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娇妻带着别人的精让我吃穿之炮灰很倾城: 炮灰h

早晨的空气充斥着鼓动的因子,这是毕业旅行出发的当天,十几台游览车成排地停在学校外的马路上,车身的绿色烤漆被炙热的阳光晒的发烫,车顶折射出金色光晕,柏油路微微透出热气。

突然有股我们陷在城市沙漠里的感觉。

小优比平时还早把我从被褥中挖起来,我揉着惺忪睡眼同兴奋的她将昨晚收拾的行李清点一次。可想而知,她一整晚都亢奋的无法入眠,而我也被她吵得没睡多久。

「阳光少女,你的精神也太好了吧。」将背包的拉链拉上,我忍不住调侃她道。

「还好啦。」她满脸笑意。

收拾好东西,我们往各自的班级集合。

昨晚赶在门禁之前,我和宸风见了一次面,谈起关於上个礼拜的模拟考是如此紧绷,也谈起这次的毕业旅行,我想像着,期待会发生许多好玩、难忘的事情。

同时也谈到为期三天二夜的毕旅大概没有办法见上对方一面了,就算见了面也无法好好地说上话,只能匆匆地打声招呼,除非彼此有脱队的打算。

快穿之炮灰很倾城: 炮灰h

游览车的车身摇摇晃晃,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你有听说那件事吗?」坐在前排座位的同学向她身旁的的开口问道。

她们的谈话内容打断了我的思绪。

「你说隔壁班的书涵吗?」答覆的刻意压低声音,「我在补习班有听她的同班同学说过,听说她已经有一阵子没有来学校上课,也没向学校请假,後来她妈来学校帮她办休学。」

我惊讶地看着前方的椅背,一股复杂的心情涌上心头。

「到底发生什麽事?都已经快要升上高三了。」那同学又问道,另一个只是以『不知耶』三个字草草结束这个话题。

我的心里隐藏着不安,连窗外的风景也无心再看,不知道阿凛和小优他们对这件事是否早已知情,只是没告诉我而已。

右肩的重量使我分心,转过头,坐在我右边座位的女同学手搭在我的肩膀上,微笑地盯着我看。

快穿之炮灰很倾城: 炮灰h

微微蹙眉,我问:「怎麽了?」

她摇摇头,「是你怎麽了?把不开心的事情暂时忘掉吧,今天、明天、後天这三天该是我们大玩特玩的日子,是属於欢笑的,别把它浪费在想其他烦人的事情上。」

说完,她抬起手抚平我蹙起的眉头。

她和我也是高一的同班同学,高二分组後又被分到同一个班级,对於我和书涵的事情她略知一二。

我点点头,随即展开笑颜。

是啊,她说得没有错。

暂时将这件事情忘却吧。

「千岚,要不要唱歌?」班长捧着一本厚厚的歌本站在我们的座位旁。

快穿之炮灰很倾城: 炮灰h

我接过歌本,和跟我坐在一起的朋友随意翻着。

「喂,我也要看,等一下传给我。」後排的人攀着椅背说道。

「这里有纸,把想点的歌抄在上面,传到前面给我。」他离开了一下,回来时手中多了一叠纯白色的纸条。

我看见每个人的双眼全钉着我手上的歌本看,不免感到有些好笑。唱歌还真的是全民运动啊。

我和朋友讨论着想在空白的纸上填写什麽歌,热络的欢乐氛围充斥着整台车,使我忘了前一刻正在为书涵的事情伤神。

将写好的传到前面去,我稍稍举高歌本欲递给後排的同学,手还没拿稳随即被人抢去,惹来不小的抗议声。

电视传来音乐声,我抬眼一看银幕上出现的字幕,是一首前些年十分流行的快歌,当时引发一股热潮,颇受人欢迎。

我也很喜欢这首歌。

快穿之炮灰很倾城: 炮灰h

点歌的同学抢过麦克风,站在走道上蹦蹦跳跳的大声唱了起来,其余的人也没有闲着,更不甘只能听别人唱,周遭鼓噪亢奋,有人离开座位直接在走道上跳起那首歌MV里的经典舞步,随後纷纷有同学跟进。

大家鬼吼鬼叫的,全都疯狂了,连平时板着一张严肃面孔的导师李老,此时也只是坐在位子上笑着任我们玩乐,开车的司机也没阻止,反而跟着哼起歌来。

「千岚,一起来玩啦。」

坐在位子上拍手的我突然被朋友拉起来。

我不会跳舞,四肢僵硬,只会身体微微地跟着音乐摇摆。

「站着的同学小心嘎,这个路段有很多大型的弯路,我要转弯罗。」司机抓起他身旁的麦克风说道。

我捉紧椅背上的把手,随着车身忽左忽右的转弯,身体也跟着忽左忽右的摆动起来。

在一连串转弯的惊呼声中,快歌结束了,下一首是抒情歌,一样是每个人都能琅琅上口的那一种。

快穿之炮灰很倾城: 炮灰h

走道上的同学相互推挤着回到各自的座位,车子行走的同时,走起来就有些摇晃不稳了,更何况还遇上转弯。

站在我後方的人一个不稳,重心往我身上压过来,我被突如期来的状况吓一大跳,腹部撞上座椅的扶手,右脚拐了一下,跌坐在地。

好痛!

「千岚!有没有怎麽样?」周遭的同学围了上来,关心的询问道。

我痛得无法开口说话,眼眶逐渐泛起水气。

「脚好像扭伤了,我爬不起来。」我缓缓气说道。

同学一直不停的跟我道歉,我向他摇摇头,毕竟人家也不是故意的,只是可惜了我的毕业旅行,极有可能因为这样而泡汤。

班导师过来了解状况,要同学坐回自己的座位,并帮我做初步的处理。

快穿之炮灰很倾城: 炮灰h

「还好吧。」导师走开後,朋友仍旧不放心的询问道。

「没事啦,刚刚老师不也说一下车就会带我去看医生的吗?」我笑了笑。

腹部的撞击没什麽要紧的,但扭伤的脚踝隐隐作痛,让我接下来这几天行动不便,也使我玩乐的心情大打折扣。

我们下榻垦丁福华饭店,第一天晚上为班级自由活动时间,十点半导师会到各组同学的房间点名。

班级自由活动时间,我是缺席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