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主太大了把我做哭了:一首妹妹你大胆的往前走操女主

结果一堆人熄火下车,就这麽站在旁边专注看着我们,眼神简直就快把陈轩芩生吞活剥。有人拿出手持摄影机,不晓得这个变态怎麽会随身携带这种鬼东西,我连忙下达不准任何人拍摄的指令。

我把手放进风衣口袋,用拇指剥下尾戒,小指差点扭伤。

今天真是和身体无缘。

红灯转成绿灯。

陈轩芩没等我把手放回她身上,催动油门加速往前,想要尽快逃离这些目光。

这次没那麽幸运了,重心往後倾倒,拉伤的大腿差点夹不住她的水蜜桃臀,情急之下腾空的左手随便一抓,就这麽一手握住了她整团的左乳。

「咿!」陈轩芩叫起来。

我以她的乳房当作支撑点,好不容易才把身体拉回来,虽然听不清楚她在呢喃什麽,不过从身体反应来看似乎并不讨厌。我乾脆一不作二不休,右手跟着抚上她水绵浑圆的的右乳大力揉捏,残忍几近变形。

「子铭,子铭。」她叫唤着。

「怎麽了?」

「痛……会痛……」

男主太大了把我做哭了:操女主

轩芩不是叫我不要这麽做,而是害羞讲着她会痛。

我从她的衬衣下摆伸进双手,将胸罩往上推,两球乳房俐落地弹出来,我无法目睹那美好的画面,只能纯凭手中触感想像她浑圆成峰的形状。

她调转车头,钻进小路。是真的非常在意旁人的目光吧。

我先用手试着掂了掂重量,慢慢从乳房下缘按至蓓蕾,轩芩的乳头比想像中来得大,不──是敏感到乳头勃起了吗──双指如弹奏琴弦般拨动。

快──慢──快。

M796彷佛在响应节奏摇晃。

「等等、这个──」

「轩芩姐,我喜欢这台796,坐起来舒服,烤漆也非常漂亮,因为是你驾驶所以特别有安全感吧。我坐在上面,双腿感受它的震动,那种感觉很奇妙,好像是在做亲密的行为。」

我贴着她的耳际,下半身在她的股沟和背脊间摩擦,双手愈发猛烈搓揉起鲜活胀起的乳头。

「啊──咿──」轩芩夹紧臀部。

摩托车彷佛随时要打滑出去,车速不快,就算这样也不会受什麽伤。不过轩芩一定会感到心疼。车速减至十公里以下,车身大幅度晃动起来,她几乎是在不可能的情况下,觑准便利商店旁的成堆纸箱摔过去。「咿呀啊啊啊啊。」轩芩终於不受控制浪叫,身体往另一侧抛飞,不消说,连我也被她拉下去。

男主太大了把我做哭了:操女主

轩芩摔落地面後抽搐呻吟,我压在她上面,她的阴户尤其震得特别厉害,像是装了台双汽缸引擎,泄出的阴精濡湿了皮裤,卡在皮裤皱褶缝隙的阴茎几乎能完整感受到骆驼蹄的形状。

我握着她红肿的乳房,往後弓起她的上半身,轩芩的柔软度很好,她挺直背脊,长浪嘤咛,月光下的秀发如飞瀑,我抱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以手摩娑这尊美丽的希腊雕像,单薄的丝质衬衣映出我的手的形状。

「你们有没有事!」

便利商店店员跑出来,惊讶看着我们的目光顿时变得黯然无神,一句话不说走回店里。

我大力朝轩芩的阴户猛顶,皮革发出摩擦声,我几乎要陷入那柔软的质地,只是还不够,我们之间总被阻挡着,裤子几乎要着火般,多麽具暴力性,要避免疼痛就是把她的皮裤扒开,把我的拉链拉下来,但是我现在不想这麽做。

