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老熟妇潮喷出尿一下下面小说 摸小说

圣女之子房内有一盏灯。

小小的,很普通的样式,平常放在床头柜上,需要时也可以提在手中。那灯不怎麽起眼,因此很少人曾注意到它,而知道它从来不熄灭的人就更少了。

并不是说有什麽魔法附着在上头,它还是需要补充灯油、需要点燃,只是当夜深人静时绝对是亮着的,即使房间主人已经陷入沉睡也一样。

而那是发生在某个夜晚的插曲。

你如往常般将圣女之子赶去睡觉後回到房内,取了本书打算在睡前阅读一会儿。外头的暴风雨已经持续了一整天,这在星幽界是很罕见的──估计是炎之圣女的心血来潮吧。没法出任务的宅邸闹腾了不少,好不容易到了晚上窗户又被吹的乒乓作响,皱着眉思忖今晚得到几点才睡得着,闪电却又在这时划过,停滞几秒引出近在咫尺的雷声。

风显得更狂燥了,即使紧闭着门窗还是有几丝冰冷空气自缝隙灌近,令照明的烛光有一瞬间微弱得几乎要消失。你抬头望向那回到原处摇曳着的火焰,略为担心地皱起眉。

还是去看一下好了。

摸一下下面小说  摸小说

你掀起被子捕捉一闪而逝的光亮。

下一秒又将整个人蒙住紧紧闭上眼,外头轰隆隆地响,风声雨声枝叶摩擦的声音全混在一起,你紧紧抓着那些声音不肯放手,免得自己真陷入最讨厌的情境。

你不喜欢又黑又静的地方,忘了是从什麽时候开始的,只待意识到时就会在夜半时分躲在棉被里瑟瑟发抖了。诞生前在黑暗中待得太久,以至於现在被众人围绕的生活短暂的似乎稍纵即逝,一不留神就会回到虚无的原点。

在知晓其他那些後一起变得清晰的,被称为恐惧的感情。

然後你听见了老旧门轴磨擦的刺耳声响。

像是发现救命稻草般地回头──那些人类害怕的情况不是你的思路能到达的地方──却忘了你整个人还包在被子里,手忙脚乱下差点绊到床下去。

「虽然知道大小姐怕黑,但没想到怕到这种程度啊。」熟悉的声音透着无奈、混杂些许笑意,接着有人掀开了眼前那层布料,抬头对上的便是微笑着的蓝眸和他手上柔和的光源。

方才浓重的几乎令人窒息的情绪顿时消散大半,你揪住侍僧的衣角不想让它们再回来,当事人眨眨眼,安抚般地摸着你的头问:「灯熄了?」

摸一下下面小说  摸小说

点点头,看着他放下提灯转向你房内的另一盏,重新替烛蕊点上灯,小小的火光安静而稳定的燃烧着,如同过往的每个夜晚,可还是有什麽你不了解的在骚动着,最後只能在他彷佛就要起身离开时开口:「可以跟路德一起睡吗?」

对方滞了一下,表情微妙地看向你,无法读出其中意义的你疑惑回望,几秒後他叹口气,伸出手道:「过来吧。」

走廊与记忆中一个人提着灯走过时不大相同。

偏头看向牵着你手的侍僧,他另一手提着灯──比你的更为明亮、能照耀的道路也更为宽广,光线由中心发散而出,至边缘处逐渐模糊且暧昧不清,最终还是消逝在看不见的尽头。以前你总有种光源可能在某一步时跟不上、而你会就这样走入黑暗的错觉,也因此害怕望向前方。但不可思议的是那错觉这次并没有出现,光晕处的色泽由深到浅再转黑,形成了种初次注意到的温柔色彩调和。

「大小姐为什麽怕黑呢?」脚步声外的声音突然响起,你这才想起你没跟任何人提过这件事:「以前待的地方很黑、很安静,一个人在那里待了很久很久……」

收紧了牵着侍僧的手,和人造物的你不同,温暖的体温透过掌心传来,如同手中提灯内的火光,你想着该怎麽解释这种情绪,他却先开了口:「没事的。」

「害怕的时候,我会在这里的,所以不会再回到以前那种地方了。」

为什麽呢?

摸一下下面小说  摸小说

他总是能理解那些你不曾说过的、无法理解的感情。

而他的表情没有变化,直直看着前方的眼神却让你觉得肯定是这样的,这个人会出现、会替你点起灯、会像这样牵着你的手,无论多少次又或是在什麽地方。

安静柔和的灯光照耀着比平常更为明亮的走廊。

UL企划「LightingUnLight点灯图文」用稿。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