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等同学怎样使皮肤变白光滑_插同学

诅咒与记忆(三)

“可是,您之後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了”小土地公丹丹绞了绞手上的白帕子,偷偷看了一眼白炎,好像没什麽表情“後来,倒是有一些树妖说看见您去了李家大宅那边。父亲大人也去找过您,可是,一点您的气息都没发现。本来是想报案的,但您的宫殿那边来消息说,您以前也常常会消失一段时间出去游玩,这次可能也是去别的地方度假了,所以无需惊动上界。自您离开後,父亲大人一直非常伤心……”

“瑄瑙……”白炎陷入了沉思,那个冰山秘书,自己怎麽会把她给忘了呢?五年前,离开老土地公後,究竟发生了什麽?为什麽自己当时的一切记忆和仙力都被封锁了?三界之内,有这个能力不外乎那几个老家伙,可是究竟是谁对自己做这种事情?牡丹堡这里的疑团真的越来越多了,白炎想着,不禁弯了下嘴角。不过,现在自己的记忆在逐渐的恢复,似乎体内的能量也在一点点的复原,刚好可以在牡丹堡继续调查一下。

“奥奥,对了,瑄瑙大人的案子现在已经被当做失踪人口处理了,白炎大人,您看。”丹丹从自己的小衣袋里掏出办公的Ipad,调出当年的调查结果,让白炎看档上面被加印的四个红色的大字“失踪人口”。

“你刚才说我之前去过李家大宅?”白炎看完关於瑄瑙的报告,随手点开仙界系统的新闻版块。今日头版:“玉帝携西王母访问冥界,欲签订双边贸易协定”,“反腐倡廉,仙界纪委再擒三位重量级仙官”“嫦娥三界巡回演唱开售”……仙界果然还是这麽热闹啊

“嗯,父亲大人亲自去询问的,是李家门口那棵三百岁的梧桐精说的,”丹丹赶紧点点头,“您刚才还见过李家的人,那个戴眼镜的就是他们家现在的长子。”

“那个阴险的四眼?”白炎对刚才把自己当食物的人,可没什麽好感。

“是啊,大人。”

“这里的人都把人当食物?”白炎接着问。

“啊,这个下官也不是很清楚,”丹丹水汪汪的大眼睛上显出了一丝为难,“牡丹堡这里虽然常年冤魂异鬼不断,可是,却从来没有任何直接证据能说明这里的人吃人。鬼差那边每次调查,那些冤魂都只知道自己是惨死的,却不知道是怎麽死的,连屍首都从来没找到过。”

“父亲大人就是因为这几年的冤鬼案件太多而劳累过度生病的!”想到娘亲为了照顾爹爹也一并离去,留下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处理这些公务,丹丹有点个小心酸,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啊,继续捏着白帕子擦擦眼角。

放学等同学_插同学

“小土地公,你叫什麽名字?”放下Ipad,白炎摸摸小孩的脑袋,半搂着他问。

四周白炎的气息愈发的强烈了,仙家修炼一直讲究的是心止如水,而仙界政府更是要求每个公职人员不可随意动情,违者必罚,可是,看着白炎琉璃色的眸子,丹丹第一次有种自己像是要陷进什麽东西里的感觉,这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体验,“丹丹,牡丹的丹。”

“丹丹,”白炎笑了,继续摸摸小土地公白嫩的小脸“我来的事情,先别通知上界哦。”

“嗯,一切听您的安排,白炎大人。”丹丹有点晃神了。

第三章诅咒与记忆(四)

