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摊摊描写银杏的诗: 操烂我

快要毕业了,即将结束高中生活,也是我们要分开的时候,放心的,他又不是你的必需品,大学之後就与他完全没关系了,我该高兴才对,没错,但在这之前,他依然专属於我!

下下礼拜文化季,我们搞那个什麽,『咖啡厅』的,真是无聊死了。

『为什麽偏要我当服务生啊!?』我皱着眉头,气的跺脚。

『当,当然是因为方野同学,长得帅啊……』,女生们用眼泪攻势说着。

『长得一副很有男子气概』,『刚硬的脸部曲线』,『直挺的鼻梁』,『还有那双,那双炯烁有神的眼睛』,『最後还有那个触感极好的深灰中短发』,之後她们异口同声的说着,『根本少女/男的理想型!!!』谁听了不高兴啊,所以还是接受了吧。

『不过我有个条件!』,我奸笑的说着。

『只要你肯留下什麽都好!』,女生们笃定的说着。

『我要他也留下来』我手指着右手边一直埋头写功课的渊,还在写啊……他在这世上除了功课还有什麽啊……

女生马上前去说服他,还以为他会果断的拒绝,没想到他爽快的回答着,『ok啊,我没问题!』。

女生果然还是不能小看……

明天就要文化季了呢……现在还在开班会讨论……

烂摊摊: 操烂我

『明天衣服穿什麽?』老实说我其实衣服不多……每天也只穿着,一件T恤,一条长裤。

『我们准备了两套,一套女仆,一套执事,看你们两个怎麽分配罗!』女生用着虎视眈眈的眼神看着我。

『开什麽玩笑啊,我当然穿执事的啊,为什麽是一男一女的啊?渊穿女仆太不公平了吧?』太犯规了吧……,我大力拍着了桌子,站了起来。

『因为时间不够啊,只做了这两件……』女生一副快哭的声音说着。

我看了眼渊,他只回看了我一眼,点了点头,我马上坐下『可恶!』女生拿出了两套衣服交给了我们,我一手抢走了执事装,然後把女仆装丢给了那个书呆子,搞什麽嘛……那家伙穿上那东西一定会有一堆人看着他,『可恶!』。

『对了,明天要很有礼貌的喔,不可以给我闹事,记得要面带笑容!不然,我就把渊换掉!』女生中带头的人指着我说。

『是是是,烦死了!』我无可奈何的,板着脸说着。

文化季当天,女生们把我们催进更衣室换衣服,我要穿的东西比他少,所以比他先出来了,一身黑色西装,和系在脖子上的黑色领带,擦的可以当镜子照的皮鞋,跟刚刚穿着邋遢的制服进去的我根本盼若两人。

『渊,还没好吗?』都进去十分钟了,是有多少东西要换啊?渊用着害羞而结巴的声音说着。

『好,好了』他打开了门。

从脚开始看起,黑色细根的高跟鞋,配着纯洁乾净的白色吊带袜,很适合他女生般细长的腿,还有黑白精致的女仆装,黑色的洋装,白色的围裙也很适合他那个小蛮腰,和只要有胸部根本就是女生梦想的身材,而且裙子短的可能拉高一点就能看到内裤了,还有头上的黑,白色的女仆帽,跟他触感像猫咪毛般柔软的乌亮黑发搭到一个极致,让我兴奋度直接标高,我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些。

烂摊摊: 操烂我

『裙子这麽短,内,内裤呢?』,我紧张的问,手摀住鼻子,害怕鼻血随时会像蓄势待发的活火山爆发。

『她们也把新的女生内裤给我了……』他用手抓着裙子往腿的地方覆盖并且害羞的说着。

我离开更衣室随便找个洗手台,洗着已经爆发出来的鼻血。

偶然听到女生的声音,『诶?这是谁啊,好帅喔!!!!』,『对啊对啊,该不会是哪一班他们的活动吧?』,『咖啡厅吗?那一定要去看看罗!』。

『没错喔,我们班的活动是咖啡厅,喜欢的话请到3年2班光顾吧!』我用手袖擦擦脸,转身亲切的对那两个女生说着。

『嗯,一定会的!!!!』,那两个女生一开始像是被吓到般的抬头看着我的脸,後来害羞的转为了笑脸回答。

那两个女生走後,我又看向了,更衣室寻找渊的身影,他还傻傻的站在那里,我向前去,不正视的,牵起他的手,用跑的回教室。

路途中不停的听到别人冷酷的谈论,『那个男生牵的女生是谁啊?』,『不是吧?他是男的耶!』,『那不是2班的黑道少爷吗?怎麽跟那男的在一起啊?』,『他是同志喔?哈哈哈哈,死gay!』,忍着怒气的回到教室。

