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尖揉捏h_揉捏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感悟乳

日与月,自古便相互平衡。

白昼,太阳高挂,散发着无比热度;夜晚,月量高悬,温和的银芒抚慰似地洒落。

日与月,刚与柔;月与日,阴与阳。

#

──壹,月儿、

月亮名唤牙儿,这是他从有了意识後,自己取的名字。

其实有时候牙儿会很疑惑,自己干麻要取个名字呢?下方的走兽也好、飞鸟也好,他们称呼自己的名莫过於月亮、月娘诸此之类,牙儿这个名字除了自己,还有谁会呼唤呢?

牙儿皱起秀眉开始努力思考,而後得出结论:旭皓哥哥也许能拿来充数?

说到旭皓哥哥,牙儿的小白牙磨的是那个响啊,羡慕忌妒恨的,什麽情绪都涌了上来。

旭皓哥哥比自己漂亮许多,还记得过去有个人类说过,旭皓哥哥的光芒很暖和,自己的却是惨淡无比、徒增悲伤。

就像是那首什麽……啊!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的诗句。

乳尖揉捏h_揉捏乳

而且,旭皓哥哥可是有好多生灵喜欢呢!哪像自己,除了少数习法修练的生灵之外,也就只有鬼怪幽魂才喜爱在只有自己的夜晚出现。

就好比现在下方那座小村庄,除了几抹孤魂幽幽望着自己、几只小狐狸和小猫咪贪婪的瞪着自己之外,其他生灵都不见了。

如果不是还感觉到其他生灵的气息,自己肯定会以为大家都死掉了呢。

失落的拿起衣袖蹭蹭眼角,牙儿看着身旁努力闪烁光芒、试图安慰自己的星星们微微一笑。

牙儿想像旭皓哥哥一样,有好多好多生灵喜欢,所以,牙儿不能哭。要不然等会儿一下雨,又有生灵要讨厌牙儿了……

嗯,牙儿要努力向上,做个像旭皓哥哥一样的“好太阳”!

只是他不懂,为什麽旭皓哥哥总是待他那样凶暴粗残呢?

#

──贰,日儿、

日儿名唤旭皓,这是自从月儿有了意识後,他给自己取的名字。动机很单纯,他想让那单纯的笨蛋月亮亲口呼唤自己。

不是下方那群低能飞禽走兽口中的太阳、皓日之类的鬼名字,而是只给笨蛋月亮一个人称呼的名字。

乳尖揉捏h_揉捏乳

只是,他等了几千万年,好不容易诞生意识的笨蛋月亮,还没亲口叫声自己的名字,居然还乐颠颠的说要自己叫他声牙儿。

於是乎,初次交流的那天,短暂的交班时间全被那笨蛋月亮给用去了,自己准备了几千万次的开场白、只为了他而有的名字,全都飞了。

那天的他心情很差,泄愤似的招来一团又一团乌云降下暴雨,顺道遮掩住和那蠢月亮之间的路。

哼,让你蠢啊笨蛋月亮!看着屁颠屁颠朝自己而来的牙儿,旭皓表面平静、内心淡定不能的暗自发誓:想让我叫你的名字是吧?想得美!

从此之後,旭皓不再每天慵懒的散出暖芒,而是异常勤奋的照顾着大地母亲身上的那群低能飞禽走兽和草木植物们,他不再老是招来云朵偷懒、也不去作弄偶尔飞高了些的鸟类了。

这一切的目的其实很简单,那蠢笨的呆月亮不是心心念念想追上自己?那我就爬到他怎麽也无法靠近的高度!

瞥了眼一脸泫然欲泣的呆月亮,旭皓表情一变,看着在群星安慰下恢复笑靥的他眼神阴暗。

自己等了那呆月亮那麽久,他居然还无视自己和别的东西有说有笑?旭皓只知道,他现在心情很差、差到了极点!

那该死的呆月亮,他是不知道他只能对着自己哭、对着自己笑吗!