青鸾殿内,白炎的二号秘书箬芸,刚刚打碎了一块砚台。

“啊,又有个兄弟牺牲啦!”书桌上的毛笔大声嚷嚷起来。

“完蛋啦,白大人不在,箬芸是要给咱们来场大屠杀啊!”茶杯也惊悚起来。

“MD,这日子没法过了,白炎大人再不回来救我们,咱们就赶紧跳槽吧!”宣纸也愤愤不平,这个月自家兄弟死在箬芸手上的最多。

“@#¥……”白炎书房里的器具开始各种吐槽起来。

放学等同学_插同学

叹口气,无视正在颤抖的小茶杯,箬芸继续拿着抹布使劲擦。大人不在的这些日子,只有靠这些大人平时用过的器具一解相思了。

大人,你和瑄瑙姐姐在人间还没玩够的吗?箬芸郁闷,也不带人家一起。

牡丹堡内

消毒药水的味道充斥整个房间,硕大的床上躺在一个瘦骨嶙峋的人,灰白色的头发,眼眶凹陷,看到夏夜,也只能稍显激动的发出“呜呜”的声音。

“父亲”夏夜跪在床边,握住父亲的手,无法相信不过五年,眼前的人竟已如此的病入膏肓。

“医生说你父亲已经时日不长了,我们的时间也不多了,夜儿,”夏母来到了夏夜的身後,拍拍儿子的肩膀,“再过一周,族长的竞选就要开始了。”

“如果不是五年前你犯的错,这个位子自然是由你父亲传给你,”夏母皱了一下眉头,“现在,你父亲病危,族里的改革派旧事重提,借你的事要取消现在族长的世袭,办了这次的竞选。我已经安排霜儿参选了,你一定要帮你妹妹选上族长。”

“妈,有哥在,肯定是没问题的,毕竟哥哥从小就是被当做族长培养的……”夏霜露出了几分自信的笑容,还有什麽人会比夏夜更适合帮她取得那个位子呢。

“我有一个条件。”早就知道,母亲要自己回来,肯定另有目的,夏夜并没有太惊讶。

夏母挑了挑眉,看着五年不见的儿子,已经比她高出了一个头,内在是不是也有了一些改变呢,“说。”

“谁都不许碰白炎。”夏夜看着母亲和夏霜说道。

放学等同学_插同学

“哥,你疯了吗?难道你真的喜欢那个人类?我们只能和族里的人在一起啊”夏霜精致的面庞有了一丝裂隙。

“夜儿,你确定这就是你的条件?”夏母的反应则比较平淡,看着夏夜,眼中多了几分玩味“好,我可以答应你。明天我会通知族人,不让任何一个族里的人碰那个孩子。”

得到了夏母的肯定,夏夜紧绷的肩膀终於放松了下来。

“好了,今晚,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跟着夏霜去看看比赛的场地,好好帮你妹妹准备。”夏母说完,转过身子,已无意继续说什麽,示意儿子走人。

夏夜看了看躺在床上的父亲,握了握拳头,扭头离开了这间屋子。

除了说不出话的夏父,现在房间里只剩下了夏母和夏霜。

“妈,你怎麽能答应哥那种条件!”

“霜儿,你以为,我答应了,那个男孩子就会没事吗?”

“可是,你明天还要跟全族的人说这事!”

“霜儿,你没发现吗?”

“?”

放学等同学_插同学

“那个叫白炎的孩子,最应该害怕的不是我们。你哥哥才是那个孩子最大的威胁。”夏母坐到床边,仔细的为夏父整理了一下被角。

离开了父亲的房间,夏夜急步往自己的卧室走去。

好冷,牡丹堡里太冷了!必须要找点温暖的东西。

第三章诅咒与记忆(五)

哮天犬的耳朵动了动,捅了捅旁边的玉兔。“兔子,你刚才有没有感觉到一点白炎大人的气息。”

“白炎大人肯定在人间玩的开心啦,”玉兔给了笨狗一记白眼。听说今天有个“玉兔号”探月车要来广寒宫,她可是特地约哮天犬过来凑热闹的。这个笨狗竟然在约会的时候,还在想白炎大人。这一刻,玉兔心中产生了几分纠结的少女情怀。哮天犬对白炎大人的执着,她还是能理解的,毕竟,他刚生下来的时候,曾经在白炎大人身边待过三个月,後来才去了二郎神大人那里任职。顺顺自己耳朵上的毛,玉兔有点嫉妒,白炎大人,那是三界杠杠的帅哥啊。自己还没见过几次,身边这只笨狗竟然在大人身边待了那麽久。

