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格腼腆的人自我介绍指原莉乃_操箩莉

【19】夜之罪(H有,慎入)

室内有些安静的太过沉闷。

沈聿纯打开沈聿悠的房间,点亮的室内灯,回头看着还依然不知所措的靳澧。

「等等洗完澡就先睡这里吧…」

沈聿悠是个很爱乾净的人,若是没洗澡就上他的床,恐怕会遭受他的冷漠洗礼个好一阵子,虽然现在他人不在这里,但是未经允许就让别人进他房间,沈聿纯还是觉得有些基本规则应该要遵守。

那一瞬间,靳澧不知为何突然就红了眼睛。

「抱歉…我…」

靳澧低下头,就连话语都显得破碎不已。

他真的太过想念眼前这个男人了,现在这个朝思暮想的人就站在他面前,如此近的距离,甚至还能清楚的听见他的呼吸。

加上连日来的压力,在进到屋子里的那一刻,靳澧就觉得自己已经崩溃了。

指原莉乃_操箩莉

沈聿纯走向前几步,原本只是想伸手揉揉他的头发,试图安抚下他摇荡的心情,但怎知下一秒,眼前的人儿突然冲向自己,狠狠的抱住了自己。

「抱歉…一下子就好了…就这样一下子就好了…」

靳澧将脸深深的埋在男人的胸前,呜咽的话语像在告诉男人也像在提醒自己,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何这样做,但是唯有这样才能够让自己好起来。

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过去也经常像这样,在人前佯装坚强,唯有在沈聿纯面前才会卸下自己的伪装,赤裸裸的将自己的脆弱显现出来。

沈聿纯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有些事养成习惯,就会变成是本能,即使脑袋里的记忆是一片空白,身体依然会下意识的做出反应。

他轻轻的拍着靳澧的背,那是最能安抚人的方式。

「…我是不是…很没有用…」

良久,靳澧终於停止一抽一抽的颤动,只剩下微微的抽泣声。

他知道自己已经丢脸丢到世界尽头了,越是不想在沈聿纯的面前丢脸,偏偏就越是事与愿违。

那麽,既然如此,也只能继续下去了,至少还能够得到适当的发泄。

「我每次都在想,为什麽我哥哥可以过得这麽快活,自在逍遥,不用面对所有的黑暗,就算惹了麻烦也多的是有人会帮他收尾。为什麽我却一无所有?我所想要的一切,就算竭尽我所能也不见得得的到,为什麽我明明那麽努力了,却没有人看见我的努力,开口闭口提的都是我哥哥,就算现在他惹了这麽大的麻烦,大家依然念念不忘他过去的成就?」

指原莉乃_操箩莉

沈聿纯没有回话,他只是静静的听着靳澧的话,直到靳澧因为得不到回应而抬起那那张哭得红扑扑的脸,他突然觉得自己向来冷静理性的分析和判断力全部消失了,他只能这样静静的看着他。

果然,还是不行吧…

沈聿纯的沉默让靳澧伤透了心,突然觉得自己根本不应该存在这世界上,不但一事无成,连最基本的自尊都维护不了,他还剩下什麽?

他又怎麽能指望沈聿纯可以给予自己安慰,这个男人,一向都是离自己最遥远的那个人,自己真是太傻了,居然会期待着这麽天方夜谭的事。

「…你就不能…讲点什麽吗?」

靳澧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两人唯一的联系,仅剩靳澧还紧抓着沈聿纯手臂的右手。

他眼里的绝望,让沈聿纯原本强迫自己冰封的心悄悄的产生了变化。

沈聿纯才一开口,便发现自己的声音沙哑不堪。

「…你想到…得到什麽吗?」

想到自己的过去,虽然靳澧可能忘了,但是自己是唯一一个情愿为靳澧摘下星星月亮的人,只要他想要,他都会努力帮他完成的,只是他不懂,为什麽这麽多年来,靳澧的心依然如此的空洞,依然觉得自己如此的孤独而且一无所有。

靳澧似乎张口讲了什麽,但那对两人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指原莉乃_操箩莉

当沈聿纯低头吻住他时,时空彷佛暂停在这个瞬间。

靳澧忽然懂了自己为何会如此排斥女性,虽然自己也曾经想过交个女朋友,但是那种柔软和温和,并不是自己想要的。

魂牵梦萦的吻,那带着些许霸道却又不失温柔的吻,此刻正发生在自己身上。

忍不住又掉下泪来,几年来累积的爱与恨,全在这个激烈且漫长的深吻下化为乌有。

他捧上他的脸,在指尖触及温热的泪水时,他已将自己过去所订下的规则、条例全都抛诸脑後。

沈聿纯意识到自己先前之於靳澧之间的感情注解其实都只是自己骗自己的话语罢了,这个享尽他的宠爱於疼爱的男孩就是他这辈子再也不会拥有第二份的爱情,原以为自己只是同情,同情那个背负着自身黑暗长大的男孩,原以为自己只是像个哥哥宠爱弟弟般的情感,忽然一转而逝变成了浓烈的爱意。

