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鹰领主余倩秋exo看少女时代holidayh_雪鹰领主h系列

102.把我给丢给别人

或许是被大神虐惯了,阑阑也日渐习以为常,虽依然偶尔被大神气得极之憋屈气闷,但多半压根儿没当回事。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又是一两周的时间过去,这几日她只在课余时间爬上线,随意打个城单独练练独自跑副本的技术,下课便乖乖去窝图书馆了,晚间时候才会又给大神师父遛遛。忆及初时千里清秋也直截了当地问她一句,「你作什幺跑来这躲你的故友?」

阑阑只没好气道:「问你吧?」

「嗯哼?」

「我很怀疑,那根本就是和师父你有仇的人吶。」

「哦?」

「因为我根本不认识他呀。我才刚来玩这游戏,怎会认识什幺故友?」步阑阑说得脸不红气不喘。儘管她确实真是如此认为,毕竟一个人删号重来,不就也是等于刚玩这游戏幺?她唯一的故友只有她老弟。

雪鹰领主余倩秋h_雪鹰领主h系列

「嗯哼。」

「不知哪来的神经病,一直无端要闹我,也就只有一种可能吧──师父您老又不知道得罪了谁,故而,他想拿我这无辜小徒儿开刀洩愤。」

「我对他没任何印象。」他回得斩钉截铁。

「……你有印象才奇怪吧。你得罪的人可多了。」步阑阑忍不住发笑。

屏幕前的男人心里也确实不那幺肯定了。毕竟他确实时常得罪人而不自知;但与其如此说,不如该说是他从来就不在意别人的心情,哪有什幺得罪可言。但若真如这徒儿所说,便是要藉他来气他……

「呵。他若有胆对你动手,我会让他知道下场的。」映在屏幕上的面容,隐隐露出抹冷厉的微笑。

这一句袒护意味浓厚的保证还不及步阑阑感动呢。见到下一句她就扶额了。

「倒是你别傻呼呼地自投罗网。要敢丢了本大神的脸面,我不会让你比他好过的。」

雪鹰领主余倩秋h_雪鹰领主h系列

真真是损人不利己……果然还是苛薄大神吶。

「知道了。」步阑阑嘴角抽搐地敲道:「不过,我倒不觉得他会真对我动手。他不过是想减减师父你的威风吧?」

「只要大神还是我的一天,哪里有什幺威风可减?」他慵懒地挑眉。

「……那一天,你不就被他气到了幺?」这一句,步阑阑发出去便后悔了。

她自然没忘过城战那一天,千里清秋和吝惜情对峙的场面,以及之后引致的不欢而散;这也并非是步阑阑说话不经大脑,其实她发出这句是有些许刻意的。至于原因,或许是她心底有些被丢下的委屈吧?

虽说她本就对这尊苛薄大神的气度感到绝望,但她毕竟是他徒弟,他却命令她跟别人走──以至于日后无数次想起,阑阑胸口还是着实发着堵,难以释怀。

「哦?原来在你那愚蠢脑袋里的认知,师父被气到就威风锐减了是幺──嗯哼?」

大神这句话无非是承认那日确实是被气到了。但反诘徒儿的这句却是明显夹枪带棍、又语带威胁的,让阑阑无奈地叹了口气。要说是幺,大神依然是尊神吶,即便减了威风,还是不影响他本身存在的彪悍吶,论这整个伺服器、噢不,该说即便少年游四个伺服器都併在一块儿好了,也没一个比得上他大神吶。

雪鹰领主余倩秋h_雪鹰领主h系列

曾有人在游戏论坛里,拿四个伺服器里的大神出来讨论,吃王数量、PK走位与技术、城战零死亡纪录、个人功勋榜……通通列了出来。最后其他伺服器的「大神」相形之下,竟成了笑话,从此没人敢再拿来说嘴。

但步阑阑也没那胆子敢说是。她只是顾左右而言他:

「我只是不高兴你生气了,就把我给丢给别人。」

「你既分明是气他,何以迁怒到我?」

虽说这一句她敲得也战战兢兢,但想反正不过就是被大神无情耻笑几句,她也早就习惯了,也就无后顾之忧地发了出去。

见着这句话的男人一愣。

步阑阑也就等着迎来对方一如往常的苛薄话。却不料大神下几句她看呆了:

「你在说什幺蠢话。」

雪鹰领主余倩秋h_雪鹰领主h系列

「那时候可是在战场上。为师要是不顾一切动了他,便有他人趁机可循要动你。」

「更何况那时候我也不晓得原来你根本不识得他。若是知道……」

顿在此句,男人皱了皱眉。他从不作假设性的问题,便是知道又如何?以那人的目的,看似也不是要伤他徒弟,估计是来闹场的;他若不放一步一褴褛跟对方走,也就只是延续着相看两瞪眼的无脑画面──是以他才会生气。他总太习于掌控任何事,脾性也差,遇上这事自然是要发作的。

但那并不是对徒儿发怒……好吧,或许他当时叫他滚的口气确实不那幺好。他瞇眼。有些微被误解的愠怒。这徒儿到底笨到了何种程度居然会这样作想?

阑阑呆了几秒之后,自是大惊──

「难道师父你的意思是为了保护我,让我跟他走?」

骗人吧?这大神有这幺善体人意的幺?不是如他说的,有人碍事,他便没遛他的兴致了幺?

「……废话。为师自然是以你这微薄的小命安危作为优先。」男人停止思考原先的自问,不快地敲道。「要不让你就死在战场上,你难受、为师的脸也都给丢光,这等于任何人无益的事我可不干──」

雪鹰领主余倩秋h_雪鹰领主h系列

步阑阑恍然大悟之余,不禁失笑。「也是,师父这幺精于算计,怎会不知道该怎幺作是对实质情况最好的。」

本以为他是将她刻意丢给别人,原来不是;本以为他只将她视作呼之则来、挥之即去的狗,原来也不是。

虽然苛薄、虽然说话吝啬难听、虽然总是气得她怀疑自己活在这世上的价值……但他终归还是有认真把她当作徒弟的。否则堂堂一尊大神,何必费这幺时间教会她许多游戏上的技巧?又甚至和她解释这句呢。他若没把她这徒儿当回事,也根本没必要解释的。

事实上她一步一褴褛在他千秋大神的眼中,确实是比其他路人甲乙丙、甚至是那忽地冒出来挑战他脾性的眼中钉故友还重要的。

她不禁发自内心地道歉道:「是徒儿笨,没想到,误会了师父……对不住。」

步阑阑难得感性。屏幕前的男人却毫不留情地哼笑着飞快敲道:

「唉,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难道为师还该期待你有聪明的时候幺?」

「……」步阑阑无言地瞪大眼。什幺啊这大神……

雪鹰领主余倩秋h_雪鹰领主h系列

「这次确实是为师失误了。忘了愚笨的徒弟脑袋是很难灵光起来的,既然将为师的美意视为恶意、嗯哼?该是让你体会体会所谓的『恶意』该是什幺样子才是啊。」男人唇畔勾起算计的笑,宣布道:「就这样吧。每天限时两分钟跑完一趟副本。一次没办到我就抡你一级如何?」

……如何什幺、她还能有选择的余地吗?

「即刻生效、计时开始。」屏幕上的黑衣刺侠悠哉风骚地撑着下颚蹲坐下来,「我就在这等着你了啊。」

步阑阑:「……」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