『诶?是方野同学吗?,换上去果然不一样呢,变帅好多喔!我都快沦陷了』带头的女生说着。

这时渊抓了紧我,我自然的看了他,他脸有点紧张难看,我余光发现他後面有群人,我往後看,瞪大了眼睛,渊会那麽紧张,原来是我们班那群臭小子,掀起他的裙子,在偷看他的内裤。

臭小子,你在看什麽啊!』,我用拳头k了那小子一拳。『好痛!』,『看他的内裤啊,反正都是男的,又没差』,那小子抱着他的头满脸怨恨的说着。

烂摊摊: 操烂我

『什麽?你这小子……』我皱着眉头,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在我讲完之前,有个警告的假咳声制止了我,『宫肆方野,我说过什麽?这就是你的礼貌?去那边,有人要帮你用发油,让你变得更帅气,哈哈哈』,无法反驳的我,只好一忍再忍,并且又狠狠的再瞪了那小子一眼,用唇语说着,『明,天,你,就,死,定,了』,然後乖乖的给别人用我的宝贝头发。

那小子竟然看我现在忙不开做了鬼脸的跑掉了,找死吗?……

『喔~渊君,果然穿的很合身呢,果然是我裁缝神手』另外一个女生翘着鼻子,骄傲的说。

『哦哦哦————,原来就是你这个变态啊,竟然做出这种,如此养眼,犯规,可爱,……,』头发弄好时,我大声的喊道,啊啊啊啊啊————现在不是爽的时候,『总之,你是个变态,变态,变态态态态—————!!!!!!』。

『只是想让我们班多点人潮跟欢迎嘛……呜呜……』她跑到墙角,画圈圈的说着。

『不需要!!!!』,我双手握拳激动的说着,

『你们两个够了了了了————,吵死了,赶快接客啦,所有人到岗位上,发传单的跟我来,喔,对了,方野,记得叫客人,『主人』喔,记得喔!!!』讲完那位女领导者皮笑肉不笑的挥手离开了教室,。

我看向渊,他依然低着头不知道在害羞什麽,还是刚刚那些人的冷言冷语?

『没事的,放心吧,你来端菜,我来点餐,可以吗?』我拍拍他的背说。

他终於抬头看着我轻微的点了点头,他点完头,我就走向座位一位一位的点餐了。

烂摊摊: 操烂我

『欢迎光临,主,主人……』平常都是别人这麽叫我,果然有点不习惯呢……,算了,反正就只有今天。

『请问,两位大小姐要点餐了吗?』,我先从两位女生着手,。

『我,我要一杯,冰,冰咖啡,还有一份巧,巧克力蛋糕,谢谢』,『我,我也跟她一样,谢谢』,她们认真的看了看我给的菜单,然後看向我,好像怕说错话,所以小心翼翼,害羞结结巴巴的说着。

『是的,我知道了』,我笑了笑的回应,并且转身离开。

隐约的听到,『我记得他是黑道大少爷嘛,今天好不一样喔,变超帅的!!!!』,『嗯嗯!真的,超帅!!!』,听得超级爽的啦……。

不过唯一令我不悦的就是,一群臭小子总是用那种变态眼神看着渊,不知道是怎样,没感觉到有杀气吗?等今天过完,我在一个一个去算帐!!!!

