揉捏还说不要白衬衣里的双乳:揉捏乳

到达G市时,天已经黑了。

梁唱晚在飞机上睡了四个小时,刚刚才被叫醒。还没回过神来,身旁突然伸过来一只温热的大手。霍之勉轻轻捏起她的两腮,笑眼看着她,“嗯?还没醒吗?”

梁唱晚被捏得嘴撅了起来,像一只小鸭子,眼睛却还是闭着不愿意睁开。霍之勉揉了一会儿她的脸,她才不耐烦地睁开眼,气鼓鼓地说:“你干嘛!”

霍之勉轻笑了一声,又戳了一下她的脸蛋。

“待会就要下飞机了。”

“哦。”

下了飞机,两人直接走向出口打车。现在已是隆冬,G市属于西南地区,即使身处机场大厅里,还是能感觉湿冷的空气直接扑到她的脸上,钻进了她的领口,她冷得直哆嗦。霍之勉见她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赶紧把她抱进了怀里,把她的手揣进自己口袋里替她暖手。

可是梁唱晚还是没办法提起精神来面对接下来的三天旅途。是的,他们要在G市玩三天。难得的元旦假期,她不明白为什么霍之勉要来这里,这里很偏僻,没有什么风景名胜,没有什么知名美食,根本没有人会选择来这里旅游。

可是他坚持要来,不管她向他建议了多少个其他的地方,甚至用身体引诱他换另外的地方玩,都被这个该死的男人拒绝了!

所以,现在也别想她给他什么好脸色!

揉捏白衬衣里的双乳:揉捏乳

在计程车上,梁唱晚偏头看着窗外流动的灯光,左手被霍之勉握在手里揉捏着。

“你干嘛呢,烦人!”她想抽回手,却被男人紧紧抓着,抽不开。

霍之勉轻笑了一下,手臂环上她的腰,低头凑在她的脸蛋旁,一下一下地亲她。

“还气呢,都要变成小气包了。”

“你管我!”

“不是觉得冷吗?怎么还趴在窗边,手不冷吗?”

“还不是你害的!我都说了不要来···”

“好好好,是我害的,我们待会找好酒店就去吃好吃的好不好,再给你买两个冰淇淋。”冬天吃冰淇淋是梁唱晚的爱好,但和霍之勉在一起之后他就不准她吃了,说什么太冷了对胃不好。

他懂什么!冰淇淋当然是要冬天吃才爽啊!

可能男人觉得格外对不起她吧,居然这么纵容她了。其实梁唱晚也不怎么气了,只是拉不下脸来求和,现在霍之勉给了她一个台阶,她自然就顺着台阶下来啦。

只是还是要傲娇一下,“那,我就勉强原谅你吧。”

揉捏白衬衣里的双乳:揉捏乳

霍之勉看到女孩沉下了一整天的嘴角终于有了往上提的趋势,脸也转过来了,赶紧把她抱进了怀里,揉着她的头发,笑个不停。

“哎呀别揉了,发型被你弄乱了啊···”

“没事,晚晚发型乱了也好看。”

哼···

到了酒店,放完行李,两人就去吃饭。K市不算是繁华的城市,所以即使是跨年夜,街上的人也并不算很多,大家都不急不忙,一副悠闲的样子。两人牵着手慢慢走着,刚刚呼啸着的寒风也变慢了,轻轻扫起街上的几片落叶。梁唱晚突然升起几分惬意的感觉,他们这样,就像在一起了十几年的夫妻。对这里的不满也不知不觉被一种叫做温馨的感觉给取代了。

霍之勉熟门熟路地带她进了一条小巷,走进了一家装修得很家常的面馆。

店里人并不多,他们刚进去,就有人过来给他们点单了。一个像喝醉了一样的中年人拿着菜单走到他们桌子旁,“看看要点什么吧,菜单上有的都可以点···”中年人说着当地的方言,梁唱晚有点听不懂。

“王叔。”霍之勉突然对着中年人喊道。

中年人听到他喊,揉了揉眼睛,“之勉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都不说一声···”

两人寒暄了好一会儿,梁唱晚根本没听懂几句,只知道霍之勉和这个中年人好像认识了很久的样子。

俩人说着说着,突然霍之勉抓住她的手,说:“叫王叔。”梁唱晚乖巧地叫了一声,就见眼前这个叫“王叔”的男人“诶”了一声,然后满脸欣慰的看着她。被他用这种看儿媳妇一样的眼神看着,梁唱晚莫名紧张了起来,手指紧紧攥着霍之勉的手。

揉捏白衬衣里的双乳:揉捏乳

两人又说了一会,王叔就回厨房去给他们准备吃的了。

梁唱晚戳戳霍之勉,“···他是谁啊?”

