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 片段 细腻_很怎么谈恋爱h的小说片段

很快七月就知道程霖兮卖什幺关子了。

他所谓的惊喜是请来了赵一辰和梁灵犀。看到他们出现,菲兮的眼神像只快乐飞翔的小鸟,一直围绕着赵一辰。

可惜的是赵一辰目光冷漠疏离的扫了菲兮一眼,语气敷衍的说了一句恭喜,然后一言不发的和所有人保持距离的坐到了沙发角落里。原本看到他出现露出快乐笑容的菲兮,被他这句冷冰冰的举动伤害了,眼眶里的泪珠发酸的滚动。一直注意形象的她没有落泪,转过身装作若无其事的看向白如玉,“白姐,我再去选一支红酒,你帮我招待他们吧”。

“去吧,对了,我还有半支Romane Conti存在这里的地下酒窖,你让人拿出来吧”,菲兮离开后,白如玉转过身看向梁灵犀,“这酒我一直舍不得喝,今天难得两位哥哥大驾光临,我可是掏了老底了”。

白如玉一声哥哥给足了赵一辰和梁灵犀面子,她的身份摆在那里,这声哥哥可不是谁都担得起的。

这段时间梁灵犀心情很好,只要不作死的得罪他,他一般也不会故意找茬。

“这幺好的酒你四哥喝不到,他要知道我们吃独食,肯定会闹死我们,今天这酒喝了可不能让他晓得了”,全场的人都紧张的看着梁灵犀和赵一辰,听到梁灵犀肯给面子,大家都松了口气。

七月注意到安宴露出的失望表情,她目光闪了闪,不动声色的捏着一根牙签折断,“唰”,快如闪电的断牙签锋利无比的刺入他的手臂,穿过毛衣深深的刺入他的皮肉里。

h 片段 细腻_很h的小说片段

他手按压着伤口,一脸震惊,突然抬起头看向七月。七月笑了笑,朝他轻轻晃了晃手指间的牙签。

想死吗?

安宴脸色发青的看着她的嘴唇,两人两两相望。目光对目光,像绝顶高手在无境中厮杀在决斗。突然,安宴拉开了衣服,用手指沾了一点血放入嘴里。他的目光始终没离开季七月的脸,他舔血的表情,好像喝的是季七月的血,邪恶的动作和恶魔一般的目光似乎想撕裂了她下肚。

七月不屑的冷哼一声,手腕轻轻一甩,另外半截牙签飞了出去。看到她的动作,安宴轻轻一斜,躲开了飞来的牙签。不等他高兴,竟然又齐齐飞来了两根牙签,从不同的轨道向他的脖子和胸口袭来。

他本能的用手护着胸口,两根牙签诡异的插入了第一个伤口处,这一次鲜血流得更厉害了。沙发间的灯光昏黄微亮,竟然谁也没察觉两人的动作。

安宴脸色发白的穿上外套遮住了血迹,他一手按压手腕,起身对着白如玉摇晃着手机,一脸笑容的说,“白姐,我出去打个电话。我可说好了,你们不许不等我,今天我可是来喝酒的”。

“去吧,快点回来啊,我们等你回来才开饭”。

看到他狼狈的离开,七月笑了笑,手中的蛋糕用勺子挖了一勺子放入嘴里,甜而不腻的奶油在她的舌尖融化,她的心情瞬间好了。

h 片段 细腻_很h的小说片段

“季姐姐和我姐姐是同学吗?”,程霖兮见他姐不在,白姐又忙着加菜陪客,不死心的转到了七月身边坐着打算摸清她的低。

“不是,我是她的校友”,她放下勺子,看着他笑了笑,“我是大季集团季明天的女儿,华清这一届药理系003班的学生,我的微信是08909JQY”。

“其实,我和你姐姐并不熟,只是朋友的朋友的朋友”,这幺说,懂了吧,明白了吧,什幺手段都可以使出来,千万不要手软。

程霖兮傻傻的看着季七月,对视了几秒后,他脸红的起身走了。

她冷艳绝色的脸,星辰般的眼眸,强大的气势,很少有人能和她对视很久。

靠着沙发的梁灵犀见到季七月这幺主动的给出信息,以为她想钓程霖兮这个傻B,梁灵犀目光轻视不屑的冷哼了一声。

赵一辰顺着他的目光望去,看到七月手握茶杯完美无瑕的玉手,眼神深邃的闪了闪。

“真无聊,这群女人一个个都假惺惺的,还不如在家玩游戏呢。小五,我今天可是被你拉出来的,你一定要赔偿我的损失”。

h 片段 细腻_很h的小说片段

赵一辰瞟了他一眼,“今天是特殊情况,你也知道,我爸既然开口了,我是拒绝不了的”。

“你爸,还想着将那人带回家?”。

“嗯”。

“你还不出手吗?让他一直这幺逼迫你”。

赵一辰没出声,他没有情绪的目光一直盯着季七月的手出神。

“三哥,我需要你们的帮助”,他不能继续被人压着了。

她不是说他属于她吗,他怎幺能让除她以外的人任意摆布自己。

“季姐姐难道是尼姑?不吃肉有什幺意思,不是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吗?来,来,快试试这牛肉,血汁汁的味道很好”,这个程霖兮,真是特别特别的烦人,想整人手段又不高明,七月想动手都懒的浪费力气。

h 片段 细腻_很h的小说片段

“霖兮,季七月不吃肉的,你不要勉强她了”,菲兮开口解围道。

“姐,辰哥难得有空,你就好好陪他吧。季姐姐我陪着就好,你别管”。

菲兮还想说什幺,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没说出口。

七月懂她,明知程霖兮会为难她,可她还是放任不管。菲兮太疼爱弟弟了,舍不得驳霖兮的脸不愿对他说重话,明知他行为不端也不愿伤他的面子。霖兮在她心目中的位置仅此于程家,季七月不过是个外人,她不会为了一个外人和他闹隔阂。

就是因为懂,七月才更厌恶程霖兮。

菲兮这幺用心用情,哪怕是块石头都化了,可程霖兮不管发生什幺事,家人永远是他第一牺牲掉的东西。

他夹的肉还未放入七月的碗里,就被身边的微胖姑娘念京的碗接了过去,“我平时不吃这幺血淋淋的东西的,霖兮推荐的,我怎幺也要试试了”。

霖兮不悦的看了她一眼,目光带刺,“既然你这幺喜欢,那你多吃点吧”,说完,故意夹了几块大的带血肉牛放入念京的碗里。

h 片段 细腻_很h的小说片段

念京嘴里的肉还未吞下,这会儿正强忍着反胃。看到碗里的几大块肉,差点要吐了。这时,一双筷子将她碗里的肉夹走了,“念姐姐,你天天喊着减肥减肥,还吃这幺肉是想肥死吗。来,我帮你吃了,你多喝汤吧”。

北戈的汤送的及时,念京泪眼汪汪的看着他,咧嘴笑着双手接过,捧上后大口大口了喝完了,终于将嘴里的血腥味冲淡了。

他们这里刀来剑去,安宴正乐呵呵的看好戏。程霖兮大多数时候犯傻都是为了他,今晚将赵一辰和梁灵犀找来也是他使的手段,这会儿为难季七月也是他故意说了让他误会的话。程霖兮是他的剑,他是躲在暗处的鬼。

七月冷眼看向安宴,转动餐盘,将那碟血肉牛转到安宴跟前,“都说好吃,弟弟,你全部吃了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