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上邻居有什么办法把班花压在桌上进进出出-插同学

衣柜里的骨头(一)

“嗯,你确定看到的人是我?”身材修长的男子,站在梧桐树下,点点头。坐在枝桠上的梧桐精的晃了晃悬在空中的小腿,没有眼白,晶莹的绿眼珠高兴地眨了眨。今天,白炎上身穿了一件湖蓝的西装,没有系领带,敞开的领口微微露出白皙的皮肤。

“大人,她在这已经住了有三百年了,居民信用等级很高,一直被评为牡丹堡的三好市民。”小土地公丹丹,也跟着白炎过来找李家门口的梧桐精。这次,小孩穿了白色的长衫,银白色的长发被紮成了一个小丸子放在头顶,上面还插了一根羊脂白的簪子,尾端还伸着两片小叶子,有些碎发留在两鬓,让丹丹的脸蛋显得愈发娇小。

丹丹的赞美,显然让梧桐精特别高兴,跳下树来,走近小土地公想亲亲他。不过,丹丹似乎早有准备,用两只小手立即捂住自己的脸,躲到白炎身後,“不过,她唯一的缺点就是禁不住夸,一高兴就喜欢亲人。”

白炎伸手挡住了梧桐精,本以为这样就可以结束了,谁知梧桐精狡黠的眨眨眼,转而搂上他的脖子,用力在白炎脸上香了一口,然後立马消失在两人面前,只留下一串“咯咯”的笑声。

亏大了,今日竟然让梧桐精占了白大人便宜,丹丹郁闷,自己还没那麽亲过大人哩。

白炎拿出上衣口袋里的手帕,稍稍擦了擦梧桐留下的口水,也没太在意。事实上,作为三界最受欢迎的仙官之一,他从很早以前就开始习惯这种突如其来的吻了。

“嗯,上次,我让你办的事怎麽样了。”白炎转过身问丹丹。

“大人,这是公差备用的Iphone,系统和型号都是最新款,打电话,发资讯都会自动加上安全符咒,防窃听,”小孩从兜里拿出金灿灿的手机。

白炎接过手机满意的点点头。这孩子越看越招人喜欢,办事也还利索,不知道这次回天界的时候,能不能让人事部把他调到自己身边任职。

“你在做什麽,”夏夜走到白炎身边。早上,他是躺在白炎的怀里醒来的。昨晚自己说的话,感觉就像一场梦。看着对方的睡脸,他甚至没勇气问。但白炎似乎对这没什麽反应,只不过睁眼醒来後,特别自然的亲了一口夏夜。

把班花压在桌上进进出出-插同学

“啊——”“啪——”清晨的牡丹堡被一道嘹亮的嗓子叫醒了。

稍早的时候,夏霜过来找夏夜的时候,推开门,就看到自己哥哥昨天晚上拼命想要保护的那个白炎,倒在床上,脸上似乎印着一个红色的掌印。

“咳,夏霜,你来做什麽?”夏夜边喝早茶,边清了清嗓子。

“哥,昨天妈不说了吗,今天要去看看比赛场地的。”夏霜把注意力转移到哥哥身上,夏夜似乎比昨天精神好多了。“我们去找Li吧。”

“为什麽,”想起Li昨晚在自己耳边的留下的话,夏夜皱了皱眉头。

“他们家就是举办第一场比赛的地方。”夏霜坐到夏夜身边,随手也倒了一杯茶喝。“真搞不懂,那些长老在想什麽。说是为了保护参赛人员的安全,连报名的名单都不公开。根本就搞不清楚,他们想要比什麽。哥,我可就靠你了。”隔着透明的茶杯,夏霜眼睛里的红色忽隐忽现。

“你在做什麽?”夏夜又问了一次,刚到李家门口,这家伙就自顾自的走到一棵梧桐树下,还莫名其妙的对着空气和树枝说话。难道是早上下手太狠了,把人打坏了?伸手摸上白炎的额头,恩,也没有发烧。

“夏夜,我没事的。”拉下额头上的手,白炎送给夏夜一个灿烂的微笑,摆摆右手示意丹丹先走。

“大人……”丹丹有点舍不得,今天特地早起,让奶妈给自己梳了小丸子,还戴上了最喜欢的绿叶簪。还没跟白炎大人说上几句话里,又要离开吗?╮(╯▽╰)╭,昨晚也是,白大人一看到现在这个男人,就赶紧赶自己走。含着小埋怨,丹丹慢慢挪开了步子想要离开,却转身撞上了旁边刚刚现身的梧桐精。刚才还非常开心的小姑娘,现在正在用一种悲伤的眼神看不远处。

丹丹顺着梧桐精的眼神看过去,李家的大门被打开了,门口站着的人正是昨天欺负白炎的坏蛋二人组之一,Li。

把班花压在桌上进进出出-插同学

第四章衣柜里的骨头(二)

"公主殿下,你来的可真早。"穿着一身浅灰色的西装,Li走过来,牵起夏霜的手背吻了一下。

“Li,难道你不欢迎我们吗?”夏霜浅浅的笑着,没有抽回被Li握住的手。

“怎麽会呢?”Li故作无奈状,镜片下的眼睛略带笑意地看看站在梧桐树下的夏夜和白炎。“我从昨晚就开始期待今天的见面了。”

一行人跟着Li来到了客厅,也没等主人发话,夏霜、夏夜和白炎三个人直接自顾自地坐到上宾的位子。虽然仆人们早已习惯了夏霜的态度,但他们对夏夜和白炎的这种随意还是非常惊讶。老管家为他们端上泡好的红茶。

夏霜没什麽心情慢悠悠的喝红茶,稍稍抿了一小口,“Li,你们家比赛的场地到底在什麽地方?”

