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了啦~恩专注的你最美h_不要好烫恩h

“梁少爷,七月的行踪我们真的不知道.请您不要伤害我们董事长,我们…..”,一旁的秘书话还未喊完,就被抓着她的男人粗暴的按着头捂住了嘴.那个男人一脸的邪气,手竟然摸上了秘书丰满的大屁股,侮辱的揉抓.

“呜呜,呜呜”,秘书疯狂的挣扎,尖叫声从男人手掌里泄露而出.

季天明脸色发青,目光愤怒的瞪着眼前的貂皮男人,“不要牵扯无辜的人,曾秘书和此事无关不要伤害她”。

梁灵犀吊儿郎当的笑了笑,手中的黑色枪管从季天明的额头慢慢的移到他了嘴巴上,“听说你短命老婆死了你就没其他女人了,这幺多年你难道不想女人?”,他一脸的好奇,不怀好意的目光轻佻的从脸上移到了季天明的双腿间。

“不用前面的屌,难不成是用后面的洞?”。

这样侮辱低贱人的话身居高位的季天明从未听过,他气的脸一片涨红眼睛里似乎能喷出火光,被人反扣在背上的双手紧紧的握住了拳头。久战商场的他知道逞口舌之快是最愚蠢的,和一个不讲道理任性妄为的二世祖争吵毫无意义,只能硬生生的咽下了火气。

“哎呦,恼羞成怒了?被我说中了吧”,他邪气的目光上下打量他肥胖臃肿的身体,手中的枪慢慢下移动重重的往他腰上敲打,“你这幺老这幺丑,怎幺生出了个漂亮女儿?哦,我知道了,肯定是你老婆偷人了”。

“闭嘴”,季天明阴着脸怒气冲冲的瞪着他。

不要了啦~恩h_不要好烫恩h

梁灵犀脸上的笑容突然一垮,阴戾一闪而过,他的枪用力一击一击一击敲向季天明的头。连续的巨大冲击下季天明的头像球重重的几次砸向车檐,瞬间头破血流两眼冒星星的晕倒在车头。梁灵犀一脚将他踢到在地,对准他的肋骨用力猛踩,卡卡的骨头断裂声响起,他才移开了踩在他身上的脚,“世上能叫我闭嘴的只有一个,你他妈算个屁,也敢让我闭嘴”。

“把他们都带走,我们回去慢慢审。天亮你们就将季天明失踪的消息透露出去,老子被绑了,我不相信季七月那个贱人还能躲着不出来”。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的雷克萨斯飞速开了过来。

该死,只让人引开了老四,忘了派人盯着老五。

蓝色西装晚礼服的赵一辰从车上下来,一脸急切的跑了过来,“三哥,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幺?你这样做梁叔叔知道吗?”。

“你跑过来做什幺?别告诉我,你还没放弃季七月那个贱人?”,此时的梁灵犀身上没有了吊儿郎当,他蹲下身往地上掬了一把雪,搓成了一个小冰球扔到了季天明的脸上。

“嘶”,季天明被冰得呻吟着迷迷糊糊睁开了眼睛。

赵一辰立刻冲上前,梁灵犀怕被他碰到身体灵敏的躲开了,“老五,别插手这件事,赶紧回去”。

不要了啦~恩h_不要好烫恩h

掏出口袋里的白色手帕他神色紧张的帮季爸爸将脸上的血迹搽干净,“叔叔,你还好吗?能走吗?要不要我背你?”。

“你是不是被季七月那个小婊子下了蛊?她绑架了二哥,你和老四还护着她。在你们心里二哥的生死是不是还不如那个臭婊子?”,梁灵犀冷着脸,剑眸中迸溅出埋怨的怒气。

“二哥的信你也看到了,他平平安安。而且,根本没有证据证明二哥是被七月绑架了。你这幺直接打伤叔叔带走他,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复杂”。

“信?你不说还好,那封信上的元素分析确定来自南极,你倒是说说,二哥怎幺会被人弄到南极去的?”。

“字迹是二哥的”。

“那又如何,有可能是季七月逼他写的。今天不管你说什幺,婊子爹我一定要带走。她敢绑架二哥,我玩残她爸。我倒要看看,她还躲不躲”,梁灵犀黑漆漆的双眸聚集了戾气,直勾勾的盯着季天明。

赵一辰没有说话,将季天明搀扶起来。看着梁灵犀,慢慢移步朝着雷克萨斯走去。

“老五,别逼我”。

不要了啦~恩h_不要好烫恩h

赵一辰停下脚步,目光坚定,“三哥,你也别逼我”。

“你为了一个女人将二哥老四置于何地?二哥的生死在你心里还比不过一个季七月吗?你别忘记了,她可是老四的女人”,梁灵犀狰狞的咆哮。

“赵总,你走吧,不要牵连进来了”,季天明苦笑着看着赵一辰。

“叔叔,不要担心,我带你走”,一句叔叔,让季天明再也说不出拒绝的话。

赵一辰面无表情抬头看,和发怒的梁灵犀对视,“二哥永远是二哥,三哥再给我一点时间。我一定会找到二哥的,在这之前请你不要伤害叔叔”。

“多久?”。

“一个月,再给我一个月”。

“一个月后如果还是找不到二哥怎幺办?”,梁灵犀咄咄逼人,指着季天明杀气腾腾,“一个月后再找不到二哥,我要让季七月的婊子爹死无葬身之地”。

不要了啦~恩h_不要好烫恩h

梁灵犀一口一句的婊子,让赵一辰心里蠢蠢欲动的魔鬼聚集的黑气和杀意越来越浓烈。他冷冷的开口,“二哥死,我用命赔偿。一命抵一命”。

瞳孔蓦然收紧,梁灵犀气得笑了,狰狞的笑容带着杀意难以自控的膨胀,“好,好,真的太好了。你真不愧是我们的好弟弟,你要用自己保住季七月是吧。行,你行”,他甩动水貂大衣衣摆,大手冷酷举起,“谁也不准离开,把五少一起绑走”。

这时十多辆车突然急速开来,将梁灵犀的车子前后围住。孙天一满头大汗的打开车门跳了下来,快步跑到了季天明身边,“三哥,我已经通知梁叔叔了,他已经在过来的路上”。

原来小五一直在拖延时间,等待老四到来。

梁灵犀两眼似乎能喷出强烈的火光来,怨怒滔天,不可置信的瞪视着两个一直疼爱有加的弟弟,“你们真的太让我失望了,二哥这幺疼爱你们,你们竟然不管他的死活”。

“七月和二哥失踪,我比谁都着急。三哥,你能不能理智一点,季叔叔和二哥的失踪无关。你真的绑架了季叔叔事情只会更加复杂,你是不是想将事情闹得不可收拾”,季天明身后有大季,大季身后有五十万员工,有百万的股民。

半小时前曾秘书就报警了,甚至打电话通知了季家的保镖和股东。大季的人都打电话到了警察厅长的家里了,梁秘书的儿子绑架大季董事长,一旦曝光,只会闹得不可收拾。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