不知道是因为我还是因为渊,客人越来越多,越来越忙不过来。

『我们来帮忙!!!』,我看向了门口,原来是她们回来了,松了口气呢……。

当我忙着帮人点餐时,听到了,有人好像在骚扰渊的样子,我快速的点完餐,看向了渊,骚扰他的那群人,我不认识。

『喔~女仆喔,过来服侍我吧,长得挺可爱的嘛,虽然是男的,但也不是不能做啊,哈哈哈』,他竟然掀起了渊的裙子,眼神带点邪恶的笑着说。

欸,能那样说的只有我,能那样做的只有我,找死吗?。

烂摊摊: 操烂我

『请,请主人住手』,渊压住被掀起的裙子,害羞的说着。

『蛤?不是只有主人要求仆人的吗?,哪有仆人要求主人的啊?,搞什麽啊?』,那群人当中带头的人,感觉有点被扫兴,所以皱着眉头的说着。

我冲了过去,站在他旁边,顺势的抓了渊的腰说着,『如果我家女仆有冒犯到主人您什麽?请见谅,他才刚来,不好意思,所以接下来,由我,来,为,您,服,务,好吗?』。

『蛤?,我才不要,我要他就够了』,那个人,一副觉得无聊的脸说着。

『你确定吗?』,我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说着。

『啊哈哈哈哈,既然他才刚来,那我就请你来为我们服务吧,3杯冰咖啡,谢谢』,他马上露出害怕的脸,吞了口口水,苦笑着说。

『是吗,我知道了』,我将原本瞪大眼睛的表情转为灿烂的假笑说着。

於是这一桌,点餐,端菜,都是我负责的。

『这位主人,如果敢在骚扰或是为难我家女仆的话,您,就,等,着,看!』,当我将餐送上去时,哎呀,不小心的用威胁的语气小小声跟主人说了不好的话,说完我又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

於是他们把冰咖啡一口气的喝完,付钱就走人了,当我走回柜台时。

『没事吧?怎麽了吗?主人们怎麽喝的那麽快,然後走人了?』,渊用担心的眼神看着我说。

烂摊摊: 操烂我

『没事的,主人们说他们突然想起有事情要去做,所以就离开了!』,我摸了摸的他头笑着说。

渊点了点头的又跑去送餐了。

就这样,文化季一整天过完了,累死了,说真的,第一次参与这种东西呢,还蛮开心的,而且还跟渊在一起,等等……,我刚说了什麽?跟渊在一起,很开心?,搞什麽啊,才没有,而且他今天给我添够多麻烦了,光是点餐,接客就够忙的了,他还一直被一堆猪哥骚扰,要我帮他解围……,然後所有人都走了,只剩我跟方野,留下来打扫,不过今天也听了超多赞美,还拿到很多电话号码,有女生的就算了,连男生也有……,总之拿到女生电话整个就超爽的。

『呐,这给你』渊从後面拿了罐可乐放在我脸庞,交给了我,我不以为然的接了过来。

『方野……』,他低着头的说着。

『嗯?』,我看向了他,他还没换装啊……打算穿那样色诱我吗?

