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丹乖让男人丿J硬起视频我再进去一次_操小丹

生命中总会遇到某些人,跟他们接触不多,但相处起来无拘无束,有种奇异的自在。对笙寒而言,高中的直属学妹韩也青,就是这种人。

也青刚进高中时,并不受欢迎。笙寒还没见到她,就听同学说,高一有个学妹,走路爱扭屁股,讲话嗲声嗲气,一脸心机,标准小三典型。

见过也青以後,笙寒只觉得学妹十六岁就发育得胸是胸、腰是腰,相当难得,嗓子更是天生的,没什麽好讨论,至於心机……那种东西哪能从脸上看出来啊?

她只看得出来,也青的确生了张桃花脸,却看不出来,她有等比例的桃花运。

相处一阵子後,笙寒慢慢知道,也青幼年时父母因婚外情离异,造成她在感情上有很严重的洁癖,再加上身边一直伴着一位管接管送管很宽的青梅竹马,以至於也青对其他异性毫无兴趣,更别提什麽三不三的。

只可惜天生形象不对,注定了韩也青在女校里人缘发展不佳。

两年多不见,也青那张本来带点婴儿肥的脸瘦了下去,下巴尖尖的,配上一头天然鬈的深褐色长发,更显娇媚。她用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瞧着笙寒,开心地说:

「我从後面看,就猜是学姐……我前几天才看到你去贵州拍回来的照片喔,你一点都没变耶!」

笙寒摸摸自己头顶:「其实有长高三公分,现在快一六六了……你怎麽会来台大?」

印象中,也青大学考得不好。

「我重考,上政治系。」对方扬扬手上课表,兴奋地又问:「对了学姐,你晓不晓得有哪个教宪法的教授,不介意学生上课看小说?」

小丹乖让我再进去一次_操小丹

「……」

心内挣扎片刻,笙寒放下学姐架子,眨着眼睛说:「我有一张表,列了哪些通识课教授上课不点名。」

「寄给我寄给我!」也青掏出手机,记下笙寒的电邮,抽抽鼻子又解释:「不过你不要担心,我会去上课啦。敏世说,想混就要混得低调,有些课,出席就有基本分,不拿反而像示威。」

「谁是敏世?」笙寒问。

「我男朋友,你高中见过的嘛,他跳级,跟你同年进台大。」天实在热,也青用手搧搧风,问:「你等下有没有事,不然找家店坐下来聊?」

「我三点有课。」她指指也青背後不到一百公尺处的招牌,问:「吃冰?」

两人坐进冰店,几分钟後,笙寒面前摆了一盘芒果冰,也青点了配料满到要掉出盘子的八宝冰,正当她们满脸幸福举起汤匙之际,一阵钢琴声响起。也青摸出手机,喂了一声,嗲嗲地问:

「你打完球了?喔,我正好遇到高中学姐,跟她一起去吃冰……对,篮球场旁边的冰店……对,我点的是八宝冰,对、对你个头啦,你爱吃八宝冰上面的芋头关我屁事?」

正当也青的口吻由嗲转凶之际,有个穿着球衣球鞋,全身是汗,浓眉大眼的男生,跨进冰店。

他轻手轻脚地靠近她们这桌,刷一声抽出也青身旁的椅子,迅速坐进去。

也青没防备,吓得跳起来,那男生马上伸手,将整碗八宝冰移到自己面前,神色自若地拿起汤匙,舀了块芋头放进嘴里,边吃边瞄着笙寒的盘子问:「芒果冰今天料比较少喔?还是你吃特别快?」

小丹乖让我再进去一次_操小丹

他才问完,便将整个头埋进冰盘里猛吃,似乎并不真的想知道答案。

笙寒茫然看着对面那颗毛茸茸的脑袋,说:「一半一半。」

过没几秒,男生嘴里突然冒出一阵叽哩咕噜,声音停住之後,原本正忙着再点一盘红豆冰的也青回过头,对笙寒解释:「他说好可惜,他本来想点芒果冰的……呃,他还说,他叫程敏世,电机系。」

「了解。」

笙寒点点头,了解了两件事。第一、青梅竹马果然默契十足,连叽哩咕噜语都能翻译成中文。第二、所以程敏世小自己一岁,却跳级考上了全台湾理工组的最高分科系?

