滋润新婚人撞击着成熟美妇的圆臀妻: 操小说

啊,这麽说来,我还没去买少爷的生日蛋糕呢!

看了下时间,现在是下午两点,趁现在时间还早赶快去买一买吧!这麽想着的同时,我从立在一旁的白色柜子里拿出了买生活必需品所需的公用钱包。

拿好了钱包之後我向总管―斯先生报备待会的去向之後,这才出门前往蛋糕店买少爷的生日蛋糕。

提着买好的蛋糕,我不禁放慢脚步在街上漫无目的的看着四周的景象。

来到这里已经12年了呢,没想到时间过的竟是那麽的快呢。

想当初刚来这里的时候,语言不通又人生地不熟的,真的是辛苦了一阵子呢。

想到这里,我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几分。

经过一家家的店家及住户,我在一栋外观典雅的咖啡厅前停下脚步。

滋润新婚人妻: 操小说

「啊,这里…是我和诠老爷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诠老爷,全名诠梦,是悟袭空老爷的同窗兼妹夫,与悟袭霏夫人生得两个儿子。大儿子诠翔已经在诠氏企业的北部分公司就任了,听老爷说他好像已经24岁了,不过我倒是没有见过本人呢,二儿子诠谨则是还在求学当中。

当年我还是个只会讲英文的10岁小毛头,要不是诠老爷不厌其烦的教我中文的话我还真不知道该怎麽办呢。

望向店内,顾客还是向以前一样说多了不多、说少不少,但是却带给人宁静清闲的舒适感受。

不知道诠老爷现在过的如何,毕竟我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面了。

怀念够当时之後,我转身打算离开,却被一道并不陌生的声音唤住:「朝雨!」

「是?」下意识的回过头,我却看见了我上一刻还在想念的人推开了咖啡厅的门向我走来。

「诠老爷?!」

滋润新婚人妻: 操小说

「刚刚我还一直在里面看是不是你呢!结果真的是你呢!」来到我的面前,诠老爷弯起嘴角露出了我并不陌生的笑容。

「您怎麽会在这里呢?」虽然他们总公司设立在这个市区,可是诠老爷应该跟老爷一样很忙的才对啊?怎麽现在会在这里呢?

「哎唷,整天看那种东西也是会看腻的啊,所以我就把那些文件交给秘书他们去处理然後自己出来喝咖啡放松了,反正也不是些重要的文件。」

「原来如此。」跟老爷完全不同呢,老爷可是被安格尔秘书吃得死死的呢。

「没想到你已经长这麽大啦?都已经长得快要跟我一样高了呢!明明以前也才这麽小只的说。」诠老爷将手伸到腰侧来笔划我以前的身高。

「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倒是您,您还是像以前一样,看起来很年轻呢。」是因为有张娃娃脸的关系吗?

「啊哈哈,你这麽说我可是得不到什麽好处的喔!欸对了!进来跟我喝杯咖啡好吗?我想跟你聊得可多了!」诠老爷此时身上散发出准备跟我叙旧的兴奋气息,完全没有中年男子应该有的沉稳及成熟。

「可以的话朝雨也是想与您一起聊天的,可是我必须把这个蛋糕拿回家去才行…」看着手上提着的蛋糕,我露出了十分抱歉的表情向诠老爷表示歉意。

滋润新婚人妻: 操小说

「诶?好不容易才见到面的说!」说到最後,诠老爷竟皱起眉头、嘟起嘴巴来表示自己的不满。

诠老爷…您真的已经三十岁以上了吗?您知道您现在的样子真的跟您的岁数差了很大一截吗?

「可是这是少爷的生日蛋糕…」我不禁苦笑。

「唔,朝雨都这样都只在乎袭夜!偏心!」

「呃…」这句话听起来好熟悉啊…刚刚来过家里的诠少爷好像也说了我只在乎少爷的这种话耶…

「一小时就好了嘛!一小时!」诠老爷伸出右手食指,一脸希望我能答应的诚恳表情。

「这…朝雨不能自己作主…」况且我跟斯先生说了我马上就回去了,可是谁知道竟然会在这里遇到许久未见的诠老爷呢?

「你一定要做的这麽绝是吗?那好,我也有我的方法应付你!」话一说完,诠老爷竟改用狰狞无比的表情看着我,接着从怀中掏出了手机:「是你逼我的!不要怪我!」

滋润新婚人妻: 操小说

诠老爷,恕我冒昧,您是八点档看太多了吗…不然怎麽会说这种八点档才会出现的话?而且我也只是无法自己作主罢了,您有必要这麽情绪化吗?

对着手机一阵狂按之後,诠老爷将手机放在了耳边,应该是在打电话给谁吧?

不过诠老爷会打给谁呢?老爷?

皱着眉头等带着对方接通的诠老爷一边低语「快接快接」一边用眼神对我说着:「都是朝雨的错!」,约过了几秒,电话似乎是接通了,诠老爷开头第一句话就是:「袭~空!朝雨他不陪我聊天啦!」

「呃…」看来诠老爷是真的打电话给老爷了…原来诠老爷是这麽称呼老爷的啊,可是那个拉长音是怎麽回事…

「什麽?朝雨不陪你聊天?为什麽啊?」而且还开了扩音…

「他说他要把你儿子的生日蛋糕拿回去所以不能陪我聊天啦!朝雨都这样,都只在乎你儿子啦!」等等,诠老爷您能解释一下那个哭音吗?

「欸朝雨你怎麽可以这样!不过就只是块蛋糕嘛!打电话回去叫人来拿回去就好了啊!何必为了块蛋糕而跟你的乾爸伤感情呢?」

滋润新婚人妻: 操小说

「虽然是这样…」没错,诠老爷还是我的义父,请问老爷,我和诠老爷哪里来的伤感情呢?有的话也是诠老爷单方面的。

「你也听到袭空说的话了吼!打电话叫人叫人过来拿蛋糕就好了嘛!」诠老爷一脸得意的仰起头。

「好、好吧,朝雨这就打电话叫人过来拿。」无奈的拿出手机准备打回宅邸,我在心中除了叹气也还只能是叹气。

我果然对诠老爷很没辄啊…

「袭空,谢谢你啦!如果有吵到你那还真是对不起啊!」

「不会啦,那麽我先挂了,再见。」

「诠老爷,朝雨已经打电话回去请他们过来拿了。」

「那我们进去聊天吧!」诠老爷露出了与诠少爷几乎一模一样的稚气笑容。

滋润新婚人妻: 操小说

「好的。」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