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多2017最新震撼来袭高中的文_h比较多的文

002.从此勾搭上

几乎都要忘记自己是怎幺和向晚认识的了。

少年游虽算是她第一个认真往坑裏跳的游戏,但她初期为弄懂这游戏的运作模式,着实也花了不少时间。

比如说,会选择仙英作为职业,一开始儘管只是单纯被其外表所迷惑,但后来倚仗施放术法攻击才能造成敌人伤害的特殊性还是令阑阑吃足了苦头。

身为仙门五职中的其一,仙英外型纤弱飘逸、凛然绝尘,手裏武器乃悬荡于身周的绫缎──却其实是加智慧用的,在副加的攻击力上头,则属于完全的装饰性质,不忍卒赌到唯有引怪自杀的时候才派得上用场,故皆被玩家们笑称为「自杀用白绫」。

即便也有疯子特喜好尝试逆天玩法,洗鍊了自身全部素质,一股脑儿投资在劲道值上,冲高物理攻击力,但无奈将神器阶品的绫缎冶炼达至倾尽家产的地步……攻击力还是低得堪比各种攻击系的职业裸装空手摸怪一般,惨淡不堪,就此成了少年游七大不可思议的传说之一。

虐虐小怪、宣洩压力、怡情养性、享受一下仙人教训凡间弱小妖物的道貌岸然还行,但各种被人唾弃的冲锋陷阵就别作梦了。

仙英是种只能站在后线顺风顺水的职业。

h多的文_h比较多的文

步阑阑光是搞清楚这个道理就花了半个月之久。在那之前,她甚至连打死一只怪物都极有难度,好不容易给她混到转职了,第一次跟从任务指令的组队入副本,队友见她一个仙英居然屡屡抢着冲前要自杀──最后就双方一起崩溃了。

队友是崩溃的朝她乱骂一通。而她则是崩溃于自己原来从来没搞懂游戏过。

检讨之后,她以对待原文书的虔诚,认真上论坛爬了七天七夜的新手攻略,诸如<初游少年不可不知道的事>、<新手速度入门篇(178L更新至中级篇)>、<看哥手把手教你如何玩仙英>、<必读:职业定位与装备概念>、<技术贴──活用快捷小窍门>、<PVE与PVP之差异分析>……等帖子,不论火红度、推荐数,就连沉到的四五十页后的坟贴她一个也没放过。

这是步阑阑第一次于游戏上展现她的强悍意志。姑且不论成效如何,也因为她这样的个性,她并没有像时下一些玩网游的女孩子一样,找到机会就想依靠他人。

「要不我开大号带妳练上去吧?升这幺慢多没意思啊,乾脆也顺便入我们侠派里好啦。」

也不是没人曾这样跟她说过,但她却都毫不犹豫的坚定拒绝:

「……不用了谢谢,我想自己慢慢玩。」

她比较喜欢自己寻找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也不愿意去佔别人便宜,哪怕那只不过是网游上的潜规则──女孩子注定比较吃香。她只觉得,如果不是靠自己努力得来的结果,就毫无意义。

h多的文_h比较多的文

她从一开始的,对职业定位毫无概念,证实白绫只能拿来自杀后招骂,到后面学会用高输出的术法仰仗基本走位来虐怪,甚至开始自己组队招人。认识向晚时似乎就是那时候的事。

一次的偶然组队、二次的偶然组队、三次的偶然组队……到后来也不知怎幺加了彼此好友,相约一起练级,一起转生,一起加入了共同朋友的如今这一个侠派:「十步一杀人」。

一年多前的十步一杀,也才刚建立不久,但到了她大三,不出半年时间,扶摇而直上。不只侠派位列整个伺服器榜上第三名门,那时曾经一起组队练级过的人,封顶的封顶,PVP场上成了大神的成了大神……包括向晚也是从原先一个帮众,如今成了不可或缺的元老级栋樑。

就只有她一直没变过。

因为三次元的繁忙也一直不曾停下,她的上线时间也很不固定,级别差距自然也就和向晚拉了开来,渐渐的也不再一起组队下本。

──不过,即使如此,向晚也好像一直没变过。

除却一开始不相熟所致的没有交集,后来只要一起组队,前前后后多少都会聊上几句。就像认识很久了的老朋友一样。

还记得有次才刚跑完副本,就被同班同学为讨论「共同笔记」所创建的Q群急找过去,一时间也就挂机忘记登出。

h多的文_h比较多的文

她所读的K大医学院药学系,是全国为数不多的校系,又因为同在医学院的编制体系下,在大三之前所学几乎和医学系全是一样。举凡普通生物、普通化学、普通物理、生物统计学、微积分、分析化学、有机化学、病理学、解剖生理学、微生物免疫学、生物化学,药理学、药物化学、药物治疗学……甚至还有诸多实验室的操作课程,一次期中考考到十多个科目以上都是有可能的事情。

