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开花唇轻咬东方青年教师2013版杂志小核_揉捏花

※2011圣诞节贺文。

「夥伴,你在做什麽?」突然出现的半身看你哼着歌抱着一堆装饰品爬上爬下的,略显疑惑地问。

你停下手边的动作,偏头微笑道:「另一个我不知道吧,过不久就是圣诞节罗。」

「圣诞节?那是什麽决斗比赛吗?」他一脸认真地询问,你不禁愣了愣,噗嗤一声掩嘴笑道:「不是啦,那是西方的节日,虽然本来好像是有宗教意义的,不过在日本倒成了商业化的节日就是了。」

将圣诞环挂在门上,你跳下椅子开始布置圣诞树,并同时补充道:「毕竟我们也是商店,多少还是得妆饰一下,不过我不讨厌这样的气氛就是了。」

「也是,因为感觉很热闹呢。」看他感兴趣的模样,你笑着说:「布置完後就出去逛逛吧。」

店家们如往年般早早就将店面染上过节气氛,圣诞树、圣诞老公公什麽的你是看得很习惯了,但第一次见识到的另一个你倒是挺兴奋的。

扒开花唇轻咬小核_揉捏花

随意走着,他想进哪间店就负责领路,在一间饰品店内闲逛时,你无意间瞄到了架上的银色尾戒,偷看了眼注意力不在这的半身,你勾起嘴角拿去结帐。

回到街上,不知道哪家店的店员扮成了圣诞老公公站在门口发糖果,你经过时还笑眯眯地抓了一把道:「来来来,小朋友给你。」

沉默三秒,你努力让自己的脸色不要太难看:「那个……我已经是高中生了。」

对方顿时显得十分尴尬,匆忙道过歉後转向其他孩子,只见另一个你拚命忍着笑,以颤抖的声音问:「夥、夥伴,刚刚那是谁啊?」

本来有些赌气地不想理他,但报复心一起,你装作漠不关心的模样道:「啊,刚才的那个啊,那是圣诞老公公喔,会在圣诞夜给乖小孩礼物,不过像另一个我这种幸灾乐祸的人可能就没有了吧,搞不好原本会送决斗怪兽卡的说。」

「夥夥夥夥伴你说什麽!」他一副很紧张的样子抓着你,你眨了眨眼没想到他会真的相信,在良心与继续玩弄间挣扎,最後你微笑道:「嘛,就是那样罗。」

然後他露出了像是被雷打到的表情。

扒开花唇轻咬小核_揉捏花

「夥伴……」欲言又止地,他用沉重的语气呼唤书桌前的你。

停下手上的笔,你将椅子转了九十度面向他问:「欸?怎麽了?」

「你说我真的没办法拿到礼物吗?」听到这个问题,你瞬间庆幸你没有在喝饮料不然肯定会呛到,脑内呆滞地闪过他居然真的这麽在意啊或堂堂决斗王这传出去还得了等无关紧要的话,叹了口气,你搔搔脸说出事实:「那个……另一个我,圣诞老公公是骗人的喔。」

「该说是传说还是什麽的呢……总之,小时候我也是真的相信过,不过长大後就会发现袜子里的礼物都是爸妈放的啦。」罪恶感使你有些语无伦次,不敢抬头看他的你索性拿出事先包装好的礼物递出道:「不、不过礼物还是有的喔!虽然是我送的就是了……」

另一头沉默了很久,你战战兢兢地猜着他到底是生气还是失落,突然手上的盒子被接了过去,紧接着是彷佛真擦过脸颊的双唇和近得不能再近的温柔嗓音:「谢谢你,夥伴。」

我想语无伦次的是我(躺

王样的形象究竟在何方呢哼哼哈哈,唉看在是圣诞贺文的份上欢乐点也没关系q_q

扒开花唇轻咬小核_揉捏花

迟了一周它也是圣诞贺文的!至於新年贺文妹油喔因为没梗(不

那麽我照惯例地补一下刀,下方微悲HE爱好者慎入↓

「咦……?」轻轻柔柔地,一阵微风将你从短暂的打盹中唤醒。

四处望了望,为了抵挡冬日的寒风,窗子是紧闭着的,就算有些缝隙,吹进来的也不会是如此温暖的空气。你眨了眨眼,无力地趴在桌上叹气,视线转向桌上的月历,你喃喃自语:「圣诞节吗……」

和他,是过过那麽一次呢。

拉开抽屉,拿出当初当作礼物的尾戒,你眯起眼仔细瞧着。灵魂走是走了,但总会留下些东西,虽然在外人眼中那些似乎都是你的,毕竟其中差异只有你知道啊。

勾起嘴角,你轻轻将双唇贴上冰冷的金属,悄声道:「圣诞快乐,另一个我。」

扒开花唇轻咬小核_揉捏花

耳边又响起了那熟悉的嗓音,以及恍若梦般的触感。

大概,真的是圣诞老公公的礼物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