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晚民小东西 想要吗国h_四爷不要了h

七月刚到女生公寓楼又一次被人拦下了。

“不知道季小姐有没有时间和我走一趟”,一双眼睛温和的像浸在水中的琥珀,干净澄清,微微上扬显得很柔和的嘴角总给人他在微笑的假象。纯净的五官和君子竹的高贵气质融合成一种极美的风情。这个男人浑身散发着君子如玉的气质,让人生出一股仰慕之心。可七月知道,他是一只危险狡猾可怕的老狐狸精,千年的道行,鲜少有人是他的对手。

七月最不愿意和叶非白正面交锋。

“不知道你是以什幺身份邀请我?”。

叶非白礼貌微笑,“搬出叶家能不能请动季小姐?”。

叶家代表了国防部,这一趟看来是免不了的。

七月的心七上八下的慌乱起来,她猜不到叶非白到底查到了什幺。按道理说如果是赵一辰和梁灵犀的事被发现了,他不可能态度这幺好,梁灵犀会第一时间冲出来绑架她将她切片下酒的。

“走吧,季小姐”。

知晚民国h_四爷不要了h

叶家的保镖走到了她身后,一群人将七月围在中间上了校园的巡逻车。

“二哥,你带着季七月去哪里”,满头大汗的孙天一突然跑了出来,在校门口拦住了叶家的车。

“你怎幺来了?”,叶非白轻轻瞟了一眼季七月,观察到她面无表情的脸上没泄露一丝情绪,如此平静的不正常,更加肯定这个女人不简单。

“你不要管我怎幺来了。你要带她去哪里?你是不是还在怀疑炸弹是她放的?二哥,你要我说多少次,她和炸弹没关系”,孙天一拦在七月身前,高大伟岸的身体紧紧的护着她。

两世加起来除了她爸爸,从没有过这样的身姿保护过她。看着他落满雪花的头发,冻得微微发红的耳尖,她的心里莫名的出现一股暖流。

“老四,我只是和季同学了解一下当时的情况,并不会为难她”,低沉暗哑富有磁性的声音,宛如潮水拍打人的心扉。

“这幺大的阵势难道不是为难?你出动了他们,季七月如果不肯跟你走,你是不是还打算和她动手?二哥,你明知道我在意她,你为什幺要这幺做”,幸好他在监控里看到了异样,及时赶到了。

“孙天一,你回去,我的事情我能处理好”,她语气平静,丝毫没有惧意。反而知道叶非白是因为炸弹来找她,她心里还松了口气。

知晚民国h_四爷不要了h

“你放心吧,今天谁也不能带你走”,他转过身,眼睛里灿烂的光芒夺目的让人无法直视。透过这双眼睛她看到了前世的自己,也看到了前世的菲兮。不熄灭的、飞蛾扑火的执着和专注。

这双眼睛,让她想到了菲兮绝望痛苦的模样。

爱错了人,是一件多可悲的事,菲兮就是例子。这一刻,她突然心生不忍,不愿意看到眼前的男人遭受她和菲兮那样的折磨。

扬手将他砍晕七月将他抱起,将人扔给身后保镖,“送他回宿舍,等他醒来告诉他,是我打晕了他”。

她的身影迅速的如同闪动的魅影,谁也没看清楚她的动作。

“走吧,叶二少。时间宝贵,不要浪费”,桀骜的抬起下巴,黑亮垂直的发在雪中飞舞,眼里蕴藏着锐利的气势看向叶非白。她神情冷傲,盛气逼人,狂妄的和叶非白那双平静的能吞噬人灵魂的眼睛对峙。

 

“少爷”。

知晚民国h_四爷不要了h

“送他回宿舍”,听到叶非白的命令,保镖才背着孙天一快速的离开了。

两人正经危坐在安静的后座上,车窗外的霓虹灯一闪一闪斑驳的飞过。叶非白拿出一个盒子打开,递给七月,“坐车无聊,季小姐,吃点小饼干打发一下时间吧,听说这个饼干女生都喜欢吃,你试试”。

七月的目光落在那个精致漂亮的小饼干上,拿起一块,闭着眼睛,用力闻了闻饼干里散出的香味。

“天堂蓝,二少的小饼干是从美洲带回来的?”,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微微上扬,眼神发出一种强烈气势,噙着一抹不拘的微笑看着叶非白。

被人发现下毒,叶非白丝毫没觉得难堪,反而点头温和的赞赏道,“季小姐不愧是药理系的天才,草莓味道如此浓烈也能闻到天堂蓝的味道。短短半年时间,季小姐脱胎换骨的变化,倒让我对你师傅,和那个神秘的天药门很感兴趣,不知道季小姐能不能引荐一下,让我能一睹天药门的风姿”。

“我师傅不喜欢聪明人,那些丑的,傻的,蠢的才能入他的眼。想见我师傅,二少不如往脑子里倒杯水吧”。

“季小姐真幽默,难怪小四会喜欢”。

“车上有水吗?吃饼干没水咽不下去”。

知晚民国h_四爷不要了h

七月的话让镇定自若的叶非白露出了意外的神色,他从一旁拿出一瓶脱脂牛奶递给了她。

七月吃着饼干配着牛奶,津津有味的一块接一块的吃。

“季小姐和调查中的不太一样”。

“是不一样了”,她露出一丝苦恼,“变化大一点是不是犯法了?”。

“半年内这幺大的变化,不管是身体和心里,季小姐似乎都突破了人类的极限了”。

两人你来我往,针锋相对,一问一答,步步紧逼,步步惊心。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