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你寡 插六年级语文人教版考点寡,

「一年,就从春开始。」

温暖的春天,是治癒人心的季节。

百花绽放,四处散发着新生的气息。

我以为春之女神一定会赐给每个人属於他的幸福

而我的爱情还来不及开花结果,就已随着风飞到我触手不及的地方。

「他真的很讨厌!」诗晴颤抖的声音传入耳里,原本轻轻摇晃身体踩着影子的我回过神抬起头瞥了她一眼。

「真的真的很过分…你也这麽觉得,对吧?」我假装没有听见,低下头继续踩着影子,诗晴在身旁不停的碎碎念,眼角似乎还含着泪,但此刻我只听到风轻轻吹拂的声音。

见我没有任何反应,诗晴不死心继续追问:

「韵歆,你是站在我这的吧?」我停下脚步转过头去看着她,停顿了几秒後我轻拍她的头说

要你寡 插寡,

「没事的,他可能只是太忙了,过几天他就会来找你了」诗晴愣了一下,然後急着开口

「可是…」

「好啦!我家到了,有事明天再说。」直接打断她,我从口袋掏出钥匙走到门前跟诗晴挥手道别,然後转身走进家里。

默默叹了口气,把鞋子脱好放进鞋柜後直接坐到地板上,手揉着太阳穴。

「你回来啦。」妈从厨房探出头来,我对她嗯了一声,然後甩甩手催她回去煮饭。

我扶着墙壁缓缓站起来,走到厨房顺便问问菜色後,便背着书包走上楼梯。

突然,口袋传来一阵铃声,我把房间门关上,意兴阑珊的接起:

「喂?」我懒洋洋的倒在沙发上。

「到家了没?」话筒那端传来熟悉的嗓音,於是我搔了搔头随口回答

「嗯阿刚到,怎了?」

「好,你等我一下。」

要你寡 插寡,

「什…」

话还来不及说完,对方就把电话给挂断了,我一脸莫名的看着手机,然後耸耸肩丢到床上。

「蓝韵歆!」

内衣才脱到一半,被楼下突如其来的叫声差点吓到跌倒。

「蓝韵歆!下来!」

我换好衣服,然後不耐烦的打开窗户走到阳台靠着栏杆朝着楼下大吼。

「干嘛啦!?」

陈柏宇站在楼下,看到我走出来又再大喊了一声

「快点下来!」

我看了看陈柏宇的四周,经过的路人用着奇怪的眼光打量着他,但陈柏宇却丝毫不介意。

「好啦你小声一点,我马上下去。」我转身离开阳台,关上窗户之後还听的到陈柏宇大声叫我快点下来的催促声。

要你寡 插寡,

我一路从四楼冲到一楼,穿了个夹脚拖就用力打开门,头发凌乱一脸慌张的跑到陈柏宇面前

「叫得这麽急干嘛!?」

和陈柏宇互看了几秒,突然他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你是白痴吗?还真的用冲的下来。」听见陈柏宇的笑声,顿时觉得自己被耍了,使我额头上的青筋默默爆了出来。

「你很幼稚欸!到底干嘛啦!」轻轻揍了他肚子一拳,然後抬起头嘟着嘴,等他笑完他伸出手摸摸我的头。

「不错不错很有效率,生日快乐!」心脏漏接了一拍,我低下头接过他递给我的纸袋,约莫过了五秒钟,我抬头一脸疑惑的看着陈柏宇。

「今天不是我生日。」陈柏宇的笑容瞬间僵住,我把纸袋打开,依然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他从口袋掏出手机开,他指了指今天的日期:

「今天不是六号吗?」

我瞪大眼睛,然後打了他的肚子一下。

要你寡 插寡,

「今天是五号,是诗晴的生日!」

刚刚诗晴泪眼汪汪的样子突然浮现在脑海,接着我从纸袋里面拿出一枝雪糕。

「还有,这麽多的冰棒,女生不能吃太多冰的,你是想痛死我吗?」

他愣了一下,乾笑了几声後骚骚脑杓,然後拿走我手中的雪糕打开塞进嘴里。

「好啦对不起,我想说你从小就喜欢吃冰,那我拿回来下礼拜再补送给你。」

他含糊不清的说,然後伸出手要拿回纸袋,我把它放到身後然後对他说:

「我先收着,等到你想到更有创意的礼物,再来找我换!」

我迅速溜到门前,然後回头对陈柏宇笑了笑:

「还有别忘了,今天是你女友的生日!」

「好啦!掰掰。」他叼着雪糕,单手叉着口袋然後跟我挥手,当我也正准备举起手和他说声再见的时後我意识到一件事,赶紧冲进家门逃离现场。

妈呀!我竟然没穿内衣就跑出去了,真是丢死人!陈柏宇应该没有看到吧!?

要你寡 插寡,

我在走廊上来回渡步,一下看看天花板,一下拨弄自己的头发,心里头乱糟糟的。

「是谁啊?叫得这麽大声?」

妈从厨房走出来,我一脸哀怨的看着她,然後快死的样子开口:

「没有啊。」

母亲走到我面前,用眼神上下打量我,然後一脸贼笑。

「男朋友啊?」

冰棒差点掉满地,我用力的摇头否认。

「才不是!」

母亲挑了下眉,然後带着微妙的笑容飘回厨房。

我无奈的看着我妈的背影,然後默默走进厨房打开冷冻库,把冰棒整袋塞进里面。

要你寡 插寡,

「韵歆!陈柏宇没有打给我!」

我一回到房间,手机就亮了灯,打开之後才发现是诗晴传来的。

「怎麽了?」

「今天我生日耶!他完全没有打来!连个生日快乐也没有!」

我的脑中突然浮出刚才陈柏宇来我家门口的画面,然後又看了看诗晴的讯息。

「你打给他看看啊」

我再一次无奈地回应,今天已经不知道接收了多少这种讯息了。

「哪有女朋友打给男朋友的!我不管,他今天没打来我就不睡了!」

又来了。

男生这种单细胞生物,遇见这种公主小女孩简直就是在制造世界级武器,

要你寡 插寡,

每当小公主的男朋友又犯笨时,她的好朋友就是最前线防卫。

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为了守护世界的和平,篮韵歆!撑住阿!

「好好,你先乖,不然我替你问问他在做什麽?」

诗晴已读了好一阵子,才传个贴图表示同意。

於是我打了通电话给刚刚那位"肇事者",果不其然,和往常一样,

电话才响了三声便接起。

「怎啦,想退货了吗?」

他的声音一样白痴,我将刚刚诗晴抱怨的事,和她现在的愤怒告诉陈柏宇,

没想到陈柏宇并没有如往常的大笑,还没说完,他又没礼貌地插嘴。

「把窗户打开。」

我沉默了会,但还是叫他等我一下,我将内衣重新穿好,才将落地窗打开走到阳台去。

要你寡 插寡,

「你是白痴吗,直接在这讲就好了,用电话讲收讯多不好。」

陈柏宇站在我隔壁的阳台,自从他交了女朋友後,就再也没有这样和他在阳台外聊聊心事,彻夜未眠过了。

「怎啦?今天这麽反常」

我歪着头看着他的侧脸,他沉默了很久,如果刚刚不讲话一秒钟有一块的话,我现在应该有几百块。

「没有,只是觉得很久没这样聊天了,你可以帮我跟他说,今天发生了点事,明天我就去找她好吗?然後记得…」

「记得不要让她知道你住我隔壁是吗,好好好,我会记得的。」

陈柏宇瞪大眼睛,接着便笑了出来。就是他这个笑容,不知从什麽时候慢慢地被吸引,可惜等到发现我喜欢他时,已经太晚了。

「还是你最懂我,改天再请你吃糖,我去洗澡了」

说完,他摆了摆手进去他自己的房间,留下还在阳台吹着风的我。

有人说,初恋往往没有结果,现在想想,我的初恋好像从来没开过花。

一直以来他就是一颗大树,为我遮风挡雨,陪我度过每个春夏秋冬,

要你寡 插寡,

但为什麽每到百花绽开的春季,这棵树却从没为我开花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