他忽然觉得自己很傻,几年前那个他自以为深爱着的女人或许也只是这段扭曲感情的祭品,因为自己想逃避,自以为是的找了藉口搪塞自己。

而在之後已受伤的姿态,来到靳澧身旁寻求慰藉,其实都只是自己潜意识的自私在作祟罢了。

他是如此贪恋了靳澧的体温,就像好不容易戒了毒之後却再次对毒品上瘾,他现在只想将靳澧彻彻底底的融进自己的体内。

几乎是将靳澧狠狠的推倒在床的,沈聿纯彷佛是个饥饿许久的恶狼,肆无忌惮的想要好好想用眼前的美食。

靳澧作梦也没有想到今天的发展会变得如此出乎意料之外,他显得有些被动,好几次梦中所见的激情化作现实,居然反而比梦里更来的不切实际。

指原莉乃_操箩莉

他的肌肤感受到那双大手炽热的在自己身上抚弄,鼻息间尽是属於男人特有的气息。

粗暴的吻仍不断的落下,靳澧只觉得阵阵快感像一阵电击似的让他浑身发麻。手指插进男人俯身下看的发间,随着男人的吻越落越下,靳澧忍不住低喊出声。

「啊…」

听见自己露出如此羞人的呻吟,靳澧连忙咬紧自己的下唇,深怕被男人听见了,岂料男人却出其不意的攻占了他的唇,再度深深的吻了上去,连同灵敏的舌尖不断疯狂的在他嘴里搅弄着,紧迫的几乎让他无法呼吸。

股间突然传来异物的入侵,当他意识到那是男人纤长的指探进自己私密处的同时,靳澧羞得几乎无法言语,那股异样的不适感让他只能再度咬紧牙关。

靳澧似乎完全不记得自己果去也曾经受到这样的对待,但不代表沈聿纯也跟着忘了,这副身体完全是由他开发的,他当然很清楚的记得能够让他疯狂、崩溃的刺激点在那,只是他不急,毕竟经过了这麽久的时间,总得要给点时间习惯。

靳澧紧紧的抓住男人的手臂,试图抵挡男人的进犯,但仅只是手指微幅的抽插,就几乎让他缴械投降。

「纯哥…求求你…」

身前的火热早已胀痛到不行,但男人似乎没有要替自己解决困难的样子,这让他感到困窘不已,只好缓缓的将手覆住自己火热,哀求似的看着男人,「不要看…」

沈聿纯笑了,邪魅的笑容深深的勾住了靳澧的魂,他将靳澧的身体翻过来,使他伏趴在床上。

似乎觉得这样自己的窘境就不会被发现了,靳澧开始套弄起自己的火热,频率随着时间逐渐的加快,而他身後的人当然不会这麽安分,仍是诱导式的有一下没一下的以手指狎弄他的後庭,辅助似的增强他自慰的快感。

指原莉乃_操箩莉

随着靳澧的呼气声越来越浑浊,沈聿纯知道时候到了,在濒临爆发之际将自己酝酿已久的欲望深深的挺进了那久未经人事的甬道。

撕裂的痛感让靳澧险些大叫出声,原本即将释出的欲望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侵袭而瑟缩了回去。

上半身瘫软的服贴在床上,但仍是紧绷着身体的每一处,那如铁杵般粗硬的长物每一次的进攻都带走一点他仅剩的意识,被撕裂的伤口更是如火烧般的灼热,但尽管如此,他仍是享受着这被深深满足的幸福感。

男人的手终於抚上的他身前的嫩茎,他的紧绷让沈聿纯感到太过压迫,使他无法完全放肆的在他体内冲刺,也无法完完全全的顶进那最深处。

男人的抚慰依然得到了良好的效果,靳澧闭着眼,光是想像身後男人的样子就让他兴奋不已,即便身体承受的剧烈的疼痛,他仍甘之如饴。

倏地,那些破碎的记忆片断再度浮现在靳澧眼前,身後的疼痛唤醒了他潜藏已旧的记忆,他终於看清了那个当初压在他身上尽情泄慾的男人的面孔。

靳澧勉强睁开了眼,记忆的画面与身後的男人融为一体,他想起来自己的第一次便是被这个男人给强占了,相同的痛感,相同的快意,唯一不同的,是男人的表情。

那时的沈聿纯脸上尽是充满的愤怒与仇恨,宛如一头受了重伤的野兽,试图利用发泄自己来证明自己的一席之地。

「…纯哥…纯哥…不…啊…啊啊…呃…」

自己当时也是这样用着泣不成声的声音在阻止男人的侵犯,但是男人对自己的哭喊置之不理,仍是一股劲的在自己身上逞着兽慾。

沈聿纯似乎感觉了不对劲,在他看见靳澧悲伤的眼神时,像意识到什麽似的抱起了他。

指原莉乃_操箩莉

靳澧坐在他的身上,两人的私处紧紧的密合在一起,因为体重,让沈聿纯的火热挺进了靳澧体内的更深处。

他紧紧的抱着自己身前的人,感受着那温暖的体温,他亲吻着男孩的侧颜,细腻的吻过男孩脸上的泪痕。

那是和记忆中完全不同的温柔,靳澧再次哭了,但哭的原因不再是因为悲伤,而是因为男人的温柔所带给自己的快乐。

那是由衷从心里散发出的爱…

【ToBeContinue】

—————————————————————————

哼哼、如果以为就要进入快乐大结局的你就太天真了。

下篇完继续开虐。<<被殴飞。

指原莉乃_操箩莉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