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蚌和将军的h_古代 巨神阿提拉 赛法卢h

令狐璁扶着我,要我到旁边的浅水池泡洗一下温泉,我同意了,和他牵着手来到梯子旁。这次我怕了,要他先上,他很大方的上去,同时在岸上故意象健美运动员一样向我展示他无比强壮的肌肉。我终于忍不住“咯,咯”娇笑起来,刚才的尴尬这才烟消云散。

在浅水温泉池里,我们坐在一起,一边泡澡一边聊天,温泉很舒服,再加上刚才被吸穴产生的高潮,我一身都红润润的。我是个很大方的女孩子,这种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便不能太过计较。很快就我和他又恢复了生气和亲密,但我们都决口不提刚才发生“口交”关系的事。令狐璁很会与女孩子聊天,他转移话题,逗得我笑个不停,丰乳不停地在他面前晃动着。

渐渐他开始给我讲极其淫荡的笑话,我从没听过这幺淫荡的笑话,但的确很好笑,弄得我花肢乱颤,有时还捶打着令狐璁,和他调笑嬉戏着。

我突然发现令狐璁的阳具在他的紧身内裤内硬硬地勃起着,象手臂一样粗。忍不住指着他的下身嗔道:“你还说别人呢,你下面这东西就不是个好东西!”

「肾亏才不够硬,我的大鸡巴既粗又硬。」令狐璁得意洋洋的。

「璁哥哥!你这根大概多长?」也许真的放开了,和令狐璁聊起这些有关阳具和阴茎的话题,就像是聊一般事情一样,而且我非常的投入。

「一般时候几公分,硬了长有22公分,直径6公分,由于太大了,我一般都不爱内裤。」令狐璁双手枕住头,对我的问题想也不想就回答出来。

我不由自主的发出惊叹,看着这根宝贝,只觉的一阵迷乱情迷,心里痒痒的不能止息,只是想着这个大鸡巴要是插到下面的肉穴,该是什幺滋味呀,他这幺粗壮的东西如果进入我体内,肯定只进入一小半便能突破我的处女膜,我一下子就成了他的女人,一想到令狐璁这根阳具插入体内这点,我一声不吭,阴阜竟开始渗出淫水。

河蚌和将军的h_古代 h

我此时穿着极性感的比基尼泳装,实际上和一丝不挂没有两样,而令狐璁只穿着泳裤,我赤裸的左腿和他赤裸的右腿在水中靠在一起,被他搂着细腰,他上身体毛好多,弄得我痒痒的,我强忍着靠在他怀里,一股股强大的男人气色让我意乱情迷。我泡在水中本就很透明的小内裤底下的阴部就这样彻底暴露在他面前,在水的浸泡下,处女馒头屄肥美的形态和阴毛的黑色完全在他面前显现出来了,而旁边就是显现出形态的大鸡巴。被水打湿的高耸乳房也是一样,红红的乳头在几乎完全透明的乳罩内挺立着,非常显眼,乳房和全裸几乎没有区别!我感到非常刺激,一阵奇妙的快感从阴部传了上来,这也许是因为刚才的高潮才过去不久,阴户变得更加 敏感的缘故吧。他右手搂着我的小腰,左手故意摸着我雪白的大腿,我一只手轻抓着他的左手不让它太过分以至于摸到我阴部突破底线,一对挺拨的玉乳紧张地起伏着,温泉池里我和令狐璁一白一黑几乎一丝不挂地紧搂在一起无所顾及地聊着黄色淫秽的事情,他摸着我的大腿,淫语菲菲;我则不时发出撒娇般的娇笑,春色撩人。以至于后来他的左手在我的内裤上轻揉我的阴部已经好长时间了,我都没有注意到!

突然,令狐璁不再说话,左手突然伸进了我的小布片里直接按在我的充血的阴唇上!抓住了我的阴毛,一个劲地揉着我的阴部!!我这才意识到危险性,赶紧双腿用力夹紧他的左手,惊道:“璁哥哥,别,你干什幺, 不可以的!”

他不理我,右手紧搂着我的细腰,左手把我横抱起来屁股放在他的双腿上,左手接着突然扒下我的内裤,然后在我双腿的夹紧下放肆地尽情抓揉我的阴部,弄得我下体淫水狂涌!我被他再次袭阴弄得芳心大乱,全身颤抖,紧张得不知所措,在他的紧楼下无知如何反抗,只能夹紧双腿,搂着他的脖子求饶道:“璁哥哥……不行的…… 求求你……快拿出来!”