『方野,今天很帅哦……,然後谢谢你今天一直帮我解围』,跪着的他,低着头,抓着他的裙子。

我看着他,抓起他的衣领,正面的亲了他,不知道为什麽,只是单纯的嘴唇摩擦,没有舌头的混杂,不过我也不知道为什麽,听了那麽多的赞美,渊说的最让我开心。

『今天,你也很美啊』,离开他的嘴唇後,我笑着对他说。

『开什麽玩笑啊,我可是堂堂正正的男生耶……』,他别过脸的说着。

『欸,新手女仆该来点特训了吧?』,我坐在刚排好的桌子上,背对着说。

烂摊摊: 操烂我

『蛤?特训?』,一听声音就知道他满脸疑惑的问着。

『那就从点餐开始吧,来,先叫声主人我听听』,我笑着对他说。

『主,主人』,他不以为然的真的叫了声。

『呐,点餐该怎麽说?』我转身面对着他,把系得很整齐的领带,松开了的说着。

『请问主人要点餐了吗?』,他很正经的回答我,完全不知道我只是闹着玩的,真是个笨蛋,我眼睛瞄向了蛋糕的剩下的奶油,和一些草莓,既然他要玩,就跟他玩到底吧。

『主人要点一份,全身奶油和草莓的渊』,渊他後退了几步,不说话的低着头,『记得,主人说什麽就做什麽,不能有质疑』,我一副认真的表情对他说。

『是,我知道了』,他一边将手放在背後解围裙一边说着。

在他脱衣服之时,我把周围所有窗户,窗帘,门,都关了起来,然後看着他,脱掉了女仆装,要把奶油挤在身上时。

『奶油,草莓,让我用吧!』我制止了他说。

他把奶油草莓递给我,我将奶油一朵一朵的挤在他身上,大腿,大腿内侧,他的宝贝,腰,腹部,胸部,锁骨,肩膀,嘴巴,草莓也分别放在奶油的上面。

『餐点来了要说什麽?』,我邪恶的笑着,『喔对了,你的嘴被奶油跟草莓封住了,总之呢,餐点来了,要说,主人,请享用喔!,那主人我开动了』!

烂摊摊: 操烂我

我先从他的大腿开始,添着他大腿上的奶油。

『呜,嗯呜,嗯,呜』,被封住嘴的他叫不出声来了。

我慢慢的往上舔着,大腿内测,舔的让他发抖着,楚楚可怜啊,慢慢的轮到了他的宝贝了呢,喔,勃起了啊,真是可爱呢,先舔着最前头的奶油,慢慢的将整只深入我的嘴中,吸吮着,发出了悦耳吸吮声。

『呜,呵,嗯呜嗯,呜』他皱着眉头脸红的呻吟着。

我边听着边加快着他宝贝深入我嘴巴的速度,进去,出来,吸吮,大力的吸吮,他的宝贝在我嘴巴里抽动着,好像快射了,我加快了速度,不停的吸吮着。

『呜,呵呃,呜,嗯,呵呃呵呃,呜,呜呜呜呜————』热腾腾的牛奶灌进在我嘴巴,量多到从我的嘴巴溢了出来,还不停的在增加,不停的滴在地上,过了一会,看来牛奶没了呢,我张开嘴巴让他看看他的量有多多,然後又在他面前把那些牛奶全喝了下来。

『渊的量比我想的要多更多呢……,让我吓了一跳呢,你看沾了这麽多,真厉害!』,我笑着说。

说完我从渊的腹部到胸部划了一道清凉,将他身上的奶油一扫而空,最後是锁骨,肩膀,脖子,嘴巴,一口接着一口的吃掉了,把草莓吃掉後,在做一个吃不掉又可以表示地盘的草莓,在他身上,最後是嘴巴,把他嘴巴上的奶油和草莓,一口吞了下去,然後用舌头探入他的樱桃小嘴中,看有没有遗留奶油。

『呜,嗯,哈啊哈,呜,呃,嗯呜』,他的脸是皱着眉头,但脸非常红,眼角还带着眼泪,不知道是喜欢还是厌恶。

奶油显然是没有了,对厨师来说最美的赞美,就是吃乾净的盘子。

『我吃饱了』,不是骗人的,说真的吃饱了……奶油让我快撑死了。

烂摊摊: 操烂我

渊坐了起来,『不继续做下去吗?』他勾着我的手,用稍微求饶的眼神看着我,但看得出来是很像做。

『怎麽?你很想做吗?不了,我累了』,我笑了笑的回答。

平常不会这样问的他,今天有点奇怪,我拿着我的衣服,走出教室说。

『好了,我去换衣服了,换完我就直接走了,你也快换掉吧,不要在穿那件了!……』说完便走向更衣室。

换回衣服,又变回了原来的自己,不知道为什麽,穿着女仆装的他,虽然很可爱,但我反而不太敢去和他做那种事,听到今天被那些人,冷眼冷语的说着,同志,死Gay,什麽的,……,虽然我不太在乎,反正自己本身已经被歧视多少了,再多一项被歧视的项目也没差,但是……渊呢?,他的未来怎麽办?就要因为我的私心,活在我的阴影下吗?,不行啊,所以还是停下手吧,不能继续在做下去了,毁了自己未来就算了,别人的不行啊,够了,今天累的,不想在想了,我一回家就直接躺在床上,奶油也让我没有食慾了,所以我一直睡,一直睡,直到和煦的阳光从出窗户照了进来……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