“王叔啊。”霍之勉低着头,用两只手包住她冰冷的手。

“我当然知道是王叔,我的意思是你们是什么关系啊,你们怎么会认识?”

“很早以前就认识了。”

“什么时候?”

“在你还尿床的时候。”霍之勉笑着去逗她。

“你才尿床呢!”梁唱晚伸手去掐他的脸,把他的脸扯成一张大饼,两人闹作一团,梁唱晚瞬间就忘了她还要问问题。

等吃完面之后,霍之勉又跟王叔聊了一阵,之后就拉着梁唱晚的手走了。梁唱晚心满意足地带着两个冰淇淋回到了酒店,刚想吃,就被霍之勉抢走了一个。

她伸手去抢,霍之勉把冰淇淋举起来,梁唱晚跳起来都摸不到。

太讨厌了!仗着自己高就欺负她!

揉捏白衬衣里的双乳:揉捏乳

梁唱晚一生气,直接推了他一把。霍之勉防备不及,被推得摔在了床上,梁唱晚也被揽着,整个人摔在了他的胸口。

“痛不痛啊,痛不痛?”梁唱晚听到自己自己撞到他胸口的声音,也没管自己的头,赶紧摸着他的胸口问他。

“不痛。”霍之勉笑着看着她,手放在她背后,两人身体紧紧贴在一起。梁唱晚被他看得害羞不已,整个人都埋进了他的怀里,躲避他的目光。

霍之勉把她的头抬起,手扶着她的后脑勺,就着女上男下的姿势就亲上她的唇。

两人嘴唇刚贴上,梁唱晚的身子就轻轻抖了一下,自觉地张开了嘴,任霍之勉的舌头伸进去胡作非为。

霍之勉舔舐着她的口腔,像品尝着全世界最甜美的佳肴,一阵阵的电流传到大脑皮层,让梁唱晚忍不住嘤咛出声。两人舌头交缠,粘腻的触感在舌尖蔓延。舌尖被含住吸吮的感觉让她无法呼吸,整个身子都软了下来,无力地贴着身下男人坚硬的躯体。

到后来男人亲得越发用力了,捧着她的脸,咬着她的唇,吸吮着她的舌头,梁唱晚被亲得连嘴都合不上了,口水被搅动的声音在耳边回响,激得梁唱晚只能发出一声一声的娇哼。

不知过了多久,霍之勉才放开了她。女孩被亲得目光迷离,嘴唇红肿,浑然一副堕入情欲的样子,让霍之勉差点忍不住,就想马上干她。可是想到女孩今天很累了,他还是压制住了自己,把她抱了起来,让她坐在自己的怀里。

“吃不吃冰淇淋?”霍之勉捞过被摔在一旁的冰淇淋才发现,冰淇淋软软的已经化得差不多了,被子沾上了白色的乳状液体。

梁唱晚看着霍之勉手上软趴趴的冰淇淋,也没了要吃的心思。

“不吃了,我要洗澡。”

揉捏白衬衣里的双乳:揉捏乳

霍之勉低头亲了亲她的脸颊,把冰淇淋扔进了垃圾桶里,“那我去帮你放水。”

“晚晚,放好水了,进去洗澡吧。”霍之勉走出来,用桌子上的毛巾擦了擦手。梁唱晚拿着浴巾经过他,扯了一下他的衣角。

“一起洗好不好。”她抬头,眨着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他。。

霍之勉听到她主动求欢,再加上这副害羞的可爱样子,血气马上冲到了身下,身下原本垂着的肉棒接收到女主人主动发送的讯息,当即不受控制地抬起了头。

他们好几天没做了,他也很想要她,可是想到今天女孩已经很累了而且明天还有事情要做,他也只能忍下。做一次是可以,但他不能保证他进去之后能忍得住只做一次,在她身上,他的自制力向来不够好。

“不行,你今天很累了,进去吧。”梁唱晚听到他这话,知道自己心里的意图被他知晓了,顿时脸红了一片,却还要扯着脖子说:“你这个色狼!谁想要跟你做那件事啊,哼!”臭男人!居然敢拒绝我,以后别想碰我!

霍之勉觉得她可爱极了,“好好好,我是色狼我是色狼,快进去洗澡吧,水要凉了。”霍之勉直接把她抱进了洗手间,帮她关上了门。

一夜好梦。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