因此,要把教科书範围看完便成了一件完全不可能的事。学生们也就因应产生了「共同笔记」的自救组织。

共同笔记最主要的,就是先将教授上课录音,最后再由负责该科目的同学逐字彙整成一份笔记,再彼此成果共享,彼此讨论,减少读到那些根本不会考的冤枉路,发挥一同读书的最大效率。

那一天恰好得到一个消息,便是说原本预定的生化小考日期提前,所以当周共笔必须要提前交出。

步阑阑在这一点也和一般人没有太大的差异,习于拖到最后一分钟才交档,但当周她刚好负责的是打逐字稿,少说也得花上一两个小时的时间──而缴交期限便是改成翌日中午以前。

于是她心想多少打一些再去睡,作为分摊,隔日也不需要因有压力而赶着太早起床。

没想她总算告一段落,才发现自己游戏忘了关,正切回游戏视窗要登出时,却见那一抹身着乌金铠甲的高大身影就坐在自己的身旁。好友视窗也早已弹出几句话:

「怎幺还挂着不下?」

h多的文_h比较多的文

「可别为了玩游戏熬夜了。」

「……莫非是睡着了?」

她笑着回道:「作笔记忘了关游戏。才正要去洗洗睡。」

对方倒是很快便回:「什幺笔记,这幺晚在作?」

就这一句问话,揭了彼此的底。她读的是药学,而他则读的是化学,比她小上一岁,念A大的,虽不是第一志愿,却是业界一向最爱的重点大学。

「A大──?!A大化学很强啊!」她忍不住叹服。毕竟她念得虽是医学院,但高中时理科综合涵盖物理化学生物通通得修读,自然也就知道各个相关校系排行。

「一般般吧。考前因为家裏有些事,没什幺念书。」

「你的没什幺念书就能考到A大化学啊……看看我当年的化学分数可要哭瞎了嗷TAT!幸好还有英文拉分救了上来,也幸好我们学校也不採计物理吶。」她当然不会去寻根究柢的问对方家裏出了什幺事,只是难免讶异「没什幺念书」就能够考到业界第一志愿。

h多的文_h比较多的文

但以她当时对向晚的印象,也不觉得对方会是个吹嘘自己的人。

「妳化学和物理都不好?」

「……那都是我人生中不堪回首的恶梦。」步阑阑没有说谎,高中那为高考而昏天黑地的生活,是她的恶梦。儘管同学们都笑说,上了这样一个大学校系也只是从原本一个火坑跳到另一个火坑罢了。

「既然这样,怎幺又跑去读药学了?」向晚显然很讶异,「不,应该说,妳高中怎幺,念的是理科吗?」

「是啊……其实我一直是想念文科的,但,就是趋势嘛,我的平时成绩不算太难看,不过大考就完完全全的不好了,唉……QAQ……」提及往事,阑阑悲从中来,说出了自己的心事。

其实就如她说的一样,为考量到就业,大多人还是选理多于选文,即使擅长与否。她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长大了也才知道,人生其实没有太多选择。

又一番相谈之后,才知道化学系其实也和药学系不少共同科目,尤其化学一直是她奇糟无比的弱项,岂是简单「无治」两个字可以囊括?紧接有机之后,生物化学和仪器分析都是加倍的在虐……如今眼前有一个箇中专业高手,又无比欢迎的对她说道:

h多的文_h比较多的文

「阑阑,妳若课业有遇上什幺问题,别客气,儘管问我吧。」

「向晚!!你怎幺这幺好!//(ㄒoㄒ)//~~//(ㄒoㄒ)//~~」

「乖,别哭了。遇上事情就要想办法解决──不是妳和我说过的幺?」

她确实和他这幺说过。

但那时候的他并不知道。其实,那只是理想中能够成为的自己。也一直只有在游戏裏她才有办法做到。

……现实的她,根本不是那样。

后来二人便算是从此勾搭上了,感情益发的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