疼痛是必须的。

我必须要厘清自己的思绪。

「子铭,子铭,M796喜欢吗?很喜欢吗?」

「我很喜欢这台M796。」

「呃啊啊啊啊尿……我尿了,对、对不起、我要要要──尿──」

男主太大了把我做哭了:操女主

然而这具美丽的艺术品却在我面前放尿。她强忍我火烫的视线,像只害羞的小狗稍微打开右脚,光是想到抬起腿就羞人得不得了。她紧咬下唇,终於下定决心似的半阖眼,从皮裤内发出哗啦啦的水声。

我单手解开安全帽,咬着轩芩姐的脖子,毫不客气射在……内裤里……

精液与阴精相逢於衣物。

下体一阵温暖。

真应该多想两秒钟。

啊啊,这岂不是一塌糊涂了嘛。

轩芩姐失神了好几秒,回过神来,惊慌对我跪坐道歉:「对不起,不知道怎麽了,可能是我刚刚喝完一杯饮料,骑到一半突然想上厕所,不小心就这麽……」

「漏尿?」

「哎,怎麽对淑女讲这种不文雅的话!」

轩芩姐用力打了我的大腿根部,她还记得我这里受伤,只是她的手也碰到我裤裆附近黏黏糊糊的精液汁,她拿到鼻子前嗅了嗅,神色又不自在起来,表情变回冷若冰霜。

「没关系,因为这台796太有家庭的感觉了吧,或多或少也是会憋不住。」

男主太大了把我做哭了:操女主

「是这样吗?的确,我骑的时候心情非常放松。」轩芩姐找回了笑容,不过她又马上想到麻烦的事。「可是现在身体都脏了,没有办法骑了吧。」

她甩了甩头,感到不能理解,那麽好的一台车怎麽不能骑乘。

「轩芩姐,你仔细想想,动物如果要标示这里是地盘会怎麽做。」

「动物……用尿来标记气味?」

「是啊,你就算漏、咳、失禁了也完全没关系,不如说这样反而才能突显这台Ducati Monster 796是专属於你的Ducati Monster 796,而我的这些、嗯神秘汁液抹上去也是同样道理,表示我也喜欢这台车,想要独占它。」

「子铭,看不出来你还挺会哄女人。」轩芩姐眯起细细的凤眼。「心情突然变好了耶,那就一路飙到目的地吧。」

「不过轩芩姐,虽然气味不错,但还是要记得把车子清洗乾净,毕竟万一有其他人闻到你的气味,反过来抢走你的地盘就不妙了。」

接下来我没再对她毛手毛脚,只是代替胸罩,双手安定地放在胸部感受她的心跳。

这次下达的指令实际上非常复杂,效果卓越得超乎我预期。

暗示着我和轩芩彼此是知心车友,我没坐过她的重机,她的愿望就是要让我喜欢上这台Ducati Monster 796,为此可以做任何事情。因为她对这台重机有特别感情,当我爱抚她的时候,就像在爱抚这台车,那表示我对这台重机越来越喜爱……

「到了。」

男主太大了把我做哭了:操女主

轩芩这次以正常方式,双脚放下停好车,我把安全帽还给她。

「你满意这趟旅行吗?」

「非常满意,我确实喜欢这台796。」

「呼,那就好。」

与平稳的语气不同,轩芩的双腿往内夹起,手指不安分地在大腿上跳动,多赞美几句好像又要潮吹了似的。

「对了,说起来是件怪事,我和你是知心车友,我找了一下却没有你的电话,你说我是不是特别糊涂。」

轩芩弯起笑眼,伸了伸舌头。

「那个,是指……」

「所以请你把电话号码给我吧。」

「好,我的号码是──」

轩芩打开手机,在联络人栏打上子铭 子铭。不晓得为什麽连写两次,可能是她的习惯吧。

男主太大了把我做哭了:操女主

「子铭,下次再一起出来骑车吧,不过,当然是和我一起坐这台M796。」轩芩大力挥手,跨上各种意义方面都好像被赋予生命的Ducati Monster 796,戴起安全帽,压下离合器前还不忘再次朝我招手,随着引擎怒吼声扬长而去。

她是不是没想到,既然我们是车友,应该她骑一台,我骑另一台才合乎逻辑。恐怕在潜意识里运用某种方式合理化了吧。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