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完孩男生被绑架后穿白裤袜子是不是就不紧了-操逼水

颜宁宁憋着泡眼泪跪在地上,双手背后交握在一起,上身穿着一件很蹩脚的不合身的泛白藏蓝T恤,胸前残缺的“实验中学”四个胶印字被非常可观的胸部撑得鼓鼓的,可耻地顶出两个点,这个颜色倒是意外得显白,堆叠在腰部的下摆衬得小细腰晶莹可爱,如果可以忽略她腰以下张牙舞爪乱入的红手印的话。

嘤嘤嘤小美男拿出的这件衣服,怎么辣么像她痛恨了三年的高中校服呢???

还有还有这个尺码,怎么看都不可能是个汉子的码啊!像她这么瘦身材这么完美的人,穿着都刚刚好,胸部简直要挤爆了,这这这是个妹纸的衣服吧!

而且这一看就是一件“珍藏版”的旧衣服,她颜宁宁怎么能穿别人穿过的旧衣服!好吧,识时务者为俊杰,变态美男拿起床柜上装饰用的羊毛掸子“嗖嗖”地挥了两下,实在是太让人胆战心惊了,她狰狞肿胀的屁股已经率先充满了危机意识地瑟缩了起来,咳咳,就当是古着了,没什么大不了嘛,穿就穿!

“跪直了!今天你要是想不起来,我们就好好掰扯掰扯。”林南湖看着颜宁宁委委屈屈地好不容易把衣服从雄伟可观的胸前拉下去,嘴巴里的唾液突然分泌得有点快,他歪过头咽了咽口水,拿起杯子走了出去。

作为一个受追捧的万人迷,颜宁宁真的从来没有这么小可怜过,不合身的T恤勒得她呼吸都有点紧张,身后的屁股一跳一跳的痛,最重要的是自己竟然就这么憋屈地跪在这儿?哈?这是什么神展开,她怎么会落得如此田地??大不了这小美男不要了!怎么能委屈自己呢!美男千千万,自己最重要好吧!颜宁宁,站起来!坚决抵制侵略奴役,要当家作主做自己的主人!走出这扇门,把这件该死的衣服丢到林南湖的臭脸人!告诉他老娘也是有尊严的恕不奉陪了死变态!

生完孩子是不是就不紧了-操逼水

可是,那个穿什么出去呢摔,昨天战况太激烈,自己穿的又是布料极薄极少的衣服,早就被小美男撕得差不多了,就连“尸体”都扔在了垃圾桶里,她默默地探头看看垃圾桶,呜呜呜呜,算了,好歹身上这件衣服是干净的,要不是接到衣服的时候闻到好闻的清香味道,打死她也不穿!!

初中她就开始想尽办法躲校服了好吧!谁特么要穿校服啊!料子还那么糟心,初中时候她买了一件跟校服相仿的蓝白t换着穿,被抓了就哭诉校服丢了,值勤的小哥哥看在她的绝世美貌上也都偷偷放她一马,高中的校服实在太丑了,买不到相似的,她索性找一家成衣店做了一件差不多的,不过把腰部掐了掐,领口深了深,衣长短了点,总之怎么能有损她引领实验中学美貌与潮流的金字招牌哼!

咦,这件校服,好像,就是她那件哈???颜宁宁低下头拉了拉,腰部非常合帖,不可能是普通的校服!她引以为傲多年不变的尺九小腰,别说校服,一般修身的衣服都不可能这么服帖!

所以林南湖???怎么会有她高中的校服???卧槽,难道他是变态!竟然偷她的衣服!咦那岂不是他高中时候就暗恋她!哼,那她刚来实验室的时候他还假装一副高冷的样子不理她,装什么装!就是嘛,怎么可能有人拒绝颜宁宁哼!哎哎哎,说不定是欲擒故纵呢!看她不是巴巴儿的来了,好有心机的男银!

林南湖倚在门口看颜宁宁像个戏精一样一会儿窃笑一会儿骄傲,脸上表情咕噜咕噜转个不停,无语地叹了口气。

“你想起什么来了?”

生完孩子是不是就不紧了-操逼水

他看了颜宁宁一个人演戏演地不亦乐乎,感觉再不打断她她就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出不来了。

“你暗恋我!这是我的衣服!”颜宁宁脱口而出。

“没错,我以前是喜欢你,不过你当时拒绝了我。”林南湖落落大方地承认。

“哈?你长这么帅我怎么会拒绝你!不可能!要不就是你当时没长开太丑了!不过没关系,你现在长得好呀~”

笑嘻嘻的颜宁宁看林南湖阴郁了一早上的脸可算是有些放晴的样子,扶着床边就要站起来跟他继续攀谈叙旧,好好追问追问小美男当年暗恋她时的心得嘿嘿。

林南湖面无表情地看颜宁宁没羞没躁地虚捂着私处就要往他身上蹭,错开一步抓着她的手臂把她压在墙上,拎起刚刚放在门边柜子上的羊毛掸子斜劈着贯穿颜宁宁的两瓣红屁股,一道深红色的痕迹肉眼可见地肿了起来。

生完孩子是不是就不紧了-操逼水

颜宁宁嗷的一嗓子差点蹦起来,太太太疼了,她小时候被打屁股针都没有这样疼呜呜呜,屁股像是裂开了两半,呜呜呜呜,死变态死变态,她会不会死在这儿呀,呜呜呜老天在惩罚她调戏的美男太多了嘛呜呜呜。

林南湖抓着羊毛那头把细细的藤柄在她的红屁股上游移了一个来回,比着第一个红印子抽了下去。

“颜宁宁,以前的我们就既往不咎,不过这次是你自己扑上来的,以后你再为美色所惑想出幺蛾子时,最好想想这顿揍,问问你的屁股受不受得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