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吻吃胸:揉胸教练技术常用的50首歌曲入

结果我就蹲在家里门口过了半晌後,许振杰还真的就这样给我出现在我面前,我惊讶的瞪大眼睛难以置信。

「你、你怎麽在这?」我指着他,吓的连话都讲的不完整。

虽然刚才任瑜暄就已经说了她会打给许振杰,但我从来没想过原来任瑜暄的办事效率竟然这麽快,而许振杰出现的也这麽快。

我看着天空,发现月亮已经探出头来了,这麽晚了把许振杰叫来找我也没有什麽用吧?到不如叫他回去好了,然後我自己睡在门口。

有家却不能归,真悲哀。

「任瑜暄叫我来的,她说……你无家可归了?」他看着蹲在门前的我,一脸不可置信的说着,「可是你家不是就在你面前吗?」

「如果你生给我一把钥匙我就不必蹲在门口了。」我无奈的说着,随後叹了一口气,倏地就直接乾脆的坐在地板上。

「你回去吧!反正你来我也是一样无家可归啊。」

任瑜暄不肯收留我,我也不可能跑到男生的家里去借住吧?所以到头来我还是得睡在门口,顶多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着,然後我感冒罢了。

「那……我陪你睡在门口好了。」语毕後,他走过来坐在我的旁边,我则是一脸惊讶的看着他,发现他正对我微笑着。

「你搞屁啊?」我很粗鲁的说出这一句话,有家可归的人还无缘无故的陪我睡在门口,万一他感冒了怎麽办?

舌吻吃胸:揉胸入

「如你看到的。」

「你给我回去。」

「顶多在门口睡一晚而已不会死啦!」

「你整夜没有回家你父母会担心。」

「反正我每次都睡在朋友家不会死啦!」

「你感冒怎麽办?」

「你关心我吗?」

我跟许振杰就这样我说一句他答一句的这样吵着,直到他说出了那句「你关心我吗?」瞬间让我沉默了起来。

我关心他吗?当然是关心的,可是为什麽我会突然无法开口回答?

「怎麽不说话了,难道不是吗?」他失望的说着,一听到他说出这一句话,我立刻回答:「当然关心啊。」

我一点都不希望他会因为我而伤心,所以这次我并没有选择沉默,很自然的就说出这一句。

舌吻吃胸:揉胸入

「哪方面的关心?情人的?朋友的?还是学姊对学弟?」他迳自的说着,甚至还越来越激动。

然後我又沉默了,真的是很该死的一个沉默。

我该回答什麽?情人?朋友?学姊对学弟?情人吗?不算吧?朋友呢?这或许可以说的过去,但是学姊对学弟,这似乎有点太伤人了。

我不懂今天的许振杰为什麽会突然问起我这些东西,而且还令我如此的难以回答,却又怕会伤害到他。

我沉默,因为我不知道该说出哪一个才不会伤害到他,但是我选择沉默却又是更伤人的。

「不说话代表什麽?是情人吗?还是只是单纯的学姊对学弟这样而已?」他叹了一口气,随後又说着:「我的压力很大,因为我比你小。」

「反正你身高比我高,外人看不出来的。」我说着。

原来许振杰有这样的压力存在,这次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的。我以为只要相爱的两个人就可以在一起,却忽略了实际上的距离。

「有时後我会想,我们是不是当朋友就好了?可是比起朋友我却又想跟你当情人,所以我才会问你是出自哪一方面的关心。」

「那就当啊。」

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就这样脱口而出的说了出来,在说完後我还摀住了自己的嘴巴,在心里暗骂着自己。

舌吻吃胸:揉胸入

「……真的?」许振杰愣了一下,随後才缓缓说出。

「嗯。」我微微的点头。

那就将错就错下去吧!这样一来每当大家问起我跟许振杰时,我才可以不用多加思索的就直接回答──情人。

「可是……」他正想说些什麽,却被我抢先打断,「不用多考虑什麽,反正只要知道我们是真心相爱的就好了不是?」我笑着,第一次可以不用想那麽多的直接坦白的面对自己的爱情,整个人感觉到无比的轻松。

大家都为了我跟许振杰牺牲了那麽多,我也不应该辜负他们的心意,应该要带着他们的祝福跟许振杰好好的在一起。也许这样可以算是给他们一个很好的交代了?而我也不用一直想着我愧疚谁、我伤害谁。

许振杰听完我的话後笑的很愉快,开口说着:「那我再问你一次,你对我是出自哪方面的关心?」他睁大双眼看着我,很期待我会给他的答案。

「情人。」我不假思索的说了出口,当说完的那一秒我的心情感到无比的畅快,以前从来没有像现在这麽快乐过。

许振杰笑得很灿烂,一把就把我给拉了过去,让我躺在他的怀中。

「我决定了,今天我要留下来陪你。」他紧紧的抱着我,他的胸膛可以令我感到有一种让我很安心的感觉。

「喂……」我无奈的喊了一声,但却又对他束手无策。

好啦我知道你现在很开心,可是……不应该是这样的吧?不是应该是说完後他就要走了吗?没想到还真的要留下来。

舌吻吃胸:揉胸入

「你再叫我回去的话我翻脸给你看哦。」语毕後,他又将我抱的更紧,似乎不想要让我挣脱他的怀抱。

算了吧,就今天而已,反正应该没有那麽衰就真的刚好其中一个人感冒了,如果是我还没有差,但如果是许振杰的话如果还有下次打死我都一定不会让他在睡在外面。

然後我没有再多说一句话,脸上露出一抹微笑,心里想着刚刚说出那句话的许振杰真的好可爱。

接着我就躺在许振杰的怀中渐渐的进入梦乡,是有史以还我睡的最安稳的一次。

隔天我清醒的时後发现自己被蚊子咬了好几口,不过还真庆幸自己竟然没有感冒,真多亏昨天有许振杰的怀抱才不会让我感觉到寒冷。

不过也不知道是怎样,昨天晚上的风似乎特别大了点,平常不是都热到我快疯掉吗?还是晚上的风本来就特别大?

清醒了之後我从许振杰的怀抱爬了起来,看了他一眼後感到他似乎有点的不太对劲?不会吧……不会就这麽刚好的中奖了吧!

我摸了一下许振杰的额头,发现实在是烫的吓人,满脸通红的感觉好像很痛苦,看的我非常的於心不忍。

昨天我躺在他的怀中所以有着他的温暖,但是许振杰却是吹了一整个晚上的风啊!真是该死的昨天我竟然没有坚持的要他回去。

「你没事吧?」我拍了一下他的脸颊,他的表情却是越来越痛苦,我又摸了一下他的额头,发现又比刚才还要烫了一点。

舌吻吃胸:揉胸入

倏地,我拿出了手机打给任瑜暄,打了两通她才接起电话,还很慵懒的说了一句:「怎样啦?」

「任瑜暄你这家伙今天再不让我去你家住个几天你就给我试试看。」我咬牙切齿的说着,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这家伙!

「干嘛?」她的声音还是一样很慵懒,看来她似乎还没有完全的清醒。

「有人发烧了,托你的福。」

然後任瑜暄愣了个几分钟之後才完全的清醒,大概了解了我的意思後便丢下一句「我随後就到!」便马上挂断电话。

倏地我马上回到许振杰的旁边,不停的摸着他的额头,一边祈祷他不会有事才好。

看来,也只能等任瑜暄来才能将他带到医院里了。<

朋友变情人,多麽奇妙的一个变化。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