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寡言他的粗大进出她的柔软_插寡,

宋秋最近的工作效率大大降低,这要归功于她有一个秀色可餐并对她过分关注的邻居,好在她最近工作也不多,也就只有总编给她的一个任务。

这日,宋秋刚坐下还没来得及看目标人物的资料,总编就杀进办公室催促她:“宋秋啊,你怎么还不行动起来,我给你的任务你安排好了没有,可别急死个人了。”

总编虽然在平时对她总是色眯眯的搞小动作,但他的总编位置也不是凭空白来的,工作和私事他分的很清,要不然宋秋早就辞职不干了。

“距离高考还有一段时间,成绩出来也有段时间,还早,也不急于这一时吧。”

“还不急!我听到小道消息,有其他杂志社的人已经过去了。”

“不就一个学生么,至于吗?每年都有高考状元,第一名也不见得是他吧。”宋秋无所谓的说道。

“那不一样,那个学生家境是常人能比的吗?”

“怎么?难不成是个富二代?”

必寡言_插寡,

“不仅是个富二代,还是个官二代呢。先不说他的母亲娘家是本市数一数二的排得上名次的富豪,他父亲父辈几代都是绰绰有名的红色军人家庭,各个身负官衔,你看新闻联播还能看到他的爷爷呢。无论成绩好坏,谁不想卖他家一个人情。”

没想到这个学生来头这么大,宋秋难免有些惊讶。

总编说到激动处,控制不住捶了捶桌子,桌面的杯子被震动发出声音控诉,“这次要是采访好了,不光杂志销量好,说不定还能送个人情,搭上他家里的这一条线,以后前途就无量了,我会升职,你也能沾光。”

事关以后的前途,他红着眼瞪着宋秋的眼珠子都快要出来了,咬牙道:“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采访到他,而且必须是独家!”

***

四月维夏,六月徂暑。

宋秋早上被总编赶出来工作,下午的时候才到达目标人物的学校—博瑞私立中学。

出来的急,助理给的资料始终没看到,现在更没带出来,好在她还知道他的名字。

必寡言_插寡,

原本助理的意思是让校长广播叫这个学生到办公室谈的,但是宋秋觉得是你有求于人,应该是你去找他,别一来就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嘴脸,毫无诚意,是她她也不会答应的。

听助理调查消息,刚好博瑞中学下午的时候有一场高三学生组织的篮球比赛,学校本意是让高考生解压放松。不出意外,同样是高三生,他应该会去,可以在篮球场馆内和他谈谈,离开办公室的压迫,篮球场更让人轻松,这样能让他放松芥蒂,也略显诚意,更容易接受她的请求。

“这位同学,请问一下,篮球馆怎么走。”宋秋问到一旁路过的学生,没有办法,这个学校实在是太大了,学校门口贴有学校地图,然而花花绿绿的字看得宋秋头大,她本就缺乏方向感,看不懂,宋秋无奈之下只能一路问进来。

根据学生们的指路,宋秋赶到了篮球馆。

身后不远的地方,有一个高大的身影早在宋秋问路的时候就注意到她了,在一堆穿着校服的学生里,只有宋秋黑色长卷发,米白色的职业套装,里面是一件雪纺V领衫,红色高跟鞋,身材挺翘细挑,很打眼。

“走啊,许泽,你发呆呢?快开始了。”前面的周小天转头看向身后突然停下脚步的许泽,不明白走得好好的人怎么突然停了。

许泽目送前面那道倩影,看着她走进了他要去的地方。内心惊讶,意外,也惊喜,没想到会在学校遇见她。

更衣室内,要上场的选手正在换球衣。

必寡言_插寡,

周小天还没来得及换,看到许泽跟进来,一边找球衣一边说:“我一会儿就上场了,你可以去挑个好位置,待会让你观赏本少爷我的英姿。”说完停下手里的事,摆了一个自认为很帅的动作。

“拿件球衣给我。”许泽冷眼看着他装逼。

“哈?”周小天收回手惊讶的看着他,“你不是说你不打吗?

“废话少说,快点。”许泽冷声说道。

“之前就问过你了,说不打的是你,现在要上场的也是你,真是四月的天,你的心。”周小天无奈地找到之前的替补选手,抱歉的跟他说不需要了。

宋秋选了个靠后的位置,观众席上清一色全是学生,她不好意思坐在前排,显得突兀。

选手一一上场,宋秋无聊的低头看机。

“啊!!!”原本熙熙攘攘的掌声突然被一阵穿透耳膜的尖叫声替代。

必寡言_插寡,

宋秋抬头,跟着众人的转头方向看了过去,然而她坐得很靠后,隔得远远的,她只能看清下面有个穿蓝色球衣的人走在人群后面,在一众高高的选手里,他的身高依然很高,身材也不错,很匀称。看不清具体面貌,但根据前面女学生的激动尖叫判定他应该长得不耐。

红蓝两队,明显蓝队胜算更大,那个开场作为压轴上场的球员已经连进两球了,英姿飒爽的,场内的尖叫几乎是他一投篮,瞬间爆炸,有种棚顶快被揭起来的感觉。

这就是青春啊,宋秋内心感叹。

随着持续不断地尖叫,分贝过头,宋秋不适应,有些受不了,她起身离开去洗手间。

“我去,你今天打了鸡血啊,这么猛。”周小天喘气接球,明显感觉到今天的许泽和平时不一样。

许泽不断跳跃投篮,呼吸也早不平稳,汗水从他发梢滴落,他张开薄唇喘气,每投完一个球,他总是看向馆内出口高处,引得那个方向的学生妹都以为他在看自己,激动的尖叫。

从进场,许泽也许是心有灵犀,一眼就看到了她的位置,看到她在看自己,表上面平淡无奇,然而内心一丝丝的高兴,打球的动作越来越迅捷。

许泽平时对周围人对他的看法不甚在意,然而今天,自己有意向某人表现,一阵一阵的夸张尖叫,让他心里不免得意,炫耀般想给某人看,迫不及待的转头看过去,看着她鼓掌,浑身都是劲,动作迅猛,从对手手里抢球,再一个起身跳跃,回旋投篮,完美落地。

必寡言_插寡,

又一次进球,他立马向刚才的方向望过去,眉头不自然的一皱,那个位置已经空空如也,好心情不免失落,想表现的人都不在了,心里泄气,他不想在继续。跟周小天交代了让替补上,许泽去了洗手间。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