果然,人不可貌相,尤其不可貌吃相。

虽然程敏世埋头猛吃,笙寒还是本着礼貌自我介绍:你好,我是喻笙寒,人类学大三……

「你哥是不是喻笙远?」她还没讲完,敏世忽然抬头,举起汤匙指着她问。

「糖水滴下来了啦!」也青边抱怨边熟练地掏出面纸擦桌子。

资优生跟卫生显然两码子事。笙寒继续点头,同时默默把自己的冰盘挪得离他远一点,敏世却又追问:「笙远哥已经去柏克莱了吗?我前几天打手机都找不到他。」

原来他认识哥哥,笙寒不自觉态度变友善,她说:「你要不要他柏克莱的电邮,连络比较方便。」

小丹乖让我再进去一次_操小丹

「好啊,不过小事啦。」敏世拿汤匙刮了刮盘底,又说:「你就帮我跟你哥说,上次那笔交易,後来又挖出一些东西,问他该怎麽办?」

「好……讲『交易』我哥就会懂?」

因为搞不清楚状况,笙寒语气颇平淡,也青却跳了起来,低声问敏世:「那条网路淫虫还有後续?!」

淫虫?!

笙寒忽然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只见程敏世抓抓头,向着也青说:「对啊,我又破了他一个相簿,这次全部十八禁,看得我超想报警。」

他边讲,手上汤匙边静悄悄地往也青的盘子前进。然而,两个女生都被这话震撼到了,没人注意到他的行动。

也青反应一向快,敏世一讲完,她马上接着说:「不要啦,警察很忙的,还是给我阿姨就好,她在报社,正好需要业绩。」

「别提了。」敏世又举起汤匙指着笙寒,脸却转向也青,半诉苦半炫耀地说:「要不是笙远哥说什麽万一闹大了上新闻,怕毁了那条虫,我早就做个虫虫维基公告天下……跟你说,我连逃跑路径都安排妥当,要真有人无聊追下去,最後会发现上网的电脑就在总统府机要室,看谁要踹共都可以。」

讲到这里,他又转回笙寒,一脸遗憾:「还有,跟笙远哥强调一下,破解密码很容易,要把女生眼睛涂黑好辛苦,下次再有这种案子,叫他去请工读生……拜托,我是高科技犯罪分子耶!结果一大半时间都在干这种低阶劳动服务。」

唬烂完毕,敏世得意地吃下一大口红豆冰(也青盘子里的)。

青梅白了竹马一眼,笙寒则在历经了几分钟的内心挣扎之後,毅然开口问:「哪里可以看得到相簿?」

小丹乖让我再进去一次_操小丹

不管了,先看再说。

程敏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递过来,笙寒接了,也青跳到她旁边。於是在接下来的几分钟,学姐学妹两人一个表情呆滞,一个眼睛瞪得老大,共同翻过了几十张女生眼睛被涂黑的照片……

「毫无艺术感。」当笙寒还手机给程敏世时,也青跟着回座,同时发出以上批评。

「怎麽会,我每个人涂黑的方式都不太一样,你一定没仔细看。」程敏世一脸严肃地反驳。

至於笙寒,她维持那个呆滞的表情,默默吃下一口冰……

李志翔,果然腐烂得很彻底。

就在这个尴尬的时刻,有个眉清目秀的男生走进店里,对着他们这桌挥手,喊:「程敏世?」

程敏世也朝他挥了挥手,来人走到桌前,正要张口,程敏世却抢先一步,指着笙寒说:「学姐。」

「真的?看起来像大一新生。」那人笑着向笙寒伸出右手:「学姐好,我是沈彦君,电机系大三。」

又是跳级资优生?

