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女兵H小说_操越从肚脐下剖开肚子南女人小说

125.哪有瞒着你什幺?

盒内装得是哥帝梵(Godiva)特别订製的六吋蛋糕。

阑阑看得几乎瞪圆了眼。

这价值媲美一客米其林三星高级牛排的比利时巧克力,扔了成幺──?暴殄天物吶!

虽说模样确实惨不忍睹。上头作为装饰的覆盆子活似在烂泥裏翻滚过一般……可阑阑还是一分一毫不浪费地,将纸盒边上弄得乱七八糟的地方也给吃得乾乾净净。

75%的甜味与苦味交融成一绝妙的口感,于舌尖上如丝绸般地柔柔划开。好吃。这等滋味,不亏是皇室御用的巧克力吶。

阑阑一边漫步经心地爬上少年游,只见才一登录就见侠派裏一阵鬼哭神号。

【侠派】虾米儿:(握拳)嗷嗷,感动cry~老大终于要回国啦!

【侠派】苏墨墨:(洒花)嗷嗷,这吹得是什幺风?是要过年的节奏咪!

【侠派】知之为知之:(激动)嗷嗷!真的好久没见到老大啦!老大、老大!(嚎)

【侠派】西门拍雪:额,叫床幺、这……

越南女兵H小说_操越南女人小说

【侠派】善解人衣:→_→你们咋的兴奋这幺早?等大神事情办完,分明还得过个十天半个月的。

【侠派】我帅得别人都骂我了:血轮眼君,敢情你是被轮得时间概念都木有了?

【侠派】我帅得别人都骂我了:比起上次回来前预告还得间隔十个月半年的,这次根本就是无与伦比的速、度好幺!

【侠派】春日de微笑:(举手)等等、这血轮眼君是神马概念?

【侠派】我帅得别人都骂我了:→_→被清哥轮白到持续喷血以至于无法睁开的眼睛。

【侠派】善解人衣:……握曹!

【侠派】苏墨墨:噗!

【侠派】碧海青天:哈!

【侠派】虾米儿:噗啊哈哈哈哈哈──!有才!这太有才啦!

【侠派】善解人衣:尼马才血轮眼!你全家都血轮眼!

【侠派】日日飞过的板砖:(望天)……怎萌有肿淡淡的哀伤。

越南女兵H小说_操越南女人小说

回国?还不及阑阑多作猜想,大神早早又把她给召唤了过去──

洛阳内城,只有所属侠派「千秋万载」成员能够踏入的深宫禁地。

金碧灿烂、池水环绕、牡丹齐开、玉阶朱粱。花丛簇拥间,只见几名元老皆坐在竹编的蒲团上相对把酒言笑;甚至有几位吵得过头,倏然起身、轻功一使,立马飞檐走壁而上,大开红名杀戮模式。

(红名:恶意PK玩家,会让自己的名字变成红色的,此种状态可以无条件攻击任何人;但同时也是任何人都可以对其发动攻击。)

缤纷眩目的技能效果在屏幕上频频闪现、闹他个鲜血四溅、杀声雷厉。

只余几名挂机或未上线的──包括此时应当尚在学校上课的她弟弟尹小夜、及其同学云明。

阑阑愣。那尊大神正好整以暇地盘腿而坐。屈起的单膝上拎着一壶倾斜的酒罈,另一手捏着方一饮而尽的空盅,彷彿悠悠哉哉地看着一场自家侠派裏上眼的闹剧。

游戏内,喝酒自然也不过就是作足效果的。

虽说有些价格高昂的酒,就与料理一般,是有附带加成素质或状态效果的,于各种必要时候自有它的好处在;但此时,想来也没什幺大事情需要喝酒吧。想必是这尊神是在纯粹的卖弄风骚。

【侠派】一步一褴褛:师父早。哥哥姊姊们也都早。

打得一片狼藉混乱的场面忽然就停了下来,纷纷回应她的招呼。当然其中自也免不了一声声倒地尸体的哀嚎。

越南女兵H小说_操越南女人小说

【侠派】日日飞过的板砖:阿昉快帮活啊!

【侠派】春日de微笑:(蹲下)欸嘿,真不凑巧,恰好没耐了。等等吶。

【侠派】日日飞过的板砖:……尼玛没耐还喝酒作死吗!

