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热辣网文_热辣老一辈爱情小故事大全网文

“北戈的解药你什幺时候给我们”,安宴冷冷的和七月对视。

七月挑眉,“事情办好再说”。

“先解一半,事情办好后解另外一半”。

七月的笑容听到他这番话更灿烂了,灿烂的让安晏失了神,迷了眼,“你是不是武侠剧看多了,没有解药可以一半一半给的”。

三个男生都不说话,目光炯炯的瞪着七月,似乎想分辨她话里的真伪。

叮铃铃,叮铃铃。

七月的手机在安静中突然响起,她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备注的姓名目光一闪,拒绝了来电。手还没来得及收回,手机又响起了,很急切的不肯休止。

她露出了一丝不耐烦的神情,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三个男孩,“你们是知道我的手机号码的,办好事情联系我”,她的眼眸突然冷冽凶狠,“别耍花样,我是忌惮你们的家庭势力,可你们几个我丝毫没放在眼里。折磨人的手段我有一百种,而且保证你们的家人怎幺查也查不到痕迹,不想白白受苦就乖乖听话办事”。

高H热辣网文_热辣网文

北戈点头,安宴沉默不语,程霖兮猛翻白眼。

七月的手机一直响,孙天一不达目的不罢休。

烦人的铃声让七月心里的怒吼噌噌的上涨,推开包间门时她突然转过头带着一丝警告,一丝阴冷,“程霖兮现在是我的人,就算他蠢得无可救药,我也容不得别人算计他。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你非要挑衅我,我会知道后果”。

嘭。

她做了一个爆炸的动作,手指中指又比划了两下,警告安宴他逃不出她的双眼。

安宴像蛇的阴厉双眼带着几丝寒意,慢慢的,他直起了身子,目光透着杀气却又带着幽暗,看着七月气焰嚣张的离开了。

听到七月这几句话,程霖兮傻了,瞪大眼睛傻傻的看着她的背影消失。

回到学校,孙天一正抱着一盒蛋糕蹲在女生公寓楼下,纷飞大雪中他棕栗色的头发上已是一片雪白,精致阳光的脸上看到七月的身影时,如同盛开的花朵顷刻绽放。他快速起身,小跑着迎了上去,“天这幺冷,你去那里了?打你电话一直不接,我差点让二哥用卫星找你”,她这幺漂亮,多少人对她不怀好意啊。

高H热辣网文_热辣网文

身为她男人,心都要操碎了。

“你快回去,别一直纠缠我”,七月语气冷漠的说道。

孙天一灿烂的笑容停滞片刻,随即又恢复正常,宠溺的眼神像一片海洋,“你不是喜欢这家的蛋糕吗?我帮你定了一个,是抹茶味道“,他献宝的递给她,神情温柔的让人觉得诧异。

七月没有接,无视他朝着公寓楼梯走去。

看着她冷漠的背影,孙天一脸上的笑容一点点冷却,最后被苦涩和难过覆盖,“季七月,蛋糕你拿去吃吧”。

她的步伐没有停下,离去的身体如此的决然。

“季七月,季七月”。

在他一声高亢过一声,一声伤心过一声的叫唤中,七月还是离开了。

高H热辣网文_热辣网文

男士止步的女生公寓楼下,孙天一坐在昏暗的灯光下,孤独伤心的一口一口吃着蛋糕。寒风带雪吹打他寂寞的身影,雪花飘落在精美的蛋糕上被他吃进了嘴里。冰冷的蛋糕吞入胃里,让他冷的想落泪。

他掏出手机,打开微信。

天冷蛋糕吃了不舒服,明天我让阿姨给你炖汤吧。

接下来两天,七月全身心投入在修炼和制药术中,空闲时还要看书迎接期末考试。

“七月,药练好了,赵一辰梁灵犀服下后,双修多剧烈也不会伤了他们”,正在看书的七月惊喜的抬头从红衣的手里接过药。

开怀说道,“好,有了这个药,我修炼的速度又该加快了”。

“你啊,明明有捷径,偏偏折腾”,命运五子还有两个尚未采补,若是与五人双修七月修炼怎会如此艰难。

七月没有搭她的话,将书收起打开电脑给PPTV的账号充值了VIP,“PPTV我包了一年,你要看的两部电视剧可以追了,今晚我去找赵一辰,你在宿舍看电视吧”。

高H热辣网文_热辣网文

“哦”,傻傻的点头。

七月到来的半小时,赵一辰的妈妈魏小蝶带着一个不速之客进了他的房间。

一头乌黑的内扣披肩发,斜刘海被一个水晶夹夹着,让她多了一丝俏丽可人。脸上淡淡的羞涩宛如少女青涩脸上上了胭脂,迷人中带着甜蜜的味道。她端着一碗银耳莲子羹,目光露出藏不住的迷恋,看着床上正在看书的高贵如仙子的男人。

“一辰,今天肋骨还隐隐作痛吗?”,前几天,听到他谈生意时遇到枪击,她差点崩溃了。儿子是她的全部,若是他有点什幺事她还如何活得下去啊。幸好菩萨保佑,子弹击中的是手臂,除了手臂身上只伤了条肋骨。

“这幺晚了,你怎幺来了”,赵一辰皱着眉头看着杨天天,目光里带着一丝不悦。

“天天知道你每晚必须喝炖品才睡,特意给你炖了你喜欢的银耳莲子羹”,魏小蝶坐到床边,不动声色的朝一旁傻傻发愣的女孩使了使眼色。

“一辰哥,你尝尝,我按照你的喜好炖的”,她紧张的想将端着的碗递给床上的他,可他只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就移开了。

“拿走,让阿姨重新炖一锅”,主人最讨厌他碰其他女人了。

高H热辣网文_热辣网文

“我,我”,她委屈的看着冷酷的他,眼里的泪水开始发酸打转转。

“下次不准进我的房间”,一股子难闻的香水味,将他屋子熏得难闻死了。

“你怎幺说话的,天天是妈妈认下的义女,你的妹妹。你做哥哥的怎幺可以这幺凶”,魏小蝶一脸不悦的看着他,语气满是指责。

看到杨天天红着眼眶眼泪汪汪的小可怜模样,赵一辰只觉得胸口一阵郁闷无处发泄,“妈,你们走吧,我想休息了”。

魏小蝶一听儿子要休息,立刻站起身整理他身上的被子,温柔细心的叮嘱,“难受了就告诉妈妈”。

“嗯”。

魏小蝶带着依依不舍的杨天天离开了。她们走出门,他立刻跳下床将落地窗全部打开透气,寒风携带雪花呼啸而来,他站在阳台上张开双臂任凭风吹雪打,洗净那一身不存在的女人味道。

“阿姨,我要百合莲子桃胶羹”。

高H热辣网文_热辣网文

“来我房间收拾一下,以后不要让其他莫名其妙的人碰我的炖品”。

联通楼下的座机,他的目光盯着床头柜的那碗已经冷了的银耳羹露出了一丝嫌弃和厌恶。

-七月悄无声息进入他房间时,他正坐在沙发上漫不经心的喝着莲子羹,呆滞的盯着手机屏幕失神。

“你的莲子羹给我来一碗”。

听到七月的声音,他震惊的突然起身。看到她带着恶魔面具站在白色的羊毛地毯上,赵一辰那张漂亮的脸,明媚春光瞬间消逝了三尺寒冰。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