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先天不足by鹤万在线阅读书房h 古代_古代 h

02.

你驾轻就熟的带我到江边的一家小餐馆吃了一些当地的家常菜,然后要带着我到一条人烟稀少的巷子,喝了一碗红豆桂花汤圆。

在我嚥下第五颗汤圆时,我终于忍不住问:「你常来这里?」

你抬眼望了我一眼,「曾经来过几次而已。」说完你就催促着我赶快吃完,要带我去江边走走,消化消化。

我挺着已经撑不到不能再撑的肚子,和你在江边走了一段,一路上你讲了很多事,说了你为什幺会来,其中包括了唐婉婉。

你和唐婉婉是一对相恋五年的恋人,最近也开始谈起结婚的事,但她却没有很在意,你有些失望,于是决定打算在这和她求婚,在这个你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和她互许终身,可是你却万万没想到你被她放了鸽子。

在书房h 古代_古代 h

因为她去找她的初恋男友,你这才发现,她早已和她的初恋复合一阵子了。

而刚刚那通电话,便是她为了求你原谅才打来的。

你说完时,我们正好走到了一条石桥旁边,上头刻着百年桥三字,据说一起走完这条桥的男女,可以永远在一起,相伴一生。

你忽然垂头看着我,修长的手指停在我耳垂处,低声地问我:「苏夏,我们试试吧?」

我抬起头看你,那枚闪亮的耳钉在黑暗中闪着光,其实在我第一次看见你时,我就注意到那枚和我同款的耳钉了。

你拔下它,放在自己的掌心,低语着:「妳不觉得这是种缘分吗?打从我看见妳的第一眼,我就知道了。」

在书房h 古代_古代 h

我扯了嘴角,手摸着右耳的耳钉,「那唐婉婉呢?你是不是也和她这样说过,在这里?」

你只是沉默的看向我,过了一会儿才说:「我相信你就是我的一眼一万年。」

我突然笑了出来,都什幺年代,竟然还有人知道这种烂台词。

「允程冬,我们才相处不到一天,你懂我吗?你只知道我们有同款的耳钉而已,其它的,你根本什幺都不懂,和我谈什幺一眼一万年?」我双手环胸,有些不屑看的你,而晚风冷冷的吹着。

「苏夏,妳愿不愿意和我赌一场?我们都丢了这枚耳钉、忘了上段感情,两人重新开始。」

我闭上眼,好像看到陆齐宇眼眉弯弯对着我笑的样子,而我手依然摸着那枚耳钉,却只觉得心中一片冰冷。

在书房h 古代_古代 h

陆齐宇,那个我爱了七年的男孩,永远不会再那样对着我温柔的笑了。

在我睁开眼的同时,一抹银色亮光闪过我眼前,接着扑通的一声,那一对同款的耳钉将永远沉睡在那涛涛江水中。

你把我揽进怀里,你温热的体温瞬时把我眼里结冻已久的泪水给融了,妳在我额上落下一吻,「苏夏,我相信妳就是我的一眼一万年,我们会好好的。」

我听了哭得更难过,你以为我是在悼念上一段感情,只是不断地轻拍我的背安抚我。

允程冬,你一定不知道曾有另一个男孩,和你说了一样的话,然而我最后却不是他的一万年。

允程冬,你不会明白的,你不明白一万年有多久,两个人才可以一起走到。

在书房h 古代_古代 h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