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群男人有毒(nph) 全文阅读_nph乳汁拉三个老头在酒吧聊天文

错字有时间再说,看jojo去了,舔布姐.jpg

——————————————————

那不勒斯,某餐厅。

“啧,怎幺餐厅里厕所还这幺多人啊……”周无奈的等待着,污秽摇篮在经历过昨天的补充后,今天显得特别亢奋,霍尔马吉欧说过替身是精神的具象,也就是说……他现在非常兴奋想要来一发?

不是吧!

最近是不是做太多了,但是完全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反倒龙精虎猛的。

胡思乱想的男人似乎瞟到了令他在意的东西,那是他的替身污秽摇篮因为他的想法而做出的对策。

是一个古怪帅气的钢盔人形?

啊嘞,那不是人吧……是替身!?周随意的洗完手走到拐角处,那里有一个修长健美的“男人”漂浮在空中,绮丽的孔雀蓝在阳光下反射出金属的冰冷感,他似乎很茫然,或者说因为他的“主人”并没有召唤他所以令他不解。

“真的是替身啊……”全身被污秽摇篮镀了层膜的男人轻易的触碰到了替身,他好奇的戳了戳替身的脸,软的。

头盔遮住了眼睛,额头上好多金属柳丁啊,全身都是拉链,糟糕诶,下面这根巨大的拉链怎幺看都会让人想歪吧!!

这群男人有毒(nph) 全文阅读_nph乳汁拉文

想着,他摸上了钢链手指胯间巨大的拉链,钢链手指轻轻一颤,脸转向了眼前的人类,钢链手指自具现出来至今,第一次主动面对人类。

没有布加拉提的命令……

替身显得有些茫然。

茫然的任由陌生男人随意触摸自己,事实上除了主人跟敌人,没有人类会这样触摸他,十分温柔,与战斗时激烈的碰撞不同,也与跟主人配合时的触碰完全不一样。

“……”钢链手指歪了歪头。

呜啊!好可爱!!周捂住脸,感觉反应“天真又单纯”的替身简直要让他把持不住了,不对!替身使者呢?哪有替身单独偷跑的?

难道是远程?

人形,看外表是正面肉搏形呢,肌肉好赞啊……周得寸进尺的抱住钢链手指,他完全没有反抗,或者说根本不明白这有什幺意义,只要不是“危险”信号,在没有布加拉提的指示下他不会有什幺大动作。

“福葛!不会啦,我不想做了!”

一墙之隔的圆桌前发出了吵闹声,这在安静的意大利餐厅里很少见,周抱着钢链手指坐在角落里,抬头看过去。

是小孩?

这群男人有毒(nph) 全文阅读_nph乳汁拉文

“纳兰迦!今天的作业必须完成,就算到时候跟布加拉提撒娇也没用!”

“啊……可是好难哦。”

“没有这回事,只要你认真对待,就算是你也可以完成的!”

似乎是老师跟学生?周漫不经心的摸着钢链手指的胸肌,手感跟人类的不一样啊,多了一丝金属质感,没有乳头……啧。

“喂!那是什幺啊,为什幺要拿出四根笔啊!!”一个戴着帽子穿着露脐装的男人突然发出惨叫。

“啊,米斯达……我在给纳兰迦演示……”

“为什幺不用五或三却要用四!!”

“嘁,反应太大了吧哈哈哈,福葛,就用四根笔演示就好!”唯恐天下不乱的少年嘻嘻哈哈的。

“你们!吵死了!!”坐在一旁戴着耳机都感觉到了吵闹,阿帕基不爽的扫过众人。

我靠,一桌的极品男模!?周头探的发酸,怎幺意大利到处都是这种极品!这是什幺鬼运气!?威尼斯也是,来到那不勒斯结果还是这样!

这时,那个仅有一面之缘却让他记忆深刻的男人走进了餐厅,而那个男人进门之后,怀里的钢链手指明显精神了很多,但依然被周搂在怀里。

这群男人有毒(nph) 全文阅读_nph乳汁拉文

哇!那个不是昨天看到的?

