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b齐威王召阿大夫朗读y婚礼1∼4h_赵丽颖小说系列h

51.妳什幺时候嫁人了弟弟我都不知?

由于K医学校虽建在离市区一段距离,但因校地广大、学生诸多,自校门口放眼望去,满遍视野的各种店家端的是琳瑯满目,任君挑选。

不过一向吃饭皇帝大(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两次)的傅伊小姐,一向秉持着吃饭就是要吃正餐,且要少油少鹹少糖的健康概念,实在极少食用任何一种与之相悖的垃圾食物。

所谓傅伊小姐眼里的正餐,绝对是少油少鹹少糖(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两次)的极少数餐馆能勉勉强强符合她的标準。

故而虽放眼望去,满遍视野的各种店家,也就仅仅只有那幺一两家,让傅伊小姐看得上眼。然而对一向重口味走慢性自杀路线的步阑阑却只觉得这与其说是吃饭,不如说是塞食物入口……那样的进食运动。

不过毕竟阑阑姑娘也念得是医学院,完全能够明白傅伊小姐的坚持。尤其是在医院实习过一回后,看过因各种理由就医吃药的状况,就更加明白所谓的「年轻时虐你的身体,老了时你的身体来报复你」这一道理。

──果真是沧海桑田、白云苍狗啊。

奈何阑阑姑娘虽知如此,却随性笃坚、不知死活、自暴自弃、生生不息地继续着她的重口味走慢性自杀路线(因为很重要所以说两次)暨熬夜烧肝煮脑之自残大业……

baby婚礼1∼4h_赵丽颖小说系列h

幸好她的室友是傅伊,跟着聪明人的步调走,横竖準没错。

于是乎再怎幺难吃的菜色,只要被傅伊说了这是养生、这是养肾(盐巴由肾代谢)她也就吃得极其高兴欢喜了。

用完饭后,阑阑又被傅伊左拉右扯地至操场散了好一阵子的步。

这秋末时节,地上满是落叶飞捲,风又极大极凉,吹在饭后燥热的身子上极是舒服。

「然后啊……那个病人就骂说『你以为我是谁啊?你不给我药,我也可以叫人靠关係拿给我啊!』学姊倒是好脾气,一直安抚;反倒是学长一听,整个变脸,还冷笑耶!」

「冷笑?哈哈真的假的啦,对病人冷笑?」

「嗯啊,他就冷笑说『好啊,那妳就去靠关係拿拿看啊!要是管制药这幺容易取得,妳还用得着在这里对我们大呼小叫的幺?』然后那病人也心虚了,大气都不敢喘一下,只好乖乖地把表单填好……真的是欺善怕恶。」

「有的病人真的不知道在想什幺……我也想到我在DI(药物谘询组)的时候啊,也接到一通医生的电话,他连我是谁都不管,就劈哩趴啦说了一大堆,至少一分钟过去,我才只怯怯地说……我是实习生来着。」

baby婚礼1∼4h_赵丽颖小说系列h

「噗──那医生当下应该很想骂人吧!」

「哎……这是个不堪回首的记忆啊……」

二人这四个月来实习时所发生的趣事,实在多不胜数。

正当聊得欲罢不能时,这时步阑阑宅于陋室那千年几乎不曾响过的手机居然响了,她打了个抱歉的手势,一看来电者是杉杉弟弟,纳闷地接了起来:「哎,怎幺啦?」

「姊!妳、妳妳在电脑前面吗?」

对于这个奇怪的问题,加之以结结巴巴不符合杉小弟弟一贯模範生的绰约风姿,阑阑只是怪道:「没欸,咋啦?这幺急。」

「妳妳妳──有办法上线幺?」

阑阑更奇怪了,自她办了智慧型手机,不就一直都在线上幺,「上线?神马?」

baby婚礼1∼4h_赵丽颖小说系列h

「少.年.游──啊!」

「啊啦啦?」她还没跟这弟弟提过自己删号重创的事,一时间只顾琢磨该如何应答,没觉察弟弟那语调中的仓皇与急迫。「那个弟弟啊,其实我……」

也不管自家姊姊话语未尽是在迟疑些什幺,步杉杉只是愈发气得连珠炮似地续道:

「妳什幺时候嫁人了弟弟我都不知?还有那十步一杀的副掌为何说妳不玩了?又为什幺世界上一大堆人说妳抛夫悔婚肯定是个人妖号来着……?姊姊啊!妳到底趁我不在时干了神马奇怪事啊!」

「……」

闻言,步阑阑只觉被这一连串的奇怪讯息给雷了个外焦里嫩,什幺话也说不出来,只是听着杉杉弟弟继续疲劳轰炸道:

「妳别不说话啊!到底给我说清楚啊!要不就快点儿上线解释妳自己吧,我的姊姊什幺时候变性成了个带把的,作弟弟的我最好不知道啊!」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