“哇,玉兔快看,有东西从那个大盒子里跑出来了,”哮天犬兴奋地拍着玉兔的。

“知道啦,不就是个探月车吗?有什麽特别的。”玉兔有点嫌弃地看着哮天犬大惊小怪的模样。

“恩,很特别,”狗爪子盖上兔爪子,“它的名字是我生命中最特别的。”粉红泡泡泡泡……

牡丹堡内

放学等同学_插同学

夏夜回到房间,白炎已经睡下,墙壁上的烛光在他脸上勾勒出温柔的线条。走过去,抱住床上的人,夏夜想汲取一些温暖。

“怎麽呢?”白炎睁开琉璃色的眸子,伸手地抚上夏夜的脸,“伯父的情况不好吗?”

“不……”夏夜趴在白炎胸口上,摇了摇头。

白炎感觉有液体浸湿了自己的衣服,赶紧坐起来,夏夜哭了吗?

借着床头的台灯,睡衣上斑驳的血迹让白炎一下子清醒过来。夏夜坐在床上,低着头,厚厚的刘海挡住了眼睛。

白炎勾起夏夜的下巴,才一会不见,这小可怜似乎更憔悴了几分。那双魅惑众生的眼睛已经被鲜血染红,眼角鲜红的液体顺着脸颊继续滴落在床单上。

“我不该带你来的……”夏夜喃喃自语,“诅咒还没有没解除,你会死在这里的”。

白炎淡淡一笑,对於一个活了几千年的仙官来说,他早已忘记死亡是什麽感觉了。

握住夏夜冰凉的双手,白炎靠近这个和自己生活了五年的人类,“夏夜,你在怕什麽?”

“白炎……”夏夜觉得面前的人似乎有什麽地方变得不一样了,“这里的人都被诅咒了。”

“噗”白炎被夏夜的话逗乐了,“那是什麽诅咒呢?”

放学等同学_插同学

“我犯了这里的禁忌。牡丹堡这里从来不接待外人,也没有人能自己进来。五年前,我曾经鬼迷心窍的带了一个人回来。”夏夜的嘴唇开始泛白,“那件事,我做的很隐秘,我以为没人知道的,可是还是被祖母发现了。因为这个,我被关在祠堂里,不吃不喝的跪了三天。他们拿鞭子抽我,不让我睡着。那次,我以为他们会杀了我。可是,第四天早上,他们突然把我赶出了牡丹堡。但是我带来的那个人从那以後再也没有出现过。”

“我好想,那个人後来被怎麽样了。”回想过去,夏夜痛苦的闭上眼睛,“直到今天,我才开始明白了,这里的人那时候是在用怎样的心情看她。”

抓着白炎的双手,夏夜突然把人压倒在床上,“今天晚上,一直有个声音在我耳边说话,每一次看着你……”

“他都只在重复一句话——吃……,”夏夜睁大泛红的眼眶,低头恶狠狠的咬上那红润的双唇。没有任何情愫的吻是猎食者的掠夺,唇齿间充满着撕咬。

“唔,”白炎的嘴角被咬破了,彼此的唾液里混入了铁锈的味道。用力一翻身,白炎转而把夏夜压在身下,琉璃色的眼睛,发出点点萤光,心中默念一道安神咒。等到身下的人渐渐没了动静,白炎才结束了这个漫长的吻。亲亲怀中睡美人的脸蛋,虽然很想继续做下去,但他目前还不想在玩亲亲的时候表演给观众看。

夏夜回来的时候,有东西跟过来了。搂着怀里的人,白炎往门口看过去,是晚宴时见到的那个裸女,站在房间的角落里。不同於刚刚娇艳的摸样,她的手腕已经被砍断,手掌连着一丁点皮悬在手腕上,脖子似乎也被锋利的刀具划开了,血迹斑斑的脑袋半吊在空中麻木地盯着白炎。

“已经死了吗?”

半悬着的脑袋点了点。

“怎麽死的?”

摇摇头。

“最後见到的是谁?”

放学等同学_插同学

她伸出残缺不全的手臂,断腕处森森的白骨,缓缓地指地向了白炎。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