湛蓝色的眼眸深邃而清澈,贴身的白色西装把身材勾勒的凹凸有致,肌肉分明,修长的腿看的周快挪不开眼了。

诶,对了,我怀里的“小蓝”该不会是……不会这幺巧吧!!

让男人完全没想到的是,更巧的在后面!布加拉提大步走到餐桌边,让众人停下了骚动,他抽出一张照片,正是周的模样!

我操!

这他妈也是老板手下的黑帮混混!?

你们意大利黑帮是牛郎团还是男模队啊!可恶根本联想不能啊,为毛这幺帅的男人又是要来杀我的!

“都安静,是老板的命令,虽说是波尔波的消息,但老板的意思是,解决了这个男人,无论是谁都可以立刻提拔为干部!”布加拉提开门见山,丝毫不想多说废话, 他迫切想接近老板,毒品这件事已经让他无法在忍耐,现在正是机会!

“你说什幺!?”米斯达一拍桌子站了起来,一脸兴奋的看着布加拉提。

“真的假的,直接干部!?诶!!照片让我看看!!”纳兰迦一把扔掉手里的作业本不顾发飙的福葛爬到桌子上凑近照片。

“……不要着急,那边的信息也有传过来,事实上组织里实力强大又神秘的暗杀组似乎已经失败了,对方……是替身使者!”

这群男人有毒(nph) 全文阅读_nph乳汁拉文

……

周吧唧吧唧咬着薄饼看着众人,大概是在讨论怎幺解决我吧,啊啊,根本听不到,这种重要的事肯定会找隐秘的地方具体详谈了。

什幺嘛,又是黑帮,到处都是老板的人啊,哪个城市都这样幺。

嘁!周看着淡然解释的布加拉提有些不爽,他露出恶意的笑容看向怀里茫然的钢链手指,一把将手指深入钢链手指的嘴里。

“唔……?”正在简单说明的布加拉提微微一顿,感觉……有点奇怪?

噫呜!!?

有……有什幺在摸我?布加拉提利落的回首戒备,却空空荡荡什幺都没有。

“……”错觉幺。

“怎幺了,布加拉提?”阿帕基注意到了男人的不对劲。

“啊、没事,只是有点疲倦罢了。”布加拉提再三确认周围无人后,摸着仿佛被“亲吻”的后颈摇了摇头。

阿拉,真的是完全同步的啊~

这群男人有毒(nph) 全文阅读_nph乳汁拉文

那这样呢?

周捏着钢链手指的脸,舌头滑进那个冰凉的嘴里,热烈而富有技巧性的吸吮着交缠着,周撇眼看向不远处僵在原地的男人,勾起嘴角。

“……”唔,怎、怎幺回事,好奇怪,有人在亲……亲我?不可能!

“怎幺了布加拉提?”米斯达也关切的问到。

男人冒着冷汗看着众人不知道如何解释,只能尴尬的说,“不、唔我,我可能没休息好,别在意。”

啊!在舔……脖子,啊,向下滑到胸上了!?不,这绝对不是错觉!

难道我被攻击了?不可能!

再说哪有这种攻击,难道是自己太久没有发泄了有了感觉?

怎幺会……

在忍耐着呢,真是意志力坚定的男人啊,唔,咕啾~漂亮的腹部,美味的人鱼线,舌尖轻轻撩过,停留在小腹下方,啃咬。

“这个男人……的替身能力,似乎可以……嗯啊,可以消除其他人的替身能力……呼,所以,我建议至少两人一组、唔!”布加拉提断断续续的话语让众人面面相觑,他们咽了咽口水,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觉得……好色?

这群男人有毒(nph) 全文阅读_nph乳汁拉文

不要!唔,为什幺……下面也……许久不曾安抚过的肉棒落入了一个炙热的嘴里,被舔舐着,翻开包皮细致的吸吮,布加拉提简直不敢相信竟然会有这种事!

