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捻着两个奶水充足的人妻3p:揉捻花

傍晚,天下起了雨。

我站在西湖边,手中的香菸烟雾袅袅,一切都美的不真切。只见那西湖水面被雨水激起了涟漪,水波起伏之下连带着在水面的倒影跟着模糊一片,在夕阳斜照之下像血洗得一样。就像这不觉逝去的三年间,我的人生从一个普通的古董店小老板,变成了一个连我自己也不认识的人。

这个人是吴邪,是三叔,也是潘子。融合了太多人的影子,以至於连本性都迷失掉了,就像现在在湖面上的倒影一样模糊不清。

时间,究竟能改变一个人到什麽样的地步?

头两年我一直在摸清三叔在长沙盘口的运作,或许是当年我在张家古楼时戴上三叔面具的经历太过震撼,以至於直到现在我在办事的风格上存在的十分浓厚的三叔影子。但是尽管如此,盘口上那些喇嘛盘的人依旧不安分,毕竟比像三叔还有潘子那样刀口舔血上过来的人,我不过就是个中途加入的二世祖,屁大点能耐都没有。再加上潘子不在了,没人给我在後面撑腰,他们自然是不怕我的,就连他们称呼我为小三爷都是看在我是三叔大侄子的面子上,办起事情来免不了的磕磕绊绊,好在有二叔在背後给我出了不少力,加上我的能力总算让三叔的盘口稳定下来,虽然不复三叔当时的荣光,但还是进行的顺顺利利。

手上的香烟燃到了尽头,手指一阵热疼之下也把我的思绪拉回现实。我吐出一大口烟雾,将手上的烟掐熄随手扔在了一旁的垃圾桶,慢慢走回我的铺子。我挺喜欢这里,尽管生意依旧惨淡,但是只有在这里能够让我感到我还是那个吴邪。

他捻着:揉捻花

我进到铺子里的时候王盟正趴在电脑桌前睡觉,睡得很沉,连我进来了他都不知道。我摇摇头索性不管他,任他睡去。然後就坐到我的躺椅上舒舒服服的倚着,就这样继续发起呆来。

视线洽好落到我拿来放置闷油瓶给我的只鬼玺的小盒子上,鬼使神差之下我又把他拿了出来仔细的瞧,每看一次心里着实堵的荒,这个挨千刀的闷油瓶,他娘的连个怎麽开门的方法也没说,就这麽跑到青铜门後面,让我跟胖子像个傻逼一样的跑到长白山上无功而返,简直让人气闷。

我当然等不了十年之约,这时间太长,中途会出什麽变卦是很有可能的事情,尤其是在那样几乎与世隔绝的高山上,青铜门後面也不知道有什麽。当时闷油瓶也没有带什麽物资,那把黑金古刀甚至就留在了蛇沼里。就算小哥有宝血也真不可能再青铜门後吃那儿长出来的东西度日,最好的方法就是我再去一次青铜门,这次说什麽也不能够再让他胡闹,该守门的是我,他没理由为我扛。

所以在我处理完三叔盘口的那些事情之後,我几乎是没有停歇的就连络的待在巴乃的胖子,向小花搞到像样的装备後就延着记忆中的那条路线来到二道白河,那个卖茶叶蛋的小摊子还在,我跟胖子在那儿闲聊扯皮了下又马不停蹄的进了山,很快的就过了雪线。

具体的路径已经走过好多遍了,在这里我也不多加赘述,刚开始路上胖子还会时不时的和我扯皮,但是海拔越高他也越来越安静,高山的空气本就稀薄,再加上年纪也真的大了,这一下是累的够呛,就算拿到在再好的装备也一样。

我以为会再看到当年在西王母墓那时候看到的人面怪鸟,但是越接近目的地却连一只也没有看到,就好像瞬间消失了踪迹一样,没了那种诡秘的感觉反而让心里不踏实,总觉得静的太过,在这个被风雪掩埋的地方只能用死寂来形容。

他捻着:揉捻花

当那扇巨大的青铜门再次出现在眼前的时候我简直无法平复内心的情绪,我连东西都没来的急放下就跌跌撞撞的凑到门前就把手里鬼玺往门上凑。

只是预期中门打开的轰然巨响并没有出现,我们就呆呆的站在那里,半晌说不出话来。後来的时间我们几乎把青铜门上的每一个缝隙都摸过了一遍,那扇青铜门依旧死死的关在那里,连一条缝也没有打开,直到食粮快要吃完的时候,我们才收拾好东西无功而返。

胖子问我,小哥是不是根本没打算要让我去接替他,那个鬼玺只是个幌子,根本开不了那个鬼青铜门。

我当时立即反驳他,我们当时在石头後面分明看见了小哥拿着鬼玺进了青铜门,那个场面很震撼,至今我绝不会忘记,可是这一回想起来也提醒了我究竟缺乏了什麽,而这个关键就是那些阴兵。

阴兵没有出现,我们当然进不了青铜门。

胖子问我当时小哥有没有跟我说怎麽召唤出阴兵的方法,我回当然没有,老子那时候就被闷油瓶给弄晕了,他娘的连他怎麽进门的也没瞧见,怎麽知道他怎麽进去的?

他捻着:揉捻花

「我说天真啊,你他娘的也清醒点,这事就胖爷我看来,既然小哥没跟你说怎麽用鬼玺开这青铜门,就表示他没那打算让你去代替他,你阿还是别纠结这破事,学学胖爷我在巴乃过的多滋润,要让胖爷我当女婿的都排到村外去了。」

当时胖子丢下这一句话摇摇头就走了,不过还是表示以後如果有需要的时候尽管连络他,他那一身肥膘好久没好好磨练了闲的荒。

送走胖子後,这个鬼玺就一直被我摆在铺子里收着,上头的龙鱼鬼纽图腾还活灵活现,我叹了口气再次把他收回盒子里,原本以为这件事情会就这样无疾而终,等到十年後我去长白山上发现什麽都改变不了,就给小哥立个衣冠塚,每年就去给他上上香,也算报答他当年在斗里保护我,不然我绝对是早就折在斗里了。

店里的电话响起,顺带把我这个想法也给我硬生生呸掉了,我唤着王盟去接电话,哪知道这家伙睡死了完全没反应,我心里暗骂了声,这下子我有里由扣他工资了,好接济接济店里的水电费。

接起电话本想直接敷衍掉,但是那头传来的声音很熟悉,分明就是小花的声音,我压下惊讶的情绪,这小花怎麽就主动找我了?自从我跟他要完去雪山的装备之後就在也没有连系了,我拿着话筒,那头显然是才刚忙完事情,嗓音里带着浓浓疲惫。

「吴邪,你明天有空吗?我有东西要给你看,必须你亲自来,还有,带着你那块鬼玺。」

他捻着:揉捻花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