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威纯H文: 漫威你大胆的往前走表达的是什么h

夏天欲开始时,我在没有宸风的日子里毕业了。

学测之後的学校推荐及个人甄试,我收到通知,前往几所学校面试,当时宸风还陪在我身边,宸风走了以後,这几所学校也跟着没有下文,其中只有一二所是备取。

毕业後的七月,每个考生更加紧张的指考逼近了,而我却无心准备考试,我像个游魂似的,每天呆在家里乱晃。妈看在眼里没多说什麽,我心里清楚,她没有办法忍受这样的我多久。

周末假日,我坐在书桌前摊开讲义,开始恍惚。宸风离开後,我一直是这个模样,我没有皐月的失眠,反而变得嗜睡,每天都睡到近正午才起床,晚上九点十点便熄灯睡觉,对我而言,或许睡眠也是一种疗伤。

妈今天偕同当房屋仲介的舅舅去看房子,离走前她要我有空出去走走,别一直待在家里。

我哪里也不想去,只是待在房间里。拿出从宸风家带回来的的一本小说和一本日记,还有,他给我的一封信,我凝视着这三样东西,时间不知过了多久,直到一旁的手机响起一阵和弦铃声,才让我漂远的思绪回到现实。

「我在你家楼下,快下来。」阿凛劈头便说。

我告诉他我不想出门,他却说他会一直在楼下等我,等到我愿意走出大门为止。

漫威纯H文: 漫威h

天色渐渐暗下来,我走出阳台,看见他的车还停在门外。

无奈的将手机和钱包丢进包包里,我走下楼前随手抓了放在电脑桌前的钥匙,手心柔软的触感使我打开握着钥匙圈的手。

我拿错了,拿到我送给宸风的钥匙圈,上面还挂着他家大门的钥匙。

甩甩头,我将它塞回口袋,另拿起家里的钥匙,走出门。

阿凛倚着他的机车,见我出来便站直身子,将安全帽递给我。

「要去哪里?」我瞪着手中的安全帽。

「放心,不会把你抓去卖掉的。」他边说边跨上车,发动引擎。

我跨上後座,意识开始有些恍惚。

漫威纯H文: 漫威h

阿凛载着我在街上急驶。夏天的风迎面而来,我彷佛回到那一天深夜,宸风载着我的时候。

我好希望那时的我们,正驶在一条没有尽头的道路上,如果路就这样一直延伸下去,如果我们可以就这样一直走下去,那麽,我们是不是就可以不用面对离别、失去的痛苦?我们是不是就可以一直在一起?

心浸在咸咸的泪水里,找不到上岸的路。

我看着熟悉的道路景色,睁大双眼。

这是往公老坪的路。

柏油路一路蜿蜒向上,阿凛将机车停在可看夜景的小平台上,这里同样也是当时宸风在我来的地方。

踩在同一块土地上,放眼望去几乎一模一样的夜景,国道四号仍旧状似将醒未醒地躺在一片灯海之中,只是,陪我看夜景的人不一样了,最初的他永远不会再出现。那个曾经笑着眼,手指着远方一条昏黄长龙,告诉我那是国道四号的男孩,如今已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我将双手搭在栏杆上,望着前方无垠的灯海,良久以後才发现我哭了。

漫威纯H文: 漫威h

阿凛站在我边,双手抵着栏杆道:「宸风曾经带你来过这里吧?」

我点点头。

「觉得很奇怪,我为何会知道?」他没看着我,放下双手,转身用背倚着栏杆,「不是宸风告诉我的,他没有说,你们之间的事他从来不告诉我。不过,我猜测他曾经带你来过这里,那天他在我家,听了你的留言,立刻借我的机车骑去找你。」

他从外套口袋掏出手机,按了几个按键後递给我。

我定睛一看,里面有一张照片,是我的背影,旁边有许多点点亮光,是这里的夜景。

「我和他的手机是同一款的,那天他急忙要出门找你前,匆匆上了厕所,走出来拿错了手机,大概没发现他拿错了,所以拍了一张你的照片。後来也没有删掉。」他接着说。

我同样没有察觉到,那天传简讯显示的人阿凛,而来的人却是宸风,没有发现宸风拍了一张我的照片。

「赶快好起来,千岚。」他将手插进口袋里,「除了去宸风加收拾遗物的那天你哭过之外,我就没有再看你哭过。我多希望你可以好好大哭一场,不要闷在心里,所以我才把你带到这里来。这个对於你和宸风而言,有过回忆的地方。」

漫威纯H文: 漫威h

我低头啜泣,答不上一句话。

如果说宸风拍那张照片是为了留下纪念,那麽我还宁可他拍的是他自己,流下他的身影给我。

静默许久,公老坪上开始飘下绵绵细雨,夜晚的气温骤降,水珠在发间形成一颗颗的小圆点,路灯的灯光照下来,像是在发光一般。

阿凛将夹克披在我的肩上。

「他也常常做这种事。」我拉拢外套,知道自己说的话很伤人,不论是宸风还是阿凛,他们对我都很好,我却无法克制自己去思念那一个,如今已不在世界上的人,就连阿凛体贴的举动,都会让我联想到宸风。

「他……给过你很多很多温暖吧?」他望向远方的灯海。

我无语的颔首。

「有很多时候我在想,明明是我先认识你的,为什麽会是那家伙走进你心里?」他转过身,凝视着我,「我当然明白,这种事情是说不定的……其实,也因为宸风身上有某些特质是我所没有的,我心里清楚,他有很多地方都胜过我。」

漫威纯H文: 漫威h

「阿凛!」我蹙眉。

「不是他的外表或者成绩,是他和你身上都有一种特质,而我说不上来。」他微微一笑。

我不发一语地看着他。

「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常像他提及你的事,所以他才接近你,这是我想不明白的地方。」

摇摇头,我说:「我和宸风在基测放榜的隔天,就在同一家店里遇见彼此,那时我只顾着跟小优聊天,没发现另一个角落里,有人在看我。」

想起宸风曾在这里跟我说过的话,我忍不住笑了。

「他是在那个时候遇见你的啊。」阿凛的眼里带着笑意。

「我们站在这里看夜景的那一天晚上,他告诉我的。」闭上眼,彷佛还可以看见他的身影,在我身边,不曾离去。

漫威纯H文: 漫威h

雨愈下愈大,灯海在雨雾中愈发朦胧。

阿凛和我都淋湿了,他问要不要马上带我回家,以免感冒。

我摇头说不要。

将双眼紧闭,我仔细聆听雨声。

这是宸风的声音吧。他始终没有走远,始终都在我的身边。

随後我徵开眼,国道四号昏黄的灯光仍在雨中发亮。世界彷佛沉寂了一样。

「那一条黄色的大道是什麽路?」阿凛指着它问我。

「国道四号。」我笑了开来。

漫威纯H文: 漫威h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