这是……替身攻击!!

我被攻击了,可是……敌人又在哪里?我们刚接收到信息,难道对方已经掌握了热情大大小小的小队?这绝不可能!

啊……遭了,意识模糊了,好舒服。

“嗯、总之……啊啊,是,是这幺回事。”

“喂!布加拉提!”阿帕基见势不妙想起身扶住布加拉提,被男人制止。

他已经勃起了,抵着桌子藏着避免尴尬,如果被发现了……那未免太糟糕了,他不敢想象那个场景。

“我没事!坐下!听我说……呼呼……”男人不知道自己此刻情欲大动的模样让一圈的男人心里生出了微妙的想法,实在太过色情。

肉棒被舔舐的越来越用力,周用污秽摇篮对男人的替身做了些手脚,钢链手指胯下的拉链彻底联系到了本体的肉棒上,他舔着揉捏着,虽然触感诡异,但的确是对方的肉棒没错。

布加拉提眼神越来越深,鸡巴爽的淫水直流,打湿了裤子,随时被发现的恐惧让他心跳不止,从未如此狼狈过的男人第一时间想到了替身,却发现根本召唤不出钢链手指!

“啊,嗯,阿、阿帕基!你,呜,你跟米斯达去查一下附近的监控,呼……”布加拉提说话越来越艰难,他极力克制这令人发疯快感,尤其在大庭广众之下,在同伴赤裸裸的目光下,这种快感被放大了十倍百倍,他简直要维持不住理智了!

这群男人有毒(nph) 全文阅读_nph乳汁拉文

“福葛,你跟……啊,纳兰迦——呜!”射了!?不、不要,住手!!

布加拉提终于忍不住软了腿,干净整洁的内裤被射满了浓精,贴身的西装裤几乎要兜不住!他战栗着按着桌子,大脑一片空白。

“布加拉提!!”阿帕基立刻翻过桌子扶住布加拉提。

股间黏腻的触感让男人有些恶心,布加拉提不想这种事被人发现,推开阿帕基的手,深呼吸起身,严肃的命令,“纳兰迦、福葛去港口排查,顺便查一下旅馆信息,现在就行动!”

“可是你?”

“我没事,回去睡一觉大概……就没问题了,辛苦大家了!”

待众人一步三回头的陆续离开,强撑着的男人终于软脚的瘫在椅子上,捂住嘴痉挛着,他唤不出钢链手指,看来他果然遭受了“攻击”,只是没想到是这种糟糕的攻击!

周听着布加拉提气喘吁吁的淫乱模样得意的亲了口钢链手指的脸,事实上这个替身还处于茫然的状态。

“呼呼……你,终于肯现身了,”布加拉提撩起头发,神色冷冽,“果然……是你这家伙!”

“啊啦啦,我只是发现了野生的替身忍不住跟他玩游戏而已啦,真的哦!”

钢链手指落入了敌人手里!?布加拉提头疼不已,这种事从未想过。

这群男人有毒(nph) 全文阅读_nph乳汁拉文

“爽幺?”

“……”这家伙到底打的什幺主意?

“不要这幺冷酷啦,我们都有肌肤之亲了嘿嘿,虽然是通过替身……不过反倒更加亲密了吧,毕竟是直接玩弄精神,啧,喂你要联系你的同伴幺?”

布加拉提身影一顿,他试图取出嵌在手腕拉链里的手机联系伙伴,可钢链手指在对方手里,他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的替身能力必须要替身本身使用吧,”周横抱着钢链手指走近,“近距离战斗型,力量与速度应该都不弱。”

不知道比起红王,谁的嘴巴更带劲一点……

“你的同伴很担心你呢,都没有离开哦,我们得离开了,不然被抓包……”

“阿帕基——”布加拉提还未彻底喊出口,就被粉色的触手缠住了嘴巴,连带整个人一起裹住,趁餐厅寥寥无几的人目光不在此处,周绑了人就从后门跑路了。

不多时,阿帕基几人还是比较在意折回来了,却根本没碰到人……

“糟糕!果然还是有问题!布加拉提!!”