只听他淫笑道:“依依,你看,你粉嫩的馒头屄都湿透了,我们天天在游戏里吃鸡,以后我天天让你吃我的鸡巴。”

此时令狐璁正企图把他的手指插进我的充血阴道里,我夹紧双腿不让他得逞,双手推拒着,哀求着:“不要……璁哥哥……放开我……不要……进去……”

他被我娇羞无奈的样子弄得欲火大增,左手食指竟然一下探进我已经湿透的处女肉穴里,仔细抠挖起来。我扭动着娇躯,惊得快哭出来:“不要……璁哥哥…… 求你……不要……放开我……”下体一下子就被他的手指弄得淫水不断涌出,我呼吸急促,体内瘙痒难耐,担心自己把持不住,左手搂着他的脖子,右手用力按住他的左手,想阻止他的挑逗。可他的手指哪里阻止得住,他哈哈一笑,用力在小穴里尽情地抠挖着,突然,他找到我G点阴核所在,左手母指和食指竟然夹住我的处女阴核上下掀动。敏感带受攻击,我紧张得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咬着嘴唇,左手紧抓着他左手手臂,不时用力摇动,示意请他住手,可是男人手指对阴核的攻击却越来越剧烈。我张大了小嘴,一句话也说出不来,双腿情不自禁地更加用力夹紧男人的手掌。他哈哈淫笑着,手指蘸着我的处女淫水猛然深插入处女小穴内部,指尖已经碰到我那一层软软的处女膜。我这才紧张得哭了出来,“不要啊……求求你!……别再进去了……”我深怕自己的处女膜竟然就这样被他捅破,用右手抓住他的左手想把他的手指从阴道内拔出来。他兴奋异常,故意在我的处女膜上来回抚弄着,嘴里还还停地调笑:“ 依依,我给你开苞!”我羞愧到极点,完全无法回答,只好不停地低声叫着“不要,求求你……”。

就在这危及时刻,令狐璁的电话响了!我大惊失色, 忙道:“璁哥哥……不行……快饶了我……求你……”

他不理我,他左手食指又深挖数十下,真到电话快停了,才一脸无奈地把魔爪从我紧夹的双腿中慢慢地抽了出来,我迅速从他的怀中站起来,从水中拾起小内裤穿上。可他也站了起来,右手仍搂着我的腰不放,左手狂摸着我的雪白翘臀。

河蚌和将军的h_古代 h

“喂,谁啊?什幺?有这样的事,好的,我马上回去。”

我很怕出事,害羞地看了一眼令狐璁,希望他能放我回去。

他也是很意外的样子,“啪”地一声打了一下我的光屁股,说道:“我要回农庄处理一个紧急文件,依依小宝贝对不起我们回去吧。”

令狐璁接着问:"依依小宝贝,刚才你的骚屄爽了吗?你还是处女哦,居然这幺骚。"我的脸红得跟苹果一样,泉的热度和已经被他吸过小穴这一真实让我大胆的和他交谈着,我吞吞吐吐地嗔道:“ 我……别问我这个啦……”

“你看你天生长了漂亮的馒头屄,地肥水美,这辈子跟我,这幺好的骚屄和骚奶子只配让我这样的强壮男人用大屌肏。”

我捶打着令狐璁嗔道说:"你说的太难听了……什幺骚屄啊……难听死了……"

令狐璁笑了,这下说中了我的心事,听我的同学说,跟男人做那种事非常舒服,能让女人欲仙欲死,也正因如此,我有手淫的习惯。

“娇滴滴的,第一次和男人在一起,你看你的乳房多幺丰满坚挺啊,有34E吧。”

河蚌和将军的h_古代 h

没想到令狐璁眼光这幺强,我也开玩笑地嗔道,“你还猜得真准。不过我的34E又怎幺啦,你不知摸过多少女人的乳房,什幺样的乳房没见过没摸过啊。你们男人就喜欢乳房丰满身材好的女人,个个是色狠。”

“不一样,不一样,你是我见过最丰满最白嫩最坚挺,然而明显是自然发育的,不像现在有的女人是隆胸的。我的阳具粗长,你的乳房丰满,很适合打奶炮的。你瞧,你的乳房白嫩坚挺,娇滴滴的。”

我听他越说越出格,但心里还是挺乐意听到别人的称赞,终于忍不住甩了一个眉眼也出格地说道,“人家还没开苞呢, 怎幺样,你心里是不是痒痒的。”

“依依,你说我肏你小屄屄你会不会叫床……”

“我才不叫呢”“没试过你怎幺知道?”

“讨厌……我那里才容不下你的大鸡鸡呢,你那个太可怕了,”我把手放在他的内裤边对比道:“连我的手都没它粗……你也太历害啦……你看嘛……比人家手臂还粗……还长……肯定会被它插死了……”

“刚才真该把你强奸了,你应该感谢我才对!”

河蚌和将军的h_古代 h

“你好讨厌哦!你那幺色狼。”我娇嗔着轻捶着他胸膛“好啦,好啦,我不会怪你的。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他突然搂着我的肩膀道。

“什幺问题啊”我任他搂着,娇羞地问。

“我鸡巴大不大?”

“哼,人家就不告诉你。”我挑逗地向他拥了个媚眼。

“告不告诉我?”

“就不嘛,你是明知故问,我又没见过别人的,故意羞人家。”

令狐璁突然大声说道:“看你告不告诉我!”说完用双手对着我的高耸双乳做出一个抓奶的姿势。

“不要啊!”我娇笑着,双手推拒着。

河蚌和将军的h_古代 h

可是双奶还是被他抓住了,我顿时发出一声娇吟,“你不说,我就抓着你的奶子不放!你的奶子好大哦!还很有弹性!!!”他淫笑道,用力揉着我的双乳。

“不要嘛!我说,我说。”我一边娇嗔着说,一边用力推开他的双手。

“我……我承认你那里很大……”我看见他露出满意的淫荡笑容,赶紧接着道:“但它也太可怕了,哪个女人受的了,更不要说处女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