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小处光莉:操箩莉

被挤在卫生间墙角,腿软地站不住,想要攀在他劲瘦的腰上,却被野蛮地掐着腰转了个个儿,还没扶稳墙壁,就被一把撞进来。

颜宁宁尖叫一声,如花似玉的脸差点与墙壁亲密接触,两只手急忙撑在胸前,呜呜地转头哀求着:“啊啊啊,我站不住了!我还是个……嗯……孩子呢”

“孩子?这个孩子可不怎么乖!”

林南湖扑哧一笑,幅度更大地晃动起来:“好好撑着。”

颜宁宁现在最怕他说什么“不乖”之类的词,屁股反射性地缩了缩,紧紧绞着林南湖的兄弟。

林南湖浑身一颤,差点就在这儿交代了,不得不承认,颜宁宁这个死丫头是真有本钱,简直能把人给折磨死咯!他的一只手臂紧紧盘绕着她的小腹,另一只手抽出来对着她似白玉的两瓣屁股就是“啪啪”两下。

光莉:操箩莉

“放松!好好撅起来!”

颜宁宁呜呜哀哀地把火辣辣的小屁股送上来,两条腿勉力分得更开,整个身体被来来回回地向墙上撞着,饶是有林南湖的手臂和她的双手横亘在她的身体和墙之间,她的胸也几乎要被挤爆了,不过,真的很爽啊…

林南湖的手指恶劣地跑到她细嫩的腿间辅助拨动,更是让她娇喘连连,无力地闭上眼。

林南湖的手指向下狠狠一掐,低声命令道:

“把头转过来,看着我。”

颜宁宁倒抽口气,整个腰身不自觉地又往上窜了窜,更加贴合林南湖的小弟弟,乖乖地扭过脖子,送上自己的唇。

光莉:操箩莉

“我是谁?嗯?”

林南湖手指掐在她小meimei凸起的嫩肉上重重地揉捏,她的屁股被他强壮的身躯重重地碰撞,温热的水浇灌着两人,林南湖上前含着她的唇,用力咬了口。

“啊啊啊啊!林南湖!你是林南湖!”

铺天盖地的快感从身体中炸裂开,颜宁宁尖叫起来。

林南湖勾了下唇角,手掌抬起奖励性地拍拍在刺激中上下颤个不停的臀,轻轻吻道:

“好孩子。”

光莉:操箩莉

经验告诉颜宁宁,林南湖这种男生她可能搞不定。

开玩笑,她颜宁宁也不是肆无忌惮地色好吧!虽然她号称从高中起就撩遍全校无敌手,她撩的对象也就是本校跟她有交集的上下五届男生而已,撑死有几个邻校的,社会人士她一向敬谢不敏,她只是比较好色而已,除此之外并没有追求什么刺激的不良少女范儿啊!好吧,虽然在大多数人心中,她颜宁宁就是早恋的不良少女无疑了。

高中的时候混混沌沌,成绩几乎位于她们年纪的垫底水平,勉强混了个二本,大学更是以各种谈恋爱为己任,也亏得遭了一批好室友,她浪的时候各种帮她点名算笔记,低分归低分,四年没有挂过科也是神奇了。本来像她这种人,混完大学当然要麻溜溜滚去工作啦,可惜颜大美女大学被调剂到药学专业,凭美貌被一家医药公司录入,成为了一名光荣的药代。上班三个月,颜宁宁表示:从来都是老娘调戏小帅哥,医院的其貌不扬的科主任的咸猪手是怎么回事?!!使出无敌撩阴腿后颜宁宁同学非常有自知之明的辞职了。

然后,然后就没有然后了,再没有制药公司敢录用她,开玩笑,漂亮的女生在这一行是吃得开,但绝对不是颜宁宁这种好吧!

家里蹲了半年的颜同学接受了颜父颜母的意见决定考研,还是学校的小鲜肉靠谱啊!社会的油腻大叔也太恶心了吧!

本来以她的成绩累死也不可能跟学神林南湖同实验室,但是她运气好呀,吊车尾考了B类地区的一个刚升一本的中医药学院,本来看她的本科成绩没有老师想带她,奈何她们学校为了证明实力跟本专业的绝对龙头A大搞联合培养,轮空的颜宁宁在一帮成绩比她高态度比她好的尖子生中高高兴兴地去帝都A大,独留下一众恨得牙痒痒悔不当初的同门师兄妹。

光莉:操箩莉

林南湖是A大直博的研究生,实验室的主要负责人兼室草,被老师安排带这一届的研一新生,没想到就被颜宁宁给盯上了。

可是可是,她真的很吃林南湖的颜啊!长得是真好看,清清冷冷的让人特别有征服欲…

还有还有,那个呃,性生活也很合拍啊~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