历经数千万年的等待,也许,那份期盼同类、似是欣喜兄弟诞生的情感,早已变质。

#

乳尖揉捏h_揉捏乳

──参,日月、

这天,是久违的阴雨天。

时间是正午十二时,地点是上半部光芒四射、下半部阴暗无比的天空,背景是……咳咳,某太阳旭皓终於如愿扑倒了某月亮牙儿。

然後故事就这样结束了。

咳咳,上面旁白跑错场了(你确定不是作者思思念念?),以下重来谢谢。

这天,是久违的阴雨天。

时间是正午十二时,地点是上半部光芒四射、下半部阴暗无比的天空,背景是……咳咳,某太阳旭皓终於如愿扑倒了某月亮牙儿。

然後一切的开始都是因为某蠢笨的月亮牙儿呆呆的询问某太阳旭皓……

乳尖揉捏h_揉捏乳

「旭皓哥哥,为什麽你老是欺负牙儿……」牙儿咬住下唇,眼泛泪光、颤抖着娇小身躯的询问着。

旭皓身体一颤,面色冷然道:「活该你被我欺负。」内心却是表里不一的哼嗤着:哼哼哼让你无视我!让你践踏我!(不兄弟你完全想歪了,笨月亮根本没这意思啊)让你跟那群星星要好!让你去关注那些飞禽走兽!

这厮完全没发现自己重点错误,醋桶大翻着。

牙儿一咬牙,霍出去般的询问:「旭皓哥哥讨厌牙儿吗?」眼神无声控诉着,“你敢说是我就哭给你看”的意味十足。

「对!我就是讨厌你这笨月亮!」某太阳旭皓牛气十足的吼完後,啪兹啪兹的吃掉了某月亮牙儿。

然後故事就这样结束了。

咳咳,上面旁白又跑错场了(你确定不是作者非常思思念念?),NG再度,以下再次重来谢谢。

这天,是久违的阴雨天。

乳尖揉捏h_揉捏乳

时间是正午十二时,地点是上半部光芒四射、下半部阴暗无比的天空,背景是……咳咳,某太阳旭皓终於如愿扑倒了某月亮牙儿。

然後一切的开始都是因为某蠢笨的月亮牙儿呆呆的询问某太阳旭皓……

「旭皓哥哥,为什麽你老是欺负牙儿……」牙儿咬住下唇,眼泛泪光、颤抖着娇小身躯的询问着。

旭皓身体一颤,面色冷然道:「活该你被我欺负。」内心却是表里不一的哼嗤着:哼哼哼让你无视我!让你践踏我!(不兄弟你完全想歪了,笨月亮根本没这意思啊)让你跟那群星星要好!让你去关注那些飞禽走兽!

这厮完全没发现自己重点错误,醋桶大翻着。

牙儿一咬牙,霍出去般的询问:「旭皓哥哥讨厌牙儿吗?」眼神无声控诉着,“你敢说是我就哭给你看”的意味十足。

「对!我就是讨厌你这笨月亮!」旭皓红着眼喊到:「你知道我等你多久吗?你知道我的名字是为了谁取的吗?你到底知不知道!」

牙儿听见这一连串无疑是震撼的话语,一时间被炸蒙了,反应不过来,呆滞着双眼继续给旭皓压着摇着晃着吼着。

「你居然还跟那群星星有说有笑、宁可看那些飞禽走兽也不看我!你这笨月亮!」旭皓瞪了牙儿一眼,见他还在发楞,心里那个气啊,一个俯身、对着思念已久的红唇恶狠狠的吻了下去。

「唔?」牙儿瞪大了水汪眸子,表情不解的望着旭皓,却没有半点推阻反抗。

一吻方休,旭皓也稍微冷静些了,阴寒着脸瞪向牙儿:「为什麽不反抗?」就不要说那些星星也这样跟他玩游戏过!

乳尖揉捏h_揉捏乳

只是,牙儿接下来的回话真让旭皓有种被砸晕的感觉。

「牙儿不讨厌旭皓哥哥这样做,为什麽要反抗?」牙儿歪着头,疑惑道:「牙儿很喜欢旭皓哥哥,为什麽要反抗呢?」

「……。」闻言的旭皓扶额,表情无奈。好吧,他不是知道吗?对方可是个笨月亮,蠢笨蠢笨的呆月亮……

既然都等千年万年了,多等个让呆月亮开窍的几百年也不迟不是吗?就忍忍吧!

「呆月亮,除了我不准让其他人这样做,听到了没?」旭皓咧嘴、露出尖锐的犬齿威吓到。

某蠢笨的呆月亮自然是傻笑着答应了。

──这次,故事是真的结束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