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风趣壮汉胯下的粗大h_风趣网h

今年润了六月比往常多了31天,不知出于什幺缘故学校取消了元旦晚会,然后又神秘兮兮的在1月15举行一场篝火新年晚会。在热火朝天全校投选中,新一届的女主持人毫无意外的落到了房嫣然和菲兮头上,反倒是男主持人,出乎意料的竟然是人气排第七的言不寒和人气榜上第十名的王誓与。

排前五的五位是高岭之花,京城五少,他们才不会当什幺主持人。排第六的外貌太美,是七月同班的同学李沛音,选了他相当多选了个女主持,学校领导亲自出面排除了他。第十的王誓与平时就爱出风头,调子特别高,朋友多女粉丝多支持率高,他当选也没人意外。

真真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言不寒。

言不寒这个人如果不是身体的缘故,外貌,身份,气质,智商,能力,绝对比得上赫赫有名的京城五少。可惜,他患有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平时鲜少出现在人多的地方,神秘的让人摸不到边。

七月认识言不寒,还是前世菲兮在大二下学期时。为了帮助赵一辰拿下新型研发的蛟龙号第三代螺旋杆的加工单,菲兮给爱茶如命的言老将军泡了一年的茶。她每天将菲兮送进言家大院,一年下来也只见过言不寒一面。

言不寒这人特别让人印象深刻,羸弱的脸带着一丝惨白和温柔,明明命不久矣的人,却给人如沐春光的温暖,三丈外也感觉到他冒出的暖气,让人心里暖洋洋。听说他是笑着出生的,听说他长年累月带着皮手套是因为手有特异功能,听说他脱下手套就会要人命。

江湖上关于他的传闻很多,人云亦云,最后不管是真是假,已经没人敢轻易靠近他了。

今年的京城,大雪下了一场又一场,雪飘飘扬扬的从天而落,落到城市车水马龙的街道上,落到萧条枯萎的树枝头。也落到了踏雪而来绝色美艳的七月黑发发丝间,朝着艺术馆走去的她手捧着一把透明的小伞,手上拿着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

爱风趣h_风趣网h

带着笑容,脚步轻盈的爬上了楼。这个时间段鲜少有人还留在艺术馆,天气冷这里没暖气,没重要的事谁也不会愿意呆着这里受虐。

她刚上到三楼,就看到一个高大的人影正站在古典舞蹈室外。七月的心一沉,飞快的跑上了四楼,居高临下的从窗户口往下探。

那个背影很纤瘦,挺立的脊梁骨带着军人的气度和风范,七月伸手从口袋摸出一根笔,目光凶狠阴沉的盯着男人的一举一动。

看到他的手,七月一愣。

他是言不寒,那双手套独一无二,七月见过一次绝不会认错。

男人始终没有推开门,笔直的站在门边从透明窗户看向里面正在跳舞的女孩。

他在看风景,她在看他。

七月的脑子里一时间突然涌现了很多东西,她想到了前世菲兮天天去言家泡茶。是不是,自始至终,言家都是醉翁之意不在酒。难怪言不寒那个病秧子一死,言将军就将单子给了赵一辰。

爱风趣h_风趣网h

半小时后,言不寒将手里握得发暖的伞挂到了手把上,轻轻的迈着步子下了楼。

刚踏进雪地里,"唰”的一声那把他亲手挂在手把上的伞竟然从天而降,直直的插入了他的皮鞋边缘位置。他目光一闪,抬头向上看去,三楼古典舞蹈室的窗前站着一个艳丽无双的美丽女子,乌黑的头发被冷风吹起,像个来索命的女鬼,阴森森带着杀气的脸直勾勾的盯着他。

“你究竟想做甚?若不是我出手,这个人便身首异处了”,红衣虚弱的脸色,露出了震惊的怒火。

“不是说除了京城五少,杀谁都没关系吗?”,丝毫没有悔意的开口。

“修道之人,最忌讳滥杀无辜。你心魔未除,若是再杀人你怕是立刻会入魔”。

“入魔就入魔,只要能报仇,成魔成仙没区别”。

“你,你不可理喻”,红衣气的脸都白了,身体一闪就消失不见了踪影。

她走后,七月愣愣的看着落下插在雪里的那把伞暗暗出神发呆。

爱风趣h_风趣网h

“七月,你对程菲兮还存着心思是吗?你嫉妒他,方才失了控制,动了杀人的念头”。

红衣突然闪现,漂浮在半空中一上一下的浮动,看着七月一脸平静的询问到。

七月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她转身走到了门边,透过窗户目光痴迷的看着翩翩起舞的高贵如天鹅的女人。好一会儿,她小心翼翼的将手中的伞挂到了手把上,将温热的咖啡放到了窗户边。

“你猜菲兮会喝这杯咖啡吗?”。

不等红衣回答,她又自言自语的开口,“她不会喝的。她怎幺会喝一杯冷掉的廉价咖啡呢”。

“菲兮喜欢牙买加的现磨蓝山,也只要那样香醇浓烈的上等咖啡才配得上她。人要有自知之明,有些东西不是你能拥有的”。

爱风趣h_风趣网h

她的这番话不知道为什幺,红衣听了觉得很心疼。也许是她的表情太过压抑,也许是她的眼神太过痛苦。她看着七月一步一步的踩着雪迎风而去,稳健的身体带着一丝踉跄,似乎沉重的背起了千山和万水,沉重的让她前进艰难。

何苦深情。

情最伤人。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