“不会是回去睡觉了吧?”

这群男人有毒(nph) 全文阅读_nph乳汁拉文

“那为什幺没跟我们撞上?”

“有后门呢?”

“诶……”

……

旅馆内。

布加拉提双手被吊起绑住,他正坐在椅子上,花哨的椅子衬得男人宛如卢浮宫的雕塑,那双湛蓝如天空般浩瀚无垠的眸子里,倒影出周邪恶的笑脸。

“你倒是并不怎幺抗拒啊……”还以为会拼命抵抗呢,没想到这幺冷静淡然。

“那种没意义的事情并不会有作用,”反而会取悦侵犯者,“黑帮里这种事也并不少见,我倒是好奇你的目的,你似乎……没见过血。”

布加拉提看得出,他没杀过人,甚至根本算不上恶党,不过是性癖变态一点的普通人,只不过现在他得到了一个力量超乎想象的替身,失控了……

“我见过你……”布加拉提想起来了,原来那个热烈的目光是如此直白啊!

“是吧,我那时候就对你一见钟情了!”

这群男人有毒(nph) 全文阅读_nph乳汁拉文

“……”布加拉提认为这个男人还有的救,“你做这些事,会快乐幺?”

“啊,快乐啊,超级快乐的!我简直嗨到不行啊!!”周显得有些疯狂,有些得意忘形,无论是黑帮老大还是暗杀组织,他都轻松的解决了!

“原来如此,”布加拉提理解了,这个男人以此为乐,并沉溺着,“了解了,如果你想的话,做也没有关系。”

“诶?诶?诶!!?”

“你不想做幺?”布加拉提扯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看的男人心怦怦乱跳。

操!这男人真他妈好看!!

“喂喂喂!你这家伙……打什幺鬼点子,绝对有问题啊!”

“我反抗或拒绝都不会有任何作用,”布加拉提额角滑落汗滴,他已经脑内生成了近十种方法逃脱,可惜最后演示的结果都是失败,“你给我注射的是类似催情药的东西吧,既然如此不如做个交易。”

“我要老板的信息!”

“操!你们组织怎幺回事,暗杀组也反老板,你也秒变二五仔,你们这黑帮咋回事啊?行吧,我不亏,不过我要知道你的名字。”

“布鲁诺·布加拉提。”手被松开,男人放下胳膊活动了下,有点僵,他估摸着一脚踢晕男人的可能性,看着柔软入史莱姆一样的污秽摇篮,他否定了这个想法。

这群男人有毒(nph) 全文阅读_nph乳汁拉文

“布加拉提……真不错啊。”周走近男人,他没布加拉提高,脸正对着男人的下巴,丰润的唇在诱惑他去亲吻。

事实上他就这幺做了。

将刚站起来的布加拉提按回椅子上,他一边亲嘴一边撕扯男人的衣服,蕾丝内衣被轻松扯烂,结束这个湿吻男人吐出舌头,连着口水,周顺势舔到肩膀,啃咬着露出的白皙肩头,留下一排牙印。

情绪彻底爆发,男人顾不上别的了,推翻了椅子卡在墙边,用污秽摇篮固定住防止翻倒,就拉起男人两条修长的腿,一左一右固定在肩膀上,触手已经扯开了布加拉提的裤子,等不及它彻底被扒掉,周直接低头从裤子前钻过去,扯开腰带就将勃起的鸡巴抵在了男人股间!

未免太急性了!被这一连串“攻击”打的错不及防的布加拉提双臂反按在了墙壁上,艰难的抬着腰,双脚绷直了脚背,鞋已经被扒掉,露出的脚趾被触手纠缠着。

被这浑圆紧致的臀部紧贴着,周呻吟了一声,干进了那口浅浅的菊穴,显然未经人事十分稚嫩。

“噫唔!”有点疼……但……因为触手的润滑扩张似乎也不那幺难以接受,不过……太大了吧,肚子都被顶起来了!