耐力值是除了蓝条外,施展技能的必要条件,多半和角色状态有关。毕竟少年游裏的玩家吃喝拉撒睡都是要顾的,要不耐力值就不够,不只技能无法使、走路走到一半还会仆街。故而……喝酒这等伤身毁肝的事,自然是要扣耐力值的。

【侠派】千里清秋:嗯哼。

大神才没理会那帮人又兀自掀起的闹剧。那一声嗯哼轻鬆容易地让众人又再安静下来。

他只直针对小徒弟交待:

【侠派】千里清秋:我要出差去了。这几天不在。

哦……这次难得会告诉她呀。

虽说上次的不告而别多半也是因为被那吝公子气到而情绪扭曲的吧?深知如此,阑阑还是不禁有些开心,毕竟这尊神如今确实是将她当作自己人在看待的。

殊不知大难当头的步阑阑,还喜孜孜地一口接着一口巧克力。

越南女兵H小说_操越南女人小说

【师徒】千里清秋:你若有什幺事瞒着我,最好是趁现在讲清楚。

──要不,等我回去……

未尽之语,萤幕对面的男人并没有敲清。步阑阑又哪里知道自己的女儿身被掀底了,只是顿了又顿。不明所以地挠挠后脑。

此一忽然转为私聊的句子,在清一色门内对话之中更显得特别醒目。

步阑阑心想这大神又是哪根筋不对,疑心病发作的频率直逼精神病,成天怀疑东怀疑西的……

【师徒】一步一褴褛:没吶。哪有瞒着你什幺?师父您老还真是多疑。

平时没有经常爬论坛的习惯,步阑阑哪里知道自己和吝公子的各种版本演绎的JQ满天飞。只是再无辜自然不过地反驳。

──是幺?

墨若深潭的眸子闪过一道锐色,男人挑了挑眉,勾起一抹笑。没应。

【侠派】千里清秋:那就到时候见了。

【侠派】日日飞过的板砖:没问题。

越南女兵H小说_操越南女人小说

【侠派】善解人衣:一步弟弟也会去?

……嗯?去什幺?

【侠派】虾米儿:欸嘿,那当然!要替老大接风洗尘,小徒弟哪有不到的道理\^q^/

【侠派】苏墨墨:现在就说好那天都得空下来,有课翘课、有班翘班。

【侠派】苏墨墨:各种交通工具给我提早订票,没钱的就两只脚、用爬的也得爬回来。

【侠派】苏墨墨:通通全都得到场,没任何其他理由!

【侠派】知之为知之:表示,有点期待。

……等等。步阑阑油然心生一股极不妙的预感。

【侠派】一步一褴褛:请问……到什幺场吶?

【侠派】春日de微笑:那还用说,老大要回国了,当然要聚一下的呀。

【侠派】西门拍雪:工作因素的关係,清大神一直都住在国外,一年回来的次数屈指可数。

越南女兵H小说_操越南女人小说

【侠派】知之为知之:就是!去年过年就没回来,这次居然难得要回来!嗷嗷!说得我不兴奋都不行啊!

──他不是闲得很嘛!以他这尊懒神的个性,肯定是懒得回来呀!那乾脆都不要回来不就好了吗!步阑阑心裏哀嚎个千百遍,一边头皮发麻地又敲了下句:

【侠派】一步一褴褛:聚……一下?

别啊。千万别是那个意思啊。

【侠派】我帅得别人都骂我了:嘎嘎、就是网聚啦。

【侠派】我帅得别人都骂我了:没人可以不到,一步DD你身为大神的徒弟,更是绝对要到场的呀。没错吧,老大?

「铿锵!」

天雷滚滚,步阑阑岂止雷焦,简直成了化石。

手裏的金属叉子落在地上发出好不清脆的响声。

【侠派】千里清秋:这不是废话幺?

简约的回应,却彷彿雪上加霜地甩了她一个大巴掌。她所回应的那一句信誓旦旦的「没吶」,如今犹仍豪情万丈地显示在屏幕裏的对话框上;可此时看起来,却变得格外讽刺,像在嘲笑她这一个彻头彻尾的白痴……!

越南女兵H小说_操越南女人小说

【师徒】千里清秋:笨徒弟,为师很期待看到你。

「……」

这一句私聊,是压死阑阑姑娘的最后一根稻草。

死了。

这下死了……

死‧定‧了呜呜呜呜呜呜呜!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