是一个曾出现再我的世界里不到一小时的女孩、她只是一个曾倚靠在我的肩头哭泣的女孩、她只是一个让我买下贩卖机里全部种类饮料的女孩、她只是一个让我觉得似曾相似的女孩。

基於这些理由而我有了好几百个无解的问题想问她。

我知道想关心一个人根本不需要理由,但我还是想要给自己一个答案,有明确的答案才能是我放心。

毕竟生活中我遇过太多没有解答的问题,而且几乎每一个都与死亡扯上关系。

扒开大腿压在树:掰开干

「她在哪?」我问。

「急诊室,她才刚被送到医院。」林佳宣用着快哭的声音说:「她自刎後竟然自己打了110,很好笑对吧?我……」

她话还没有说完,我就跑出了病房,一听到她才刚送进急诊室後我的理智线就全断光了,不顾林佳宣用力拉扯我的手,拼死拼活的跑向急诊室。

为什麽会对一个陌生人如此的执着?为什麽为了她我连命都可以不要?

心里的声音向我诉说了解答,

因为我把她当成了自己。

【我擅自的将徐薇涵当作我的替代品,期待着她能将我的生命延续下去。】

扒开大腿压在树:掰开干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