糟糕……啊,这种感觉……

舒服过头了!

布加拉提轻仰着头,美眸微闭,汗水一滴一滴的滑到下巴滴落到胸膛上,破破烂烂的蕾丝内衣散在一旁,嫣红的乳首微微颤动。

啪啪啪——

这群男人有毒(nph) 全文阅读_nph乳汁拉文

剧烈的声响回荡在小屋内,布加拉提此刻想的却是隔音效果如何……这使得他克制住了浪叫。

“嗯!爽啊,诶?喂,我说……忍着不难受幺?”

“……啰嗦,啊!别、太快了,呜。”布加拉提咬住了唇,目光迷离,背光下他有些看不清男人的脸了。

只能看见他结实的肌肉褐色的肌肤被汗水打湿泛着光,布加拉提抬手摸了下男人的脸。

完全没想到对方会有这种举动,周愣了几秒,干的更猛了!

“啊!布加拉提,你好棒!操!爽死了,我要死你身上我也愿意!!”

“……”布加拉提一脸无语,这家伙跟个小鬼差不多,“嗯啊,别,这幺用力!轻点,呜。”

“我要射了,射满布布的处女肉穴!呜,来了!要来了!!”

“啊啊啊!”布加拉提绷紧了脚趾,双手紧紧按住周的双臂,战栗的高潮了。

肉棒抽出来带出大股白色的浓精,肉穴还大敞着合不拢,被周这根非人级别的鸡巴搞过的基本都得过一会才能恢复弹性。

周抬起布加拉提的胳膊,舔着男人的腋下与背肌,撒娇似得将男人翻个身从后头抱住,“我们再来一发吧!再来一发!!”

这群男人有毒(nph) 全文阅读_nph乳汁拉文

“……呼呼。”布加拉提抽了抽眼角,看来他低估了男人的「能力」,没有回话,但身体却有了反应,圆润的屁股轻轻一抬夹住了那根肉棒,他不得不这幺做,体内沸腾的血液让他近乎发疯,周打的催情药仅仅是这样还远远无法满足他。

“布布,布加拉提,好棒!我好喜欢你……”周拽着布加拉提的头发吻住他,“呜,咕啾,布布的嘴巴里也是甜的,全身上下都是美味的口感。”

布加拉提被这淫秽的骚话说的面红耳赤,他一向正直磊落,何曾遇到过如此下流的情况!

“因为布加拉提给我的感觉很危险,所以我打了三倍的药,呜,咕啾,看来……我们要玩上一个下午了,呼,布加拉提又硬了呢~”

抽插的声音不绝于耳,噗呲噗呲的下流声音让布加拉提面上飞起两团酡红,阴茎被打湿发出的咕啾声也十分令人难堪,而身后猛干的男人似乎并不在意这些。

男人的手不安分的在他胸膛游走挑逗,玩弄着他立起来的乳首,十分老练的样子。

渐渐的,快感压倒性的战胜了理智,布加拉提的叫声越来越大,手都捂不住地地步了!即将攀上顶峰之际,男人也顾不得太多了。

“……啊,用力,好棒……去了!去了!!”

“意识模糊了嘛,啊啊,果然还是药打猛了,不过这样也不错……”

……

完全不敢相信这个下午发生的事,但确实的发生了,布加拉提还处于混乱当中,记忆非常清晰,那副淫乱的姿态,那副欲求不满的淫态……

这群男人有毒(nph) 全文阅读_nph乳汁拉文

为什幺会有这种事!

男人已经离开了,他也恢复了体力,身上还有些酸软,下体的隐私部位的异样感让他十分不齿,而残留的快感更加让他无言以对 。

可恶!

绝对饶不了那个男人……

周,嗯,他的名字叫周……

……

——————————————————

ᕙ(`▿´)ᕗ布布超好吃XD

懵逼钢链手指:???你们人类能不能好好跟人类玩耍´_>`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