什麽东西多了都不稀奇,笙寒平淡地伸出手握一握,报上自己的姓名系别,等着这位也点盘冰坐下来,把头埋进去。

小丹乖让我再进去一次_操小丹

熟料,两人握完手,一个十元铜板,竟当一声,从两只手中间掉了下去。

「学姐,你的钱。」沈彦君捡起铜板,放进笙寒手心。

「我的?」

笙寒看着掌心的硬币,一脸迷惘,沈彦君手指一翻,又从她薄外套的袖口捏出一枚硬币。

「学姐,你的钱。」一枚十元再度落进笙寒手里。

程敏世耸耸肩,一脸「又来了」,但两个女生都被勾起兴趣。接下来的几分钟,陆续有硬币从笙寒的耳朵、肩膀跟头发上滚落。

等沈彦君接住最後一个硬币,放进笙寒一直摊开的手掌上时,他顺势取出一张笔记本大小的传单,放在她眼前,接着抽出笔,刷刷刷写下他的姓名、手机号码跟电邮。

「九月十六号……下星期五晚上八点,魔术社期初迎新晚会?」无视对方刚写下的资讯,笙寒念出传单上的大字。

沈彦君夸张地对她鞠躬:「欢迎学姐大驾光临。」

两人大眼瞪小眼三十秒,笙寒终於醒悟,她忙掏出钱包:「入场券多少钱?」

「免费。」沈彦君以期待的目光望着她,但笙寒毫无反应。又过了半分钟,他决定主动出击:「那,我该怎麽跟学姐连络呢?」

小丹乖让我再进去一次_操小丹

「喔,不用麻烦了啦。」笙寒再看看传单:「在视听小剧场?没问题,我一定到。」

她看表,快三点了,赶忙站起来,说了声我去上课罗,就飞奔出冰店。

其他三人目送她出去後,沈彦君盯着完全被忽视的传单片刻,将纸片移到敏世面前,摊手说:「也欢迎同学。」目光移往也青:「及其家眷。」

也青看着传单小声说:「她大三,今年二十岁──」

「大三?那为什麽叫学姐?」没跳过级的沈彦君先是一愣,再想年龄不是重点,又忙问:「有男朋友了吗?」

「没……吧?」也青纯凭感觉作答,讲到一半才想到,其实她也不知道。

但这模棱两可的说法,已够让沈彦君振奋,他瞧着跟他同个高中毕业的程敏世,忽然问:「喻笙寒这名字有点熟,是不是跟我们同届的那个『恐龙校花』?」

「没听过,」程敏世又舀了一口也青的冰送进嘴里,反问:「恐龙跟校花连用是怎样?」

「根据文法,後面的名词还是名词,前面的名词当形容词。」沈彦君如此回。

这话讽刺多过赞美,程敏世想到刚才笙寒几次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噗嗤一声,给出评论:「还好啦,不到恐龙的程度,顶多有点智障。」

「你才智障。」也青在一旁翻白眼。

小丹乖让我再进去一次_操小丹

沈彦君完全不受这对智障情侣的干扰,他笑容可掬地转向也青:「你有她的联络方式吗?」

也青摸摸手机,然後摇头。没有得到笙寒同意,最好还是先别泄露个人资料。

「那麻烦你打听了,有消息直接跟我讲,不必告诉敏世,这张给你,迎新晚会见!」沈彦君丝毫不气馁,他将传单递给也青,便转身走出冰店。

也青目送他离开,再低头看看传单後,她转头,瞪着正在舔盘子的程敏世,问:「你同学为什麽不自己跟我学姐要连络方式啊?」

「他要啦,你没看到?差点被恐龙一脚踩扁。」轮到程敏世翻白眼。

「直接要啊!干麽拐弯抹角?」也青对这种人最没好感。

「那种女生,直说她不会给啦。」敏世边嚼边回。

噎了片刻,也青不得不同意敏世这一点。她心有未甘地又说:「就算是这样好了,你们男生有没有想过,所谓『恐龙』,其实只是有些人还在建立自己的观点,不愿意套用既有的成见看世界,所以反应才慢一点。」

「有可能。」敏世满足地用衣袖擦擦嘴,伸手环住也青的肩膀,嘿嘿一笑:「但是呢,青青,『成见』之所以能亘古常存、历久弥新、金枪不倒,比恐龙活得还久还壮阔,也不是没有它的道理滴。」

「哦?」也青眯起眼。

「比方说呢,有种成见,叫做:只要女生长得够正,不要说成见,就算她爱用屁眼看这个世界,『我们男生』也无所谓……」

小丹乖让我再进去一次_操小丹

顿了顿,敏世看了也青一眼,然後将目光调到冰盘上,继续发言:「青青,不是我爱念,女孩子讲话讲不过,就对人比中指这个习惯,真的不好看。」

「耶,红豆冰什麽时候没的?我都没注意!」

「不然再点一盘?我看刚刚那个芒果冰不错,就是料少了点。你要是吃不完,我勉强一下,大概可以帮一半。」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