Li没有看看夏霜,只是眯着眼睛享受红茶的香气,“公主殿下,喝完茶,我们就过去。”

“Li,你们家的红茶还是那麽美味。”夏夜虽然习惯喝绿茶,但对这里的红茶还是忍不住赞赏了几句。

旁边的白炎闻了闻茶香,只是低头装着喝了一口。

“其实,你们已经进入赛场了,”看到大家都尝过了红茶,Li淡淡的说道。

“难道就在这里,这个客厅?”夏霜惊讶的站起身,却突然感到腿发软,摇摇晃晃的跌回座位。

把班花压在桌上进进出出-插同学

Li的嘴角翘起,走到夏霜的身边,五指自下而上轻轻抚摸着纤细的脖子,满意的看到夏霜眼里厌恶的表情,“从你们走进我李家大门的那刻起,比赛就已经开始了,我的公主。”

红茶里面有药,夏夜握紧拳头,自己掉以轻心了,想要拿开Li放在妹妹身上的手,可是,没有任何力气,只能慢慢的合上眼皮。白炎的药效似乎发挥的更快,整个人已经趴在了桌子上。

看着完全晕倒的三个人,Li面无表情地挥挥手,几个男仆将他们带了下去。

“啪——啪——”砸在地上的水声让夏夜清醒了过来,用力睁开眼睛,自己被关在牢房里,四周一片昏暗,唯一的光源就是墙上的火把。趴在地上,夏夜感觉混身酸痛。

Li从黑暗中走到火把旁边,摇晃的火焰让他的眼镜忽明忽暗,“你愿意接受资格考核吗?”

“Li,为什麽?”

“这是你的资格考核。”

“什麽资格?”

“竞选族长的资格。”

“Li,你弄错了,我没报名,是夏霜……”

“你们两个人都报了名。夏霜已经通过了资格审核,但你却受到了质疑。”Li背着手,慢慢走到夏夜跟前,用手托起夏夜的下巴,居高临下的望着他,“不过,你真的很幸运,评审组里有人很喜欢你,提出破例给你做一次资格考核。那个人还考虑到我们两家关系要好,特地让我来做考核人。”

把班花压在桌上进进出出-插同学

“Li,我说过了,我不参加……”

“呵呵,你好像还没明白现在的情况啊,夏少。”Li放开夏夜,摇摇头,“其实,你在外地过的好好的,为什麽要回来呢?你不回来,就可以不用参加这个审查了。但当你踏进牡丹堡,你就没有选择了。报名表上有你的名字,不管是不是你亲自报名的,你都必须接受审查。”

“哦,对了,你知道,为什麽这次报名人员的名单都不对外公布吗?”Li自顾自的继续说,“不是为了保护参赛者哦!夏霜也不知道,不过看在我们这麽多年朋友的份上,我可以悄悄告诉你实情。”

贴着夏夜的耳畔,Li用湿热的气息一个字一个字的说,“因为,所有未通过资格审查的人——都——死——了。”

Li放开夏夜,满意的看到对方收紧的瞳孔,“就算不接受考核也会被归为资格未通过哦。”

“那麽现在,让我再正式的问你一次。夏夜,你愿意接受这次族长竞选的资格考核吗?”Li看着地上因为恐惧而蜷缩着身体的男人问。

“……,愿意。”微弱的回答让Li露出了愉快的笑容。

拿着火把,Li走过去点亮了夏夜背後的两盏灯。

明亮的光线让夏夜看清了四周的环境,原来这不是一个空荡荡的铁牢。有一个长头发的女人被钉在墙壁上的十字架上,断了的脖子因为脑袋的重量斜斜的挂在上面,手腕,脚腕处的伤痕翻着皮,露出被砍断骨头,鲜血沿着木头,“啪——啪——”的滴落到地上的木桶里。这个女人不就是昨晚被当做礼物送给夏夜的裸女吗!

“呕”夏夜胃里一阵恶心,低头呕出一些酸水。

Li掏出手帕,拧着夏夜的下巴,有些厌恶看着他嘴角的口水,“夏少,我为了让你通过这次的考核,可是用心良苦啊。昨天,你若是完全收下这礼物,何苦遭这个罪。”

把班花压在桌上进进出出-插同学

轻轻抚上夏夜的脸颊,Li摇摇头,“不过不用担心,不是什麽难办的事。”

夏夜吐完,双腿还是发软,被Li半搂着,也无法挣脱,“你到底要我做什麽。”

Li掐着夏夜的下巴,让他看着十字架下的那桶雪,亲密的贴在夏夜的耳边,温柔的说道:“喝完那桶血,你就算通过了。”

放下夏夜,Li吩咐门口的穿着黑衣的仆人,“什麽时候他喝完了,什麽时候来找我。”随後,转身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牢房。

安静的牢房里只剩下“啪——啪——”的响声刺激着夏夜绷紧的神经。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