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手探进肚兜 出什么拔什么肆意揉搓 颤:揉捏胸

没多久,就到了“青”的门口。

“青”是沈沛开的一家酒吧,他偶尔会和他的乐队在酒吧里演出。酒吧的生意一向不错,一部分是因为酒吧的地段实在是好,正是位于城市娱乐区的中心位置,再加上沈大少爷对其一掷千金,把酒吧装修得颇有艺术感。更重要的当然是沈沛的乐队“yellow”的表演。

沈沛在大学时和一群好友组建了这个乐队,并不为了出名,只是因为兴趣。但乐队发展得不错,在学校时就颇有人气,后来,沈沛开了酒吧后,每每在酒吧开演出,也都是场场爆满。

只是沈沛并不把这些当一回事,他只为了自己开心。他没必要用酒吧来赚钱,因为他家大业大,父亲是c城有名的房地产商,他大学时主修金融,就是为了之后继承家业,是名副其实的富二代。

梁唱晚拎着饭盒走进酒吧。大下午的,酒吧还没营业,里面也没有开灯,显得有些阴暗。

她穿过几个门口,终于走进酒吧。

大手探进肚兜 肆意揉搓 颤:揉捏胸

抬眼就看到前方的舞台上有四个人。在中间的正是沈沛。

他低头调着麦的高度。刘海有些长了,遮住了额头和大半的眉眼,阴影之外是精致的鼻子和薄薄的嘴唇。

不同于霍之勉总是冷这一张脸,沈沛对人总是温柔多情的。尤其是女人。

不知有多少女人被他的外表和温柔所迷惑,自愿臣服于他。

而梁唱晚也是其中一个。

她走近舞台。

大手探进肚兜 肆意揉搓 颤:揉捏胸

乐队的其他成员看到了她,于是就笑着喊:“沈沛!你妹来了!”

沈沛抬起头,看到了梁唱晚。

他对着她笑了一下,然后嘴对着麦说。

“晚晚终于到了啊,我都饿惨了。”

然后就跳下了舞台。

爽朗的声音透过音响充满了整个酒吧。

梁唱晚走向他,举起了手中的饭盒,嘟着嘴说:“带了好多,可重了。”

大手探进肚兜 肆意揉搓 颤:揉捏胸

沈沛听了,就招呼乐队其他成员一起下来吃饭。

饭菜被摆在了桌子上,中间放着汤。

因为放的时间长了,菜已经不如在她家桌子上时看起来美味了。

沈沛夹起一块肉,放进嘴里尝。

他的眼神里露出惊艳。

“很好吃嘛,这是你做的吗,什么时候学会的?”

“额……不久前报的烹饪班。”她随口撒了一个谎。

大手探进肚兜 肆意揉搓 颤:揉捏胸

怎么能让沛哥哥知道这是霍之勉给她做的呢。

“那晚晚很有天分,以后可以当贤妻良母了。”沈沛揶揄她。

梁唱晚只觉心虚,便一声不吭。

沈沛没有发现她的异常。

“诶,你们快尝尝我妹做的菜,可好吃了,你们今天可有口福。”

众人纷纷抬箸,吃饭。不愧是全能的霍之勉做的菜,这饭桌上就没有人不觉得这菜不好吃。

大手探进肚兜 肆意揉搓 颤:揉捏胸

梁唱晚被夸得脸红,又不是她做的,大家都夸她,她也受不住这样的赞美。

沈沛看她局促的样子,以为她害羞,于是就捏起她的脸颊,扯了一下。

突然,门口处传来一声咳嗽。

–––––––––––––––––––––––––––––––––––––

今天志愿活动提前结束啦,赶紧用手机码一章ƪ(・◞౪◟・)ʃ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